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三章:敕命

第三百二十三章:敕命

        刘健撇眼看着方继藩,依旧还保持着捋须的动作,心里却想笑!



        这个小子,还想占便宜占到老夫的头上来。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此时,总算将这家伙的心思给压了下去,刘健决心扩大战果。



        他微微笑着道:“小方啊。”



        方继藩也笑,就是笑得有点无奈:“刘公,有啥话,您吩咐。”



        “这个……这个……”刘健端坐首位,自有一番气度,首辅大学士的威仪毕露。



        刘健徐徐道:“这一场乡试,令你西山书院名动京师,老夫是过来人,因而免不得要劝你一句,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万万不可年轻气盛,中庸之道,你可知道,总之凡事低调,万万不可授人以柄。”



        “……”方继藩迟疑了,低调不是方继藩的本性啊。



        何况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还能做好人,啊,不,做一个低调的人吗?



        “怎么?”刘健摆足了架子,今儿要是不让你方继藩服服帖帖的,老夫这个首辅大学士,就算是白做了。



        方继藩汗颜,看着刘健严厉的目光,他开始怀疑,刘杰拜入了自己的门墙,成为了自己徒子徒孙中的一员,怎么感觉好像招来了一个大爷。



        “好的,好的,小侄正是这样想的,小侄一直都是个极低调的人。”



        方继藩赔笑,只是这笑,有些僵硬。



        十几个新徒孙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师公,似乎对于传闻中的师公,都带着好奇。



        可今日看来,似乎师公还是个讲理的人嘛,也没外间所传言的那样脾气糟糕,不知上下尊卑,这哪里有半分脑疾的样子。



        看来,坊间流言,真是不足为信啊。



        刘健心满意足了:“你有此见识,便再好不过了,好啦,老夫也该入宫了。”



        他满怀着激动和欣喜,想到自己的儿子给自己好好争了口气,而自己从宫中狂奔而出,这笑话实在闹得不轻,得赶紧入宫。



        他站起来,方继藩忙殷勤地道:“小侄送一送刘公。”



        刘健颔首微笑,这小子,总算是找准了自己的位置,没有飘起来的时候,还是很不错的。



        只有欧阳志等人,一个个木着脸,可是他们,总觉得好像今日……太顺了。



        没错……是太顺了,这实是咄咄怪事啊。



        十三个徒孙,却是一个个继续好奇地打量着师公。



        这师公……很是知书达理啊。



        见刘健已起身,方继藩甚至恨不得立即去搀扶他。



        刘健摆摆手道:“还走得动,你啊,倒还知礼。”



        说着,笑吟吟的要跨过大堂的门槛。



        这时,却见有人冒冒失失的冲进来。



        是邓健。



        邓健美滋滋的道:“少爷,少爷……外头来了许多人,都是来讨喜钱的,中榜的许多举人都在咱们方家,他们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说是恭喜高中……”



        刘健脸上微笑,斜眼看了方继藩一眼。



        说实话,他挺羡慕方继藩的,六个进士门生,十三个举人徒孙,这放在哪朝哪代,都足以为人称道了。



        方继藩却是大怒了,眼眸顿时冒出了火来,直接狠狠的踹了邓健一脚,气呼呼地痛骂道:“狗一样的东西,讨喜钱竟敢讨到我们方家来?”



        “这个……这个……”邓健挨了踹,立即委屈巴巴的样子,犹如丧家之犬,委屈得眼泪都出来了。



        方继藩骤然之间,神气起来了,厉声道:“你聋了耳朵吗?没听见刘公教诲本少爷要低调做人,万万不可沾沾自喜吗?竟来讨喜,告诉他们,方家没什么喜的,刘杰这些混账东西,不过就中了区区一个狗屁举人,算个什么喜?本少爷没抽他们便算不错了,还想来要钱。你出去,和他们说,半盏茶之内,倘若方家门外头还有人敢来谈钱的,告诉他们,我方继藩受刘公教诲,洗心革面,低调做人,中十几个举人并不算什么,谁若是妨碍我方继藩低调,我方继藩打断他的狗腿,我方继藩诚实做人,说到做到,滚去吧!”



        “……”



        气氛,一下子凝重了。



        邓健已是嗖的一下,跑了。



        刘健老脸抽了抽,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小方,你这……”



        他……突然感觉有点坑。



        “刘公……”方继藩转眼,便又露出了讨好之色,笑着道:“不知刘公还有什么教诲?要不以后我统统都记下来,往后要时时的拿出来,日夜诵读,牢记于心。”



        “……”刘健沉默了很久,突的正色道:“没有什么可教诲的,老夫要回宫了。”



        走出方家中门的时候,这方家门前,格外的清冷,莫说是人,脸鬼都不见一个了。



        仿佛邓健所言的来了许多报喜的人,从不曾来过,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方继藩安排了轿子,毕恭毕敬的送刘健入轿。



        刘健在轿里坐稳了,帘子还未打下来,方继藩探着头道:“刘公真的没有什么可再教诲的?”



