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赐官

第三百二十五章:赐官

        对于弘治皇帝的直觉而言,方继藩的话有道理。



        难道……当真是因为自己将太子当做是孩子,没有给他独当一面的机会?



        还有这西山书院,此番中了十三个举人,势必震动天下,太子任书院院长,这本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之事。



        历朝历代的太子,处境都是极尴尬的,他们一方面是储君,另一方面又被宫中所忌惮。



        可在弘治朝,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恰恰相反,弘治皇帝嫌就嫌太子的声望不够足,嫌太子在将来镇不住满朝文武。



        方继藩将错就错,这等于是将这西山书院巨大的声望也加了一部分在太子的身上了。



        大明王朝,是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西山书院的这些读书人,难道就不是士大夫?



        他们尚且称呼太子为大宗师,那么,也足见太子对于士大夫的重视。



        这真真是百利而无一害,这圣旨,居然阴差阳错的弄对了。



        可是……



        弘治皇帝依旧还紧绷着脸,他看着方继藩,虽是这样的说法很好很令人心动,可太子拿着萝卜私刻玉玺,假传圣旨,自认院长和总兵官,这口气……咽不下啊。



        于是,暖阁里沉默了起来。



        越是静默,越是令人感受到越加大的压迫感,朱厚照不禁瑟瑟发抖起来,他觉得很不对劲。



        老方说的有道理啊,父皇肯定会听从他的建言的。可是……越是听从,自己的死期可能就要到了。



        这里头的意思嘛……父皇虽然觉得有道理,可他总要有个台阶下吧,难道就因为有道理,就鼓励私刻玉玺的事吗?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肯定要先给他来一个教训,然后才从善如流,表示对方继藩建言的十分认可。



        朱厚照虽然做事不计较后果,可刀子架在了自己脖子上时,求生欲却还是很强的!



        他立即啪嗒啪嗒的落泪,哽咽着道:“父皇,方继藩说的对,儿臣……儿臣只是一心一意想为父皇分忧,儿臣也想独当一面,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只是儿臣知道父皇心疼儿臣,所以…总是处处担忧儿臣,庇护着儿臣,可儿臣已经长大了,愿为父皇分忧,这才铤而走险,做下这些大逆不道的事,父皇若是要惩罚,便狠狠惩罚儿臣吧,儿臣便是被打死,也心甘情愿。”



        这一次,简直是受了方继藩莫大的启发。



        原来是非黑白,这样说都可以。



        朱厚照是个擅长举一反三的人,抽泣着,说出了这番话。



        弘治皇帝则是抿着唇,继续沉默着。



        其实他也猜不透这儿子说的是真心还是假意。



        可他在沉默之后,终究还是没有下手。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再动手,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你想要独当一面?”



        弘治皇帝凝视着朱厚照。



        朱厚照使劲地点着头道:“是,是,臣想要独当一面。”



        弘治皇帝随即就毫不犹豫的自御案上取了一份奏疏,直接丢到了朱厚照脚下,道:“这件事,你来处置吧,处置的好,有功,处置的不好,朕不饶你。”



        朱厚照欣喜若狂,一把将这奏疏拿起,可还没来得及看。



        便听弘治皇帝又道:“方继藩。”



        “臣在。”



        弘治皇帝脸色缓和了许多,道:“这西山书院乃是卿家所设,太子这所谓的院长不过是虚……”



        方继藩义正辞严地道:“陛下此言差矣,臣这个人比较耿直,太子殿下乃人中龙凤,他为院长,不但书院上下欢欣鼓舞,臣的心里也是欣喜的。”



        弘治皇帝摇摇头,苦笑道:“你们啊……”



        面对这两个穿了一条裤子,相互掩护的家伙,弘治皇帝觉得有些无可奈何了。



        弘治皇帝道:“那么太子假传圣旨之事,如何处置?”



        方继藩毫不迟疑地道:“陛下,这不是假传圣旨,这本就是真的圣旨,只要陛下认为是真的,即便它上头盖得是胡萝卜雕刻的印玺,那也是真的。”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你也知道他是用萝卜雕【31小说网    更新快】刻的印玺?”



        “……”方继藩自己都懵了!



        卧槽,这人渣,还真用的是萝卜?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道:“圣旨没有经过内阁,宫中也没有存档,这是名不正言不顺。”



        “那么,重新发一份?”方继藩道。



        弘治皇帝摇头:“若是重新发一份,岂不弄巧成拙了吗?天下人一定会怀疑,既然此前发了一份,为何又发一份,事有反常即为妖啊,这一点,你不知道吗?”



