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专治不服

第三百三十章:专治不服

        沈傲吓尿了。



        亲眼看着那两个少年郎命人插了个木桩子,接着将那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人,如稻草人一般的挂起来。



        而后其中一个少年手持着鞭子,开始对捆在木桩上的人狠狠的抽打。



        那人顿时被打得皮开肉绽,拼命的哀嚎。



        好了半响,小朱秀才终于打累了,另一边的人便体恤他道:“殿下,你累了就歇歇,臣来,臣来试试看。”



        接过了鞭子,又是一阵猛抽。



        到了后来,那人已是奄奄一息,连呼救和哀嚎的声音也渐渐弱了下去。



        小朱秀才这才扶了扶自己的纶巾,斯斯文文的拍了手,口里还在逼逼叨叨的道:“好话说尽,你偏不听,竟还敢跑,真是讨厌!”



        方继藩气喘吁吁的,手脖子疼,扭了扭手脖子,口里呵着气,他也很生气,学生逃跑,这是对老师的侮辱啊,士可杀不可辱!



        于是他边扭动着手脖子边气呼呼的道:“吏部一个主事的儿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多打打就老实了。”



        小朱秀才又扶了扶要摔下来的纶巾,抬头看天:“其实打了也未必老实,这一点,本秀才也很有经验,不过打了心里痛快,这是真的,不打不成器,这句话,本秀才算明白了,这书院办得好,本秀才很喜欢,教书育人,真是一件痛快的事啊。”



        二人肩并着肩,也懒得管身后那生员的死活了,徐步扬长而去。



        似乎一丁点都不计较丝毫的后果。



        这意思有点是,如果死了,那就死了便是,很在乎你的死活吗?



        二人走得很干脆,留下了无数个浑身发冷的沈傲。



        沈傲的牙关颤得厉害,甚至后背也被冒出的冷汗湿透了。



        在老家时,他是何等人,谁见了他,不得眉开眼笑?他是想要如何就如何!



        而现在……



        他手里死死地捏着丙丁号的号牌,突然不再吭半句话了,乖乖的往棚子里溜了。



        只是进了这棚子,却是有一股怪味。



        沈傲蹑手蹑脚的,生怕沾着一点污迹,里头有一户人家,他们也带着几分畏惧地看着他。



        沈傲瞪了他们一眼。



        这户人家一个年长的汉子,一个带着破絮虎头帽的小子,还有一个老妪,似是有些病了,躺在稻杆铺的被里。



        “小人……给公子……”



        “别挨我。”沈傲警惕地看着他们,面容甚是疏远冷淡。



        似这样的贱民,他平时是难触碰的,他可是流连秦淮的公子哥,何等的身份,家里的下人,都不会是这样的衣衫褴褛。



        最重要的是,沈傲很嫌弃这一家人身上的馊味,臭烘烘的,讨厌极了。



        若不是怕死,鬼才待在这地方。



        这户人家的男人也老实,不敢去挨着沈傲,让孩子照顾着病人,自己便去洗土豆在外头支的灶棚里做饭了。



        沈傲在这里站又不是,坐又不是,倒是有把椅子,那孩子擦了擦,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口里,流着涎,那涎水顺着手指头,一滴滴淌下来,他边好奇地看着沈傲,道:“坐。”



        “不坐。”



        沈傲嫌弃地看着椅子,真脏啊。



        他便这样站着,这棚子里的一切东西,他都不敢挨着。



        等土豆熟了,然后再都碎成土豆泥,那男人便这吃食端了上来,还特意寻了一个新碗,给沈傲端了一碗。



        沈傲看着这陶碗,竟觉得胃里翻滚,想吐,冷冷的道:“不吃。”



        “吃一点吧,公子,不吃会饿的。”



        “说了不吃便不吃,少啰嗦,讨厌!”



        这一夜,极为漫长,沈傲萌生了无数回想逃的念头,他很饿,很冷,很困,这一户人家虽是用稻草给他铺了床,还抱了一床被子,可是……看到这床,他就不由自主的浑身汗毛竖起。



        这一宿,几乎是饿着肚子,勉强坐在那还算‘干净’的椅上打了个盹儿。



        可再漫长的夜晚终于还是过去了,天亮了。



        这户人家的男人起了床,继续熬土豆泥,沈傲照旧没有吃,可此时,梆子却响了。



        所有流民的男丁,以及读书人,全数集结。



        足足五六百人。



        沈傲不敢不去,读书……竟还和这些该死的流民们一起?



        沈傲觉得自己肚子在烧,快饿疯了。



        而后看到那秀才和少年郎,两个人带着斗笠来,威风凛凛!



