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八章:爱民如子朱厚照

第三百四十八章:爱民如子朱厚照

        弘治皇帝经历过无数次的赈济。



        可没有一次赈济灾民,能细致到了这种程度。



        每一个人,每一户人家,他们的过去,他们的现在,他们的未来……



        接着,他吁了口气,此时,他才想起了太子指责自己的话,太子指责自己务虚,指责自己不知民间疾苦,指责自己的施政,简直就是笑话,指责百官,是一群自我感动于所谓的仁政,实则,却是不堪为人的渣滓。



        这些话,太偏激了。



        不是一个太子应该说的话。



        弘治皇帝方才,甚至有些恼羞成怒。



        可如今……



        弘治皇帝不发一言,他看着朱厚照,良久,他淡淡的道:“太子方才指责朕……”



        这话,分明是向刘健等人说的。



        刘健等人不由的看向了太子,心里摇头。



        太子殿下还是太顽劣啊。



        像个孩子,永远长不大。



        幸好,陛下只有一个儿子,否则……怕是……



        许多人对太子,心里或多或少是透着失望的。



        他们无法理解太子的行为。



        尤其是身为人子,指责君父,这本身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



        弘治皇帝接着道:“他说朕不知民间疾苦,昏聩无能,诸卿家,怎么看待呢?”



        “……”



        刘健等人默然无语。



        本来就因为下西洋的事,搅得头痛了,现在又出了个不靠谱的太子。



        方继藩此时道:“陛下圣明。”



        众人顿时一怔,此时倒是想起了什么,纷纷道:“陛下圣明。”



        弘治皇帝笑吟吟地看了方继藩一眼,这个该死的马屁精。



        那徐经的船名,该叫人间渣滓方继藩才对。



        自然……



        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弘治皇帝深知,这数万言的奏疏背后,有太子的心血,也有方继藩的功劳。



        他不露声色地道:“朕有时也会想,朕这么多年来操心劳力,说是圣明也不为过吧,历朝历代的天子,和朕论起勤政二字,朕也绝不会比他们差。”



        “可是……太子还真说对了……”



        刘健等人不禁诧异,忍不住道:“陛下何出此言?”



        他们觉得,陛下是气糊涂了。



        弘治皇帝道:“朕……也有远不如太子之处啊。”



        一声叹息之后,弘治皇帝点了点案牍上的奏疏道:“都给诸卿们看看吧,他们也应当学习,好好看看,事是该怎么做的。”



        几乎没有人能听出,弘治皇帝的话,大抵是出自肺腑,还是讽刺。



        不过朱厚照听着,却是很爽。



        两个月以来,所有的情况,和农户们同吃同住的生员们进行摸底和调查,等到生员们的资料汇拢一起,朱厚照和方继藩再根据这些细致的情况来斟酌着,最后为每一个流民安排后路。



        如方继藩所言,单纯的发放粮食,所谓的赈济,是无用功的。今日赈济了,明日呢?



        这些流民,这些百姓,其实从来要的,不是朝廷和官府的施舍。



        这天下需要的,其实也不是所谓的善人。



        眼下这大明,最需要的,是给人一条出路。



        是可以告诉这些受灾的百姓,那些失去了土地的流民,一个可以谋生,可以立业的前途。



        可要做到这些,太难太难了!



        在这大明,就算是再能干的能吏,再优秀的官员,也不过是怀着善人的心态,开仓放点粮食,然后得到那些饿极了的人,一声恩公似的赞许。



        可……这其实没有意义啊!



        要为每一个人安排一个前程,就需要弄清楚每一个人的底细,知道他能做什么,他擅长什么,他家里有什么负担,否则你一拍脑袋,好啦,张三八家没有土地,让他们去关外开垦吧,开垦出来的地,全算他家的,你以为你这是好心,是善意,可是这等好心,却会令张三八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张三八有一个病重的老母亲,他的母亲没有人照顾,你这时候让他出关开垦,他就不得不带着他的老母前去,而这一路颠沛流离,到了关外那更恶劣的环境,他的母亲怎么办,能活多久?



        因而了解了情况,方才能针对张三八这一户人家,暂时先安排在西山务工,因为张三八需要的是暂时的安稳,不可再经受颠沛流离了。



        而那李家兄弟,家里壮丁多,没有什么负担,这等人是最适合出关的,你让他们开垦,让他们凭着自己的气力,开辟出自己的土地,他们会热情高涨,会发自内心的感激你。



        方继藩手把手的教导着朱厚照,不同的情况该如何不同的处置,既不可善人式的,单纯给人以所谓发粮的恩惠,也绝不可笼统的打包一波带走!



