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七章:不见棺材不掉泪

第三百五十七章:不见棺材不掉泪

        从身后汉城逃亡出来的人传出的许多流言蜚语里知道,在汉城,一桩极可怕的事正在发生。



        而一路向北逃亡,沿途有不少闻讯的朝鲜国士人也惊恐地加入了逃亡的队伍。



        人们争先恐后,即便大雪不停,在这刺骨的雪原上,似乎……能够尽快的脱离国境,抵达辽东,才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刘杰虽然老实,可不傻。



        从沿途上不少逃亡之人口里所打听到的消息,慢慢的,他就完全明白了。



        其实李隆在两年前,就曾小规模的对国内的读书人进行过清洗。



        只是……



        那时规模不大而已。



        而此次的规模,却是株连极为广泛。



        十几日之后,刘杰终于随着一群衣衫褴褛的朝鲜士人一起抵达了辽东,在这里,一支军马已经驻扎了。



        带队的指挥使寻觅到了刘杰,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位刘钦使,可是内阁首辅大学士的亲儿子,是太子殿下和新建伯格外关照过的人,若是死了,自己也就完了。



        刘杰惊魂未定,猛地想到大量的朝鲜国士人在逃亡,与这指挥一商量,让士兵们预备收容!



        在国境边,一个个的营地搭建起来,随后,一封封的奏报朝着京师方向,飞快而去。



        ………………



        方继藩其实还是挺担心刘杰的。



        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的徒孙啊。



        反观有良心的方继藩,朱厚照就显得完全没心没肺了,该吃吃,该睡睡。



        只是近来朝中流言蜚语诸多,一个个御史捕风捉影,纷纷上奏弹劾。



        弹劾的奏疏具都被留中,这等事,毕竟没有相关的证据,瞎比比个啥,拿真凭实据来啊。



        不过,当一个更可怕的消息传出时,朝野震动了。



        与太子和新建伯勾结一起的,还有刘杰。



        刘杰乃内阁首辅大学士之子,这就让人浮想联翩了。



        人们其实是可以理解太子胡闹的,太子的年纪毕竟还小嘛。



        人们也是可以理解方继藩的,虽然弹劾奏疏里破口大骂,除了不能说脏话之外,六科御史们能想到的词都用上了。可这位新建伯,年纪也不大,人家还有脑疾呢。



        所以,即便是弥天大祸,只要陛下不松口,大家跟着骂一骂也就是了,方继藩的身份乃是武勋,武勋虽现在不及文臣们重要了,可武勋的好处就在于,人们往往不会用太高的道德标准去要求这些皇亲国戚,以及祖上捧了一个铁饭碗传下来的贵族。



        毕竟在文臣们的眼里,这些人渣,道德本就不高,会做出这样的事,完全属于阿谀奉承太子,谁也没曾高看过你一眼,再者,方继藩怎么看,都是一个从犯而已。



        刘杰就不同了。



        丧尽天良了啊。



        堂堂内阁首辅大学士之子,一个读书人,竟是参与这样的事,这……还有风骨吗?你还配做读书人吗?



        整个士林,俱都引以为耻。



        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刘健的儿子啊。



        那么,这联想就更深了,这是不是刘公授意的呢?



        月中,依旧还是大雪纷飞,冷如刺骨。



        大明的廷议,如期举行。



        百官们聚首,朱厚照和方继藩也被特意拎了来。



        本来朱厚照是可以装病不参加的,可惜陛下有口谕,他只得乖乖的来了。



        方继藩更惨,身为伯爵,他理应参加五品以上官员的廷议,若是不去,则代表自己心虚,说明自己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为了显示自己光明磊落,方继藩大清早便穿了麒麟服,毅然决然的给了小香香一个拥抱,入宫去了。



        午门之外,雪絮飘飞。



        刘健身边,李东阳和谢迁正与他低声说着什么。



        此时,宫门还没有开,大家在此等候。



        这里的气氛很诡异,那些老成持重的大臣,一个个低着头,事不关己的样子。



        可年轻的御史、科道、翰林们,却是眼睛发着绿光,时不时的朝刘健方向看去。



        年轻人气盛,眼里容不得沙子,这些年轻的清流们,好不容易逮着了个苍蝇,怎么肯撒手。



        刘健面上怡然自若,可是浓墨般的黑眼圈却已出卖了他。



        他已很多天不曾睡过好觉了,虽是一直默默的说服自己要镇定,可心里还是不免的忧心忡忡。



        方继藩一到,顿时就引起了一个小小的轰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方继藩的身上。



        英国公张懋似乎专等他来,在另一边,本与几个穿着斗牛服的武勋低声细聊着什么,一见方继藩,便大喇喇的走上前去,一拍方继藩的肩,压低声音道:“坊间的留言……”



        “……”方继藩只抿着唇不做声,他不好回答啊。



        张懋左右看看,摆出国公的气度,倒也没有继续追问,却是道:“听说过不见棺材不掉泪吗?”



