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七章:真好

第三百六十七章:真好

        来都来了嘛!&1t;/p>

        这是方继藩最大的理由。&1t;/p>

        其实他倒也不担心陛下因此而大怒。&1t;/p>

        弘治皇帝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这一点,从明实录里,大致可以看出些端倪。&1t;/p>

        以至于在弘治朝,积攒了许多作死的人,各种花样的作死,没死成,等到朱厚照,还有朱厚照那个坑爹的堂弟朱厚熜登基之后,才将他们一锅端了,也算是死得其所。&1t;/p>

        此时,弘治皇帝皱眉道:“女眷也要去采摘……”&1t;/p>

        方继藩带着甚为天真烂漫的笑容道:“臣反正是听太子殿下说,陛下是来体验民间疾苦的,在民间,女眷岂有吃闲饭的道理?”&1t;/p>

        反正是听……太子殿下……说的……&1t;/p>

        弘治皇帝便看向了朱厚照。&1t;/p>

        朱厚照有点懵,他有说过吗?就算说过,和这有关系吗?有吗?&1t;/p>

        “父皇……”朱厚照踟躇着想说点啥。&1t;/p>

        一旁的张皇后却是嫣然的笑了,朱厚照是孩子,孩子不懂事,信口胡说,方继藩呢,也是孩子,太子说啥,他当真,这是实心眼,还有什么可说的。&1t;/p>

        此时……作为母亲,自是该要为自己的儿子解围的!&1t;/p>

        于是张皇后温和地道:“陛下,继藩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一切就依着他的规矩来吧。何况陛下为了让宫中给天下人做表率,臣妾和秀荣不也在宫中纺织和缝补衣物吗?在宫里可以,来了这里,又有何不可呢?”&1t;/p>

        朱秀荣小心翼翼地看着方继藩,颇为方继藩担心。&1t;/p>

        她觉得方继藩确实是个很有风骨的人,就算是在她这个万万人之上的父皇面前,也如此的坚持。&1t;/p>

        只是……采摘什么来着?&1t;/p>

        她倒是有些担心,不是怕脏怕累,而是怕到时被人笑话,更不想在某人跟前丢脸了,毕竟她这个长居深宫的公主,对这些事情是半点都不懂的!&1t;/p>

        有了张皇后的劝说,弘治皇帝自是应允了方继藩的安排!&1t;/p>

        西山的蔬果暖棚里种植了各色的蔬果,有西瓜,有萝卜,有葱,自然也有红薯,还有梅子。&1t;/p>

        这里的各种蔬果,所需的条件都不同,所适合的土壤,所需的温度,各有千秋。&1t;/p>

        因而,这一个个的暖棚里,为了模拟各种气候,花费了极多的功夫,都是张信带着人,通过无数次的调节,慢慢摸索而出的。&1t;/p>

        有人拿着钓竿来了,呼道:“谁要去钓鱼。”&1t;/p>

        “我……”&1t;/p>

        “我去!”&1t;/p>

        十几个脸皮厚的伴驾大臣,争先恐后的。&1t;/p>

        不过一般年轻的官员,脸皮薄一些,而如刘健这样的,却总自持身份,总不好去跟人争抢。&1t;/p>

        于是乎,这十几个脸皮厚的,大抵属于官场中的老油条们,便美滋滋的得了钓竿,跑去远处的湖里钓鱼去了。&1t;/p>

        事后有人反应过来,心里不由得叫苦,钓鱼多好啊,坐在舟上,安静的垂钓,看着远方的雪景,看着粼粼的湖水。&1t;/p>

        剩下的,便都去采摘蔬果去了,还有人不得不去地里刨土豆。&1t;/p>

        这采摘梅子之类的好事,肯定是轮不到这些大臣的,那是张皇后和朱秀荣包揽的事。&1t;/p>

        刘健开始蹲在地上,跟着皇帝陛下趴在地里,灰头土脸的刨着土豆,慢慢的抚开一层泥土,一面感慨,一大把年纪了,还来这体验民间疾苦,民间到了老夫这样年龄的,也不至于在地里刨食吧!这个方继藩啊……细细一想,自己儿子因他立了功劳,想来很快就会回京,算了,这家伙总算也是做了好事的,懒得说他了。&1t;/p>

        “陛下,要不……您歇歇。”刘健不由道:“这等事,还是让咱们这些做臣子的来吧。”&1t;/p>

        “这像什么话。”弘治皇帝对刨土豆有些心得,看着一群老臣趴在地上,一个个滑稽的样子有些可笑,他心情却是大好,便笑着道:“君臣同乐,哪里有朕在一旁看着的道理,何况你们年岁这样大,尚且劳作,朕岂可甘居人后。”&1t;/p>

        另一边,有人哎哟一声:“腰断了,腰断了,我的老腰,我的腰……诶……诶……”&1t;/p>

        叫唤的人是沈文,有人忙去搀扶沈文,沈文好不容易才站直了,呼呼的喘气,心里琢磨,老夫好歹也是翰林大学士,那可是清贵之躯,方继藩,这是做的过了啊,过头了。&1t;/p>

