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二章:本宫来教你们救灾

第四百零二章:本宫来教你们救灾

        在河堤上,方继藩正坐在那儿,手上拿着竹片,一面提笔计数。

        门生们体恤他啊,给他安排了这么个清闲的事儿。

        可在这儿,即便是方继藩,也无法过得多舒坦。

        他想找皂角洗头,想美滋滋的洗个澡。

        可是……太难了。

        倒不是没有井水,只是……一言难尽。

        等朱厚照和胡开山背着麻袋上了河堤的时候,方继藩一脸鄙视的看了一眼朱厚照,在他的竹片上,记录下了六个正字。

        而胡开山……好吧,一个竹片已经记不下了,足足十九个正。

        厉害了,我的胡。

        有气力的人,在这个时代,还是很受追崇的。

        尤其是胡开山干起活来,外衣一甩,放荡不羁的露出上身,那几乎隆起成小山一般的肱二头肌,让方继藩都忍不住的流着哈喇子,这可不是上一世,特意健身起来的肌肉啊,这是纯天然的。

        朱厚照气喘吁吁的将麻袋一放,挥了挥额上的汗水,便问:“多少了?”

        “三十!”方继藩道。

        朱厚照喘着粗气,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了,不由的捂着胸口。

        方继藩便道:“殿下累了吧,要不要歇一歇。”

        朱厚照觉得自己的小腿打哆嗦,手臂酸得都快抬不起来了,可看看憨厚的胡开山,又提着三个麻袋,健步如飞的先走一步,朱厚照便圆目一瞪,道:“这算啥?这算啥?这一点点就叫累?小荣,告诉他,我累吗?”

        朱小荣还在艰难地提着那小篮子的石头,累得浑身热汗淋漓,她已被一群妇人们梳洗了一番,总算像个女娃娃了,好不容易的喘了口气,朱小荣高声道:“不累,不累!”

        朱厚照便朝方继藩使了个眼色,神气活现,接着咬牙切齿的又要提起麻袋,只是这麻袋,感觉又沉重了几分,朱厚照几乎将自己肱二头肌的所有潜力全部发挥了出来,才勉强将麻袋抬起。

        河堤下,一群蓬头垢面的人却是发了疯似的冲了上来,口里大叫着:“殿下……殿下啊……”

        声音……很耳熟!

        一听这声音,是很是有文化的人。

        朱厚照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放下了麻袋。

        这倒是正好,可以歇一歇了。

        谁料方继藩耳尖,似乎听出了这些带着读书人特有音韵的嗓音,嗖的一下,奔过去,直接抢过了朱厚照的麻袋,拼命的背起来。

        若让某些人知道太子殿下在扛大包,他则坐在这儿清闲自在,十之八九会被这些人喷死。

        朱厚照瞪老方一眼,眼带鄙视,方继藩朝他抱歉似的笑笑。

        这时,谢迁一干人已是气喘吁吁的过来了。

        他们看了一眼朱厚照,脸晒得很黑,满是污垢,再看看方继藩在一旁提着麻袋,诶哟哟的象征性的叫了几声,然后将麻袋放下。

        谢迁……哭了。

        或许是因为真正吃了苦,方才知道这颠沛流离是可以有多难受,此时再见到太子殿下,可见太子殿下这个样子,这……可是大明太子,是储君,是将来的天下之主啊。

        殿下黑了,还瘦了,怪可怜的。

        堂堂太子,居然在此,亲自……

        谢迁左右看了看,却是发现朱厚照左右空空无物,且就算是他在长堤上亲自指挥修河堤吧,可这……也是难得啊,太难得了。

        再看看新建伯方继藩,手里扛着大包……

        谢迁真正感动了。

        虽然太子殿下爱胡闹,方继藩肯定也不是好东西,可这世外桃源之地,几乎可以想象,正是太子殿下和方继藩营建起来的。

        历来大灾之后,必有人祸,可这灵丘县,在太子殿下和西山书院的努力之下,竟是井井有条,河堤这儿是高处,从这里朝下看,那营地赫然在目,那儿鸡犬相闻,无数的百姓在生员们的带领之下,开始重建家园。

        殿下……

        谢迁眼里迸出泪来,殿下长大了啊。

        殿下……英明。

        朱厚照则是叉着手,打量着他们,眼带疑惑地道:“你们是……”

        谢迁哭笑不得,只好再次重新报自己的名号:“臣是谢迁。”

        朱厚照努力的辨认,方才觉得这个人是谢师傅。

        谢迁哽咽道:“殿下不避天塌地陷,特来此赈济灾民,臣所过之处…呜呜……”

        不真正的来此,怎么会知道太子殿下在这里做了什么呢。

        谢迁满是欣慰,这才是真正的爱民如子啊。

        朝中君臣,天天将爱民如子挂在嘴边,可有几人能做到太子殿下这般?

