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祥瑞

第二百二十章:祥瑞

        报喜?



        可谓是一言惊醒,校尉们这才反应了过来。



        许多人不禁身躯一震,眸子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方才只顾着高兴了,他们却忘了,眼前这亩产三十石的老参,将会产生何等的效果。



        粮食……就是命啊,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对于后世的新一代人而言,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能吃且还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会有多么的可贵。



        要知道,这是一个没有十亩二十亩地,都养不过几张口的时代。



        就这,还只是能勉强吃饱而已,想要吃好,真是差得远了。



        而现在这近十倍的产量,实在是有些让人疯狂了。



        这些屯田校尉,可都是有见识的人,当初可都在羽林卫里做事,甚至还有人卫戍过宫中。



        他们自然都很清楚,在当今大明,锦衣卫以及各地官府给皇帝奏报之中,里头对于近来下了多少的雨,几乎充斥了所有的奏疏。



        究其原因,便是因为这靠天吃饭的时代,一切可能影响到农时和粮产的问题,都是天大的事。



        一个校尉已经二话不说,疯狂的朝着田埂的尽头狂奔了。



        张信也被人搀扶起来,他眼里还带着泪,身子软绵绵的。



        这可是无数的努力和心血啊,终于……有结果了。



        …………



        哒哒哒……



        神俊的快马带着灰尘,直接穿过了京师的门洞。



        紧接着,户部之外,一个校尉火速的驻马!



        这校尉皮肤黝黑,浑身脏兮兮的,自是为门前的差役所嫌弃,可校尉高呼:“新建伯差我来报,大喜,大喜,请户部差遣人立即去西山屯田所。”



        差役一听西山屯田所,却是不敢怠慢了。



        虽说据闻这屯田所里的校尉都是苦差事,可毕竟那也是禁卫,领头的乃是新建伯!



        这位新建伯在这京城里是名人呀,他们又怎么不知道是谁?最重要的是,听说这位新建伯的脾气很不好,他们自然不敢招惹了。



        于是,那守门差役连忙赶了进去通报。



        李东阳乃是内阁大学士,可同时也是户部尚书,不过这户部尚书算是兼任的,部中的事务,多是部中的侍郎代理部务。



        今日坐堂的,乃是户部右侍郎韩文,这韩文乃是宋时的宰相韩琦之后,大家便打趣他说,将来他也能入阁拜相。



        此等言论多了,韩文便苦恼了,谁不想入阁拜相啊,可自己现在不过是个侍郎,虽是主理户部,也算是朝中的重臣了,可那些嚼舌根者每日这样打趣,让阁老们听去了,不知道会怎样想呢!



        此时正好听到外头喧哗,他心里更是有气,不过不露声色,正要差人去问,便有差役进来道:“韩公,有西山屯田所的人来报,说是百户方继藩奏报西山那儿种出了一亩地,得粮三十石。”



        韩文听着,脸就立即僵硬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惊疑地道:“三十石?”



        “是三十石。”



        韩文的脸顿时拉了下来:“三石还是三十……”



        “是三十……啊不,三……十……石。”



        “……”



        韩文突然有一种自己的智商被人摩擦的感觉。



        近来许多人打趣他,说他是韩阁老,已经令他甚为烦恼了,于是呵斥道:“胡言乱语,将人打发走,跟那来人说,新建伯,本官是很佩服的,尤其是太子殿下与他请真人为百姓祈雨,可见其良心未泯……”



        他这话里,打着机锋。



        毕竟是读书人出身,还浸淫官场多年,宦海沉浮,表面上,这好似是在夸人,可实际上,什么叫做良心未泯?这是骂人啊。



        当然,韩文也不担心方继藩那个智障听出来,就算听出来又怎样呢?本官明明是在夸你啊。



        韩文顿了顿,继续道:“只是这屯田之事,与户部何干?打发走吧,他们的禁卫去羽林卫指挥使司奏报就是了。”



        “他们的意思是……请户部去核验……”



        “不验!”



        韩文气咻咻的道。



        这真是侮辱人智商啊,他将户部当什么了,当傻子吗?户部就这么傻吗?会相信所谓亩产三十石的事?就算要糊弄,你好歹也讲究一点嘛,报个七石八石,也说得过去,还有,你报上来的字数,没零没整的,糊弄人都不会吗?说二十九石又十七斤又八两五钱,你看,这数目不就好听了吗?



        看着韩文脸色不好的样子,那差役听罢,只能颔首点头,正待要走。



        “且慢着,回来。”韩文眯着眼,突然想起了什么。



        差役只好回身,拜下道:“不知韩公还有何吩咐?”



