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一章:不愧是恩师

第三百九十一章:不愧是恩师

        朱厚照吓坏了。



        方才那一波地崩,令他至今还心有余悸!



        此时听方继藩说要往地崩的方向去,已是瑟瑟发抖:“别去,父皇会让人去的。”



        “那是朝廷的事。”方继藩目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道:“朝廷有应尽之责,西山书院也有应尽的职责,殿下就暂时在东宫,其实不会有什么大事的,等我音讯便是。”



        方继藩也没心思观朱厚照了,接着便匆匆的赶往西山。



        他到了后,西山这里就开始敲锣,集结所有的生员!



        一场地崩的余波,已使京师内外都人心惶惶了。



        生员们自也感觉到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敢怠慢,匆匆集结!



        大家都看着方继藩,方继藩也看着他们,方继藩想了想便道:“我要往西去,要跟着我去的就跟着,不想去的就留下。跟来的人,每人一匹马,带好大量的干粮,还有草药,以及一切可用的东西,多带锄铲,还有缆索,能带上的都带着。”



        方继藩这番话说得很突兀,生员们的脸色却都变了。



        往西……方才私底下,大家还在议论,似乎西面的震波更强一些,现在……却要往西……



        而且还带着大量的粮食,以及可用的药草……



        大家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有人脸色发青。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万颠不破的道理。



        即便是方继藩这样道德高尚的人,在做出决定之前,其实也是经历了犹豫和天人交战。



        毕竟凡事都有意外,而一旦意外来了,是凡人可以抵挡这天地之威的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在半响的沉默之后,一个人站了出来,只道:“我去收拾了。”



        轻描淡写的。



        虽然说出这番话时,还需鼓起勇气,可一旦下了决心,整个人反而轻松了。



        人是从众,其实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动身,可身边的人决定动身,或许是因为怕被人瞧不起,或许是习惯了随波逐流,无论是任何的情绪,众人还是默默的各回各的住处去准备出发的东西。



        沈傲几乎是飞奔着,回到了棚子里。



        张三八干农活去了,而张母还在病中,张小虎因为方才的震动,直接下了学。



        张小虎显得有些不安,看到了沈傲,方才安心一些。



        沈傲急匆匆的开始收拾东西,一面寻出几个药方,一面对张小虎道:“你大抵已经识字了,小虎,你听我说,所有的药,我都标了名,都在箱子里,你照着方子让你爹抓药,药该是怎么煎的,你是晓得的,现在你祖母的身子好多了,这药却不能中断,知道了吗?



        张小虎却是讶异地道:“你到哪里去?”



        在他心里,这个阴暗潮湿,却开始日益开始添置了更多家什的棚子里,就是他的家,这个家里有祖母,有自己的爹,自己的娘打他生下来起就没见到过,而同样在这个家里,还有一个沈傲。



        沈傲一面收拾着多余的药草,他得多带药草去,一面道:“去西边。”



        “西边的山都塌了,我听先生们说的。”张小虎怒气冲冲地瞪着沈傲道:“我不许你去。”



        “你恩公让去的。”沈傲似乎对张小虎再了解不过。



        张小虎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他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让开了身子,抿了抿道:“你要早些回来。”



        “嗯。”沈傲应了。



        此去,有些凶吉难料,可沈傲不能抱着张小虎,也不能认真的他和他告别,越如此,越会吓坏他的,他看了榻上的张母一眼,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背着包袱,毅然决然的走了。



        “下一次我回来,教你放风筝。”



        “你定要回来呀!”张小虎追出门,看着那背影,大呼道:“西边的山都塌了,你别靠着山走。”



        “噢。”



        一匹匹马牵了出来。



        除了骑乘的,还有专门堆放物资的,西山永远不缺粮,不过为了尽力多备粮食,还是多带麦子和米面,这些东西携带方便一些,用滚水一烫,便可膨胀,不似土豆和红薯,实在不易携带。



        大量防疫的药草也都没有落下,还有许多的工具。



        王金元脸色惨然,他想哭,紧跟着方继藩的后头,抹着泪道:“好端端的,去西边做什么,少爷……诶……”



        “你记住了!”方继藩利索的翻身上了马。



        他知道,王金元这些日子已经对自己形成了依赖,他认真的看了王金元一眼道:“过几日,等西边太平了,你得组织人力往西边运粮,我们会在沿途做好标记,若是道路被泥土封锁,也会尽力开出山道,总而言之,粮食一定要按时送到。迟了,我打断你的腿。”



