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镇贵州

第二百四十六章:镇贵州

        暖阁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放在朱厚照身上,那双双眼眸里透着期待之色。

        朱厚照不禁有些紧张。

        他心里憋着一肚子气。

        恨哪!

        吸了一口气,他提出了疑问:“当今贵州,能镇住这些土人的人还有谁?”

        “……”

        其实不需要回答,所有人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就在此时,除了方景隆,还有谁能镇住土人?

        朱厚照见所有人都默认了,便朗声道。

        “生擒米鲁,扭转乾坤,以一孤师,斩杀土人无数,儿臣在贵州叛乱之后,分析过土人,土人重巫术,凡遇无法解释之事,皆冠之以神怪,这南和伯,在土人们心里,就是杀神啊。在这改土归流的最紧要关头,镇住土人的,唯南和伯莫属,只有他在,且能掌贵州军务,土人再如何心有不甘,如何不肯臣服,却也不敢轻易谋逆。”

        “那些土司们,当初甘心听命于米鲁,可见这米鲁,定有其过人之处,连米鲁尚且被南和伯轻易擒拿,他们有几斤几两,也敢造次?”

        弘治皇帝暗暗点头,深深凝视着朱厚照,突然觉得,说起这个的时候,太子竟和平时不一样。

        刘健等人依旧侧耳倾听,觉得太子之言,和他们有许多不谋而合之处。

        朱厚照开始条条是道的分析起来。

        “所以,儿臣以为,封赏的本质,既是为了振奋军心,更要让人知道,朝廷绝不吝啬赏赐忠臣良将,如此,方可使无数人甘愿为朝廷效命。可与此同时,还需与贵州当务之急之事,相为匹配。所以儿臣以为,南和伯有功,当封平西候……”

        平……平西……

        方继藩眉毛跳了跳,不太吉利啊:“贵州在南边啊。”

        这满殿君臣,都忍不住不满的看了方继藩一眼,觉得方继藩有点多事。

        “在西边!”弘治皇帝淡淡道。

        刘健也颔首:“历来东西南北,是以京师为轴,贵州确实为西。”

        “………”

        方继藩记得历史上,吴三桂便是平西王,这样看来,他明明在西南,却以平西为爵,可见……也不是没有道理。

        可是……平西候,怎么越听,越觉得怪怪的。

        朱厚照正说的有劲呢,难得父皇和阁老们如此认真听自己说话,谁晓得方继藩没来由的跑来打岔子,他有些不满,冷淡的说道。

        “且先听本宫说完。”

        “……”

        暖阁里安静下来,朱厚照才继续道。

        “父皇当赐南和伯为平西候,令其镇守贵州,只是贵州乃边陲之地,何况,土人蠢蠢欲动,要安贵州,除了要进行改土归流之外,这贵州就不该以巡抚为首,而当效法太祖高皇帝平云南,置黔国公镇守云南一般,使其暂理贵州军政事,如此一来,土人畏惧,岂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镇贵州……

        弘治皇帝沉默起来。

        历来朝廷是以文制武,可有时,也会有所变通,比如云南的黔国公府,以公爵之位,署理云南军务,虽然朝廷依旧会向朝廷派驻官员,可一般的文官,哪里可以和沐家抗衡,所以本质上,云南军政大权,几乎都在沐氏之手。

        而沐氏镇守云南之后,也确实是忠心耿耿,几次朝廷对西南的军事行动,几乎都是沐家率先带兵协助,文皇帝攻打安南时,沐氏更是立下了赫赫功劳。

        云南这些年来,一直稳定,没有出什么大乱子,这和沐家,也不无关系。

        贵州的情形,其实和沐家也没什么不同,而且太子所言,入情入理,极为悦耳。

        弘治皇帝不禁看了朱厚照一眼,挑眉问道:“这些,是谁教授你的?是方继藩?”

        “……”朱厚照脸色……从先前的得意,又开始缓缓的变得有些……难堪起来。

        方继藩忙是替朱厚照解释起来。

        “陛下,殿下的才能,是臣的十倍,请陛下明察秋毫啊。”

        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和自己都能扯上关系……

        方继藩自己都懵了,儿子可是你自己生的啊,咋什么都和我有关系?

