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章:神箭

第三百八十章:神箭

        武定候郭珍已经想死了。

        他觉得方继藩这厮在侮辱自己的智商,正要发作……

        下头,王守仁大呼:“西山书院师生百五十人,在此应卯,请太子殿下与新建伯点阅。”

        弘治皇帝摆摆手,站了起来,徐徐上前,走到了女墙之后,远远眺望,便见着乌泱泱的师生们早已汇聚一起,文武百官也都追上来!

        朱厚照大喝道:“鸣鼓。”

        鼓声如雷响彻天际。

        震破长空。

        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弘治皇帝淡淡道:“你下令吧。”

        方继藩颔首点头,朝城下大吼:“骑射,向前!”

        王守仁一马当先。

        平时在其他人眼里,他只是一个读书人,一个翰林,谁也没有料到,他的马术竟是精湛无比。

        他催动着马速,马速越来越快,宛如乘风而起,座下骏马的四蹄扬起,溅起泥泞,在这风驰电掣之中,王守仁双手腾空,只凭着双腿夹紧了马腹,与此同时,取箭,弯弓,搭箭,只在这刹那之间,他已与箭靶相对!

        这时,只要稍稍的迟疑,箭矢都无法正中靶心了,可王守仁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手松弦,牛筋般的箭弦发出破空的声音,箭矢在下一刻便疯狂的自旋,借助于箭尾的翎羽,呜呜仿佛鸣镝一般,下一刻,啪嗒一声,直入了箭靶的红心。

        而此时,王守仁根本已经无法去追寻箭矢的位置,座下战马在他松弦的刹那,已是飞驰而去。

        呼………

        没有人知道,箭矢中了没有。

        可是单凭这漂亮的飞马和射箭,就足以令人欢呼了。

        城墙上,却没有人欢呼,每一个人,死一般的盯着已如流星一般划过的王守仁,事实上,他们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弘治皇帝双目茫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张懋则是两眼放光了,他忍不住道:“漂亮!”

        他乃老将,善长弓马,可已年纪不小,而今再不似从前了,如今见此英姿勃发的青年,令张懋的眼眸不由自主的透出了欣赏之色。

        这不就是当初的自己吗?

        自然,若是他敢把这话说出来,方继藩绝对怼他,年轻的英国公不过是在弓马上和王圣人各有千秋呢,可论起学问和瞎琢磨的精神,这城上城下,包括了方继藩自己……

        方继藩不是吹牛,王守仁足够将包括了自己所有人都吊起来,把脸打成猪头。

        张懋说漂亮的同时,那武定候郭珍也不禁带着赞叹的语气道:“此人是谁?”

        方继藩立即道:“吾徒王守仁,本事一般,让武定候见笑了。”

        “……”郭珍顿时老脸一红,气不过地道:“要射的中才好。”

        下头已是有人匆匆的去看靶,随即大呼:“射中了,射中了,正中靶心,正中靶心!”

        正中……靶心……

        城上顿时一阵阵惊叹之色响起。

        靶心啊。

        在如此高速的快马加鞭之下,人在马上不断的颠簸,上下起伏,而能中靶心的机会,只在刹那!因为马太快了,高速的移动,只有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抓准时机,射出一箭!

        这实在太短暂了,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犹豫的时间,以至于之射中的难度极度的高。

        若非是运气,这几乎堪称为神箭了。

        武定候郭珍脸上已是红得有点泛黑了,嘴巴嚅嗫着,不知该说啥好。

        方继藩却是汗颜地道:“惭愧,侥幸中的,只是侥幸而已,平时没有这个本事……真没有这个本事,这是运气,大家想来也看得出的吧。”

        “……”

        弘治皇帝凝视着下头的青年,那方才挤压在心底的灰暗,像是突然找到了一盏明灯,令那黯然一扫而空,随之而起的,是希望。

        朱厚照也忍不住喝彩道:“厉害,比本宫厉害一些。”

        看武定候郭珍老脸憋得难得,方继藩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道:“其后,那些徒孙们的水平就差许多了,都是一些不求上进的家伙,武定候可别生气。”

        “我生什么气?”郭珍怒气冲冲的回击。

        方继藩则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却是令郭珍一口气提不上来,这家伙,真是不要脸的啊,若是方继藩说什么,自己还有反驳的机会,可这意味深长的一笑,就坐实了自己心胸狭隘,可自己若是喝骂几句……更惨,方继藩又没说啥,你还在此纠缠着做什么?

        郭珍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他*的,难道我们老郭家,当真上辈子欠了他方家什么吗?

