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一章:陛下亲临

第三百零一章:陛下亲临

        弘治皇帝显然对于东厂的能力没有太高的兴趣。



        这倒不是他对萧敬苛刻。



        而是因为此刻,弘治皇帝的眼里已经开始冒星星了。



        新出了一种主粮?



        暖阁里,群臣们已是沸腾了,个个低声议论:“和稻米和小麦一样?”



        “若如此,实乃我大明之幸啊。”



        刘健甚至已经显得满面红光,更别提内心有多激动欣喜了。



        这屯田千户所,才成立多久啊,就一个又一个的成果冒出来了。



        想想看,若是天下的百姓又多了一种主粮,而每一种主粮所需的条件是不同的,比如南方水田多,种稻米为宜,北方旱地多,多是种麦为主,若是加了一个新的主粮,或许它又能适应不同的环境,就算亩产不及稻米和小麦,依旧可以造福许多百姓啊。



        朝廷,是从来不嫌主粮多的。



        刘健的脸上越加的眉飞色舞,不得不认同,这个方继藩,真是不一般啊。



        他看向弘治皇帝,正想说什么,突然,脑海里下意识的冒出了一个疑问,于是他连忙看向萧敬道:“亩产几何?”



        如此重要的问题,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想到,简直是当朝首辅的失职啊。



        弘治皇帝眼睛已经放光了,这也是他最为看重的,便亦是死死的盯着萧敬。



        萧敬一愣,却是苦笑道:“这……这还不知。”



        “此作物,适应什么田呢?是旱田,还是水田?是耐寒呢,还是耐旱?又需多少水源灌溉?”



        谢迁厉声喝问。



        “……”



        萧敬有点懵了。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跑来禀告得有些早了,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打探清楚一样。



        其实也不怪他,打小就入宫伺候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庄稼怎么从地里长出来的,他自觉得,知道是主粮就够了,哪里想到自己又来了一个一问三不知。



        弘治皇帝却是急了,这时候也无心思照顾萧敬的感受了,不禁道:“堂堂东缉事厂,何以一问三不知?”



        萧敬想死,可他真是一丁点都回答不出了啊,于是……只好红着眼睛,磕了个头道:“奴婢万死。”



        可这暖阁里的君臣们,却哪里管他万死不万死。



        弘治皇帝就像热锅里的蚂蚁,此时又想起了什么,顿时又问:“这土豆,一年几熟?”



        “………”萧敬憋红了脸,他觉得自己一定上辈子欠了方继藩很多钱,既生藩,何生敬。



        萧敬欲哭无泪,想了想,他自是不敢扯谎,只能摇头。



        弘治皇帝忍不住要拍案了,便又凝视着萧敬:“那么……此物形状若何?”



        “……”



        弘治皇帝气咻咻的一下子从御椅上站了起来,像是要急疯了。



        主粮啊,结果……什么都问不明白。



        他不禁恼火,恨不得下一秒就知道一切的真相。



        可弘治皇帝是越急越气:“东厂就是这样办事的?”



        “奴婢……”萧敬苦着脸道:“奴婢一直侍奉陛下,其实……不知农耕之事。”



        “你不知道,整个东厂也不知道?”弘治皇帝咬牙,面上带冷。



        不恼火也不成啊。



        一个饿极了的人,闻到了肉香,却不知肉在哪里?



        萧敬真真是想哭了,可怜巴巴的道:“东厂人浮于事,奴婢责无旁贷,奴婢……一定好生整饬。”



        弘治皇帝抿着唇,懒得继续追究了。



        倒是那谢迁已经急不可耐了,忍不住道:“陛下,兹事体大,要不,臣亲自去看一看吧。”



        是啊,主粮啊。



        从前的时候,方继藩说什么红薯,大家还不信呢。



        可现在,出了一个新的主粮,有了前车之鉴,大家倒是真正的相信了。



        这主粮到底如何,不见一见,还真放心不下。



        “臣乃首辅,还是臣去为好。”刘健想了想,主动请缨。



        其实他也等不及了,与其在这干着急,不如亲眼去看看。



        “刘公和谢公年纪大。”那沈文眼珠子转着,倒是动心了。



        倘若这主粮是真的,那么今日发生的事势必名流千古,这么好的事,谁先去,肯定要在史上留名的,比如‘翰林侍读学士沈文奉上谕,至西山观新粮’,一想到自己能留个名儿,沈文就激动了!