        弘治皇帝却是不可置信之色。

        朱厚照这一回学聪明了,垂着头,嘟着嘴说道:“方继藩教授了儿臣一些,当然,儿臣自行也领悟了一些。”

        他若说自己琢磨的,十之八九,父皇肯定不信。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应当适应环境,只有如此,方能生存下去。

        而朱厚照显然,却是进化论的最好证明。

        他学乖了。

        弘治皇帝眉头舒展开,浅笑道:“果然如此啊,不过,能有此一番见识,也没白费朕对你的期望了。方继藩……”

        方继藩已经无话可说了,也懒得再去解释和辩解:“臣在。”

        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

        “你教导太子,也有功劳,前些日子,你献上了红薯,本就大功于朝,朕一直在想,该如何赏赐你,可左思右想,却一时也没头绪,而今……却突发奇想,自此之后,你不必再东宫伴读了,就任詹事府的少詹事吧。”

        “少………少詹事!”

        方继藩自己都懵了。

        自己不是武勋吗?这少詹事,和武勋不沾边啊,自己又不是科举出来的进士?

        便连刘健也已动容,挑了挑眉,很是担忧的说道:“陛下,方继藩非翰林,若是令其为少詹事,老臣只恐……百官议论纷纷。”

        弘治皇帝背着手:“此非翰林的詹事府少詹事,而是羽林卫驻詹事府的少詹事,教授太子马政。”

        “……”

        所谓的詹事府,里头的结构是并不复杂,有詹事和少詹事各一员,他们相当于詹事府专门负责教导太子的正副学士,所以一般只能由翰林学士来兼任。

        将来,若是太子登基,则这二人,相当于是太子真正的师傅,外间人称帝师。

        就如当今吏部尚书王鳌,当初便是詹事,此后便连弘治皇帝,都敬他为师。

        大明朝还从来没有武勋,可以做少詹事的,这肯定会引来巨大的争议。

        可显然,弘治皇帝心意已决。

        方继藩太令他动心了。

        太子的教育,已经刻不容缓,可是当下的詹事杨廷和,以及少詹事王华,对太子无计可施,这二人,已是誉满天下的大儒了,人人敬畏的清流,连他们都无计可施,那么……这太子怎么办?

        他未来,将要克继大统,成为大明的主宰啊。

        既然太子这小子不开窍,思来想去,似乎……每一次太子发表宏论,几乎都和方继藩有关,那么,此时,弘治皇帝自觉地自己已经别无选择,方继藩,就你了。

        献红薯,对军政有独到的看法和理解,还教授出了数个进士,这样的人,为何不可以做詹事?

        既然定了主意,那么一切的解释权,也就在弘治皇帝身上,他说这个少詹事是啥就是啥,不是说不是翰林,不得入东宫教导太子吗?

        那好办,那就让亲军之中,也立一个少詹事,这少詹事的本质,形同于上一世的助教,显然,就相当于协助杨廷和对太子进行教育。

        弘治皇帝见刘健等人面带难色,显然觉得到时可能无法平息百官的争议,弘治皇帝随即深深的看了刘健一眼,郑重开口说道。

        “刘卿家,朕自登基以来,极少破坏祖宗的定例,这是害怕如先皇帝一般,视朝政为儿戏,当初先皇帝也是避开了朝廷,广纳道人入宫,授予所谓的供奉一职,以至这些所谓的道人,将整个宫中,搅的天翻地覆,乌烟瘴气。可此次,事涉太子,朕是一个父亲,为太子寻觅良师,这是一个父亲应当做的事,若朕今日能使太子多学,哪怕是学到一丁点有用的东西,朕也就能够欣慰了。”

        “老臣……明白了。”刘健看了太子一眼:“事急从权,若有争议,老臣自会想办法斡旋。”

        谢迁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不过见刘健表态,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李东阳却似乎对此,颇为看好。

        “这不正是太子殿下方才所言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因而凡事,需因势利导吗?臣附议,方继藩若能入献番薯一般,使太子焕然一新,做臣子的,该喜不自胜才是。”

        弘治皇帝放下了心,有刘健和李东阳二人稳住朝中的议论和口舌,此事,就再没有什么阻力了。

        他转而看向朱厚照,突然温和的拍着朱厚照的肩。

        “朕对你严厉,是为了你好,你和寻常的孩子不同,你既是太子,也是国家的储君,朕……能活几年哪,这江山社稷,是祖宗的。守住祖宗江山,是你的职责。可坐天下,只守江山这样简单吗?”

        “这天下黎民,也是维系在皇帝身上的啊,朕自认自己费了十二万分功夫,尚且不能做到海晏河清,朕将希望放在你身上,不求你能似尧舜一般,使天下大治,可但求你能早一些懂事,将来,才能善待天下人,使他们安居乐业,这也是朕,如此苛责你,千方百计,为你谋划的原因,你既姓朱,便当要有此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