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陛下有请

第三百八十五章:陛下有请

        李东阳颔首点头,他朝刘健微笑道:“刘公所言甚是,方才我一直都在想,到底有没有可能呢?若是能这样轻易解决了这件事,实是天下的幸事啊。”

        刘健在此时,却是感慨道:“这只能是想一想罢了,不必较真。”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什么,却在此时,另一旁公房里的谢迁突然发出了声音:“请刘公。”

        谢迁的性子比较火爆,经常一惊一乍。

        刘健早就习惯了,徐徐站了起来,和李东阳联袂至谢迁的值房!

        却见谢迁古怪的看了刘健一眼,而后道:“刘公,有人带着朝鲜国宗室、士人人等……入朝了,声言讨伐李隆,这是辽东巡抚的奏报,刘公,请务必看一看。”

        谢迁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面色异常古怪。

        刘健心里暗说谢迁真是越来越爱搞怪了,微微笑着接过了奏疏,笑吟吟的道:“竟还卖关子……诶……嗯?呀!岂有此理!”

        刘健唇边的微笑突的僵着了,下一刻,脸色甚是难看起来。

        他其实……懵了。

        竟真的有人带着朝鲜国宗室……嗯,这个宗室是朝鲜国的晋城大院君,还有士人七百余,入了朝。

        领头的人……是刘杰。

        刘杰……

        他的儿子啊。

        刘健顿时觉得肝颤,自己的儿子进朝鲜去了,而且还打着征讨李隆的名义。

        嗯,还带了兵,一千多人,隶属于辽东的一个卫所,战力………根据这一次阅试的观察来看,只有天知道。

        刘健觉得自己的两腿都有些发软了。

        “刘公……”谢迁看着刘健越加苍白的脸色,忙上前道:“没事吧。”

        李东阳立即就知道出事了,连忙抢过了奏疏,大抵一看,目瞪口呆。

        “吾子为何入朝,事先为何没有一丝征兆?朝廷没有发出任何的诏书,他入朝做什么?”

        刘健长叹了口气:“老夫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只有这么一个啊……”

        谢迁忙搀扶他坐下,给他斟了茶!

        刘健没有喝,声音里隐隐带着几分颤抖:“若是朝廷要用的上吾儿,那无话可说,报效朝廷,这是应有之义,可……这是拿着自己的性命胡闹,这是在儿戏啊……”

        李东阳固然多智,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该说啥好了,老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刘公,诶,算了,人……去都去了。”

        谢迁也只好道:“对啊,这去都去了朝鲜国了,现在说这个,实在无益。我看……”

        “定是方继藩那个小子……你们看到他的策文了吗?”刘健的眼眸猛然张大,怒气冲冲的道。

        “……”

        李东阳和谢迁没有说话。

        这等事,没有真凭实据,能说什么?总不能因为方继藩在这里写了一篇策文,而正好刘杰入了朝,就算是方继藩唆使的吧。

        “哎……”面对李东阳和谢迁的无言,刘健又是一声叹息,摇摇头道:“此番入朝,怕是凶多吉少……”

        “却也未必……”谢迁心里不禁为刘健默哀,却是言不由衷的道:“令公子不像短寿之人,定能逢凶化吉吧。”

        “……”

        李东阳觉得谢迁的劝慰实在有些‘怪异’,便道:“若是方继藩暗中授意,咳咳……我以为,方继藩这样做,定有所本,或许……他是对的呢?此人毕竟不是寻常人啊……”

        “……”刘健一副失魂落魄之态,他已过了动不动就跳起脚来要砍人的年纪了,何况,就算有人给他一把大刀片子,他怕也已经砍不动了!

        可是……可怕,太可怕了啊,自己的儿子才拜师西山书院不久,便如一个傻子一样的给人卖命了,到底是刘家祖上欠了别人什么,还是那方继藩糊弄人的手段太高明了呢?

        他想要捶胸跌足,却是像是身上有千金重力,只能默默的坐着,良久后道:“立即让兵部、五军都督府乃至有请司礼监,甚至去请厂卫的人,请他们想想办法,拟一个章程,看看刘杰此时入朝,到底有几成的把握。”

        居然要请动厂卫,李东阳和谢迁二人对视一眼,心里叹息,不过他们能理解刘健的心情,自己若是有个这么傻的儿子,兴冲冲的给人卖了,还要美滋滋的给人数银子,他们的表现,估计比刘健好不到哪儿去。

        “厂卫那边,我去吧。”李东阳深深的看了刘健一眼:“李隆事发之后,厂卫已在辽东等地打探,想来也有斥候开始深入朝鲜国境内……”

        却在这时,有宦官匆匆而来:“诸公,陛下有请。”

        这才片刻功夫,就陛下有请?陛下莫非已经知道了刘杰入朝之事?

