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六章:算无遗策

第三百七十六章:算无遗策

        李怿是绝望的,这里距离汉城已不过是百里了。



        每走一步,危险将更加迫近。



        他无法想象,作为朝鲜国的宗室,自己最后会沦落至这个结果。



        看着那看似坚定,但是实际上心里也打着退堂鼓的刘杰,李怿一次次的对他道:“我们一定会死在这里,我们会被折磨至死,你的师公远在千里之外,他救不了我们。”



        刘杰想了想,这样回答李怿:“师公会有办法的。”



        李怿惨然道:“就单凭这个信念吗?他对朝鲜国的情势一概不知,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到底传授了你什么学问,教授了你什么东西,你才对他如此深信不疑?”



        刘杰又想了想,道:“事实上,他没有教授过我什么,我的学业,都是受恩师的教授。”



        “……”李怿真想立即找个歪脖子树,把自己挂在上面,然后伸长舌头,吊死自己给刘杰看。



        刘杰则是又想了想道:“事实上,除了交代我出使朝鲜国的那一次,在那之前,我一共只见了他三面,两次是远远的看到他,还有一次是拜师的时候,和他一共说过四句话。”



        “……”



        “可是,我的恩师,却是个博学之人,精通文武,在我眼里,恩师是个有大才学之人。我想连我的恩师都如此推崇师公,那么师公一定很厉害吧。”



        李怿哭了,抱住了刘杰的大腿:“就因为这样,就因为你拜师的时候见过他一次,因为你远远的看过他两次,因为他和你说过四句话,我们就来到这里?我们……现在即便是想逃也来不及了,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宁愿乘船出海,带着我的族人寻觅一个岛屿栖息,即便是饮毛茹血,也绝不跟你来。”



        “殿下,请放心,师公是觉不会抛弃我们的。”刘杰安慰他。



        李怿依旧滔滔大哭,几乎要晕死过去。



        “上使,上使……”



        远处,有飞骑而来,有人高呼起来。



        随来的大明官兵纷纷预备拔刀。



        随后,那飞马旋风而至,刘杰心里紧张!



        待飞马上的人下了地,跪在了雪地里,他高呼道:“吏曹判书柳顺汀、知中枢府事朴元宗、副司勇成希颜带着忠勇的士兵,杀死了国都中作恶的奸臣,围困了大王,请求上使与晋城君立即入国都,主持大局。”



        刘杰听不懂这带有明显地方特征的汉话,可是李怿却是听懂了。



        许多士人和贵族都听懂了。



        他们纷纷围拢上去,一个个惊愕万分。



        在得到了再三确认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幸福实在是来得太快。



        方才,他们还是被通缉和要被诛杀的人,而转眼之间,却是天地翻转,那令他们惊惧不已的李隆,现在竟是成了阶下囚。



        所有人难以置信,纷纷看向了晋城君。



        李怿在沉默了很久之后,泪流满面,随即,他拜倒在了刘杰的脚下,感动万分地道:“我终于领会了上使师公的深意……”



        刘杰呆呆的站着,亦是有点还没反应过来!



        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如此的轻易?



        大悲大喜之下,刘杰的眼泪也不禁磅礴而出:“师公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



        无数人抱头大哭,纷纷为自己还能活下去而庆幸。



        李怿的心里已经播下了一颗种子,他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在千里之外,竟能如此准确地做出判断和决定………



        而激动过后的刘杰则拍了拍晋城君的肩:“我们该立即前去汉城,晋城君,你的运气来了。”



        “您的意思是……”李怿似是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看着刘杰。



        刘杰沉默了片刻道:“整个朝鲜国,都需要一个宗室来主持大局,师公和我都认为,晋城君最合适。”



        “可是……”



        “不用可是了,这是师公的意思……”



        师公的意思……这令李怿一下子吃了定心丸一般。



        其实他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发动叛乱的人,从前是王兄的心腹,他们并不是自己的部下,这些人十之八九是受到了大明的压力,才不得已发动叛乱自保!



        且这些人手里还掌握着兵权,自己即便是被拥戴,也不过是被挟持的傀儡罢了。



        可是,有了上使的保证,甚至还有那位能够算无遗策的师公的意思,那么他就有信心多了:“令师公,真是令人敬佩啊……”



        ………………



        方继藩几乎被人遗忘了。



        满朝文武围绕着征朝鲜,而吵得面红耳赤。



        弘治皇帝刚刚过完了年,随即便开始陷入了这场兵部要钱,户部哭穷,而后满天下的士子们嗷嗷叫的要求朝廷发兵的烦恼之中。



        所以没有人搭理方继藩,而方继藩也只好本本分分的在西山书院授学。



        朱厚照心心念念的,还是朝鲜国的事,他一再催问方继藩:“刘杰出发了吗?”



