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恭喜陛下

第二百三十二章:恭喜陛下

        起初的时候,学童们骑马显得很是生涩,许多人的脸上满带惊恐之色,两手紧紧地抓着马桥,甚至哭了,涕泪直流。



        也有如那大个头的许杰,口里发出狂笑,不过他最惨,或许是因为大笑,使座下的小马驹受了伤,直接将他摔下马去,好在这里的番薯地,地质松软,除了嘴里多了一点土星子,便又翻上了马。



        朱厚照气喘吁吁,觉得有趣极了,似乎到了这群学童面前,他才觉得有了那么点儿像个真男人的样子,悠哉悠哉的骑马转悠了几圈,方才驻马,将学童们召集起来,和他们讲解马的习性,和骑马的技巧。



        等将学童们解散,朱厚照才见方继藩在远处眺望。



        他带着欢快的笑容,喜滋滋的冲上前,道:“老方,怎么样,本宫这个院长,可满意吗?”



        方继藩自是不吝啬好话:“殿下英明。”



        朱厚照背着手,将笑意收了起来,脸上是难得的露出了几分认真,道:“听你的说英明,反而觉得有些不妥了,怪怪的,也罢,本宫觉得这些学童不能死读书,需打熬身体要紧,在咱们大明,读书人比狗还多,经个什么事,你说是不是?”



        方继藩对此,倒亦是深为认同,读书人确实太多了,已到了人满为患的地步。



        不过他还是道:“可不读书也不成,不读书不明理。”



        朱厚照此时又露出了几分笑意,道:“本宫要的,就是似冠军侯一样的人,你看,武皇帝不就将冠军侯培养成了冠军侯吗,以后本宫天天敦促他们骑马。”



        方继藩意味深长地看了朱厚照一眼:“殿下,难道就不怕传到陛下耳朵里,引来陛下的责罚吗?”



        朱厚照哈哈大笑,叉着手,转而拎了那叫许杰的学童来,许杰才九岁的样子,长得却颇为高大,朱厚照朝他大吼:“大声告诉本宫,你想骑马吗?想射箭吗?”



        “想!”许杰激动的大吼。



        朱厚照一脚轻轻踹了他的屁股:“滚蛋。”



        这一踹,使许杰的马裤一松,半只pigu露出来,白晃晃的,很显眼,他连忙提着裤带子,美滋滋的去了。



        “你听到没有,学童们都喜欢骑马。”朱厚照又叉手,高声道:“父皇有啥好怕的,这书院是本宫的地盘,本宫的话好使。”



        方继藩也只能敬佩地翘起大拇指:“殿下英明。”



        ……



        在暖阁里。



        此时,弘治皇帝手里正拿着几封书信,脸却是涨得有点红,原本他还沉浸在红薯的喜悦之中,宫里已经连续三日,吃的都是红薯饭了,皇帝做了表率,满朝文武也都美滋滋的以吃红薯饭为乐。



        只是,看了这书信后……



        弘治皇帝顾盼着左右:“萧敬啊……”



        萧敬弓着身:“奴婢在。”



        “太子近来都在西山?”



        “呀……”萧敬下意识地看了一样弘治皇帝手里的书信,不禁……有些懵,陛下……怎么知道的?



        萧敬老老实实地道:“是。”



        突的,弘治皇帝啪的猛拍着案牍,气呼呼的道:“这逆子,害己也罢了,竟还害人!”



        “啊……”萧敬依旧不大明白怎么陛下突的发火了。



        只见弘治皇帝冷着脸道:“让你打听西山书院的事,打听了吗?”



        “打听了,是太子殿下和方继藩……”



        萧敬的话没说完,弘治皇帝就冷冷地看着萧敬,打断道:“太子就是太子,为何要扯上方继藩!这事儿,除了这个混账,还有谁能折腾得出来?方继藩前些日子都在折腾他的红薯,这天底下的人,谁不知道?朕就不信方继藩为了这红薯已经殚精竭力,还能分出身来,主动去弄什么书院。不是这逆子总想着胡闹,方继藩会陪他闹?哼!”



        弘治皇帝是真的气啊。



        看看屯田所的那些孩子,不都年轻嘛?方继藩不说,那个张信,那个杨达,人家都是拼了命在为朝廷,为社稷效劳,个个默默无闻,在田埂里为朝廷精耕细作,太子是未来的诸君呀,可干的是什么事?



