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郎情妾意

第三百二十六章:郎情妾意

        朱秀荣看着方继藩,目光柔和,嫣然的笑了,轻轻张唇道:“为何你和我哥一样的年龄,他什么都不懂,你却懂这么多?”



        这真是个好问题。



        方继藩叹了口气道:“太子殿下聪明伶俐,非寻常人可以比拟。何况殿下是太子,东宫之中,有的是天下最顶尖的大儒,也有世上自见多识广之人,教授殿下学问,所以……公主殿下,你错了,太子殿下不是什么都不懂,他已经足够聪明,懂得够多了。”



        方继藩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接着道:“当然,太子殿下是比我差那么一点点,至于原因,可能只是他平时贪玩一些,而我热爱读书,在别人飞鹰走狗时的时光,用在了穷究万物的道理上,我并不是一个聪明的人,却知笨鸟先飞的道理,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学习使我快乐。”



        朱秀荣眨了眨眼睛,颔首点头道:“极有道理,所以我才觉得这样的人极了不起,你想想看,你也出自名门,虽不及我哥,他是太子,可你也是南和伯世子,分明可以承袭爵位,一辈子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一生,可你却能安下心来读书,这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我听母后说,京里的许多子弟,仗着家里有权有势,四处沾花惹草、飞鹰走狗、惹是生非,这样的人,都是躺在自己的祖先们的功劳簿上,成日醉生梦死,在京里害人不浅,很是可恶。新建伯,我越发觉得你了不起了,我也要好好读书,方才不负你……”



        她一番真切的话,却是说得方继藩汗颜,等听到她说不负你的时候,方继藩的眼珠子都直了,忙将脸撇开一些,不让朱秀荣看到自己一副得逞的样子。



        谁料朱秀荣却是说:“方才不负你的教诲。”



        “……”



        虽只多了几个字,意思却是大不相同啊。



        禽兽啊,我真是禽兽,万万料不到自己竟是想歪了,思想不健康,这是不对的,我方继藩是个有道德的人。



        方继藩微笑,手还搭在朱秀荣的小臂肌肤上。



        突然间,似乎是有了默契一般,朱秀荣和方继藩都陷入了某种尴尬的沉默,朱秀荣俏脸微红,似乎脑海里也出现了点不健康的思绪,她咬着唇,等着方继藩说话。



        方继藩嘴唇嚅嗫着,不知说什么好。



        索性,二人相视而看,却随即不禁一笑。



        良久,方继藩才打破了尴尬:“殿下的病情还算稳定。”



        “嗯。”朱秀荣轻轻点头。



        方继藩则是抬头看着房梁,心里则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自己该说点什么,随即,口里道:“下次不知殿下什么时候脑疾复发。”



        “什么?”



        方继藩一呆,他竟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朱秀荣却道:“其实……明日也可以复发的。”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要不,过几日吧。”方继藩的脸居然红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朱秀荣。



        “好,一切听你安排,有你陪着说说闲话,真好。”朱秀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已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她自小接受严谨的教养,显然也觉得自己过于孟浪了。



        方继藩深吸了一口气,有点儿不舍,可想了想,似乎待在这里的时间已经有些多了,再多一些时候,纵然刘嬷嬷不敢生事,却也难保不会生出什么其他的事端来,毕竟他再想留下来,却也要为太康公主的声誉考虑。



        方继藩便站了起来,彬彬有礼道:“那么,臣告辞。”



        转身,不敢回头去看,害怕自己失态,我方继藩毕竟是有道德的人啊!



        于是努力地抬着犹如灌了铅一般千斤重的腿,慢慢地踱步出宫。



        等出了午门,似乎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雪絮在头上狂舞,可方继藩却一丁点也不觉得寒冷,却在这时,身后有人狠狠拍了他的肩。



        方继藩打了激灵,像是偷*被抓一般,面色惨然。



        接着,听到朱厚照的声音道:“哈哈哈,老方,真有你的,这一次幸亏你救了本宫啊,否则本宫只怕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原来是太子,见朱厚照头戴着斗笠,穿着蓑衣,浑身臃肿,斗笠上积了薄雪,想来是等候了一些时间了。



        “给本宫妹子看病,竟耗了这么久,本宫差点儿冻死了。”朱厚照抱怨着,一面摘下自己的斗笠给方继藩戴着,一面道:“莫受寒了,你可不比本宫,本宫是弓马娴熟的,身子硬朗,你就差一些了,哈哈,说正经事……”



        雪絮便飘在朱厚照的发髻上,他不以为意,口里呵着白气,从厚重的蓑衣里取出了一份奏疏,道:“父皇不是让本宫独当一面吗?说是将这差事交本宫看,你如何看?”