        “啊……”方继藩诧异地看着张懋,要见棺材了啊,这么惨?



        张懋淡淡道:“这就是说,就算触犯了天条,咬死了都别承认,承认了你就是傻,懂老夫的意思了吧?”



        方继藩如释重负,原来……在英国公心里,这不见棺材不掉泪乃是日常操作,是褒义词啊。



        方继藩就道:“懂!”



        张懋背着手,颔首点头:“必要的时候,脏水都往刘健那儿泼,你算个啥,御史还有士林的读【31小说网    更新快】书人巴不得闹得惊天动地呢,刘公乃首辅,他家里有人掺和此事,势必震动天下,到时你躲在后头,也就没人计较你了。就算是杀人的事,那也该有主从之分……”



        “这样不太好吧。”方继藩很懊恼的样子。



        张懋笑了笑道:“打个比方而已,小子,你他娘的胆小如鼠,心不够黑,手不够狠,你竟还敢成天惹事?”



        “世伯,我……”



        看着张懋赤裸裸的鄙视自己的样子,方继藩义正言辞地道:“世伯在说啥,我听不懂。什么杀人,什么棺材,我惹啥事了?”



        “……”



        张懋瞪着方继藩,见方继藩绷着个脸,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他愣了很久,终究明白了……这小子,果真是臭不要脸的啊。



        宫门打开了,大臣们鱼贯而入。



        谨身殿里。



        弘治皇帝正冷着脸,朱厚照早就到了,唧唧哼哼的样子,皇帝居然给他赐了个座,他欠身坐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其实,他也站不起来,浑身的骨架子都疼呢。



        弘治皇帝不露声色,等大臣们行了礼,温和的道:“诸卿都免礼吧,今日……所议何事?”



        接下来,本该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来主持,汇报今日预备要议之事,而后由相关的大臣开始进行讨论。



        可刘健还未开口,便有人站了出来:“陛下,臣有事要奏。”



        刘健的心沉到了谷底。



        弘治皇帝眯着眼道:“何事?”



        他没有说但说无妨,却是简洁的问了一句何事,背后的意思,值得咀嚼。



        站出来的乃是御史王芳,王芳一脸大义凛然之色:“前些时日,坊间有流言说是东宫传出假诏,真伪不知,而今群情汹汹,士林沸腾,臣要敢问太子殿下,可有此事吗?”



        朱厚照依旧还坐着,摇头道:“不曾听说过。”



        不曾听说过,显然是有意涵的。



        现在大家认为是太子伪造的圣旨。



        若是朱厚照回答,不是本宫做的,这就等于是将这脏水往自己身上引了。



        可现在说不曾听说过,意义就在于,反正这事,我不知道,就算你查出来,真有伪诏流出,可本宫还是不知道啊,反正就是和本宫无关,最多也就是东宫里其他人做的。



        这是触犯天条的大事,就算是铁证如山摆在面前,也决不能当场承认。



        王芳没有吃惊,似乎觉得太子殿下一定会这样说!



        他接着道:“若是太子殿下与此事无关,那么就是国家之幸了。臣这里已搜罗了诸多证据,其中包括了一些流言蜚语,还有在山海关里也有奏报,山海关总兵承认,确实有一个自称钦使的人从东宫里来,要往朝鲜国去,他中途在山海关换乘了快马,而臣又在翰林院里查阅过诏书颁发的存档,结果发现,这个时候,宫中并没有发出诏书……也就是说,一封连宫中不存在的诏书,司礼监不曾加印,待诏房不曾草拟,也未在翰林院存档,居然就在一个多月前发出去了。”



        “……”



        这些御史们,果然是属苍蝇的啊。



        这真凭实据,真的拿到了。



        谨身殿里顿时似炸开一般,此前还只是流言蜚语,现在则等于是要真相大白了。



        王芳突然厉声道:“刘公,难道不该说一句什么吗?”



        御史们最喜欢弹劾的两个人,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毕竟只需弹劾,顿时记入史册,名动天下,这清直之名,传播宇内!



        即便因此得罪了人,罢了官,可将来新皇帝登基,依然有重新起复的可能,就算不起复为官,回到了乡下,上至巡抚、布政使,下至地方知府、县令,哪一个不对其礼敬有加,天下的读书人,都会将其视为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