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八章:阅试

第三百七十八章:阅试

        这人……真不要脸啊。  众武官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个躲在门洞里不肯骑进瓮城的家伙!  可方继藩是有点都不在乎他们的白眼,只一脸淡然无常的样子。  那胖子倒是恼了,气呼呼的道:“小子,要点脸,小小年纪不学好,你打马上前来,到本军爷的前头,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小心揍得你娘都不认得你。”  另一个亦是冷着笑道:“谁家的小子,敢占我们的便宜。”  方继藩便悠悠然地道:“我爹平西候方景隆……”  “啥……”  几个武官个个脸色变了。  方继藩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道:“你们说要揍我?”  几个武官沉默了很久,脸色越加苍白了!  那胖子努力地挤出了笑容道:“呃,新建伯,咱们讲道理可以吗?”  “来啊。”方继藩笑着道:“我最喜欢讲道理了,你是想断手还是想要断脚?”  “我……”那胖子愣了老半天,突然,城墙上,一众唏嘘声传来。  那几个人趁着方继藩恍惚的功夫,连忙催马向前,逃了。  原来在这瓮城校场上,当先的一个武官飞马向前,还未搭弓,竟是生生的摔落下马。  第二个……箭倒是射了出去,却如某种不可描述的男性不可描述的病一般,只飞出数丈,便软哒哒的掉落在地。  弘治皇帝稳稳坐着,看着城墙上的众人唏嘘,而后看向了马文升和张懋。  张懋已是大汗淋漓,忙道:“陛下……这……他们平时操练还是很有样子的。”  很有样子,这言外之意……不就是花架子吗?  弘治皇帝不发一言,继续观看。  朱厚照已是唏嘘不已,忍不住道:“这群酒囊饭袋。”  张懋已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出去了,马文升的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都说近来禁卫和京营军纪败坏,武备松弛,却没有料到竟败坏到了这个地步。  此时,一个侯爵之子飞马而出,倒是很有模样,可结果……这人刚要双手离鞍,取出身后的弓箭,却没有坐稳,直接人飞了出去,啪嗒落地,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其实骑射,最是考教功夫,没有长久的操练,不熟知马性,要做到双手离鞍,凭着身体来平衡,战马还需快步疾跑,在这颠簸的情况之下,取箭,弯弓,且还要在瞬息之间,靠近箭靶,一箭射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顿时之间,后头阅试的诸将人仰马翻,人人脸上都是一副心惊胆跳的表情。  以至于到了后来,竟没有人敢尝试了。  土木堡之变后,勋贵子弟再不以父辈们东征西讨为荣,优越的环境,早已养成了他们游手好闲的性子。  人们不再关心武备,尤其是崇文抑武之后,便连武官自己都嫌自身及不上那些朝上读书人出身的大臣,一个三品的指挥使,见了七品的翰林编修,既然都是大气不敢出,这一场阅试的悲剧,可想而知。  弘治皇帝的脸色,越来越惨然。  他看过的奏疏里,那些号称忠贞果敢的勇士,还有那些骁勇善战的将军,而今日,让他亲眼看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表现,他已是气得发抖。  远处,诸多国使低声窃窃私语,虽不敢发出嘲笑,可是见到此景,连他们都不禁骇然,若非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这些看似威武的军将,竟是衰败到了如此的地步。  这还是当年随太祖高皇帝北伐横扫天下,还是当初文皇帝一声令下,便横扫大漠的明军吗?  负责此事的兵部和五军都督府官员,个个已是吓得大气不敢出!  兵部负责查验京营的操练情况,可显然,派出去的文臣更喜欢看花架子,只需看到营中的人,个个打着旗帜,穿着各色的旗甲,摆出各种所谓八卦阵、龙门阵、一字长蛇阵,便心满意足,认为这便是古书中的精兵。  而五军都督府,其实已名存实亡,虽是负责管理天下诸军,却早已被剥除了军权,成了一个空架子。  弘治皇帝站了起来,前行数十步,站在了女墙之后,他抿着唇,依旧凝视着瓮城中的诸武官,看着他们一个个滑稽的样子。  