        他拜倒在地道:“臣奉陛下之命,特来寻觅太子,同时赈济灵丘县灾民,缉拿大盗。”

        “且慢!”朱厚照乐了,眼眸一下子亮了。

        终于来赈济了啊,看来不必再让人吃饭团了。

        朱厚照便连忙道:“你们带来了多少粮食来……”

        “这……”谢迁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失策,失策,粮食不是还没运吗?调度也总需要时间的嘛,得先下旨,而后拟定章程,此后户部将粮食自仓中出库,还得命附近州县征募民夫,接着运送。

        朱厚照看谢迁的反应,便明白了几分了,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的道:“敢情你们只带了十几张嘴啊。”

        “……”

        朱厚照又道:“你们还来缉拿大盗?”

        “是,是。”

        “大盗呢?缉拿到了吗?”

        “一路上,没见着。”

        远处,胡开山正扛着三个大包,朝河堤口投放大石,他双臂肌肉隆起,放飞自我一般,直接将大石丢入河堤口,那大石直接在半空划过半弧,那大石生生砸入河堤口,霎时溅起了一丈的水浪,恐怖如斯。

        “看到了没?”朱厚照指着胡开山,龇牙道:“那便是大盗胡开山,他就在那儿,你们去拿呀。”

        看着那如狗熊一般的背影,谢迁等人惊着了,人群中产生了一阵骚动!

        谢迁恐惧的道:“殿下,臣等护着殿下快走,此人凶残,恶贯满盈,臣……臣等会就急调附近军卫围剿。”

        朱厚照不禁嘲弄的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缉拿大盗?”

        朱厚照从前还是觉得大臣们很厉害的,可现在……

        朱厚照叉着手,绷着脸看着十几位大臣,却是一脸质问的样子。

        谢迁对上朱厚照的目光,第一次感受到了被鄙视的滋味,竟是不知如何回答,心乱如麻。

        朱厚照高吼道:“小胡,你来!”

        远处,胡开山虎躯一震,诶了一声,便放下了手头的活计,匆匆来了。

        没一会,一座小山般的胡开山便到了谢迁等人的面前!

        谢迁等人没吓个半死,也正好脸上都是污垢,掩盖了那因惊吓而一脸的苍白!

        朱厚照拍了拍胡开山腹肌,很结实,拍的有些手疼,口里道:“他是大盗吗?”

        “是,是,不是……”谢迁也是第一次在太子殿下的面前,一丁点的底气都没有。

        明明往日都是太子在自己面前,低眉顺眼的叫一声谢师傅,而自己则只是不卑不亢的行个礼。

        可现在,不但身体虚,心也虚啊……

        只见朱厚照正色道:“你们在京里怎么知道下情呢?此次赈灾,小胡非但没有带人劫掠,且还四处赈济百姓,他虽是草莽,被你们通缉,可人家救的人却远比朝廷救的人多得多,本宫问你们,他是不是贼?”

        “……”谢迁等人哑口无言了。

        朱厚照接着道:“本宫已经赦免他了,从此以后,他是西山书院的人。”

        胡开山笑了,虽然笑的很友善,可谢迁等人,却又是吓了个半死。

        “这是臣等的失职,臣等从现在起,一定极力赈济百姓。”

        “怎么赈?”朱厚照反诘。

        赈济灾民……这可是谢迁的拿手好戏啊。

        想当年,他在地方上治理水患,那也曾是声名远播的。

        谢迁正要开口,准备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六来。

        朱厚照道:“你说说看。”

        “这……”谢迁想了想:“赈济之首要,在于安民,灾情似火……”

        朱厚照却是打断了他:“这些话,本宫听的比你们多,谁不知道赈济之首要在于安民,西山书院一百多人,人人都知道。”

        “殿下且先听臣说……”

        朱厚照很没耐心地大手一挥,直接道:“说多了也没用,本宫来说一说吧。现在这里还缺一点粮,需要紧急送进来,不过官道堵塞,车马还进不来,只能靠人力,太慢了,无法满足数千上万人所需,所以要组织人手清理官道,先让车马进来。”

        “……”谢迁等人有点懵,不过……他们现在一声不吭,不敢接茬。

        朱厚照又道:“还有,就是药草虽然足够,可为了防止疫病,需要大量的人力在附近寻觅无主的尸骨进行掩埋,更需大量的防疫药品,现在条件简陋,营地里污水横流,也需好好的清理一下,大灾来时,最重要的是防疫,这里需要一批精良的大夫,哪怕有三五个名医也好。”

        “殿下……说的是。”谢迁一时汗颜,他总觉得朱厚照的话,说的太糙了,可不得不承认,太子殿下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

        月底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