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三章:神物现世

第二百九十三章:神物现世

        初冬。

        京师已连下了半月的雪,大雪压垮了京畿附近数百间房屋,以至于顺天府叫苦不迭。

        再加上淮北以及山东一带,灾情频繁,一封封的奏报送到京师,弘治皇帝为此郁闷了很久。

        却在此时,一个自西山来的消息,令方继藩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

        他急匆匆的赶至西山,在西山的一处暖棚里,只见张信和朱厚照正站在暖棚里的田垄边。

        方继藩一到,朱厚照的眼睛发亮起来,道:“总是不见你人,老方,你该出来透透气了。”

        方继藩摸着自己的头道:“脑疾,脑疾。”

        他今日来此,是有目的的,可没时间顾着朱厚照,随即便朝向张信道:“如何?”

        张信道:“十几亩的土豆地,俱都熟了,所以赶紧请千户来。”

        方继藩激动得想哭。

        三个大男人,居然都是感慨万千。

        这十几亩的土豆,都是张信费尽心血照料的,从一开始的发芽,种植,记录其习性,接着生出土豆,最后再挑拣出优良的品种根据以往记录的数据和经验,调整土地的肥力、温度,甚至连光照的时间,再继续育苗、种植。

        这里的暖棚,唯一的好处就是,在这里,不会有春夏秋冬的概念,所以只要在暖棚里,也根本没有春耕和秋耕的概念。

        为了确保土豆的育种,第一批土豆种出来之后,几乎每一个培植发芽的土豆,都是张信精挑细选的,确保其为最优良的品种。

        不只如此,他还专门密植了几亩土豆,为的就是看一看,这土豆的亩产量到底能有多高。

        这些土豆,可谓是耗费了他所有的精力。

        即便是自己的妻子,也即是周王之女从开封娘家回来,他在这三个月时间里,也不曾真正和妻子说过几句话。

        他手上,早已长满了老茧,也因为经常性的弯腰蹲着,身子有些佝偻。

        方继藩此时还依稀的记得,张信当初细皮嫩肉的样子,说是英俊潇洒也不为过,可是如今,哪里还有年轻人的模样,更像是个年过四旬的老农,脸上长满了沟堑,手臂上的死皮剥了一层又一层,新皮与老皮在一起,看得有点渗人。

        朱厚照也黑了,不过更加精瘦了,颌下长出毛茸茸的短须,土豆田,他也是有份照顾的,平时王先生还要到翰林院当值,他便跟着张信跑。

        张信自是拿朱厚照没法子的,好在朱厚照还算是肯干,让他挑粪他便挑粪,让他垦土朱厚照便垦土,小猪秀才,啊,不,小朱秀才在西山的声誉还是不错的,人们都觉得这个小秀才为人忠厚,虽然有时爱吹牛,可做起事来,却很肯下气力。

        此时,方继藩带着几分惊喜地道:“密植的?”

        “密植的。”张信显得红光满面:“昨日刨出了几个,个头不小,只怕产量不低。”

        一说到这个,张信便显得极兴奋了。

        于是方继藩忍不住蹲下来,就地刨了一串土豆来,果然,这土豆如葡萄一般一串串的,个头还不小,比上一次的培植出来的要大了许多。

        方继藩感动起来:“真是不容易啊,不枉这数月的辛苦。”

        张信听到这句感慨,说的不就是自己吗?其实……他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打小便被揍,揍了就嗷嗷的哭,此刻,眼泪如断线珠子一般出来。

        朱厚照却是撇了撇嘴,忍不住道:“你天天躺在家里装病,哪里辛苦了?”

        张信顿时正色道:“可不能这样说,殿下……”

        张信是知道朱厚照身份的,他是英国公之子,从前的时候,也曾和朱厚照见过许多次面,只不过朱厚照讨厌张信,觉得此人无趣,而张信是‘大孩子’,鄙视这种顽劣的熊孩子罢了。

        不过如今,却总算是找到了共同的爱好了。

        “殿下,千户的辛苦,在于劳心,而非劳力,他比我们更加辛苦。”

        方继藩很欣慰张信能这样说,果然,这个世上,还是有人能够理解自己的啊,也不全然都是朱厚照这等肤浅之人。

        方继藩自然是不会跟朱厚照这个熊孩子计较的,脸上神采飞扬地道“过几日选个吉日,咱们开挖,挖出来之后,就入宫报喜,噢,对了,去其他的田里挖一些土豆出来,咱们试一试用这土豆做一些吃食,且看看口味如何。”

        作物是种出来了,可也得好吃才是啊,不好吃,有个蛋用?

        因而,得先尝尝口感,实践方才见真章!