        刘健抿着唇深深的盯着方继藩半响,而后摇摇头。



        方继藩觉得刘健有什么难言之隐:“刘公……”



        刘健突然板着脸道:“你走开,老夫不想和你说话!”



        “……”



        刘健很不客气的,卷下了轿帘。



        目送走了刘健,方继藩抬头,看着这茫茫的大雪,口里呵出了一口白气,突然觉得,一个浑身都闪着光的人想要低调,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啊。



        方继藩才回到家里安坐不久,宫中就来了口谕,敕命方继藩、王守仁求见。



        区区乡试,显然已经引起了皇帝陛下的格外关注。



        方继藩不敢怠慢,匆匆带着王守仁入宫。



        ……



        暖阁!



        在这里,弘治皇帝和太子朱厚照早在此等候了。



        只不过,太子殿下是跪着的。



        朱厚照也不知今天到底又错在哪里了,反正父皇笑容可掬的带着自己自坤宁宫里出来,脸色就不太对了,到了暖阁,父皇直接指了指角落。



        朱厚照很实在,二话不说,啪嗒一下,便跪在了角落里,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不谐之感,管他犯了啥错呢,跪了就不会有错。



        弘治皇帝开始了焦灼的等待,他已低头看了许多遍的榜,说实话,结果很震惊,甚至可以用骇人来形容。



        可左等右等,也不见方继藩和王守仁来。



        于是,他终于想起了朱厚照,狠狠看他一眼道:“知道错在哪吗?”



        “儿臣知道。”朱厚照垂头丧气地道:“儿臣偷杀了牛。”



        弘治皇帝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还算是知错,不过,显然弘治皇帝怪他的不只是这个,而是……不争气!



        连那刘杰都如此大的出息了,你是太子,是未来的天子啊,可你是怎么样的?



        弘治皇帝的脸色依旧还铁青着。



        朱厚照看着父皇的表情,吓得大气不敢出,兢兢战战地道:“还有……儿臣腹诽了父皇。”



        “嗯?”弘治皇帝冷冷地盯着朱厚照,你还腹诽过朕?



        朱厚照大汗淋漓,连忙又道:“更不该以父皇的名义矫旨……”



        “矫旨……假传圣旨?”弘治皇帝胸膛起伏,脸色比屋外的寒风还有冰冷,火冒三丈地瞪着朱厚照道:“畜生,你到底做了什么?”



        朱厚照一呆,顿时明白了,原来父皇还没发现啊,于是他忙道:“没,没做啥。”



        “你不说,朕打死你!”弘治皇帝狠拍御案。



        朱厚照反复权衡之后,最后道:“儿臣……儿臣用萝卜雕了一颗玉印,和父皇的……有点像……”



        弘治皇帝已经开始颤抖了。



        什么叫有点像,私刻印玺,到了哪朝哪代,即便是太子,这都是万死之罪,古来多少太子就因为骄横,要嘛被废黜,要嘛被处死。



        若不是弘治皇帝知道自己儿子是个什么玩意,还真以为这朱厚照有什么勃勃野心呢。



        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败家玩意,而且朕还就只生了一个?



        弘治皇帝厉声道:“你雕刻这些做什么?”



        “制了一道圣旨……”朱厚照耸拉着脑袋,似乎早有被发现的准备。



        “什么圣旨?”弘治皇帝已经有点想要跳脚了。



        这天下,也没人敢如此大逆不道了吧,好嘛,就算你朱厚照这个太子当真有野心,朕也算敬你是条汉子,至少你还想做天子,你还懂得什么叫有组织有预谋。



        你倒是好,你拿萝卜雕印玺?



        弘治皇帝怒视着朱厚照喝道:“你说!”



        在弘治皇帝的怒目下,朱厚照缩了缩脖子,才道:“就是一封敕命,儿臣以父皇的名义,加封了儿臣。”



        “……”



        拿萝卜雕了一个宝印,伪造了一份圣旨,然后给自己封官?



        “加封了什么?”



        朱厚照显得既惊惧又有点无奈,到了现在,也没法隐瞒了,只好道:“西山学院院长,兼西山总兵官……”



        “……”



        弘治皇帝不禁用手抚着自己额头,感到头痛的厉害。



        没出息啊!



        “敕命呢?”弘治皇帝终于想了起来。



        “这个……它……它,已早早去西山宣读了,现在装裱了起来,挂在了西山学院明伦堂‘万世师表’的匾额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