        韩文心里则是暗咐道,真随意的把人打发走了,那方继藩会不会记恨自己呢?虽说自己实没必要和方继藩这样的人打交道,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老话不是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可是,真要让户部的人去查验吗?



        自己倘若下了这个命令,是要影响官声的。



        想想看,倘若有一个疯子跑去了兵部,说他制造了一柄火铳,这火铳犀利了,能在京师,啪的一声,打中里外,也就是山东地界的倭寇,恳请兵部派人去核验一下。



        这兵部谁若当了真,还真下令去试试这火铳?只怕……天下人都要笑掉大牙了。



        所以……这个人不能派。



        若当了真,以后自己的外号又该变了,当叫‘韩三十石’了吧。



        那怎么办才好呢?



        算了!



        于是韩文淡淡道:“告诉那差役,本官待会儿要入宫午朝,既然他受了新建伯差遣,本官就替他代为陈奏吧,新建伯的面子,本官还是给的。你去告诉他,本官一会儿就去报祥瑞。”



        那差役也是老油条了,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这是推卸责任的稳妥做法,反正方继藩说啥,韩公都信着,转过头以报祥瑞的名义为方继藩上奏,至于陛下信不信,这是陛下的事,反正和韩公没关系的。



        …………



        弘治十三年入秋之后的第七次午朝,照例是在谨身殿进行。



        在这谨身殿里,最耀眼的便是在那御座之上,朱漆所书的牌匾,上书‘敬天法祖’四字。



        从前是一日一朝,所以一般朝会是在清早进行,而如今却已改为了一日两朝,因而正午又临时加了一场。



        近来各地遭灾,天知道何时会降霜,因而君臣们最担心的,是在秋收之前,这霜提早降下,本就捉襟见肘的农业又不知要遭多少的灾了。



        正因如此,弘治皇帝屡屡召见大臣进行朝会!



        这是一个讯号,表面上看,朝会中人多嘴杂,也议论不出什么,毕竟所有五品以上的文武官员都需参加,可实际上,却是向大臣们宣示,皇帝对此,是极为重视的,已经重视到了这个地步,各地的州府,若是在不能及时协助农户收割,南方各省,若是不能及时征收粮赋,沿着运河的各路转运使司倘若不能及时疏通运河河道,乃至于京师三大仓的官吏不能及时核算出钱粮开支,那么任何一个人掉了链子,影响了全局,势必都是死罪的。



        官样文章虽看似无用,可某种程度来说,其实作为皇帝或是朝廷,根本不必事无巨细的手把手教下头该做什么,只需表现出这等重视,就足以让整个臃肿的官僚系统暂时放下一切,快速运作起来了。



        弘治皇帝升朝后,百官行礼。



        头戴通天冠,一身冕服的弘治皇帝逡巡了众臣一眼,却没有做声。



        萧敬扯了扯嗓子:“诸公,不知有何事要奏?”



        “陛下……”这话音刚落下,谁料到,第一个站出来的,便是户部右侍郎韩文。



        只见韩文急不可耐的出了班,这满殿霎时哗然了,不免滋生出了许多的窃窃私语。



        大臣们都该是老成持重的,何况还是此等的庄肃场合,一般情况,需萧敬询问三声,才有人慢吞吞的奏事。



        可作为户部右侍郎的韩文,今日竟如此急着上奏,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他管辖下的户部,出事了。



        不会是钱粮出现问题了吧?



        李东阳也是一头雾水,他是兼任的户部尚书,按理来说,有什么大事,韩文该事先和他沟通才是,可今天如此反常,难道真的是遇到了十万火急,非要立即上奏不可的事吗?



        此时,弘治皇帝也同样的狐疑,心里隐隐的担忧着,脸不由的垮了下来:“卿所言何事?”



        “陛下……”韩文行了礼,便凛然道:“羽林卫屯田百户所百户方继藩,奏陈西山出现祥瑞,其所种植的作物,亩产高达三十石,臣听闻此事,因此代为奏陈。”



        “……”



        谨身殿里,一下子安静了。



        然后无数双眼睛看着韩文,无数个人的心里,则是很认真地琢磨和咀嚼着韩文的奏陈。



        祥瑞……



        亩产三十石。



        若是当真有亩产三十石,说是祥瑞也不为过了。



        这可比发现了麒麟,其实特么的就是长颈鹿之类的祥瑞,要显得更令人震撼得多。只是……



        这方继藩真可比许多地方官能吹多了啊,瞧瞧人家,三十石,还是整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