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殿下才高八斗

第二百五十五章:殿下才高八斗

        刘健表情稳定,心……却有些乱……



        错了吗?



        他脑海里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疑问。



        倘若是三十年前的刘健,或许不会有这个疑问,他甚至会跳出来,大义凛然地指责王守仁。



        可现在……历经了宦海沉浮,见识了这么多事,他内心的深处,何尝不知论语无用。



        可是……



        他自然不能学那吴世忠,毕竟自己是体面人,是大明一等一的首辅大臣。



        所以他默然无言,只是这心底深处,被王守仁投下的那一颗怀疑的种子,却深深的扎根于内心。



        刚要入轿,刘杰突然道:“父亲……”



        “嗯?”刘健坐进轿子,没有将轿帘打下,而是看着刘杰。



        刘杰道:“从前那篇劝农书,读之,甚觉有理,而今日听王先生读来,却是可笑之至。”



        “噢。”刘健淡淡的应道,心里却是酸酸的,若不是顾忌着慈父和大臣之风的形象,刘健真想给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一个大耳刮子。



        劝农书是你可以议论的吗?



        “今日耕作下来,虽是疲惫不堪……”刘杰沉默了片刻之后,说起了自己的感受:“虽是浑身筋疲力尽,可现在却有极充实的感觉,仿佛自己再不似从前那般无用了。”



        “在家里读书,也叫无用?”刘健皱着眉头,严厉地道。



        刘杰想了想道:“读书固然有用,可读得多了,却是越来越糊涂了,父亲看到那个朱秀才了吗?朱秀才屡屡回答王先生的问题,却屡屡直指要害,真是令人佩服啊,他年纪轻轻,竟有如此见识,儿子竟不如他。”



        “……”刘健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看了:“他想来,也只读过一部论语吧。”



        “这不然,赵普不也凭着半部论语就成为一代贤相吗?”刘杰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惭愧之色,道:“儿子的意思是,儿子已年届四十了,功名未成,至今连举人之身都没有,实是愧对先祖,更愧对父亲,儿子在书斋里读了许许多多的书,可越读,竟连一个少年秀才都不如,心里更加觉得无地自容。”



        “在此,儿子学会了耕作,一日下来,方知这耕作,竟也有如此大的学问,儿子很佩服王先生,更佩服王先生的恩师,自然,其实儿子愚钝,也不知他们说的到底是对是错,可儿子既一事无成,那么不妨跟着他们多学一学……”



        刘杰的表情很认真,他是当真了。



        他觉得今日很充实,虽是身心疲惫,却感觉比成日坐在书斋里要好。



        他也不知道王夫子的道理对不对,可能是因为自己资质愚钝吧。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经过今日,他心里有了新的觉悟,俯身去做一点事,哪怕只是小事,也总比成日关在书斋里要强啊。



        他只中了一个秀才,却因为有了一个刘健这样的父亲,这辈子都在他的光环之下,这种压力,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的。



        因而,他看向自己的父亲,一言不发,目中带着希翼。



        刘健此时的感觉是,自己的儿子在抓着老子的衣襟,然后左右开弓,抡起手来狂煽。



        脸……很疼。



        可刘健这性子是习惯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他只轻描淡写地道:“噢,这既是出自于你的本心,那么为父是阻止不了你的。”



        “谢父亲。”刘杰狂喜。



        “可是……”刘健沉默了一下,沉声道:“你必须牢记一件事。”



        刘杰因为高兴,脸上带着笑容道:“不知父亲还有什么教诲……”



        看着儿子喜滋滋的样子,刘健心里叹了口气,阖目,平静地道:“在外不要告诉别人,为父是你的父亲,就算人认出来,也要抵死不认。”



        刘杰倒没有异议,很实在的点头道:“儿子知道了。”



        刘健这才拉下了轿帘。



        坐在轿里,他心里不由感慨,幸好朝廷钦定了程朱理学为科举必备的经注,如若不然,这天下的读书人,怕要乱套了。



        方继藩那个小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他推出这个王守仁,不知会掀起多大的惊涛骇浪。



        自己儿子……不争气啊。



        …………



        而此时的方继藩,则是打了个哈欠。



        有人骂自己?