        刘公、谢公,你们反正肯定会在史书上大书特书的,可下官不一样啊,下官未来的际遇还说不准呢,得先找个地,先留个名才好。



        吏部尚书王鳌和兵部尚书马文升也动心了,正想说什么。



        就在此时,却有人道:“粮乃国本,这是户部责无旁贷之事,臣兼户部尚书,该当去看看。”



        说话的,自然是内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李东阳。



        弘治皇帝看着众臣,却是很豪气的大手一挥,大气地道:“同去!摆驾。”



        这一下子,终于消停了。



        其实,大臣们不喜欢皇帝瞎转悠,就如弘治皇帝偷偷带着太子出去夜游一般,都得藏着掖着,因为怕御史六科弹劾。



        既然清流们会闹,一般情况之下,似刘健这些老臣,往往也会尽力劝阻皇帝不要出宫的。毕竟他们虽不是清流,可也怕别人说自己没有风骨,任由皇帝胡闹啊,当初成化皇帝在的时候,内阁就不敢阻止皇帝胡闹,结果呢,这几个阁臣,被笑话到了至今,什么纸糊三阁老,什么泥塑六尚书,首辅万安,据说是给成化皇帝进献了某种不可描述的药,因而时称‘洗diao相公’,还有内阁大学士刘吉,外号‘刘棉花’,棉花者,不怕弹也,无非是说他脸皮厚。



        这读书人的嘴,最是恶毒,真是将成化内阁讥讽到了难以启齿的地步。



        到现在,民间还有诸多读书人发挥段子手的功能,编造这纸糊阁老、泥塑尚书们的各种扒灰、某些方面无能的段子,到处传唱。



        好不容易,到了弘治朝,风气好了,刘健等人也历来受敬重,他们接受了万安、刘吉等先辈的教训,十分注意自己的形象,因而很多时候,会表现一下风骨,劝谏一下皇帝不该干这个,不该干那个,虽然弘治皇帝也心知肚明,知道他们的为难之处,偶尔也任由他们给读书人一点交代,所以也不做声。



        可今天……陛下说要出宫,居然出奇的,没有人吭声。



        大家都很一致的在装傻,下不为例吧。



        只见弘治皇帝又道:“摆驾,萧伴伴,你去预备……”



        “陛下……萧敬倒是想起了一事来,随即道:“听说西山那儿,到了今日吉时,就要收土豆了。”



        “吉时?”弘治皇帝眉毛一挑。



        萧敬连忙提醒道:“还有近两个时辰。”



        弘治皇帝顿时觉得急迫起来,等这宫中上下折腾一遍,预备了无数羽林,还有乘舆,怕是天都黑了。



        他拧着眉头,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道:“便服出宫,多备暗探。”



        “奴婢遵旨。”



        刘健等人依旧不做声,像什么都没有听见。



        几乎可以想象,明天闻风而动的翰林,肯定要上奏弹劾的,少不得有人弹劾皇帝,更有人弹劾刘健这个首辅大学士。



        可是……管他呢。



        主粮啊。



        现在大家就缺一根翅膀飞到西山了,谁还顾这个……



        ……………………



        西山。



        今儿这西山上下,一应千户所的骨干们,都汇聚一堂。



        饭堂里,今天加了菜,很不巧,正好西山不远的一处村落里,一头年壮的耕牛,居然很不幸,死了,它走的很安详,其主人表现得很坚强,没有哭,得了几两银子之后,就愉快的去买酒喝了。



        作为一头牛,它是幸运的,因为走的这一天,天色正好,阳光明媚,风很大,火也烧的很旺,人们围着火,似乎是在进行某种祭祀的活动,一个个流着哈喇子,表现出了牛生前时吃草时的样子。



        伙夫拿着大勺子,在那熊熊大火的大灶上,不断的搅动着汤汁,诚如老牛耕地时,那扑哧扑哧的劳作。



        朱厚照流着哈喇子,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牛的尸首,欣慰地道出了一句话:“这是一头好牛啊。”



        “是的。”方继藩表示认同:“瞧瞧这一身腱子肉,肯定很香。”



        朱厚照咧嘴笑了,眼睛放光。



        他想吃土豆烧牛肉。



        现在距离吉时还早,所以还是先将牛熬一熬再说,等吉时一到,收完了土豆,就要在西山庆功了,西山千户所,在西山当值的有三百多个弟兄呢,自然要准备好宴席,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朱厚照瞧了瞧天色,忍不住道:“看来还有一个时辰,可是我已等不及了。”



        方继藩安慰他道:“殿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莫急。”



        朱厚照想了想道:“方才在那庄子里的时候,我还看到一头牛,那头牛似乎看着……印堂也发黑,你说,明日它会不会不小心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砸死呢?”



        “……”方继藩抚摸自己额头:“殿下,杀活牛是犯法的!”



        朱厚照舔舔嘴,很是泰然地道:“天上掉下来的石头,与我何干?”



        “……”方继藩也算是服了他。



        不过……你是太子,你牛逼,自己能说啥?



        …………



        终于更完今天的五更了,太累了,先睡了,明天五点起来码字,尽量早些给大家送来第一更!大家也早些睡,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