        因为很多时候,你以为你在施行仁政,你在做好事,在给予人恩惠,可你竟不了解这人的近况,他的特殊不同之处,实际上,又和害人没有任何分别。



        朱厚照在这个过程之中,似乎学到了许多东西,他意识到,每一户人家都不是朝廷公文中的一个个数字,他们是有情感,有血肉的人,和农户们接触得久了,渐渐明白了他们不同的想法,这种意识,更加强烈。



        因而,方继藩教授他的方法,发动生员们去细致的调查,去了解每一个人的需求,这时……赈济,就变得一帆风顺起来。



        这个人需要什么,该给予什么,那个应当给予什么,让他们去做什么。



        简单明了。



        朱厚照此时,忍不住感激地看了方继藩一眼。



        其实……有许多秘密都藏在朱厚照的心里,后来他才明白,方继藩这个人间渣滓,居然拿自己兜*股的短裤来糊弄他说着是脸巾,亏得他给方继藩这个混账洗衣洗得那般愉快。



        朱厚照却没有戳破这一点,因为……他知道,老方……虽然有许多缺德的地方,可大抵上,还是将自己当做真朋友的,在大事跟前,方继藩从没有忽悠过他,自己也从方继藩的身上学会了许多东西,而这些东西,令他受益匪浅!



        刘健等人一脸狐疑着,接过了一沓沓的奏疏,开始传阅。



        而后,他们彻底的震撼了。



        刘健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作为百官之长,接到过无数个地方官,关于地方民情的奏报,可没有一个比太子和方继藩在西山的奏报,更令他感到震撼。



        他看着奏疏里,一个又一个的户名,看着这每一个户名,每一个人丁的遭遇,谁家有女儿,谁家的女儿漂亮,谁家有儿子,谁家有父母在堂,谁家曾吃过官司,他们适合做什么,他们未来的生计……



        林林总总,以至于,只看这份奏疏,仿佛一千多流民一下子便有了形象!



        这一个个形象,跃然于纸上,而对他们未来的规划和安排,几乎挑不出一点错处。比如那张三八,留在西山,确实是最好的结果,他的母亲应当在西山安养。



        几乎可以想象,似张三八,似李家这些人,得到了一个个的称心如意的安排,他们心底是何等的喜悦,因为……他们看到了希望,他们有的是气力!其实……世上的苦,他们早就承受过,即便许多的安排里,他们将跋山涉水,去一片不毛之地开荒!



        可刘健深切的感觉到,这些人依然会甘之如饴。



        因为……太子和方继藩给予他们的……不是粮食,也非银两,而是一个希望,一个凭借他们的双手,过上好日子的希望。



        刘健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将奏疏传阅给了谢迁。



        谢迁给了李东阳,李东阳给了马文升。



        每一个人,眼眸里都浮出震惊,却一时间皆是鸦雀无声。



        谢迁居然眼圈红了,眼泪滴落在了奏疏上。



        一千多流民的安置,或许不算什么,大明有太多太多的人丁,作为内阁大学士,总揽全局,很多时候必须得有取舍,可是……



        这竟是太子殿下赈济的流民啊,太子殿下居然可以将一件政事做到如此细致的地步,这……不就是大明之幸吗?



        为何……从前就看不出太子殿下有这样的本事?



        阁老们,曾对于太子殿下,有太多太多的忧虑,他们甚至认为,一旦太子殿下登基,依着太子殿下的性子,大明极有可能急转直下。



        可是……



        刘健此时肃容,正色道:“殿下,这是如何做到的?”



        结果很满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甚至……和太子殿下比起来,那些地方官员简直就是一群狗*!



        刘健等人,也算是历经宦海,可也自认为事情让他们来做,他们也未必能做到这个地步。



        所以……刘健心里有着无数的疑问。



        朱厚照想了想,道:“很简单,用心去做就可以做到了?”



        “用心去做?”刘健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道:“还请殿下说详尽一些,老臣……还望殿下指教。”



        指教……



        显然,朱厚照是很乐意于指教刘健的,他毫不犹豫道:“此事简单,只需和流民们同吃同睡,知道他们的疾苦即可,这些……圣人书里,不是说的明明白白吗?”



        ………………



        可怜,居然今天忘了求支持一波……心疼,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