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九章:墙倒众人推

第二百二十九章:墙倒众人推

        刘大夏三个字自马文升口中说出来时,满殿的大臣,再无人对这三个字与君子二字沾边了。

        甚至谢迁愤怒的怒喝了一声。

        刘健面上,甚为冷漠。

        李东阳虽没有做声,可铁青的脸色,也已说明了一切。

        以往,对他崇敬的御史、科道、给事中、翰林们,此时,满脸的憎恨。

        装逼就是一把双刃剑,既可获得好名声,成为君子,可若是玩脱了,就是千古罪人。

        现在用千古罪人来形容刘大夏,一丁点也没有错。

        刘大夏知道自己玩脱了,他双腿一软,整个人犹无骨一般,瘫坐于地,口里嚅嗫着什么,想为自己争辩,可平时的好口才,现在完全施展不出。

        此刻他能说什么呢,嘴角抽搐着,眼眸微微睁大惊恐的看着面前气愤的众人。

        弘治皇帝彻底的怒了,圆瞪着眼睛凝视刘大夏:“汝为兵部职方司郎中,当时的一应海图、造船之法,统统由汝负责保管,为何会一下子,全烧了。”

        “臣……臣……”刘大夏哭丧着脸,不敢去看怒不可遏的弘治皇帝。

        接下来他打起了冷颤,因为……有一个更可怕的真相,即将揭露。

        他趴在了地上,身如筛糠,颤声道:“臣万死!”

        “陛下!”有人检举,站出来的是一个御史:“臣听人说,成化年间,刘大夏将所有的海图付之一炬,为的,是防止兵部尚书项忠得到海图,那时先帝有心重下西洋,已是意动,刘大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海图系数销毁,此事,不但广为流传,而且据闻,刘大夏从未否认过此事!”

        弘治皇帝震惊了。

        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倘若刘大夏还只是失职,还可以推诿给下头的书吏们办事不利,可现在……这不是失职。这是一个自以为要为民请命的官员,就因为证见,用一场大火,来获得巨大的名声。

        可他烧毁的,却是数百数千万两白银,上千万石粮食,数十万人毕其一生,所积累的前人经验。

        “呵呵……”弘治皇帝眼眸微眯着,嘴角抽了抽,脸色从未有过这般的可怕。

        一瞬间空气都凝固了,众人都不敢出声。

        刘大夏自然感受到弘治皇帝的怒火,深深的埋着头,不断道:“臣万死。”

        显然,他不敢反驳,也没办法反驳。

        “畜生!”弘治皇帝冷冷的盯着刘大夏,脚一抬,狠狠一脚踹了下去。

        他从未对大臣亲自动手过,可今日,却是忍不住了。

        这一脚,直踹刘大夏的后脑,刘大夏的头失去了控制,咚的一声,前额狠狠的磕在了铜砖上,顿时,额上血肉模糊,鲜红的血直流。

        他不敢擦拭,任由鲜血顺着脸颊滚落,整个人如死狗一般,发出了哀嚎,可惜,再没有人同情他了。

        方继藩……坑自己啊。

        这是往死里坑啊。

        可又如何呢?

        方继藩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其实刘大夏烧毁海图,到底是出于私利,还只是单纯的想获得名声,这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三宝太监毕生精力,已被刘大夏付之一炬,单凭这个,他就已经死不足惜。

        “来人,带下去,看押在北镇抚司诏狱,告诉牟斌,三日之内,朕要他的口供!”

        刘大夏绝望了。

        他原以为,或许自己最大的可能是罢官或者致仕,可万万不曾想,他的结局竟是诏狱。

        即便是牟斌指挥使治下,锦衣卫再不复从前的冷酷,可一旦是陛下亲自下旨捉拿的钦犯,但凡进去,便是生不如死,他不禁开口求饶。

        “陛下,饶命啊……”

        可惜没有人理睬他,一群殿外的校尉冲了进来,将他拖起,如死狗一般的拖了出去:“陛下,陛下……”

        刘大夏的哀嚎越来越远。

        可满殿群臣,再没有人肯为他说话了,即便是跟他熟稔的人至始至终都是冷眼旁观,好似他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弘治皇帝愤怒之后,深吸了一口气。

        “没有海图,没有造船的资料,那么,这一切,都必须从无到有,没有前人借鉴,没有老祖宗们的经验,这海,也要下!兵部,先拿出一个制定下西洋的方略,要快,各部要予以协助,尤其是户部,不要怕靡费钱粮,文皇帝能下西洋,朕也可以下,文皇帝可以从无到有,朕也可以!”