        方继藩回答朱厚照:“想来已经出发了吧?”



        “如果他贪生怕死,不肯出发怎么办?”朱厚照的问题总是很奇怪。



        而方继藩想了想,摇头道:“刘公的儿子不会如此,我们要对刘公有信心。”



        朱厚照便笑嘻嘻地道:“赶紧出发了好,若是那暴君李隆顺道将他杀了,更好。”



        “啥?”方继藩有点懵。



        朱厚照振振有词的道:“假若如此,那么朝廷就更加会坚定不移的讨伐朝鲜国了,你想想看,刘杰可是刘师傅的亲儿子啊,刘师傅就这么一个儿子,到了那时,本宫敕封自己为讨朝鲜总兵官,偷偷出关,带兵杀入朝鲜国。”



        方继藩忍不住鄙视地看着朱厚照,这人……脑子有问题。



        朱厚照却又想起什么,转而道:“还有,本宫今儿是来道歉的。”



        方继藩不解道:“殿下有得罪我吗?”



        “是更正本宫的错误。我不该胡说我妹子的是是非非,其实她只是个孩子,当时,我带着她胡闹的时候,她走路都走不稳呢,父皇和母后责怪下来,她便吓得哭了,哎,她什么都不懂啊,不哭,还能干嘛。”



        方继藩便道:“是公主殿下让你来说的?”



        朱厚照皱眉道:“不是,我为何要听她的话?”



        方继藩白了他一眼:“那就是了,肯定是公主殿下气得不行,于是太子殿下乖乖来更正了。”



        朱厚照乐了,拍了方继藩的肩道:“老方啊,还是你懂本宫,难怪说是兄弟,便如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她太爱哭了,真受不了,娶妻一定不要娶这样的。”



        方继藩却是不做声。



        朱厚照则是怒的要跳起来:“你为何不应声,怎么觉得你别有所图?”



        方继藩懒洋洋的道:“对,娶妻是大事,一定要小心才是。”



        朱厚照松了口气:“有件事和你说。”



        说着,将方继藩拉到了明伦堂里,这明伦堂空空荡荡的,学子们都被拉去骑马了。



        朱厚照认真地看着方继藩道:“父皇昨日下了旨,命兵部尚书马文升会同英国公张懋,阅试三军,你知道吗?”



        方继藩故作一脸发懵的样子,摇头道:“不知道。”



        口里说不知,可心里却是知道的,这场阅试,可是明明白白的记录在了明实录里。



        弘治十四年四月初一日,兵部尚书马文升会同司礼监太监陈宽、英国公张懋等阅试各营候伯都督骑射韬略及把总等官骑射之术。及试,往往持弓不能发矢,甚至有堕弓于地者;及询韬略,俱不能答。马文升等请重加究治,或罚俸夺俸,或罢黜除名。并请刊印《武经总要》,颁赐在京武职大臣及各边将领,以资其智识。孝宗从之。



        这个信息,方继藩早就倒背如流,因为这段史料,堪称为大明军队纲纪败坏的材料!



        从土木堡之后,虽大明也曾开始整肃军队,可军队却越来越腐化,以至到了弘治朝,这种糜烂从这一场阅试中便可一窥一二了。



        这一次阅试的对象乃是京营以及禁军,也就是说,这本该是大明最精锐的部队,而参加阅试的,却都是在京营中的勋贵,譬如有军职的伯爵、侯爵,还有他们的子弟,甚至还包括了许多的武官。



        只是可惜,成绩十分惨,惨到了连弘治皇帝都看不下去的地步,大量的军官,居然手持着弓箭都不知道怎么射出去,甚至这射倒是射了,结果射出去的不是箭矢,而是弓。



        此事,曾引发了弘治皇帝的震怒,而这些记录,竟也可以在倭国和安南国的史料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由此可见,当时这场阅试,应该还有各国的使节去观礼。



        真是,丢人啊……



        朱厚照却是还不知道大明的武备已经松弛到了这个地步,此时,他凝视着方继藩,激动的道:“到时可精彩了,不过……本宫现在很担心你啊。”



        “担心我什么?”方继藩一愣:“和我有关系吗?”



        朱厚照点头,一字一句地道:“当然有关系,你是羽林卫千户官,又是新建伯,平西候之子,你说呢?”



        这意思……



        卧槽……那个……持弓不能发矢,甚至有堕弓于地者,不会就是我这样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