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三章:恩同再造

第三百八十三章:恩同再造

        带着微醉,自郭家回到了家,方继藩已经昏晕乎乎的了!  到了寝室,方继藩就直接寻到了床躺了下去,邓健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道:“少爷喝醉了?”  “滚!”方继藩一声呵斥,感觉耳边的声音就像苍蝇一般的吵人。  “噢。”邓健倒是习以为常了,便又道:“小的叫香儿来伺候。”  方继藩已经稀里糊涂的睡过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方继藩已顾不上西山书院了,三日之后还需考一场韬略!  这一次骑射算是蒙混过关了,却是不知韬略考的是什么。  因为……明史里虽记录了这一次的考试,但是没有细写,连考题都懒得记录下来,想来文史馆的翰林们觉得这一点都不重要。  不过无所谓了,方继藩本也是打算混过去了事的。  于是三日之后,方继藩心态怡然的动身赶到了北大营。  在这儿,所有年轻的武勋子弟都来了!  显然,武人们的考试,比读书人的要轻松许多了,也没这么多的规矩,进去之后,各自入座,接着便是放题。  而这题目,也几乎没有任何创意,方继藩咋一看,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征……朝鲜……  其实方继藩曾经猜测过的,眼下韬略之中,最热门的事,也就是征朝鲜了。  朝廷不会就这么正好的以征朝鲜为题吧。  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觉得可能性不大,眼下征朝鲜乃是街头巷尾热议的事,是人是鬼,哪怕是街头上说书人都能大发几句议论。分析起这些来,可谓是头头是道,吐沫横飞。  这个时候,还出这么一个考题,这不是智障吗?  而事实证明……  方继藩目瞪口呆的看着挂出来的考题牌子,忍不住摇摇头,心里想,这是被驴踢了吧。  细细想了想,方继藩倒也不耽误时间,直接下笔:“征为不征,朝鲜国世为藩属,大明之敌非朝鲜,而实为李隆……”  上一辈子,哥们写议论文可是高手啊,*大的事,都能写出八百字的中心思想出来,想来比其他的武勋,该是占据了很大优势吧。  一篇文章一气呵成,方继藩数了数,神了,竟正好是八百字,果然,作文没有落下啊。  考完了,他就很干脆的直接走人了,他现在是有些怕了,生怕被人截住啊,大明的权贵都特么的不要脸的,什么交情都能跟你攀得上。  刚出北大营,外头却已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显然就是等他的!  竟是一脸兴致勃勃的朱厚照!  朱厚照见了方继藩,劈头盖脸的就道:“考完了?”  “考完了。”  “走,去西山。”朱厚照的心情显得非常好,笑吟吟的道:“就是来此专等你一起去的,生员们激动得不得了,要谢你这师公的恩情。”  方继藩下意识的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而且他们的文武艺也算不得什么。”  朱厚照便龇牙道:“当然了,都是本宫教的,为了教授他们骑射,本宫费了多少心。”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等到了西山,夕阳已落下了。  朱厚照算是将这里当做第二个东宫了,就算在此住宿,宫里也不会过问。  而方继藩一到,生员们就都来了,他们今儿刚刚从坝上下来,吃过了饭,就要预备夜课,每一个人气喘吁吁之余,都是饥肠辘辘。  此等劳作,太磨砺人的心志了,一天下来,简直累得想死啊。  想到开饭时间到了,竟有一种金榜题名的快感,再想到吃过了饭,还可坐在明伦堂里读书,听诸先生们讲学,更是心花怒放,读书真的能使人快乐啊。  他们现在在学里,体力消耗太大了,因而胃口极好,什么都吃,无论是土豆泥,是猪肉,或是野菜,逮着什么吃什么,吃完了就一抹嘴!  因而这长期的劳作,非但没有将他们的身子压垮,反而一个个人结实无比,孔武有力,双目放电。  体力好了,是有莫大好处的,比如骑射,之所以能进步神速,就和平时养马以及体力好有极大的关系,他们能做到在马上颠簸五六个时辰,也能做到一次又一次的凭着臂力将弓拉满。  