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小儿破贼

第二百八十六章:小儿破贼

        就在所有人欢呼的时候。



        匆匆而来的诸官们早已命人点了火把,围在欧阳志的身边。



        他们一个个面上带着后怕过后的笑容,心里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欧阳修撰,实是他们的定心丸啊。



        可他们抬眼看欧阳修撰的时候,却见欧阳修撰依旧还是木着脸,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双眼睛在火光下,看不到半点的波动。



        巡按李善不由自主的身躯一震,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小儿破贼’?



        当初学那小儿破贼的典故,李善还觉得不相信世上有如此之人,可现在看来……



        李善深吸一口气,这样的人,真让自己看到了。



        这小儿破贼的典故,出自淝水之战,当时前秦的皇帝苻坚率军攻打西晋,号称八十万之众,为显声势,苻坚更是声称,自己的军队,若是投鞭于江水之中,足以截断江水。



        而当时东晋的兵马,不过区区十万。



        在这种情况之下,东晋名士谢安奉命与前秦人决战。在战争结束时,谢安正在与自己的客人下棋,捷报传来,有人将捷报放在他的下棋的榻边,可是谢安却是看都没有看捷报一眼,依旧专心致志下棋。



        等到客人耐不住了,便忍不住问谢安,这是什么书信?



        谢安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说:“小儿辈遂已破贼。”



        所谓小儿辈,不过是因为前方作战的,乃是他的侄子谢玄等人。



        这一战,关乎整个东晋的国运,更关乎乌衣巷谢家的未来,而谢安却依旧下棋如故,完全将这捷报不放在眼里。



        谢安装逼至此,以至后世之人提及谢安,无不敬仰。



        现在……不正是小儿破贼吗?



        这一次夜袭,若是稍有差池,锦州陷落,包括了欧阳修撰,所有人俱都有死无生,现在好不容易击溃了来犯之敌,无数人欢欣鼓舞,庆幸自己又可以看到明日的太阳,何其激动啊。



        李善自己,都难掩心中激动,只恨不得放荡不羁地跟着军民们一起咆哮一声。



        可是……欧阳修撰,依旧如常的面无表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脸上淡淡的木然,不正表示了他对鞑靼人的轻蔑,也代表了他对于这一场小胜,并无半分的欣喜。



        就像是他早就料到,军民们能击退鞑靼人一般,若是给他一副羽扇纶巾,岂不就是料事如神,运筹帷幄,洞悉阴阳的再世孔明了吗?



        李善打了个寒颤,心里则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其他诸人,当然没有李善有学问,能知道小儿破贼的典故,可一见欧阳修撰如此,心中俱都一凛,虎躯一震。



        而欧阳志,他良久……才突然发现,自己活下来了。



        终于活下来了,不容易啊。



        这一次,若是让鞑子破了城,那么便再也见不到恩师了,这满城军民,则都要陷于水火之中,届时,这锦州也定是人间地狱。



        他突然觉得该高兴起来。



        可这高兴的劲头,似乎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似乎是有些不合时宜了。



        好吧,不笑了,困了,睡觉,明天说不定又是恶战。



        欧阳志倒是不忘吩咐:“各处城墙,加紧卫戍,不可再有差池了。”



        “是。”



        回答他的军将们,难掩喉头的激动,声音颤抖。



        天生欧阳修撰,该当我等能活下去啊。



        在一次被奇袭打的措手不及之后,整个锦州城,非但没有如惊弓之鸟,反而……更加的振奋。



        仿佛在这夜空之下,一道曙光初露出来,他们深信,这曙光迟早会刺破黑暗,而他们,也将活下去,繁衍生息。



        一定可以!



        ………………



        清晨拂晓。



        一具具鞑靼人的尸首,自城墙上如死狗一般被丢下城墙。



        城上的军民,早就预备了大量的步弓手候命,只等鞑靼人来抢夺回同伴的尸首,便放箭将靠近的鞑靼人俱都射杀。



        因而……鞑靼人没有轻举妄动。



        在这茫茫的雪原上,一个个筋疲力尽的鞑靼人,显得格外的刺眼。



        他们是真的累了。



        在经历了当初的豪气冲天之后,他们从来没有这般的疲倦。



        面对着这一座高大的城墙,他们恨不得冲到城下,用自己的脑袋,狠狠撞击这该死的墙面。



        可在咒骂、愤怒之后,他们却发现,自己依旧……无能为力。



        清早,他们继续杀马,马已越来越少了。



        四万铁骑,九万匹战马,现在只剩下一半。



        再杀下去,只怕连自己的坐骑都没有了。



        更可怕的是,草料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没有了草料,在这荒凉的雪原之中,战马就再没有了力气,没有了马,他们就是一群两条腿的羊羔。



        军中已经开始动摇,因为为了节省粮食,他们吃光了田鼠,刮干净了附近林木的树皮,连带着牛骨,也都熬了一遍又一遍,甚至战死者的皮衣,竟也剥下来,放入锅里煮一煮,勉强……还能尝到一点鲜味。



        他们不愿意继续杀马了,马是他们的好伙伴,随来的,还有许多的猎犬,这些猎犬也吃得差不多了,他们想留几只做个念想,不能再吃了啊,再吃下去,来年连犬都没有了。



        似乎唯一庆幸的,就是城上和城下的双方,至少还在相互消耗!