        方继藩接过了奏疏,原来,却是因为雪灾,在密云一带出现了许多流民,需要安置。



        方继藩顿时明白陛下的意图了,说是需要安置,其实就是希望太子带头将这些流民安置在西山。



        安置流民,自不是一件小事了,可对于西山而言,却还算是力所能及的。



        方继藩便看着朱厚照道:“太子殿下,知道该怎么做吗?”



        “这个容易。”朱厚照笑了:“让他们来西山,咱们给他们粮食管够。”



        “……”方继藩笑了笑道:“太子殿下,若是安置流民有这样容易,单凭让他们吃饱,这就太过简单了。”



        朱厚照不解地看着方继藩:“什么?”



        方继藩道:“陛下在历练太子殿下,若只给钱粮,陛下若是知道,固然也算是把人救活了,可这算什么安置呢?”



        “那么…”朱厚照摸摸头,道:“本宫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疑惑父皇让本宫做的事也太容易了,再怎样着,一千多个衣衫褴褛的流民,对西山而言,岂不是小事一桩?”



        方继藩欣慰的勾起一笑,果然,太子殿下智商见长了啊。



        “可是,本宫还是不明白该怎么样安置,父皇才会满意呢?”



        “不。”方继藩摇头道:“其实太子殿下要做到的,不只是陛下满意,殿下,这次是来之不易,可以让殿下独当一面的机会,若只是满意,并不算什么,太子殿下应该做到最好。”



        “殿下,你想想看,平时你在西山学来了什么,殿下可以想想,将在西山所学,如何的运用起来。”



        这一次,方继藩很认真。



        他和朱厚照是朋友,真正的朋友。



        自己的儿孙……不,徒子徒孙太多了。



        可是朋友几乎没有,朱厚照是其中一个,也只有他这么一个。



        其实,方继藩是一个真正有家国情怀的人。



        这不是空话,上一世,他研究的是历史,许多事,他太感同身受了,任何一个对老祖宗的历史有兴趣的人,多是有这等家国的情怀。



        人不能只苟且的活着,否则天下的富贵在面前,那也食之无味。



        方继藩认真地凝视着朱厚照。



        真正改变历史的机会,或许就在眼前,首先,他不只要改变这个时代的生产力,而真正重要的,还有明武宗,这个自己的知心朋友,也就是眼前的太子殿下。



        朱厚照挠着头,想了很久,道:“知行合一?”



        他显得不够确信。



        方继藩微微一笑:“殿下既然想到了知行合一,那么就试试知行合一。”



        “可是,怎么试呢?”朱厚照很认真地看着方继藩,他显然也希望能够将此事办好,更是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先将流民们迁徙到西山吧,接着,咱们一步步的来。”



        方继藩和朱厚照一面踩着雪,朱厚照低着头,带着童心,故意用自己的靴子狠狠踩下,非要使自己的脚印比方继藩的更深一些。



        “好,咱们要做,就做到最好,比任何人都做得更好。”



        朱厚照立下了雄心壮志,眼里泛出了坚定的光芒。



        随即,他拍了拍方继藩的肩道:“本宫和你一起,真是心安。”



        “多谢殿下夸奖。”方继藩挑挑眉,眺望远方,竟看到一人,用一种奇怪的姿势,或者说,是一瘸一拐的在雪地里蹒跚而行,迎面而来。



        朱厚照面带微笑,似乎对于未来充斥了信心。



        只是当那人继续往前走了几步,那一瘸一拐的人,才发现这人竟是个蓬头垢面的弃儿。



        这在午门附近的御道上,也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下雪的缘故,禁卫们躲了懒,以至这乞儿疯了一般,背着一个破破烂烂满是补丁的包袱冲了过来。



        “殿下小心。”方继藩察觉到了不对劲。



        可他说话的同时,朱厚照却是同时道:“老方,小心,躲本宫后头去。”



        却见那乞儿在数丈之外,突然身子顿住了。



        哐当一声,那个破旧的包袱落下了。



        无数的锅碗瓢盆以及各种杂物,甚至还包括了半截的草纸俱都散落了一地。



        可那个蓬头垢面之人,依旧还愣愣的站着。



        朱厚照已快速的走到了方继藩的面前,厉声喝道:“何人!”



        “太……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这个人跪下了,跪在雪地里,滔滔大哭,恸哭之声,直冲云霄。



        这哭声伴随着这漫天的雪絮,在苍穹回荡。



        …………



        终于更完今天的五章了,总算可以松口气。好累呀,在电脑跟前坐得久,腰疼,老虎得去歇歇了,大家也早些睡,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