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我本将心向明月

第三百五十章:我本将心向明月

        朱秀荣已回了自己的阁楼,阁楼的名字,方继藩记不太住,不过地方却是再熟悉不过,等他入阁,那刘嬷嬷依旧奉着张皇后的命令在此等着。



        她畏惧地迎方继藩进去,便见朱秀荣浅笑着,欠身坐着静候。



        方继藩上前行了礼:“见过殿下,殿下比之从前,气色好了不少。”



        朱秀荣似盼着方继藩来似乎,道:“糕点,你收到了吗?”



        方继藩想起上一次陛下赐食的事,公主殿下特意给自己赐了糕点。只可惜,最后被朱厚照那厮抢去了。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据说朱厚照吃过之后,连说难吃,直接吐了,在这点上,似乎是该多谢太子殿下给自己试毒了。



        不过……方继藩自然不能让朱秀荣失望的,总归人家的心意,总不能人家为了你劳心劳力了,你还说难听话吧!



        他笑吟吟地道:“难得殿下费心,自然是收到了。”



        朱秀荣嫣然一笑,立即露出期待的样子,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你……你觉得……好吃吗?”



        方继藩是个耿直的人,可再耿直,可也不傻啊,他喜滋滋地道:“好吃,香甜极了,公主殿下的厨艺很令人佩服。”



        “……”



        只是这一听,朱秀荣却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给看得有点莫名其妙,难道……是因为感动得哭了?



        可看样子,似乎不对吧。



        方继藩甚至觉得脑后隐隐的阴风阵阵。



        朱秀荣水汪汪的眼睛里,竟开始噙出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来。



        看得方继藩有点儿心疼了,忙道:“殿下……”



        朱秀荣眼泪婆娑,带着几分愠怒道:“那糕点没有放糖,放的是盐,我听说土豆和红薯有甜味,怕你吃多了甜腻味,故而放了些许的盐……”



        “……”



        方继藩有点懵,卧槽,为何不早说。



        朱秀荣觉得很是委屈,那糕点,可是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亲自揉的面,亲自捏的面团,亲自放进了蒸笼里,足足花费了一下午的时间,甚至给烫了手臂,还要忍着御膳房里的宦官在旁不停的叽叽喳喳,动辄殿下小心之类的话。



        结果……你现在告诉我是甜的!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方继藩呆住了,做糕点,你还放盐?



        见朱秀荣凄然的样子,方继藩心里一软,在一旁平静的坐下,认真地看着朱秀荣道:“殿下会作画吗?”



        “什……什么?”朱秀荣缳首低垂着头,拉扯着自己的袖摆,样子很是委屈。



        方继藩道:“我有一个门生,作画还可以,他称第二,除了他的恩师之外,没人敢称第一。”



        “……”



        方继藩自己都乐了,唐寅那个渣,也就这一点有点前途了。



        “殿下可知,作画最粗劣的,便是写实,若是要画殿下这样的美人,倘若将殿下的五官都摹出来,越是像极了,反而落入了下乘。可若只是随手勾勒几笔,只勉强绘出其意,再大片的留白,这便叫写意,此乃绘画的意境。”



        很显然,方继藩很成功的转移了朱秀荣的专注点。



        只见朱秀荣脸上的泪意终于停了下来,道:“嗯,这……我知道一些。”



        方继藩笑了:“这糕点也是如此啊,我岂会不知这糕点是咸的,可糕点乃是殿下的一片心意,臣岂会不知?因而吃着糕点的时候,便如作画一样,入口的味道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殿下的心意啊,这份心意,让臣心里甜滋滋的,自然,无论糕点味道如何,都觉得香甜可口,这岂不和画作之中的写意,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朱秀荣俏脸绯红,随即又惭愧起来,喃喃道:“倒是我误会了你,还以为你竟不稀罕那糕点。”



        方继藩振振有词地道:“胡言乱语,这是什么话,我最爱吃殿下的糕点了,殿下竟还知我爱吃咸,殿下是如何知道的?”



        朱秀荣张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道:“我……我猜的。”



        方继藩感动了,伸出手,把了朱秀荣的脉,感受着朱秀荣肌肤上的温度,感慨万千地道:“还是殿下知我啊。”



        方继藩心里其实很汗颜,颇为惭愧啊,自己……又说谎了,可这……理应是善意的谎言吧。



        朱秀荣嚅嗫着,咀嚼着方继藩的话,是她怪错方继藩了,心里又惭愧,却又有几分没来由的欣喜!



