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八章:天下归心

第三百九十八章:天下归心

        胡开山虽然长得丑,以至于即便是有什么情绪,在这张丑得出奇的脸上,也很难诚实的反映出来。



        只是此刻,他看着方继藩,眼里虽然有对恩公的敬佩。



        可同时也有一种我虽是草莽,久居深山,但是你不要骗我的表情。



        自己就被赦免了?



        皇帝老子还能知道自己?



        这圣旨……怎么看着都不是太靠谱啊。



        方继藩看着胡开山古怪的神情,不得不表现出对圣旨的无比崇敬的样子,这玩意就是这样,若是连自己都骗不过,还怎么骗得过其他人呢?



        侮辱别人智商的人,需先侮辱自己的智商啊。



        方继藩一本正经的道:“胡开山,你听明白了吗?”



        “小人……”胡开山面色迥异:“当真被赦免了?”



        方继藩很认真地道:“除了奸*之外,所有罪行,一概赦免!”



        胡开山沉默了很久,叹了口气,终于道:“恩公乃是高义之人,恩公的话,小人信。”



        他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转眼之间,人生来了个大转弯。



        没有人愿意做贼,落草为寇,也从来不是这个世上大多数人的优先选项,历来只有逼上梁山,少有那等兴冲冲的往山里跑的,前者是无奈,后者……属于有点二的类型。



        胡开山真的相信方继藩,因为他觉得,如恩公这般有义气,爱民如子,与民同苦的人,是值得信任的。若是恩公想要骗自己,昨天夜里就可以砍下自己的头颅,去给朝廷邀赏了。



        只是突然得到了赦免,那么……自己又该何处去呢?



        成了良民,可数年来落草的习惯已难改了。



        突的,他一下子眼泪滂沱起来,真切地看着方继藩,语带恳切地道:“恩公……小人……小人没处去,不如就跟着恩公,为恩公鞍前马后吧,请恩公不嫌弃小人,小人有一些气力,恩公若有差遣,就算是拼了命,小人也愿为恩公赴汤蹈火。”



        胡开山的请求倒是令方继藩感到意外,他想了一下,便答应了,这可是一头狗熊啊,一个可以顶上几个平常人,留在身边总不亏的。



        胡开山看方继藩点了头,顿时大喜得热泪盈眶,倒像是捡了大便宜似的,再三磕头。



        而后他才站起来,道:“恩公,小人有个小小的要求。”



        “你说。”方继藩见他那等喜不自胜的样子看着自己,心里下意识的有些发毛。



        “小人想回老宅去看看,小人而今虽是无依无靠,可是父祖们却还葬在乡里,而今……”



        原来是这等小要求,方继藩舒了口气,便道:“去吧。”



        胡开山千恩万谢,也不骑马,只背了一个行囊,便快步走了。



        …………



        看着这里越聚越多的灾民,方继藩深吸一口气,没有了匪患,那么更多的粮食就看可以运来了。



        现在一切需重新开始,得将这些人好好的安置起来。



        一百五十个生员,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他们不但肯吃苦,而且都有学识,他们中的每一个人,既可以是表率,也可以是十个乃至数十个灾民眼里的智者。



        人们信服他们,因而他们除了照顾弱小之外,还可带着青壮们开始对家园进行重建。



        沈傲组织起了二十多户人家,他似乎对这样的人家了若指掌,和他们攀谈时,也绝不是高高在上,若是要出工时,也是他身先士卒,二十多户人里,有三户病人,其中最严重的,乃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人。