        “少爷……”王金元抱着马上方继藩瞪着马镫的腿,哭哭啼啼的道:“别去了,让别人去便是……”



        “住口,滚蛋!”很多时候,确实暴力能够解决一切的问题,当然前提是,小朋友不要学。



        方继藩回头,五个门生,还有十二个徒孙,一百多个生员已一个个准备就绪。



        唐寅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袱,他在翰林院听到消息,二话不说就跑了来了,连上官那儿都没有招呼,他做官做得一点都不开心,做个屁的官,恩师有命,他什么都没有说,只管听命。



        欧阳志比较迟钝一些,刘文善和江臣找到他,说恩师催他们去西山。



        欧阳志沉默了片刻。



        接着,生怕被打断腿的刘文善和江臣直接拖拽着他便走。



        欧阳志才反应过来,大呼道:“我会走,我会走!”



        王守仁的脸色较为凝重,却是心潮澎湃,他看着恩师,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果然不愧是恩师啊。



        平时这么多教诲,没一句是空话的。



        方继藩同样看着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五个门生,师生之情若父子,根本不需和他们交代什么了。



        方继藩骑着的马,并不高大,而是大漠中的矮脚马,因此这四肢并不高大,也不神骏的蒙古马,反而使坐在马上的方继藩显得高大威猛起来。



        不过这马有好处,除了它比那些高大神骏的西域马生得丑得他娘都不想认它们之外,它们更像武大郎一般,更能吃苦耐劳,最可怕的是,西域神骏的高头大马需要喂养精饲料,而此等丑出翔的马,却可以吃杂粮。



        此去粮食是根本的问题,让马消耗掉大量的补给,除非方继藩疯了。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无心去计较马的美丑,策马而行,一声令下:“出发!”



        长蛇一般的队伍,便开始向着天崩地裂的方向前行。



        偶尔会有人回眸,对身后的西山恋恋不舍。



        沈傲更是一步三回头。



        他看到……张三八抱着张小虎,在田垄上看着自己。



        张小虎似乎是在大喊什么,可是……那里有许多来送行的人,人声嘈杂,那声音早已淹没了。



        沈傲吸了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像被塞了一样。



        而后,他决然地看向前方,那里有师公的背影,还有漫天的霞光。



        一个时辰之后。



        又是一队快马抵达了西山。



        朱厚照翻身落马,看着这空荡荡的书院,原先的热闹的书院,一下子清冷了许多。



        “人呢?人呢?老方那个混账,他人呢?就走了?”朱厚照气咻咻的,带着几分任性,抽挞着马桩子。



        王金元小跑着来,连忙行礼道:“殿下。”



        朱厚照气呼呼的楸住了王金元的衣服,瞪着他道:“方继藩呢?”



        “往西去了。”王金元哭笑不得的道。



        朱厚照便直接放了他,随即对身后的人道:“走,跟本宫去追。”



        “殿下!”刘瑾在后头,刚听说方继藩去了西边,心里一松,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知该是为方继藩担忧,还是庆幸这里少了方继藩这个祸害。



        可下一刻听到朱厚照也要西行,刘瑾吓尿了,惊恐地道:“殿下啊,这是天崩啊,天崩了啊,西边的山都塌了,您不能去,不能去啊……”



        朱厚照朝他冷笑道:“本宫乃镇国公,西山书院的院长,现在整个书院的人都去了,本宫还留在此做什么,他们在哪儿,本宫就在哪儿,老方敢去,本宫有何不敢去!”



        虽说说本宫有何不敢去,可下意识的,或许出自于老朱家基因的本能,又或是出于他所处在的时代,人们对于地崩的恐惧,他还是不免打了个激灵,觉得自己后襟都湿了。



        可他还是咬了牙,语带坚定地道:“走,刘伴伴,你随本宫去。”



        说着,再不迟疑的策马。



        刘瑾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跟上去。



        片刻之后,朱厚照却又骑马折返而回,刘瑾和王金元面上的笑容还未持续多久,便听朱厚照道:“王……金元……管你什么金元、银元,赶紧去给本宫挑几个好的萝卜去,要有手臂粗,慢了片刻,本宫打断你的腿。”



        如果嘴巴可以断人腿,现在的王金元即便有三条腿,怕也已一截截的断了干净了,今日……是断的最多的一次。



        …………



        总算在十二点前送上第五更了,今天实在太累了,老虎终于可以歇歇了,噢,还得求点票票,月末了,请有票的同学不要浪费了,能投给老虎就更好了,谢谢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