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五章:峰回路转

第三百七十五章:峰回路转

        李怿听了刘杰的话后,顿时面露绝望之色!



        他战战兢兢的道:“不可能的,我们回去,是找死。”



        汉城的生态,他太清楚了,忠良都已被诛尽,其余如掌握了大权的领议政慎守勤、任士洪以及吏曹判书柳顺汀、知中枢府事朴元宗、副司勇成希颜等人无一不是对李隆忠心耿耿。



        在这种情况之下,回去就是送死。



        他极力争辩道:“上国应当考虑我们的意见。这样做,和勾结李隆,交还我们,让我们白白去死没有任何的分别。”



        “不。”刘杰深深的看了李怿一眼,才道:“我会和你们一起去,若是死,我们一起死。”



        李怿愣住了。



        他已知道刘杰的身份,虽然只是个举人,负有钦命,可这个人,是大明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的儿子。



        他的身份,比自己这个藩国王子,更加高贵。



        可是……



        李怿苦笑道:“为什么一定要去送死呢?难道送死才可以验证王兄的残暴吗?刘上使,王兄发明了许多的刑具,这些刑具都是从上国历史上,最知名的暴君那模仿而来的,如果我们落在他的手里,死且不算什么,可怕的是,我们会生不如死,他只会慢慢地将我们的血放干净,会让我们的每一寸肉都感受着痛苦不堪。”



        “因为这是师公的命令。”刘杰的意志却依旧没有一点松动,坚持地道:“他是这样说的。”



        “刘上使总是提到师公,在我看来,他远在千里之外,并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他……”



        刘杰不喜的打断道:“他的学问,非你我可以揣测,既然他如此安排,就必有他的道理,事情已经决定了,两日之后,我们就出发。”



        李怿忍不住道:“若是如此,我可以向上国皇帝上奏吗?”



        意思是说,我要告状了,你们居然这样对待我。



        “可以。”刘杰颔首点头:“但是两日之后,必须要走。”



        李怿脸色惨然。



        原本说上奏,是希望刘杰能够回心转意,可是……刘杰显得很平静,你爱打小报告就打小报告吧,不要紧,但是事情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此等坚决的态度,让李怿意识到,自己大难临头了。



        他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许多的贵族都在此等候他多时,都希望得到交涉后的结果!



        李怿苍白着脸朝他们摇摇头,于是乎,哀嚎遍野!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在没有大明大军的庇护之下,越过边界的行为,几乎等同于是在找死了。



        他们……可都带着老婆孩子们来的啊。



        好不容易以为躲过了一场劫数,谁知道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却是更加恐怖的事。



        “我会上奏大明皇帝,我深信上国绝不会弃我们于不顾,大明皇帝恩被四泽,德被四海,这是大明朝中的奸贼所为,固死,也要揭发他们!”



        李怿怒气冲冲的道。



        打小开始,皇族的教育便使李怿深信朝鲜国是受大明所保护的,朝鲜国自开国国王李成贵开始,便奉行事大主义,事大主义出自《孟子梁惠王》,所谓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其核心思想便是,畏惧上天的威严,才能得到安定。



        朝鲜国侍奉大明是自大明太祖高皇帝开始,为了防止国中出现夜郎自大之人,作为藩国,不只皇族们提倡事大主义,还大量的学习四书五经,推行汉字。



        因此,李怿才认为大明朝廷绝不会这样残酷的对待他们这些忠心于大明的外藩臣子。



        想到他们接下来就要面对的运命,他满心悲怆,却也知道他们此时根本没有自主选择的能力!



        他心里更多的是愤恨,即便他没有了选择,即将入朝陪着刘杰一起回去送死,他也要揭发刘杰的师公。



        众人带着悲壮,纷纷道:“我们愿与君一同上奏,即便是死,也不可留下遗憾。”



        李怿眼里都是泪水,在自己大帐里,许多人挤了进来,他被围在中间,取了匕首,割破了小指,殷红的血,滴淌而下!



        李怿道:“我们的国家出现了暴君,依礼,上国理应保护我们这些忠臣的藩属之臣,可现在却因为朝中出现了奸人,要使我们无妄去送死,我李怿已没有了生路,死则死矣,只愿这个奸臣会曝露在日光之下,无所遁形。”



        说着,悲愤地用滴血的手指开始修书:“臣朝鲜国晋城君李怿奏曰……”



        …………



        刘杰没有理会那些朝鲜贵族和士人们的愤怒,甚至没有阻止他们。



        他得到的命令是,带着这些遗民在小股军马的护卫之下,立即入朝!