身后,张懋挥了挥额上的冷汗,随即道:“陛下,想来是平时极少操练弓马,所以将士们……”  “那他们在操练什么?”弘治皇帝平静地道,可这平静的语气却令人能深深的感受到那潜在的怒火!  张懋自是被问得语塞,其实……他是无妄之灾啊,他每日的职责,都是代替陛下去太庙告祭祖宗,虽也偶尔巡视各营,却也只是蜻蜓点水而已,根本难有发现弊病的可能!  虽是这样,可他还是皇城惶恐地拜倒道:“臣……万死。”  马文升苍白着脸,上前道:“陛下,这……”  弘治皇帝扶着女墙,眼中闪过锐光,似悲似怒,口里道:“原本朕是想要壮我大明军威,现在看来,不过是笑话,可笑之至。”  就在这个时候,他正看着下头的一个武官从马上摔落,那马儿受惊了,他吓得赶紧翻身,想要重新骑上马去,可结果无论怎么爬,这马执拗的不肯让他上去,于是乎僵持着。  弘治皇帝面无表情,只是定定地看着下面的一切,像是不敢相信,想要一次次的证实自己所看到的是真实的!  他是真的感到后悔了,后悔自己特意来观礼,也后悔让使臣们也随之而来。  数百个军将,个个滑稽无比……便如跳梁小丑啊。  “其实……陛下……边镇那儿的骁将并非如此,只是亲军和京营这边……”张懋想要解释,他数次巡边,对边镇上的武官倒是颇为满意。  弘治皇帝没搭理他,则是摆摆手道:“走罢,摆驾回宫。”  他甚至连苛责这些人的心思都没有了。  心里透着疲倦,和难掩的失望。  都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是哀大莫过于心死,只怕就算是狠狠斥责,也已经无用了吧。  真实,丢人啊。  他欲下城楼,朱厚照连忙跟着他一道去,其他文武大臣则是显得有些失措。  刘健也铁青着脸,恨恨的瞪了马文升一眼,拂袖要走。  却在这时,有人晃悠悠的骑着马进入了瓮城。  朱厚照看到了这人……方继藩。  “父皇,方继藩……”  弘治皇帝的身子顿了顿,目光朝着城下瞥了一眼,他沉默着,却是驻足,居高临下的看着那骑在马上的方继藩。  方继藩慢慢的打着马,其实以他的水平,就算是催促马儿快跑起来,倒也不算什么,可问题在于,众目睽睽之下,方继藩还是很要脸的,若是跑得快了,一时收不住,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这就糟了!毕竟自己还没娶妻呢,丢人的事传出去,没有女朋友的悲剧,难道要延续两世?  所以他不急,慢悠悠的样子。  当然,这种样子大抵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临危不惧。  另一种是,你这划水划的太明显了。  到了城楼之下,方继藩却是停了下来,仰起了脸,随即道:“陛下……”  弘治皇帝凝视着城下的方继藩,却没有做声。  朱厚照则是朝方继藩招了招手。  方继藩继续道:“臣今日身子不好,不便阅试……”  “……”  弘治皇帝脸色冷漠,对身边的朱厚照道:“他不想阅试就不必试了,他是屯田千户所的千户,想来骑射功夫不过尔尔,别让他丢人现眼了……”  朱厚照忙道:“儿臣知道了,儿臣这就去劝他。”  可朱厚照还没探出女墙。  方继藩却又道:“可是陛下,臣有一些不成器的徒孙,平时读书之余,偶尔也会骑马,臣旧疾复发,可否容请这些不成器的徒孙们为臣代劳?”  “……”朱厚照顿时眼前一亮!  对啊,还有那些生员啊……  于是他忙道:“父皇,不如让他们……”  弘治皇帝觉得心口堵得慌。  原本一场好好的阅试,本以为可以为朝廷增光添彩,谁曾想,竟成了天大的笑话。  他意兴阑珊的叹了口气道:“让他回去吧,朕摆驾回宫了,太子说的对,都是花架子,幸好这天下大体承平,否则靠他们,如何护卫社稷。朕……平时太纵容这些人了。”  方继藩喊得嗓子都冒了烟,看城楼上没有人回应,便大叫:“陛下不说话,便算是陛下已经默认了。”  来之前,方继藩就知道会丢人,历史上的这一场阅试,曾让弘治皇帝面色无光。  可毕竟,当时弘治皇帝没有亲自来观礼,这人没有亲眼所见,只听人转述,即便愤怒,可终究这愤怒还是有限度的。  谁想到,历史已经改变,陛下今儿居然亲自赶来了。  方继藩很无语,正因为如此,在这瓮城城外,他命生员们集结起来。  让生员们试试看吧。  再差,都比自己这些持弓不能发矢,甚至有坠弓于地者的强吧!  读书学艺哪家强来着?  朱厚照站在女墙之后,见父皇不愿理会,要下城楼摆驾回宫,却也豁出去了,扯着喉咙,大声道:“父皇有旨,命西山书院诸书院入校场,阅试骑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