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二章:要活下去

第二百八十二章:要活下去

        可是……

        没有援军。

        什么都没有,除了这越来越急的茫茫大雪。

        以至于,鞑靼人为了少杀一些马,继续开始掏着田鼠,田鼠们过冬,总会有一些存粮,淘到了洞,总能捞出一点粮来。

        万恶的鞑靼人,连田鼠都不放过,以至于到了后来,百里无数,许多田鼠都要饿死了。

        鞑靼人要疯了。

        面对着这形同天堑的城墙。

        他们好不容易寻到了一个汉人,这汉人躲在自己的地窖里,不愿迁徙至锦州。

        他们将他绑到城下去,令他呼喊愿降者秋毫无犯,只要投降,就可保全锦州。

        汉人在下头,歇斯底里的吼了几日。

        城上无动于衷。

        在那城上,总会有一个坚毅的身影,他巡视着各处的城墙,不避矢石,他走到哪里,汉军们就呼啦啦的涌上去。

        在这寒冬里,随时遭遇抛石的攻击,时刻处在惴惴不安之中,因为即便有城墙,鞑靼人带给人的恐惧,依旧使人夙夜难眠,谁也不知道,自己就打个盹儿的功夫,鞑靼人会用什么法子,攻入城中,而到了那时,则是最可怕的时刻。

        鞑靼人甚至开始寻觅城墙的弱点和缺口,而千户则领了命,开始朝城墙上泼水,泼下的水很快会结冰,瞬间使某处脆弱的城墙变得既光滑,又坚固。

        可添水是艰难的事,城楼上要架起锅,先要将水煮个半熟,才可让人提去,否则,冰冷的水还未泼出,便已结冰。

        在这无时无刻的恐惧之下,那鞑靼人飞马在城下,如飞蝗似得射出箭矢,一个个的人倒在血泊,更多人开始接替他们的位置。

        人们既带着希望,同时更多的却是艰难和恐惧。

        只有看到了那个人影,人们才安心下来,人影过处,有人滔滔大哭,有人渴求的看着他,有人抽泣着诉说着自己的兄弟如何不慎,被投石砸死,尸骨无存。

        欧阳志便会驻足,拍拍他们的肩,安抚他们。

        欧阳志的话,总是令人心安的。

        因为,无论多少人诉说他们的遭遇,多少人陈述他们的恐惧。

        他也是面无表情,镇定的深思熟虑之后,才慢吞吞的说出安慰的话。

        声音很慢,可越慢,越是心安。

        “我们要坚持下去。”

        “可能……不会有援军,可有没有援军,都不要紧,只要我们还在城中,就决不让鞑子踏入城中一步。”

        “你要节哀,你兄弟死了,可你还有父母妻儿,你的兄嫂和侄子们还没有人抚养。”

        “我们在城中饥寒交迫,可鞑靼人在城外,比我们更糟糕。”