        “臣遵旨。”马文升没有犹豫,他很清楚,下西洋已经迫在眉睫,谁敢阻拦,便是死不足惜。

        李东阳身为户部尚书,亦是出班,很是郑重的开口说道。

        “老臣先做个许诺,兵部制定章程时,钱粮的事,不必考虑其中,如何尽快落实下西洋要紧,缺银子,缺粮,户部千难万难,要难,也只难户部,再难,也总会能有办法。”

        工部尚书洪钟也站了出来,他曾是四川按察使,总督过蓟州军务,一生的经历,和当初的兵部尚书项忠差不多,都是在地方上磨砺出来的,因此对刘大夏烧毁海图之事,早有不满,对项忠充满了同情,此时开口道。

        “工部会想尽一切办法,征募能工巧匠,在福建、广东、江浙等地,想来还有不少老匠人,口耳相传了一些造海船的秘术,臣命人努力探访,看看能否行得通。”

        洪钟对此深为忧虑,造船和造海船是不一样的,刘大夏烧毁的乃是远洋海船的资料,何其的宝贵,这汪洋之中,风浪极大,所以如何加固船身,如何保证船上的补给,甚至是遭遇了海贼,如何作战,还有哪一处有海岛,上头有淡水,可以补给船队,哪里可以停泊靠岸,海上什么季节风浪大,这每一个资料,当初都是用人命堆出来的,工部能做的,就是趁着当初最后一批下西洋的船匠、水手们那儿,想尽办法自他们的子孙那儿,搜罗一些资料。

        弘治皇帝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只是摇了摇头,旋即便叹了口气。

        “有劳诸卿了。”

        他已没了心情,外头的天色,已经晚了。

        “涉及下西洋之事,凡有奏报,无论何时,要立即呈报入宫,朕都要亲自……一一过目。”

        大喜大怒之后,弘治皇帝脸上略带疲倦,他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方继藩献番薯,使我大明百年再无岁饥之患,这是大功,等有朝一日,若是能寻到那珍珠米、玉米,方继藩,依旧记为头功,诸卿……天色不早,且告退吧。”

        说罢,转过了身。

        众臣要告辞,他突然回过身来,朝方继藩一字一句的说道:“带来的红薯,统统留下。”

        “噢。”方继藩忙道:“臣遵旨。”

        心里感慨,这辈子,你们到哪儿去找珍珠大的米,亩产百石的玉米啊,这功劳,我方继藩看来是永远得不到了。

        随即,他又兴奋了起来,重在参与嘛,在下西洋的过程中,可以一次次的锻炼海员,可以不断的改进造船技术,可以让整个大明,将这个世界看得更加清楚。可以加强更多的交流。

        取长补短、融会贯通这等事,方继藩也不是吹牛,汉民族一根手指头,都能吊打同行。

        匆匆带着一干校尉从午门出来。

        张信一行人紧紧尾随着方继藩,个个喜笑颜开,那总旗官杨达掐着满是老茧的手指头,不断的和身边的人算着他这个世袭千户多有前途,能给子孙们带来多少大米,多少俸禄。

        方继藩在宫里一路出来的时候,一直憋着,好不容易出了午门,提起腿来,狠狠踹杨达一脚,冷声提醒道:“狗东西,米价要暴跌了,你还算你的大米,有一点出息好嘛。”

        这一脚,直接让杨达趴下,若在西山摔翻在地,这泥地里也没啥,可这御道却是砖石铺就,杨达的膝盖便擦破了一层皮,他疼的龇牙咧嘴,忙委屈的道:“卑下该死。”

        “滚一边去,讨厌!”方继藩朝他不耐的挥了挥手。

        “噢。”杨达很乖巧的点头,嘴角微微上扬着,这心里家伙乐呢,他朝方继藩行了个礼,忙是站的远远的,不敢靠近方继藩了。

        可这百户所上下,包括了杨达,却没有一个人敢怨恨方继藩。

        在其他地方,若是上官苛刻,大家难免会有所怨言。

        可方百户不同啊,方百户虽然苛刻,却是一个有办法的人,不但有办法,有了功劳,他会尽力保举你。

        所谓上阵父子兵,其实也是这个道理,你成天看着做爹的吊起来打儿子,可有几个儿子真正怨恨爹的?究其原因,是因为打了归打了,儿子们却知道,这爹虽然会揍你,可有了好处,也会第一个想起你。

        因此,父子之间,除了血脉相连,有的,便是这一层信任感。

        现在,方继藩就是他们的爹,随便揍,打了你还得服,这倒不是杨达等人下贱,而是因为……他们相信,打归打,可到了关键时刻,百户不会亏待他们,即便是上了战场,若自己身后需要有一个人,那么,他们也希望,站在身后的那个人,会是方继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