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尧舜之君

第二百六十九章:尧舜之君

        到了傍晚的时候,霞光万丈,方继藩悠悠然地躲在房里看书。



        其实这书是王守仁撰写的,希望他这个恩师品评。



        当然,此书只是启了个头,这开头第一篇,便是同理之心。



        为了阐述同理之心,王守仁费了很大的一番功夫,方继藩想想,都为王守仁捏一把汗。



        既要当值,又要修书,闲暇时,还得前去西山授课,圣人就是圣人啊,永远保持着旺盛的精力,自己就不成了,自从脑疾复发,浑身都觉得懒洋洋的。



        多事之秋,啊,不,多病之秋啊。



        一番感慨,小香香在旁研磨,方继藩提着笔,目光显露着几分为难之色。



        他是不晓得如何下笔才好啊,似乎自己也没什么可以为王守仁改动的,感觉要是自己改动了王守仁的文章,就是亵渎了圣人似的。



        虽说是他是王守仁的恩师,可他,真没教王守仁什么啊,实在是王守仁的脑补功能太过强大的缘故呀!



        固然,方继藩可以添加一点超越时代的东西进去,可方继藩也深知,太过的超前,并不符合当下生产力的发展,索性,只给王守仁删改了一些错字,便搁了笔。



        天色已是暗淡了,王守仁等人,只怕此时已下了值,不过他们得去西山。



        这方家,显得冷清了不少。



        可在这时,外头有人道:“少爷,有……有客来了……”



        客?



        方继藩坐直了身体,不禁有点讶异,方家也算天煞孤星了,敢主动来招惹的人,实在不多,这时候,能有什么客来呢?



        他还未反应过来,便见一人,穿着便服,已跨槛进来,他身后的人……就是化成灰,方继藩也认得的。



        竟是朱厚照。



        朱厚照走路一瘸一拐的,也不知遭了谁的毒手,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抬着高傲的头颅,一副绝不肯服输的模样,很有几分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



        那么……能走在朱厚照这个太子前头的人,除了当今天子,还能有谁?



        方继藩发懵,他怎么也想不到,皇帝会突的亲临这里,来捉……捉……jian的?



        现在自己是不是该摸着自己的头,一副脑疾发作的样子?



        呃,这样会不会太做作了?



        毕竟,我方继藩,是三观很正的人啊。



        就在天人交战,一脸尴尬的当口,朱厚照嚎叫起来:“好哪,本宫就知道你是在装病的,你还说你脑疾犯了,你看看你,这脸色比谁都红润。”



        “……”



        友尽!



        方继藩的脸拉了下来。



        他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弘治皇帝上下打量着这书斋,突然,目光落在了方继藩的案头上。



        他似无事人的样子,目光准准第落在了王守仁的书稿上:“你写的?”



        目光凝视着方继藩。



        这……似乎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啊,方继藩感觉要窒息了。



        弘治皇帝的性子,他早就摸透了,越是不露声色,越是平静,事儿可能就越大了。



        方继藩只能老实地道:“这是王守仁的书稿。”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道:“你是他的恩师,他写完了书稿,所以请你修改?”



        “臣也没改什么。”诚实小郎君难得谦虚地道;“他的书稿写的太好,臣才疏学浅……”



        “你是他的恩师!”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点破了方继藩的‘谎言’!



        到了现在,还想藏拙吗?学问是你教授王守仁的,他的书稿,也是由你把关,你还说自己才疏学浅?”



        “……”方继藩悲愤起来!



        难道这辈子,都注定了做不了一个诚实的人了吗?我只想做个好人啊。



        心里虽这样想,可忐忑不安的方继藩,面对着平静的过份的弘治皇帝,再看看后头那一瘸一拐的朱厚照,方继藩求生的欲望,本能的自心底油然而生……



        “臣有罪,臣不该欺骗陛下,臣……”深吸一口气,他继续道:“王守仁这个门生,只是一块璞玉,尚需雕琢,臣正在为他把关,免得他才疏学浅,胡编乱造,坏了臣的名誉。”



        弘治皇帝这才欣慰地点头:“这就没错了,明明可以说真话,可为何却屡屡不敢坦言相告呢?朕难道会吃人?以至你如此害怕朕?”说着,轻描淡写的捡起书稿,低头,随手翻阅。



        王守仁的理论水平是极扎实的。



        这既来源于他本身的学识,毕竟,一个能中进士,且名列一甲的人,其文字水平,说是凤毛麟角都不为过。而其次,则来源于他的天赋,以及他数十年如一日的瞎琢磨。



        弘治皇帝一开始看得有点随意,可渐渐竟看得有些恍惚起来。



        这一篇,乃同理之心,同理之心的大道至简、知行合一不同。大道至简、知行合一可能会直接与理学产生对圣人之道根本上的冲突和矛盾,未必能使一个习惯了理学思想的人轻易接受。



        可同理之心,既是王守仁所认知的新学基础入门,却同时,又足以让人信服,这个世上,总还不至有人拿同理之心来抨击王守仁,难道深入民间,体会百姓疾苦,也错了吗?