        刘健定了定神,像是好不容易的找回了些力气般,起身道:“走,去见驾。”

        于是他们匆匆又到了暖阁,弘治皇帝抬眸,却是看了刘健一眼,随即道:“刘杰的事,卿等已经知道了吧,朕也想不到啊……这些家伙们……居然先斩后奏,朕一直在密切关注辽东与朝鲜国,今日东厂的密报来了,来人,给刘卿家赐坐吧。”

        刘健就觉得自己的两腿又发软了,身后的宦官给他搬了一个锦墩,他却是摆摆手道:“不,陛下,臣站着即可……臣……还受得住。”

        此刻,连萧敬都不免对刘健生出了同情。

        “这里有一封奏报,是东厂在辽阳转呈而来的,写奏报的人,乃是朝鲜国宗室晋城大院君李怿……”

        刘健僵着脸,咬着唇,半响才道:“还请继续赐告。”

        萧敬苦笑道:“刘杰决定入朝,说是要带着他们前去讨伐李隆,已经出发了,这件事,刘公显然已经知道了?”

        刘健点头。

        萧敬回头看了弘治皇帝一眼,显然是陛下不忍心将这可怕的消息亲口告诉刘健,这才让萧敬代劳,萧敬道:“晋城大君修来了血书泣告,他说此次刘杰率性而为,是要置他们于必死之地……”

        刘健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

        他明白什么意思了。

        刘杰入朝,按照方继藩的策文中所说的那样,是因为朝鲜国内部,势必会有一股势力会蠢蠢欲动,可真正了解朝鲜国底细的人是谁?

        正是这晋城大院君李怿啊。

        李怿身为朝鲜国宗室,怎么会不知道这朝鲜国的底细呢?

        他认为入朝必死,方继藩远在千里之外,怎么就敢言之凿凿,说一旦入朝,李隆必死,若是猜测倒也无妨,问题更关键之处在于,你特么的猜就猜吧,你居然还让刘杰那个傻儿子真往朝鲜国跑。

        最心疼的,还不是如此,而是……自己那傻儿子,居然当真去了。

        这怪谁?

        怪自己儿子是天字号第一大傻瓜?

        方继藩就是孔明再世,那也有街亭之败的时候,而自己的儿子,岂不就是那个被人砍掉脑袋的马谡?

        刘健缓缓抬头看天,可惜在这暖阁里,只能看到房梁,一声叹息。

        ………………

        方继藩觉得自己最近打喷嚏打的似乎有些多了,这令他有一些警惕,莫非有人在背后咒自己,扎自己小人不成?

        不会的,毕竟自己是个……还算挺有人缘的人,他这样安慰自己。

        朝鲜国至今没来消息,其实方继藩的心里也有点儿没底气。

        知道历史是一回事,可历史是动态的,一旦添加了变量,最后的结果,可能就面目全非了。

        可是他知道,自己非要去做不可,因为不做,就要放任朝廷糟践无数的钱粮,就要有无数人战死,既然有一个更好的选择,为何不去试试看呢?

        而在这世上总不缺义士,义无反顾的去做着尝试,就比如说……刘杰。

        朱厚照见方继藩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到坝上下来时,便朝方继藩笑嘻嘻的道:“老方,你也太小鸡肚肠了吧,不就是没有在韬略试提你的名吗,至于如此长吁短叹吗?话又说回来,你的韬略如此好,为何父皇不点你?要不寻个功夫,本宫给你打听一下。”

        方继藩兴趣缺缺地摇摇头道:“韬略试算什么,我早有一根金腰带了,何况……”

        这时候,方继藩倒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冒火道:“所谓的金腰带,还是铜的。”

        “铜的?”朱厚照一脸惊讶,难以置信地道:“怎么可能?我瞧瞧,你金腰带呢?”

        方继藩懒得和他研究这个,转而便道:“那东西没什么好看的,其实我是在为刘杰默哀啊,我有五个门生,十三个徒孙,每一个对我而言,都珍贵无比,都是臣的心肝啊,刘杰这个徒孙,殿下想必也听臣说过的,臣是最看重他的,而今一点他的消息都没有,也不知如何了。”

        朱厚照若有所思起来,似乎觉得方继藩说的有理:“是啊,你的法子到底管用不管用?倘若不管用,那可就糟了。”

        方继藩心里想,至少有八九成把握吧,想了想,他便又道:“其实殿下,且不管有用没用,倘若刘杰当真死了,刘公为了朝廷死了儿子,殿下理应会善待刘公的。”

        “噢。”朱厚照颔首点头,却是下一刻,直直的瞪着方继藩道:“为啥又是本宫?老方,人是你提议送去的啊。”

        …………

        第四更到,抱歉,有点事耽误了,希望大家谅解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