        朱厚照大吼道:“都跟着我,将北麓那一块地垦一恳,人人发好农具,都听好了,谁若是偷懒,别怪本秀才手下无情,本秀才的手正痒着呢。”



        “老方……你有啥想说的。”



        方继藩有点懵逼,努力地搜肠刮肚,才懊恼地道:“都被殿下说完了。”



        朱厚照便神气起来!



        而今,任谁都知道,眼前这个朱秀才便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竟是这个样子,完全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感觉。



        而站在朱厚照一边的,自是方继藩。



        方继藩的面容较为俊秀,可一脸凶相,一看就不好惹啊。



        沈傲觉得自己是叶公好龙,心里没有一丁点见到了太子殿下的激动,只是想睡,还饿。



        那刘瑾几乎是贴身站在朱厚照的身后,成了朱厚照的影子。



        他不停第打着饱嗝,和太子殿下一样,他也跟着住在农户家里,农户蒸的土豆泥,他总能吃一大半,拼命的吃,吃的实在撑不下了,这才恋恋不舍的罢手。



        于是乎,从回到了太子身边开始,他永远都在摸着自己鼓起来的肚子,有打不完的嗝。



        这种感觉,很舒服!



        读书人们安排在农户家里,这是方继藩的主意,知行合一嘛。



        而这些农户也需要训练,得教会他们种红薯,种植土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现在关外急需大量的人手,有的是土地,既然安置流民,当然也不能让他们吃干饭,否则这所谓的赈济,就太没意义了。



        因此,这五百多人混编在了一起,朱厚照打头,一群读书人其实和沈傲都差不多,嫌脏,没吃饭,宁愿饿着,他们分发到了农具,一个个有气无力的样子,跟着大队人马走。



        到了北麓,这里甚是荒凉。



        从前这里的土地并不肥沃,碎石子也多,不适合开荒,因而便一直荒废下来,可如今有了土豆和红薯,这土豆和红薯却没麦子这样的娇贵,这些地,如今也可产粮了。



        朱厚照虽是嚣张,可真正开始干农活,却是有板有眼的,他率先扛着锄头,轻车熟路开始翻地,一旁,刘瑾负责的是念书。



        没错,念的是农书。



        这是张信亲自编撰,推广至千户所,千户所再推广给农户。



        为了保证让所有人记忆犹新,能够滚瓜烂熟,所有人开始干活的同时,一面开始强行灌输。



        如何翻地,如何育种,如何除虫,不同土地所需的灌溉,洋洋十几万言,一篇篇的念。



        那些流民们,个个吃饱喝足,能安顿下来,就已是感激了,从前他们本就靠卖气力为生,垦荒于他们而言其实不算什么。



        最惨的反而是这些读书人了,个个饿得前胸贴后背,困得不行,想偷懒,可那朱厚照时不时在前翻地,偶尔还要回头扫一眼。



        甚至特意让读书人在前,跟在朱厚照身边,便于监督,于是乎,沈傲离朱厚照很近,那朱厚照恶狠狠的目光扫过来,沈傲便觉得自己尿意来了。



        这是太子啊,今儿就算打死了自己,多半自己的爹还得乖乖谢恩的。



        惹不起!



        何况,太子殿下亲自卖了气力,这个时候,谁敢偷懒?这边是连太子都不如,真的不想活了吗?



        沈傲打了个激灵,眼泪已出来了,这作的是什么孽啊,爹……你害死儿子了。



        可惜如今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摇摇晃晃的,拼命拿着铲子,学着身边人的样子,先将碎石铲到一边,片刻功夫,便已觉得自己浑身哆嗦了。



        腰疼得厉害,手臂也酸麻了,这时候倒是一点都不想打盹儿了,很精神,或许是受了太子殿下的刺激,可肚子是愈发的难受了。



        一下子功夫,便开始汗流浃背,沈傲脸上精心涂抹的妆容,那胭脂,已经花了,像花猫一般,可如今,他顾不得这个。



        方继藩主动请缨,表示作为同院长,肩负着督促之责,便提着鞭子,在人群之中转悠,看着不顺眼的,揪出来,按在地上便是一阵暴打。



        于是这片荒地上,时不时的传来的哀嚎,还有那我爹是谁的声音,不过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揍了一顿,一瘸一拐的人便又唧唧哼哼的提着锄铲,干活去了。



        方继藩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威风凛凛,作为一个三观奇正的大好青年,他感受到了自己在改变着什么,尤其是教育读书人时给自己带来的感觉,很满足。



        好不容易捱到了正午,胆战心惊又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沈傲在太子殿下一声好了之后,几乎是直接栽倒在了垦过的泥地里。



        这个时候,他不嫌脏了,整个人瘫了似的仰面躺在地上,抬头看着苍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