        年轻的翰林们,运气则就不太好了,他们每人给了一把杀猪刀。&1t;/p>

        然后看着一头大肥猪,就这么捆绑着,出嚎叫。&1t;/p>

        这么大的猪,这猪是他们不曾见过的,比平常的猪要肥上三四成,肉嘟嘟的,看着就吓人。&1t;/p>

        于是这群翰林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是不知所措。&1t;/p>

        一边的方继藩在大叫着:“杀啊,砍他们脖子,放血。”一面后退几步,躲得远远的!&1t;/p>

        方继藩有点晕血,不过这也不妨碍他继续扯开嗓子:“那个那个谁,端好盆子,待会儿放血的时候,你拿盆子接好了,来啊,快杀啊,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还等肉下锅呢……”&1t;/p>

        翰林们,战战兢兢的,一个个想哭。&1t;/p>

        他们都知道方继藩底细的,自不好得罪方继藩,换做是其他人,早就丢一句君子远庖厨,转身走了。&1t;/p>

        可这位新建伯……身份有些特殊,据说脾气不太好。&1t;/p>

        他们就这样傻站着,良久,同样在旁的王守仁受不了了,很干脆的往一个翰林手上抢过了一把杀猪刀。&1t;/p>

        随即上前,嗤的一声,直接隔断了肥猪的大动脉,鲜血倾盆而下,落入了盆里,手法娴熟,一滴血水没有溅射在王守仁的身上,宛如庖丁解牛一般,接着,杀猪刀便又塞回了那翰林手里!&1t;/p>

        转眼一看,王守仁又安安分分的站到了一旁,脸上如常!一旁的唐寅给他递了一块汗巾,擦了擦手:“好了,把内脏清一清。”&1t;/p>

        方继藩虽然站得远,可王守仁动作太快,随着那肥猪一声嚎叫,方继藩的眼神还没躲开,顿时,头有些晕晕的,太残忍了!&1t;/p>

        他连忙背过了身去,不敢再看。&1t;/p>

        方继藩不免在心里吐槽,这家伙,杀猪之前也不打一声招呼。&1t;/p>

        其他的翰林们,都吓尿了。&1t;/p>

        王编修是他们的同僚,平时看着他虽然古怪,可还算很好相处的,何况他的父亲乃是少詹事王华,在翰林院里,很有人脉,因而有不少翰林都愿意和王守仁相处。&1t;/p>

        只是……&1t;/p>

        此时,大家这才意识到了,王守仁竟还有如此恐怖的一面。&1t;/p>

        更可怕的是……人家杀完了猪之后,面色若常。&1t;/p>

        这家伙……&1t;/p>

        ………………&1t;/p>

        有人领着张皇后和朱秀荣去了一处种植梅子的暖棚里。&1t;/p>

        此时,张皇后采着梅子,额上已渗出了汗珠,朱秀荣只能跨蓝跟在母后的身后。&1t;/p>

        张皇后不允许她采摘,这令朱秀荣有些沮丧。&1t;/p>

        今日,张皇后的精神气格外的好,在这暖棚里,只有母女二人,门口有个宦官把风!&1t;/p>

        张皇后的样子显得很有兴致,边摘梅子,边道:“当初母后还没有入宫的时候,偶尔也会采摘院里的果子吃,不过咱们北方却没有梅子,瞧瞧,这梅子很甜的。母后那时啊,可不是大户人家,你的外大父只是一个寻常的举人,家里呢,是有几百亩地,可日子却比今日差得远了……”&1t;/p>

        “那时候母后还未出阁呢,不要吃,还没洗……”张皇后说到一半,回眸看到朱秀荣捡篮里的梅子吃。&1t;/p>

        张皇后便蹙眉道:“不洗干净,你也吃,母后没出阁的时候,也不似你这般。”&1t;/p>

        “很甜。”朱秀荣喜滋滋地道:“这儿真好,真愿意一辈子住这里。”&1t;/p>

        “胡说。”张皇后斥责她。&1t;/p>

        朱秀荣便乖乖的不敢做声了。&1t;/p>

        张皇后的心便软了:“那时候啊……”她一面继续采着梅子,一面絮絮叨叨地继续道:“那时候母后记忆最深的,就是你外大父揍你的两个舅舅,诶……说来……你的性子像你的父皇,永远都是温文有礼,可是呢,却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你的皇兄,现在越看,性子越像你那两个舅舅了,真是令人操心啊。”&1t;/p>

        朱秀荣便道:“母后放心,方继藩会教他做个好太子的。”&1t;/p>

        “……”张皇后抿嘴一笑,摇摇头:“难得你那皇兄身边有个伴,方继藩这孩子,本宫看着挺忠厚的,你看这西山,这是做正经事儿的人啊,京里的大多公子哥,都仗着祖荫,哪里肯做什么事,个个就知道飞鹰走狗的,看着就教人生厌。”&1t;/p>

        张皇后随口说了两句,外头朱厚照却是匆匆的从外面进来,边走边叫着:“母后,母后……快看……”&1t;/p>

        却见他手里提着一根又醋又长的藕,浑身都是污泥!&1t;/p>

        他往朱秀荣的身边凑过去,朱秀荣连忙嫌弃的后退两步。&1t;/p>

        “怎么像泥猴子一般。”张皇后不禁蹙眉:“你父皇见了,保准又要生气。”&1t;/p>

        “这是儿臣在湖边挖来的,一根藕有几斤重呢,这藕很是可口的!那儿还有好多,母后要不要带上妹子去看看。”&1t;/p>

        “不去。”朱秀荣嫌弃地看着他道:“别碍着我和母后摘梅子。”&1t;/p>

        朱厚照便绷着脸道:“你有脑疾,我不和你计较。”&1t;/p>

        于是带着他的藕,怏怏的去寻方继藩去了。&1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