        其实方继藩没有偷懒,他也想去西山,看看自己可爱的土豆,这土豆的作用,比红薯还要强的多,不但产量高,而且更适合作为主粮。



        更可怕的是,土豆生长周期短啊,同样的亩产量,可土豆至少可以做到一年两熟,红薯再如何神奇,也不是土豆的对手。



        只是……今日王守仁去讲学,方继藩不愿凑这个热闹。



        虽然对王守仁而言,自己是他的授业恩师,是因为自己的指点,才让他悟通了真理。



        可实际呢,方继藩可不这样认为,王守仁就好像一个活火山,本身蕴含的巨大的力量,随时准备喷发出来,而这样的人,只需人生轨迹中,多出某种变量,他的思想,自然会渐渐开始有了雏形。



        方继藩,只是这个变量而已。



        虽然号称两世为人,似乎看得比古人更远,可论理论水平,方继藩比之王守仁,还差的远了。



        至于上一辈子的诸多思潮,且不说方继藩大抵也只是一知半解,可即便他当真精通,又理论过于超前,带给社会的,可能是更大的危害。



        王莽新制怎么完蛋的,这是前车之鉴啊。



        理论而言,那王莽新制的内容,放在了大明朝,都算是先进呢。



        方继藩是个有道德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的,即便千千万万人否认,可方继藩自己却深知自己和王学思想一般,无论自己做的是啥缺德的事,可至少心里还有良知,坚守着自己道德的底线。



        因而,他不愿去凑这个热闹,让那些跑来求教的读书人,见了自己,更加深信不疑的认为,王守仁的思想完全是自己所赐。



        这一份荣誉,本就该属于王守仁,自然该让他去大放异彩。



        方继藩早已打定了主意,以后自己一辈子,都不提什么知行合一,哼,让你们见识什么叫做三观,什么叫做德艺双馨方老师。



        唯一令方继藩忐忑的,就是太子殿下了。



        虽然是方继藩建议太子殿下西山的,可心里不免有点放心不下,让太子殿下跟着王守仁学习,会不会……坏事呢?



        这小朱同学,确实不太靠谱啊,却又急于改变皇帝心目中的印象。



        也罢,事已至此,管他呢,玩砸了……就说是刘瑾唆使的,反正刘瑾也习惯了给太子背黑锅了,而且,下面没了的家伙,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分别,作为一个死阉贼,就算是为太子死也是值了。



        …………



        次日清早,晨曦初出,朱厚照又兴冲冲的戴着纶巾,穿好了儒衫,准备赶去西山。



        王先生沐休三日,今儿正是第二天,如此大好的学习机会,不容错过,据说今日是去挖矿啊。



        朱厚照很兴奋,在他看来,相比于其他的读书人,以他强健的体魄,那些人简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昨日农垦,他就得了王先生的夸奖呢,说他翻的地多,是其他读书人的一倍。



        这是他的强项啊。



        当然,信心很重要,每日被王先生夸着,小朱秀才现在可是读书人中的佼佼者,很有成就感。



        他带着刘瑾,刘瑾呢,则早已布置了数十个明哨和暗哨,主要用于沿途的保护,到了西山,防卫就可以松懈了,毕竟那地方的全称是羽林卫屯田千户所,算起来,也是驻扎了禁军的。



        朱厚照背着手,催促着刘瑾,刘瑾小跑着上前,堆着笑道:“殿下,您吃一点早膳再动身哪……”



        “不吃。”朱厚照摇头道:“天下美味都及不上蒸饼,和蒸饼相比,其他食物,都没胃口,赶紧的!”



        “……”刘瑾觉得不可思议,当初自己入宫,就是因为家里实在是吃不下那难以下咽的蒸饼了,想着未来这辈子吃蒸饼为生,倒还不如切了干净,好歹有白米饭吃。



        朱厚照已翻身上了马。



        却在此时,有人急匆匆的过来道:“殿下,殿下……”



        朱厚照骑在马上,回头一看,乃是詹事杨廷和,以及少詹事王华。



        这二人联袂而来,带着深深的担忧。



        虽是中秋沐休,可作为东宫的正副侍读官员,却是不能沐休的。



        昨天,他们在明伦堂里等了足足一天,也不见太子来读书,今儿他们算是留了心,太子不主动来,那就去堵他。



        “噢,两位师傅好。”朱厚照面无惧色,笑吟吟地看着两位师傅。



        杨廷和正色道:“殿下何故不来读书?虽是中秋将近,可太子乃未来储君,读书方能明理,不学则无术,殿下切不可贪玩了。”



        朱厚照坐在马上,想了想道:“本宫的学问,已经很精深了,连王先生都说本宫非寻常读书人可比,已经读懂了圣人的道理,那还学什么?”



        杨廷和原本还勉强带着笑的,毕竟是面对着太子殿下,他是君,自己是臣。



        “哪个王先生……”



        朱厚照坐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个师傅,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王守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