        弘治皇帝顿时看的痴了,他不自觉地坐下,捧着书稿,一字一字看下去,竟有几分醍醐灌顶的感觉。



        那一日,朱厚照从田里回来见驾,说出那样一番话后,弘治皇帝感觉朱厚照一夜之间成熟了,有了担当!虽然大抵知道,王守仁的教育方式是什么,可似书稿中如此深入浅出的阐述其理念,却又是另一回事。



        不得不说,这是一篇不可多得,却又朴实无华的好文,弘治皇帝竟连看了两遍,一字都不敢遗漏。



        另一边,朱厚照朝方继藩偷偷龇牙,一副老方你不是东西的表情。



        方继藩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对朱厚照不理不睬。



        你自己二还能怪谁,这个节骨眼,你不早早的装病,还怪我方继藩没义气?ma的zhizhang,你委屈,我特么的就不委屈?



        “好文,好文,非有高才者,作不出此文啊。”弘治皇帝忍不住既感慨又赞许。



        这第一篇里,完全看不到丝毫离经叛道的字眼,完全是在阐述孔孟的观点,全文之中,更有一种浓郁的关心下层百姓的心思。



        弘治皇帝意犹未尽地将文稿搁下后,还荡漾在那行文之中,依旧颇为感慨:“如此好文,真是罕见啊。方继藩,你是高才。”



        “对,没错,陛下明察秋毫,臣确实是高才。”方继藩这回也不再迟疑了,毫不犹豫的回话。



        还能说啥,再解释下去,就真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欺君罔上啊。



        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道:“为何你要让欧阳志假传朕的旨意前去锦州,如此凌虐百姓?”



        终于,开门见山,直接奔入主题了。



        方继藩想都不用想,这一次,定是朱厚照将自己卖了。



        于是方继藩抬眸,看了一眼朱厚照。



        朱厚照同样瞪着他,依旧龇牙。



        这意思是,谁让你方继藩先不讲义气的?



        方继藩倒没有恼怒,而是笑了笑道:“陛下,因为臣和太子认定,鞑靼人将奔袭锦州,而且臣和太子,并没有假传圣旨,陛下的圣旨里,分明说了让锦州加强卫戍,既然加强卫戍,坚壁清野,岂不也是加强卫戍的手段?”



        “狡辩。”弘治皇帝似乎气已经消了。



        他就如一只老虎,追着两只猎物,方继藩是小鹿,朱厚照是兔子,方继藩想要活着,不需要跑的比老虎快,只需要跑的比朱厚照这兔爷快就可以了,等老虎追上了兔子,吃饱喝足,便如弘治皇帝憋了一口气,揍了一顿朱厚照,这气也就慢慢消了下来,自然也就能用平静来看待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朕在圣旨之中,从未提过坚壁清野,你和太子,真是胆大包天,你可知道,若非是朕,此时,你已下诏狱问罪了。”



        方继藩毫不犹豫地道:“正因为是陛下,所以臣和太子才敢在情急之下救人。否则,断不敢如此胆大妄为的。这是因为臣和太子都知道陛下宽厚仁慈,乃是尧舜一般的仁君,若知臣和太子的初心,一定不会怪罪,臣敢冒这个风险,因为臣不相信,陛下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



        “……”



        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



        朱厚照听得骨头痛,又龇牙起来,自己这都被打成什么样了啊。



        弘治皇帝莞尔一笑,居然觉得这番话,倒是颇为受用。



        终究,这世上虽然每一个‘圣君’都号称听都不愿听溜须拍马的话,可实际上,人家不想听的,只是那拍在马脚上的马屁而已,这若是拍对了,还不照样笑嘻嘻?



        弘治皇帝缓缓道:“这就是你假传圣旨的理由吗?”



        “不是。”方继藩顿了一下:“太子和臣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救人,能救多少人是多少人,他们都是我大明的子民,太子殿下怀有爱民之心,而臣也绝不愿我大明的子民任由鞑靼人随时杀戮,出此下策,实在万不得已,这是臣的主意,陛下要惩罚,就惩罚臣吧!”



        …………



        求点保底月票,老虎需要支持,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