        于是无数的奏报,直接送去了大明鸿胪寺,而此时,刘杰已经带着人动身了。



        他们跨过了边界的河流,开始南下。



        朝鲜国所发生的事,北部各郡皆知。



        可刘杰依旧是上国钦使的身份,各郡的长官个个心里惶恐,却还不至对刘杰动手。



        只能一面派出了快马向汉城报告,一面为途径此地的刘杰奉上酒食,将其礼送出境。



        而刘杰一路南行,抵达汉城不远之后,一个噩耗已经传来。



        李隆在得知此事之后,命知中书府事副司勇成希颜率一万精兵截杀刘杰的队伍,并且发出了犒赏,谁能取刘杰的人头,赏万金。



        李隆……果然是个疯子啊。



        如此明目张胆的要杀死刘杰,这几乎已形同于彻底自断了自己转圜的余地。



        刘杰的队伍,兵马不过千人,尾随而来的,只是当初逃亡的难民,携家带口,妇孺居多,贵族和士人们,个个孱弱!



        完全可以预料到,那朝鲜大军一到,死期也就到了。



        刘杰面对李怿的质疑的时候,态度很是坚决,可事实上,刘杰也是有些害怕的!



        虽然师公的书信里说,不要害怕,你是大明钦使,是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的儿子,李隆不敢拿你怎么样。



        可是……生活总是生生的打脸啊。



        李隆既发出了王诏,势必言出必践。



        刘杰想到了追随而来的人中,传出的各种关于李隆如何恐怖的利用刑具来惩罚敌人的事迹,刘杰便也可是觉得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都炸开了一般。



        …………



        汉城,军马即将出征。



        得到了命令的成希颜寻到了吏曹判书柳顺汀、知中枢府事朴元宗二人。



        他们都是一脸焦虑,李隆做的事,在他们看来,败亡只是迟早的事。



        可为了明哲保身,他们依旧依附李隆,在李隆面前,忠心耿耿的模样。



        李隆对于他们的奉承,自然也就放了心,让他们各领军马。



        本来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蛰伏起来,等李隆越来越不得人心,最后再进行反叛。



        可现在……



        大明上国彻底要斩断他们的后路了。



        李隆竟要杀刘杰,杀死了刘杰,就等于是彻底的和大明反目,再没有转圜余地了。



        一想到如此,吏曹判书柳顺汀、知中枢府事朴元宗,还有即将带兵讨伐刘杰的成希颜,便开始不安起来。



        成希颜道:“若我带兵杀死了刘杰,才可以让大王满意,可是一旦李隆败亡时,我们也必死无疑了,这是滔天大罪,不是我一人可以承受的。”



        “现在人心惶惶……该怎么办?”



        “动手吧,不能再等了。”吏曹判书柳顺汀阴沉着脸,却是下定了决心道:“再等下去,一旦上国钦使出了任何的意外,我们也难辞其咎,即便将来反叛,这污点也是无法洗清的。”



        这话就像给了主心骨,其他二人于是再不犹豫的应道:“好!”



        ………………



        是日,汉城大乱。



        数不尽的军队杀死了外戚慎守勤和任士洪,随后包围昌德宫,驱散宫中卫队,将李隆所在的宫室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这一切来得太快,顺利得手的柳顺汀等人并没有丝毫的喜悦。



        因为这一场叛乱,本就是他们蓄谋已久的结果,所有叛乱的细节,他们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推敲。



        可是现在……这个结果来的太早了,原本是以他们为首的叛乱,现在却使他们成为了棋子,而在所有人眼里,这都是南下的刘杰以及晋城君的功劳。



        而他们,则更像是恐惧遭受大明的讨伐,而不得不反正的一群李隆余孽,一切都只是屈服和畏惧上国的威严而已。



        譬如在他们的计划之中,此时,他们应当以王太后,也即是慈顺大妃的名义发出命令,勒令李隆交出国王的金印,废黜他的王位。



        可现在,他们却是按兵不动,只能耐心的等待,等待着天朝的上使,以及勇敢南下的晋城君李怿的到来,因为只有他们,才可以下达对李隆处置的命令。



        这个叛乱的结果,令他们十分不满意。



        可是……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与此同时,他们派出了官员和士兵开始北上,迎接即将南下的上国钦使以及晋城君。



        整个汉城,都在等待着这两个大人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