        方继藩翘起大拇指:“陛下慧心巧思,令臣敬佩。只是,既不能重新发一份,又不能……”



        “再发一份。”弘治皇帝沉吟片刻,接着道:“只不过,这一次却不是敕封太子,而是敕封你方继藩,朕命人传出中旨,萧敬,你记下……”



        萧敬一直如透明人一般的站在角落里,可此前的君臣对话,他是全程看着的,此时,他不得不佩服方继藩了,这厮胆子大,脸皮还厚,竟还巧舌如簧,看来这小子能一飞冲天,不是没有道理啊。



        心里感慨了一番,他忙道:“奴婢在。”



        弘治皇帝淡淡道:“传中旨,再敕命方继藩为西山副总兵官,西山书院同院长,这封旨意,照例绕过内阁,就这样办吧。”



        副总兵官,方继藩是可以理解的。



        区区一个西山,连总兵官都出来了,虽然是奇葩,不过无所谓,将错就错嘛,可同院长算啥东西?



        当然,在大明,其实有一个专门同的官职和称号。比如科举,一甲是进士及第,二甲呢,是赐同进士及第。两个都是进士,一个是真的,另一个也是真的。



        可是呢,多了一个同,就好像差了那么一点意思,如同夫人和如夫人一样,夫人是正儿八经的夫人,如夫人呢,是虽然你不是夫人,但你享受夫人的待遇。



        总之……方继藩也是院长,至少比副院长好听一些。



        何况,还给了一个副总兵官,左右都没吃亏。



        方继藩便连忙谢恩。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又道:“辛苦你了,朕知你与太子情同手足……嗯……”他本是话里有话,却又戛然而止!没有继续将那原话说下去,而是转而道:“朕方才自坤宁宫来时,太康公主说她有些不舒服,你且去看看吧,这脑疾永不可根治,实是令朕担忧啊。”



        又复发了?



        最近复发的频率,好像快了一点呀。



        方继藩不敢怠慢,行了礼便道:“臣这就去。”



        方继藩的面上露出了焦灼的样子,匆匆的出了暖阁,便入了后苑,他脚步匆匆,倒是很快的来到了一处阁楼前。



        方继藩刚进去,迎面就看到了刘嬷嬷,刘嬷嬷脸上显露着几分惧意,战战兢兢地给方继藩行了个礼。



        方继藩没给她好脸色,宫里的许多人都是如此,你越是摆出不容侵犯的样子,她才晓得畏惧你。



        进了寝殿,却见太康公主柔弱无骨一般,半倚在卧榻上,上头盖了一层薄被!



        方继藩上前行礼道:“公主殿下,又不舒服了吗?”



        朱秀荣朱唇一抿,随即道:“不知是否旧疾复发,还是染了风寒的缘故,所以请新建伯来看看。”



        方继藩便在塌下端坐,朱秀荣乖巧地伸手出来。



        方继藩便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这脉象,果然是波涛汹涌,再看朱秀荣,*口起伏,方继藩不由皱眉。



        只见朱秀荣低声道:“据闻今日放榜,你门生的弟子,中试了?”



        方继藩不禁一愣,有些意外太康公主的消息挺灵通的。



        方继藩板着脸,轻声道:“一群歪瓜裂枣罢了,我没功夫搭理他们的,都是任他们自生自灭,中个举人算什么,说来惭愧。”



        朱秀荣却是道:“难怪你这样有学问。”



        方继藩坐直了身体,手依旧搭在她的脉上,口里道:“学海无涯,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学问,众生都是愚夫罢了,只是我幸运一些,看得比别人多了一点点,罢了,我不喜欢说这些,又不是什么好显摆的事,公主殿下,你的脉象有些乱。”



        方继藩风淡云轻的样子,俊秀的脸上,那剑眉总是微微的锁起一些,带着些许的愁绪,那眼睛里很平静,令朱秀荣有些动容。



        难怪近来这么多人夸他,似他这样既有本事,却又如此真诚、虚怀若谷的男子,真是少见啊。



        朱秀荣低声道:“我偶尔也读书,可都是闭门造车,找不到人请教。”



        “殿下。”方继藩道:“读书只是过程,而求知方为目的,因而若是殿下读书,万万不可死读书,需边读边琢磨,就说一个最简单的东西吧,殿下可知道回字有几种写法?”



        “呀?”这还简单?朱秀荣俏脸微红,自惭形秽地道:“我……我不甚了解。”



        “有四种。”方继藩轻轻的用手在朱秀荣的小臂上开始划拉,写出回的四种写法,朱秀荣看得极认真,一时痴了。



        “现在,明白了吗?”方继藩抿嘴一笑:“这只是最简单的学问,不算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