        同样的话,若是不同人说出来,效果是全然不同的。

        比如中官王宝,倘若他说出这些话,只让人觉得这该死的太监是不是故意想安抚住大家,然后他偷偷开溜。

        若是巡按御史李善说出这番话,则会误认为,这gou官定是驱使着弟兄们在前头卖命,他在后衙的廨舍里养了个小的,夜夜笙歌。

        即便是指挥何岩,人们也认为何指挥一定比自己更恐惧和害怕。

        唯有欧阳志,他的声音平静而不失韵律,音韵悠长,他那几乎没有任何敢情的目光里,却是带着无以伦比的坚毅。

        他那一袭官袍,早已泥泞破旧不堪,却没有更换。

        有时,城下射过一轮飞箭,所有人抱头鼠窜,他依旧屹立着。

        这时,流言开始滋生了鞑靼人的飞箭和巨石竟也害怕欧阳先生。

        人们开始不以官职来称呼这位翰林,而是以先生相称。

        若是飞箭和巨石不害怕欧阳先生,何以欧阳先生在乱箭之中,如此坦然。

        当然,其实这主要得益于鞑靼人的抛石车几乎不存在任何准头的可能,其实他们真正想要砸中一个人,还真是艰难。

        这只有关于运气,与其他任何都无关。

        许多抱头鼠窜的人,原本是不会被砸死和射死,偏生他乱逃,却恰恰遭了无妄之灾。

        欧阳志每日都要巡视一次锦州的各处防务,接着开始去探视伤病,许多受了伤的军民,一见到他,哪怕只是垂死之人,欧阳志蹲下,先看看他们的伤口,接着和他们说上几句话。

        哪怕只是说上几句话,那濒死之人,仿佛也得到了某种加持,似乎即便是死,下一辈子,也多了投个好人家的可能。

        上下的官吏,已经彻底的服了欧阳修撰。

        何岩随时候在他的身边,开始低声讲述着修撰需小心提防着中官和巡按。

        而中官王宝,大抵也是同样的话,说起何岩,顿时阴阳怪气。

        可他们总是失望,因为无论他们说什么,欧阳志沉默了很久,然后噢的一声。

        这既是一种智珠在握的表现,可他表露出来的捉摸不定,仿佛是在告诫他们,此时锦州垂危,当同心协力,万万不可文武失谐。

        一下子,王宝、何岩、李善这些人,居然生出了惭愧之色。

        欧阳志甚至没有去责备他们,可这轻描淡写的一声噢,却仿佛无声的控诉,这一句噢,所蕴含的信息量,却比对他们破口大骂,更令他们羞愧。

        曾经一度,有人怀疑欧阳修撰是否是智商有问题,毕竟,他的总总表现,和曾经自己村头里的某个书呆子或是智障有某一丁点相似之处。

        可很快,这种疑虑便打消了。

        若是脑子不好,能中状元?人可以侮辱别人,但不可侮辱自己。

        难道全天下的读书人,连一个呆子都不如?

        欧阳志已成了所有人精神支柱,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哪怕鞑靼人冒着城上的铁炮、火铳以及箭雨,拿着他们临时架设的云梯,开始用最原始却直接有效的方法攀爬城墙,无数的军民恐慌的开始朝那攀爬的鞑靼人抛下巨石。

        疯狂了的鞑靼人,全然无畏,如牛皮糖一般的沾在云梯上,这些鞑靼人,简直就是疯子,哪怕滚石落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已是头破血流,可哪怕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们依旧出嗷嗷的声音,继续向上攀爬。

        无数的军民开始胆怯了。

        他们毕竟,不是鞑靼人,这些来自大漠里的穷酸,打小便在最恶劣里的环境里生存,对于生死,早就看淡了。

        因而,军民们开始有些慌,哪怕巡城的千户,都遏不住想要逃窜的冲动。

        却有人灵机一动:“欧阳先生来了!”

        “欧阳先生来了!”

        城头上,那些转身欲逃的人突然有了勇气。

        对啊,欧阳先生就在这里,有他在,我们一定可以坚守下去。

        人们蜂拥的,想尽一切办法,用叉子一齐协力,想办法将云梯推出去。

        或是用滚烫的油泼下城墙,或是砸下滚石。

        城下的鞑靼人,自云梯上摔落,出嚎叫,他们重重的落在了城下的雪地上,这里的雪……是红色的。

        ……………………

        锦州一直没有丝毫的消息。

        乃至于……朝廷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他们几乎已经相信,锦州可能要完了。

        十数年,也就是整整一代人,不曾遭遇战事,而锦州的中屯卫的情况,没有人比兵部更清楚。

        大量的缺额,老弱病残占了多数,武备松弛,军械锈迹斑斑,文武失和,世袭的千户和百户们,根本没有斗志,军户们日夜耕作,早已不知刀剑为何物了,唯一的优势,不过是城墙,可城墙……可以挡住鞑靼人十天半月,这些疯了似得鞑靼大军,总会想尽一切办法,冲上城去,甚至,兵部的郎官们认为,只要有一个鞑靼人上了城墙,则无人敢当,锦州告破,只是时间问题。

        兵部这里,已拟出了一个章程,整个锦州的情况,做出了具体的分析。

        承平了太久,就是百病缠身,这一点,兵部太清楚了。

        大同方向,为何无论鞑靼人如何肆虐,总是能固若金汤,这是有其原因的,那就是朝廷会调大量的客军协助防守。所谓的客军,更像是职业的军人,他们从各地调来,朝廷也不会给土地让他们屯田,他们的军械,会有造作局进行替换,既然不屯田,朝廷会拨付军饷,总之……兵部普遍都认为,锦州守军,不堪一战。

        太祖高皇帝所制定的屯田军制,犹如一根腐朽了百年的木头,早已不堪为用了。

        弘治皇帝看着自兵部来的奏疏,显得忧心忡忡,其实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兵部乃是正确的,他们的判断,在许多地方都已经得到了印证,边镇上,厂卫奏报上来的官兵不知刀剑为何物的事,早已不是第一次揭露出的问题了。

        弘治皇帝心,不由的有了几分烦躁。

        十数万军民啊。

        俱都要落入鞑靼人的虎口,一旦锦州陷落,整个辽东的门户即将被打开,天知道……接下来可能生什么。

        更可怕的是,一旦鞑靼人得了大量的奴隶、人口,以及粮食来过冬,那么来年呢?

        这一切,都促使弘治皇帝不得不放弃其他的诸事,关注着锦州的情况。

        而方继藩,也隔三差五被叫到了暖阁,方继藩在大抵的研判了辽东的情况之后,也显得有些忧心,自己的门生,那个老老实实的欧阳志,可能当真……回不来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