        只是她毕竟自小在张皇后的严加管教下长大的,方继藩表露的实在是直白了一些,令她不禁有些心怯,心跳一下子的快了许多。



        她心里一团乱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话回应方继藩。



        方继藩见她不说话,也不好开口,自责自己如此诚实的人,为何总是会陷入谎话连篇的境地,难道这个世上,诚实的人,真的不容于世吗?



        气氛有些尴尬,把完了脉,方继藩便起身作揖道:“殿下气色大好,可喜可贺,臣……”



        “你等着,我有话说。”看方继藩似要离开,朱秀荣再不顾得加速起来的心跳,深深凝眸道:“你……近来在做什么?”



        “……”方继藩想了想道:“无非是画画,教书之类,偶尔也和太子殿下一起深入流民之中,体验民间疾苦。”



        “你……你还养猪?”



        “你听谁说的?”



        其实这句话问出口,方继藩就后悔了。



        大爷的,除了那个口里永远把不住风的太子殿下,还能有谁?这才多久啊,就已众人皆知【31小说网    更新快】了。



        方继藩老实地道:“是的。”



        朱秀荣微微皱眉道:“养猪也没什么不好,不过……母后方才说,你什么不养,偏偏养猪,别人听了,还以为你故意为之。再者说了,养猪又有何用,既教人听了去笑话,这猪,本就不体面……”



        方继藩便知道,朱秀荣肯定听了什么。



        养猪在这个时代,确实是可笑的事。



        因为一方面,除非某些特殊食物的食材,寻常的贵族,是不爱吃猪肉的,味道太臊了,口感和肉质也不好,只有贱民在吃这些东西。



        虽然在明初时,因为太祖高皇帝曾出身于草莽,因而宫里的膳食食谱之中,也有一些猪肉作为食材,可渐渐的,宫里吃的越来越少。



        寻常人,是不会吃饱了养猪的。



        而方继藩偏偏反其道而行,张皇后倒也未必是埋怨,而是觉得这事传出去,对方继藩的名声有碍。



        方继藩对此倒是坦然,笑了笑道:“体面与否,在于一个人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而不是他操持何业,像臣这样的人,只要有利于天下人的事,便肯甘之如饴的去做。”



        朱秀荣不禁讶异,凝视着方继藩道:“养猪也能有利天下?”



        “这是自然。”



        “你要小心一些。”朱秀荣道:“外头的人爱闲言碎语,他们可未必会这样想的,这事,你不该和哥说,哥这个人管不住自己嘴巴的。”



        “我也发现了。”方继藩很是无奈地道。



        在朱秀荣忧心的目光之下,方继藩告辞而出。



        每一次见到朱秀荣,都使方继藩心里暖呵呵的,不禁感叹,老朱家生了朱厚照这么个儿子,是够头痛,可生了朱秀荣这么个女儿,真是福气啊。



        ………………



        “啥……方继藩在养猪?”



        噗……



        次日一早,兵部尚书马文升在公房里,刚刚喝下一口茶,接着这茶水便噗的喷了出来。



        他瞪着文吏道:“天大的事,也没有下西洋要紧啊,各部无数的精力,数之不尽的钱粮,现在全指着他的门生呢,这等时候,他方继藩不该是心急如焚吗?他竟去养猪?”



        马文升一宿未睡,本就心情烦躁,此时真想找根绳子悬在梁上,干脆死了干净。



        兵部现在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什么事比那徐经更重要了,徐经已经出海,思来想去,就算想等他的音讯,怕也等不着,似乎还是盯着方继藩比较好,可谁晓得,让人一打听,这厮竟养猪去了。



        这还了得!



        他急得团团转:“堂堂侯爵之子,大明的伯爵,詹事府的少詹事,西山书院的同院长,羽林卫屯田千户所的千户,他去养什么猪?这是何其可笑的事啊,他也不怕天下人笑话,这养猪有什么用?是要紧事吗?能养出什么来?他的趣味竟如此的别致,从前怎么就看不出他是这样的人。”



        兵部上下,已是哀鸿遍野。



        方继藩养猪去了。



        几乎没一个人能理解,你说你若是想吃肉,那就养羊嘛,羊肉大家都喜欢,而且养猪更邋遢一些,这猪肉,有谁肯吃?又能出多少肉?



        “据说大街小巷都传疯了,还从未听说过有伯爵亲自去养猪的……”



        “哎……”马文升叹了口气:“这下西洋……怕是要完了。



        ……………………



        汪洋之上。



        万里碧波,一眼看不到尽头。



        三艘海船,以品字形一路南行。



        这斑驳的船身长满了苔藓,船不大,却上满了帆,顺着风,舰船一路划过了海面。



        而立在船舷,一个男子的眼眸正眺望着海天一线,接着抬头看了看上空盘旋的海鸥,笃定地道:“有海鸟,前方……有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