        少年人产生了高热,沈傲照着方子,去物资囤积的地方领了药草给那少年人煎服,这时候其实在病魔之前,人力能做的,实在有限,药到病除,只会出现在传说之中。



        这二十多户人,每一个人在受灾之前的情况,他都已摸清了,记录在自己的簿子里,西山书院来了此处,最大消耗除了粮食和药草之外,便是笔墨了。



        为了方便携带,也是为了防潮的需要,除了纸张,还有许多竹签,方便生员们记录。



        二十多户中,有一人是初通笔墨的,此人便成了沈傲的跟班。



        人们开始安定下来,最恐慌的时候已经过去,于是人们开始寻找自己的亲人,随后,在渐渐稳固的山体里,人们开始上山伐木,搭建了一个个简易的棚子。



        一切井井有条,再没有最初的惨状了。



        …………



        宫中……



        地崩之后,京师已经大乱,西山书院自行前往灵丘县救灾,消息传出,刘健虽然是表现了赞许,可不少人……哭了。



        他们的儿子,就是书院的生员啊。



        沈文就是最难受的一个,他可谓是捶胸跌足,只恨自己当初为何不给沈傲娶一个媳妇,好歹……留个后啊。



        自然心里是忧心如焚,可面上,沈文还是死鸭子嘴硬,认为此举乃理所应当。



        而接下来的一件事,却引发了朝野的哗然。



        弘治皇帝傻傻的看着奏报,懵了。



        他的儿子……跑了。



        是在西山书院往西开拔不久之后,不知所踪的。



        东宫上下都像没头苍蝇一般,到处寻找。



        最终,所有人意识到,太子理应向西去了,是去了灵丘县。



        弘治皇帝脸色蜡黄,那总能保持出一副稳重之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少有的惊恐。



        灵丘县,那儿……现在可是人间地狱啊。



        太子他……



        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竟这样的胡闹?



        作为一个父亲,弘治皇帝是无法接受这噩耗的,他直接心乱如麻起来。



        虽然平时对朱厚照严厉无比,甚至很多时候动辄打骂,可他自觉得,这是一个皇帝应尽的职责,这个孩子,是自己一切的希望啊。



        可他……竟是如此胆大包天,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



        念及于此,弘治皇帝猛地张眸,而后道:“来人,立即调集人马去灵丘县,将那逆子……找回来。”



        “陛下……”萧敬躬身道:“那里道路禁绝,奴婢对地崩之后的事略知一二……人进去了,若是立即出来,未必就能安全,奴婢……奴婢以为……”



        萧敬铁青着脸,他知道陛下彻底的心乱了,地崩的情况和其他灾害不同啊,人进去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是找到了人,你也不能拉回来,谁知道在回来的路上,会不会又突然来个山体崩塌呢。



        人们无惧于蝗灾,无惧于水患和火灾,这是因为,这些灾害是肉眼可见的,而地崩所带来的天崩地裂之感,足以让所有人都对上天心生敬畏。



        萧敬是个老宦官,他很信神明,相信自己这辈子没了,下辈子投胎转世,一定会是个身心健全的人。



        他艰难的想要劝说什么。



        弘治皇帝则幽幽的道:“这逆子,是想学西山学院入灵丘县救灾吧。”他叹了口气,才又道:“他啊,西山书院去灵丘县救灾固然可佩,可他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朕就不说他太子的身份,就说其他的,他去了那儿,不就是一个累赘吗?”



        “陛下……言重了。”



        弘治皇帝发现,这件事居然怪不到任何人的头上,只能怪太子作死。



        听说方继藩立即带着书院生员救灾的时候,虽然百官之中生出了许多异议,认为西山书院这是不务正业,读书人该当读书要紧,可弘治皇帝,可是当场表现出了赞赏的。



        而如今……



        弘治皇帝苦笑道:“灵丘县和西山的消息,要随时关注,凡事关于那儿的消息,统统报来…”



        “是,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心里无奈,又道:“此时派人进去寻找太子,不但有不可测的风险,或许反而会害了他。更何况方继藩和书院的生员们一定会保护他的,朕深信如此……”



        手搭在了御案上,接着道:“太皇太后那儿,万万不可提及此事,告诫仁寿宫上下人等,谁敢提及此事者,杀无赦。若是太皇太后问起,就说他现在在西山读书,太皇太后年纪大了,她承受不住的。”



        萧敬连忙恭谨地道:“奴婢事前,已经吩咐下去了。”



        弘治皇帝看了萧敬一眼,萧敬办事的手段,他是放心的。



        随即他苦笑摇头着道:“但凡还有那儿的消息,要立即报来,要快!”



        萧敬忙道:“陛下,奴婢知道厂卫现在也已精锐尽出,也已派人冒险进入灾区寻访,请陛下放心,随时……都会有消息来。”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这便好,这便好啊。”



        可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了宦官小跑的声音。



        “陛下……山西布政使司以及山西行都指挥使司传来急报。”



        弘治皇帝一愣,这么快就来消息了?



        山西布政使司驻在太原府,而另外设的山西行都指挥使司,简称叫做山西都司!



        前者是关内十三省的管理体系。可因为大同乃京师咽喉,关系重大,因而朝廷又设立了山西都司,当然,山西都司主要的职责范围,却只在大同府一线,那儿驻扎了十余万兵马,关系重大,所以人们通常又称山西都司为大同都司。



        太好了,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