方继藩虽是将他们物尽其用的建设这美好的西山,可一旦到了夜里,开始上课的时候,心理治疗便开始了,无非是说一些学以致用之类的话,王守仁总能妙口生花,说得无数人热血沸腾。  其他几个先生教授八股文,一次次的让他们去练习,他们自觉得已有了巨大的进步,人有了进步,便有希望,有希望的人,便能承受当下之苦。  昨日一场骑射,令他们大放异彩,陛下钦命赐服,这是何等的荣耀啊,他们虽多是官宦子弟,却也知道,单凭这个,就足够他们吹一辈子了。  全天下的读书人,儒衫纶巾都是自己买的,只有在这里,儒衫纶巾却是宫里赐予的。  当今太子殿下乃是书院院长,只要将来考到了功名,凭着西山书院生员,新建伯徒孙,王守仁门生的身份,还需花心思去经营官场?  有奔头的感觉,真好啊。  众人到了朱厚照和方继藩面前,便心悦诚服地拜下道:“见过殿下,见过恩师。”  别看饱经磨难,可他们现在经历了一波强势的洗脑,尤其是在西山书院这等较为封闭的情况之下,在这书院里,等级分明,学规比之军法更厉害,每日他们所接触的,都是方继藩要他们接触的一切,因而想到太子殿下掌学,再想到师公和恩师们教育他们成才,许多人便觉得鼻子发酸!郑重其事的行礼之后,心里头油然而生的,是恩同再造的感激之情。  朱厚照兴奋得面色烫红,想说几句什么。  却见方继藩板着脸道:“学了点骑射,万万不要觉得自己了不起,这算什么大本事,还早着呢。”  “是……”  众人纷纷颔首,再拜。  朱厚照觉得方继藩有些苛刻,难免生出腹诽之心,他琢磨了很久,道:“老方,本宫想起一件事来。”  “啥?”  “似乎自从认识了你之后,父皇对本宫愈来愈苛刻起来,从前一直不明白什么原因,现在突然觉得……”  “殿下……”方继藩顿时打断了朱厚照,一脸肃然地道:“殿下不能有这念头啊,陛下的心思,深不可测,岂是殿下可以揣测?好了,殿下,该吃饭了,今日杀了一头猪,又是杀豚菜。”  朱厚照顿时目光闪亮起来,咽了咽口水,便将一切抛之脑后:“本宫……饿了。”  ……………………  一份份韬略文章,送到了五军都督府。  张懋、马文升以及御马监掌印太监陈升看着这堆砌如山的考卷。  马文升的精神不太好,陛下给予了五军都督府对亲军和京营夺俸、罚俸,罢黜、除名之权,这使兵部遭受了重创。  所谓的罢黜、除名之权,这就形同于让五军都督府获得了近一半‘功考’的职责啊!  兵部之所以凌驾在五军都督府之上,在于兵部有一个功考司,所谓功考司,就是给所有的武官进行评分,若是干得好,便升官;干得不好,就给予惩罚。  是以,别看五军都督府的级别高,地位显赫,里头在职的都是大明有数的公候,可当它不能决定武官的升迁以及罢黜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只好靠边站了。  如今固然凭着功考司,兵部尚且可以决定一个武官的升迁,可罢黜以及惩罚的权力却等于是一分为二,给了五军都督府。  马文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无可奈何。  因而今日奉旨在五军都督府和这御马监掌印太监一道来和张懋阅卷,他心情比较烦躁。  所以阅卷的是时候,不免就显得心不在焉了。  毕竟对于他的水平而言,这些答卷,大多数都是粗糙无比,更有不少卷子,笔迹歪歪扭扭的。  看着看着,却有一份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征为不征,朝鲜国世为藩属,大明之敌非朝鲜,而实为李隆……  这个观点,倒还算新颖。  不错!  可接下来,就有点尴尬了。  文中开始痛骂,为何朝野之内都在说什么征朝鲜,大明讨伐,明明是不臣的李隆,却将李隆与朝鲜国联系一起,实是巨大的战略失误。  马文升微微皱眉,这篇文章,锐气太重了,这是谁家小子写的卷子,脾气太大了。  不过即便是韬略试,还是借鉴了科举,进行了糊名,所以……  马文升继续往下看,脸色就更差了,这个小子接下来居然认为既然目标为李隆,朝廷就不必大动干戈,无需钱粮,只需派一使者带朝鲜逃亡的宗室、士人人等入朝,以吊民伐罪,【31小说网    31xs.org】征伐不臣的名义,李隆看似在其国一手遮天,不过是泥足巨人而已,轻轻一推,便可应声而倒,不足为患。  看到这里,马文升已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小子……口气很大啊。  嚣张至此,怎么看着,像方继藩那臭小子的口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