        每日……都有鞑靼人死去,死去了之后,至少他们的马是可以毫无压力的斩杀的,死了人,就少了一张嘴,也算是因祸得福。



        许多人已经没有了力气,晃悠悠的栽倒了,倒在积雪里,便不愿再爬起来。



        他们想喝酒。



        可惜没有酒了。



        他们想狠狠的找个女人抽挞一番,至少可以发泄心中的郁闷,可是……这里没有女人。



        唯一有的,就是眼前这座城池,城池里有粮食,有酒,当然,也少不得女人,可惜……



        小王子骑在马上,远远的眺望着锦州,他沉默着,一直在沉默,今日竟出了太阳,那阳光自云间的缝隙里绽放出屡屡光芒,落在他满是杀意的眼睛里。



        他缓缓的,拿起了携在马背上皮囊里盛放的蒸饼,慢慢的放进口里,小心的咀嚼着,每吃一口,他才意识到,这从前难以下咽的蒸饼,而今是多么的宝贵,里头的油水,润润的,在口舌之间回荡着,那一股油香,居然沁人心脾,就像……酒一样。



        他一口口细嚼慢咽着,一面死死的盯着锦州城。



        一旁的侍卫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蒸饼,马肉很不好吃,皮衣熬的汤也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这蒸饼虽没有散发出香味,可现在,它却很高级,属于小王子级别才能享用的山珍海味。



        等这蒸饼吃了个干净,小王子打了个嗝,他最后一眼瞥了那锦州的轮廓。



        只是那一抹凶光,仿佛定格在刹那,可随后,凶光闪去,小王子打马调转了马头,面对着身后的侍卫道:“撤退!”



        侍卫们一个个脸色惨然。



        撤退……



        丢下了几千具尸首,耗费了数万匹马,吃掉了这么多皮衣,在这入冬在即的时候,撤退……



        大雪将至,这定是一场连绵数月而绝不停歇的狂风暴雪,到了那时,所有的草都将枯黄死去,大雪会将它们埋在数尺厚的雪下,湖泊会凝结成坚冰。



        到了那时,没有足够的存粮,畜生和人,都将死去。



        在草原上,找不到猎物的饿狼,无论它有多么锋利的爪牙,都是无法避免死亡的命运。



        此时,小王子抬头,再次厉声大吼:“撤退!”



        快马在无数的蒙古包间隙中来回奔跑,撤退的命令下达了。



        无数的鞑靼人,不知该是解脱,还是悲愤。



        却不得不乖乖的开始收拾行囊。



        其实……他们也没有多少行囊可以收拾。



        他们一个个骑上了马,座下的马有些疲惫,显然……它们和主人一样,都有些饿得头重脚轻。



        篝火被雪盖住,留下的尸首,似乎也无心去掩埋了,好在他们身上的皮衣和但凡任何能吃能用的东西,早就被搜刮了个干净。



        于是乎,鞑靼人如长蛇一般,蜿蜒向西,开始迁徙。



        剩余的几条猎犬,似乎终于不必蜷在蒙古包里等待着被屠宰的命运,它们仿佛通了人性一般,欢乐的在马队之中穿梭,发出愉快的犬吠。



        …………



        “欧阳修撰……欧阳修撰……”



        几乎是同时,何岩和李善二人,如抢功一般,疯狂的冲到了欧阳志的行辕。



        欧阳志懵逼地看着他们,见他们兴冲冲的样子,良久才道:“何事?”



        这神色一惯的淡然自若,就是沉得住气啊。



        李善感慨道:“欧阳修撰,贼军,退了……退了……天可怜见,咱们锦州十万军民……保住了……”



        说着,他激动得眼睛通红,哽咽了,后头的话,带着几分含糊不清地道:“上天保佑啊,欧阳修撰……咱们……活下来了……活下来了。”



        何岩亦是激动得满面通红:“是啊,我们活下来了,欧阳修撰,鞑靼人都撤走了,就在小半时辰之前,卑下亲自登楼看了个真切,锦州……保住了。”



        …………



        第五更到,好了,老虎累了,明天继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