        朱厚照便眼睛发着绿光,兴奋地看着方继藩道:“这土豆,可以做成蒸饼吗?”

        “不可以。”方继藩板着脸。

        “那可以做成土豆粥吗?就如同红薯粥一般?”

        “别闹,臣想想烹饪的事。”

        烹饪的事,说实话,方继藩不是很懂,毕竟上辈子更多的时间,都研究在如何泡好一碗酸菜牛肉方便面上,这烹饪的技能,点歪了。

        可是不打紧,本少爷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走路吗?

        方继藩说着,盯着朱厚照道:“殿下,你走两步臣看看。”

        “啥?”

        朱厚照有点懵!

        朱厚照不知道这是什么用意,不过还是踟蹰着走了两步:“是这样吗?”

        方继藩一拍脑门,便道:“走。”

        朱厚照美滋滋的,这样都能给方继藩启迪?莫非走两步,还会有啥深意?

        于是他兴匆匆地跟着方继藩,张信则去了另一个暖棚里收土豆去了。

        在西山,有专门的饭堂,主要是供应千户所吃喝的,这些千户所的校尉、力士,无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可来了这里,确实是辛苦,成日在田垄里记录数据,照料蔬果,有时还得跑去龙泉观,每天和泥地打交道,方继藩才成立了饭堂,吃大锅饭的日子,还是很愉快的,因为在吃方面,方继藩一向不吝啬。

        今儿,方继藩将这里的伙夫们都召集了起来。

        负责管理伙夫们的总旗官叫杨让,杨让也不是无名之辈,家里在安南之战可是有功劳的,世袭的千户官,祖辈们都在金吾卫里当差,这一次,天知道走了什么门路,讨好了英国公,才将他充进了千户所,不过这家伙一身的肥肉,一到了地里就气喘吁吁,张信都看不下去了,索性奏报了方继藩,让杨让在饭堂里当值。

        这厮也不会掌勺,可是会吃,因而是千户所里的美食家,唯一的特点,大抵也就是能监督伙夫们好好干活,不得偷懒。

        此时,他堆着笑,眼睛笑起来时,几乎只留了一条缝,不过倒是不让人看得厌烦。

        方继藩大抵的跟他交代了一番,接着张信亲自抬来了一箩筐的土豆来了,数十个伙夫开始给土豆削皮,先是有人开始热锅,放入油,接着将削成条的土豆放入热锅之中,开始油炸。

        另一边,则是开始将土豆泡起来,制成土豆泥,也效仿蒸饼的做法,煎饼。

        这土豆在西方,是作为主食食用的,不但可以吃饱,且土豆之中蕴含的营养,和小麦、稻米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一点,和红薯不同,红薯虽可以作为辅食,或是在灾荒时代替主食,可对于人体而言,土豆乃替代小麦、稻米的最佳食物。

        这土豆的做法,有许多种,想要让人接受,却需要花费一些心思。

        毕竟,对于许多习惯了吃面和吃米的人而言,突然用一种主食来替换原先的食物,若是不合自己口味,却是麻烦。

        方继藩心里大抵想出了七八种方案,单纯的土豆泥、土豆炖牛肉、土豆饼、土豆面包、酸辣土豆丝?

        一想到酸辣土豆丝,方继藩不禁滚动了喉结,有点饿了。

        酸倒是容易,这时代有醋,且这时代的醋味道更醇一些,可是辣……好吧,虽然没有辣椒,不过……却也不乏替代品,说实话,就算真正的辣椒出现,怕是这个时代的人也无法轻易接受,反而有不少食物可以制造微辣的效果,如茱萸、胡椒、姜、芥末、葱、大蒜等等。

        说干就干,方继藩叫人取来纸笔,开始写食谱,一个个食谱大致的写了出来,至于能否真正做出来,他心里却没有底,毕竟……自己没有真正下过厨,可是大致的流程,是应该能脑补得出来的吧。

        管他呢……

        杨让虽然做不得重工,但是办事倒是认真,指挥着人开始分工协作,数十个伙夫,在千户面前,谁敢怠慢?

        朱厚照则探头探脑:“这样也可以吃吗?好吃吗?会有毒吗?什么时候可以吃?我……饿了……”

        方继藩恼火了,这家伙碍手碍脚的,实在讨厌啊。

        强压着心里的不愉快,方继藩深吸一口气,将七八份食谱交给杨让,接着也学着朱厚照四处探头探脑,在一个个大灶之间穿梭。

        唯独张信,却显得有些激动,身躯微微在颤抖。

        他只负责种,却不知这玩意到底能不能吃,若是不能吃,即便自己能种出多少土豆来,又有什么意义?

        因而,他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焦灼地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