        郭珍思绪飘飞,开始怀疑人生了。

        而城下的鼓声愈来愈烈了。

        随之王守仁的开门红,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终于有了一些阅试的气氛。

        诸国使们一开始面上还带着含蓄的微笑,可随后,他们的脸色却有些不同了,那轻慢的眼神,渐渐变得慎重起来,一个个凝视着城下。

        接下来,第一个生员催马向前。

        是沈傲。

        “是我儿子!”城下某人对左右的人道:“我儿子,叫沈傲,看到吗?就是他,哈哈……只是一个孩子,哪懂什么弓马啊,惭愧的很……”

        边上的人不太愿搭理某人,一个个假装很认真看阅试的样子,这等爱炫耀的人,很讨厌。

        可某人显然没有觉悟,满面红光,摇头晃脑的。

        读书人练武,确实是可耻的事,可某人不以为耻,尤其是今日这场合,我儿子读书厉害,现在都能熟练的作八股了,还能弓马,咋的,丢人吗?不丢人!

        只见那马背之上的沈傲已经开始加快马速,渐渐的,那久违的风驰电掣一般的感觉开始出现了。

        他养了几个月马,坐下的马就如他的兄弟一般,而马儿似乎也了解了主人的脾气,等到主人双手开始离鞍,这么多日子以来,人马之间的相互磨合,这马跑动起来,尽力的平稳。

        沈傲弯弓,撘箭,整个人随之马的上下起伏,动作依旧娴熟。

        在西山,弓马的训练的时间其实并不多,一开始的时候,可谓是每一个人都无法做好,想要在战马高速的移动中,单凭双腿来控制马,这就需要人和马之间的契合了。

        沈傲太清楚座马的性子了,这是一匹母马,平时性情温和,可对陌生人是极为防备的,吃马料时,慢条斯理的,可偶尔也会耍一些小性子,故意温顺的站着,等有陌生人到了它的身后,马腿啪叽一下,直接将人踹翻。

        可对沈傲,这马见了他,却特喜欢黏着他,甚至很享受沈傲抚摸它鬃毛的感觉。

        今日,它不需沈傲的催促,甚至不需沈傲刻意的用马绳告诉它方向,只从沈傲腿上传导而来的某些暗示,它便埋着头,平稳狂奔。

        终于,到了……

        箭靶就在正前。

        就在这一刹那,箭矢如蝗一般的飞出,一气呵成之后,沈傲立即收弓,双手扶住了马鞍,人已飞快的窜出。

        ……

        呼……

        城墙上,又发出了一阵喝彩。

        某人得意的开始碎碎念:“我儿子,这我儿子……”

        城下,有人大呼:“射中!”

        射中,并非是射中的圆心,想要射中圆心,何其难也。

        这不是沈傲随意就可以做到的,甚至能否中靶,对于沈傲而言,也只是概率的问题,今日算是超常发挥,是运气。

        可这射中二字,顿时引发无数的喝彩,呼声似要冲上云霄。

        人们可能在心底深处对武人不太瞧得上,可当真真切切的看到年轻的儿郎们飞马扬鞭,弯弓搭箭时,体内一种来自于原始的某种野性也不禁的催生出来。

        弘治皇帝背着手,开始还绷着的脸,后来微微的缓和下来,再后来,挂上了微笑。

        “此人叫沈傲……”朱厚照对弘治皇帝道:“弓马不算娴熟,在众生员里其实也不算出彩的。”

        弘治皇帝则是不为所动,依旧看着城下。

        定远侯也没心思和方继藩耍嘴皮子了。

        他眼珠子瞪着,甚至唇边不由自主的浮出了笑意,忍不住和英国公张懋感慨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张懋心情不知如何,他作为五军都督府的中军都督,其实说起武备松弛,真的有他的责任吗?

        没有!

        这一点,他是不服气的。

        五军都督府早已渐渐的形同虚设,表面上还管理着京营,可实际上,早已被架空。他这个国公,这个中军都督,每天的差事是一年到头给皇帝陛下祭祀太庙,去年,祭祀了九次,春祭、秋祭,纵有一身的弓马,祖传下来的韬略,又如何?还不是每天都是在太庙里,代表着天子,和列祖列宗们对话?

        武备松弛,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张懋的失望在于,没有想到,这些武勋们竟是到了这般荒唐的地步。

        而现在,这个朝中的祭祀小能手,与大明列祖们沟通的桥梁,大明的英国公,祖先所赋予他的热血却在此刻,只在霎时,无声的沸腾起来……

        他红着眼睛,目中有些湿润,在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祖宗,想到了文皇帝身边,那个骁勇善战的张玉,想到了金戈铁马,想到了大漠尘烟!

        …………

        还有一更,老虎在马不停蹄的写了,尽量快点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