        这样想来,太子就更不是东西了啊。



        说再难听一点,就算是那些学童,比如说这个xxo,看看人家写的多好,朱院长教我们骑马了,可我们觉得,朱院长这般骑马,践踏农地,是不对的。



        连八岁大的孩子都知道,这是……不对的。



        还有另一篇,朱院长说山高皇帝远……



        弘治皇帝一脸阴沉,想要发作,拼命想要忍住。



        倒是这时,有宦官碎步进来道:“禀陛下,兵部尚书马文升求见。”



        “……”



        一股怒火,终究还是消了一些。



        弘治皇帝不经意的,将几封书信收回了袖里,才面无表情地道:“宣。”



        马文升兴冲冲的疾步进了暖阁,一见到弘治皇帝,便拜下道:“陛下,大喜,大喜啊。”



        “喜从何来?”弘治皇帝微微皱眉。



        马文升立马道:“诏狱里有了消息,刘大夏招认了,当初所谓焚毁三宝太监的文牍,其实是假的,虽是烧了一个库房,可实际上,里头的文牍,都已事先搬空了,他只是想要绝了项公的下海之心,留着那些文牍,是为了防范于未然,这些文牍就在刘大夏的老宅里,陛下啊,这是天佑大明啊,臣已命人前往刘大夏老宅,只要取回了这些资料,兵部这边就好办了,能省下的钱粮,不知凡几。”



        弘治皇帝一听,顿时振奋了起来:“好,你说的不错,真是天佑大明。”随即,他又冷笑,道:“那刘大夏,实是无耻之尤。”



        只一句这么轻描淡写的评价,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似乎,也没有要求对刘大夏做出其他的指示。



        马文升心里却唏嘘起来,审是审出来了,可又如何,陛下说的是无耻之尤,宫里没有不透风的墙,北镇抚司自然知道应当怎么做了,只怕接下来,刘大夏的余生都将会在那令人恐怖的诏狱中度过,永远生不如死。



        “对了。”弘治皇帝突然道:“马卿家,为何诏狱的事不是牟斌来报,而是你这兵部尚书先报来。”



        这确实是令人奇怪的地方,既然是诏狱那儿来的消息,和兵部尚书,实无关联,就算来禀奏,那也是锦衣卫的事,你兵部怎么可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马文升苦笑道:“臣前几日与方继藩交谈,方继藩说,极有可能,这些文牍还留着,还说所谓的烧毁文牍,对刘大夏而言,只是手段,而绝非目的,刘大夏定会留一手。”



        弘治皇帝一听,颇为震惊。



        只是手段,绝非目的。



        当时弘治皇帝都没有想到,却万万料不到,方继藩竟是想到了。



        此时,马文升又道:“兵部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拟出下西洋的章程,有和没有这些文牍,都是至关重要,臣心里存着希望,所以……索性在诏狱那儿蹲守,一有了消息,就来禀奏了。”



        弘治皇帝不禁感慨:“哎……方继藩是个多聪明的人啊,太子若有他的一半,朕也就放心了。”



        “是啊。”马文升也不由感慨:“臣当初,常常听人说他不堪为人子,败家荒唐,猪狗不如,前几日臣和他倒是打了一些交道……虽是觉得他有些……”



        马文升努力的想到了一个词;“有些不近人情,却远非传闻中如此,臣以为,外界的传言,一定不是现实中如此,还是眼见为实才是真切,现在的人哪,搬弄是非,误信谣言,真是没法儿说。”



        他摇着头,一脸为方继藩很是感慨的样子。



        弘治皇帝自也是深以为然的颔首道:“确实是这个理。”



        只是,他心里又忍不住的怒了起来,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啊,所以说……



        太子这个畜生真不是东西,他朱厚照想要胡闹,自己作死就算了,偏还要拉一个方继藩,让天下人都认为是方继藩让太子殿下去胡闹的,可事实呢,方继藩才是受害者,最终又将方继藩的名声弄坏了,而太子这始作俑者,谁敢竭力批评他?



        弘治皇帝越想越是唏嘘,这些日子,方继藩到底为太子背了多少黑锅。



        只是……弘治皇帝却绝不会向马文升提及这些事的。



        这种事,只适合找个机会,关起门来,将太子狠狠惩治一番,打到他服气为止。



        弘治皇帝便道:“现在好了,等文牍一来,立即在兵部挑选人进行好生研读吧,此后再上一道章程,下西洋之事已是迫在眉睫,这不只是朕的期望,是天下万民的期待。”



        马文升颔首点头:“臣遵旨。”



        等马文升告退,弘治皇帝冷着脸,跪坐在御案之后,纹丝不动。



        萧敬小心翼翼地看着陛下,安静地等待着皇帝思考国事种种。



        突然,弘治皇帝道:“太子的性情,为何和朕一丁点也不像啊。”



        萧敬沉默了片刻,才道:“奴婢斗胆一言,陛下的性情,也不似先皇帝。”



        “……”



        弘治皇帝哂然,摇了摇头道:“真希望,这小子,不要耽误了别人,否则,朕心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