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五章:龙颜大悦

第四百零五章:龙颜大悦

        



        张懋提出了疑问。



        他是实在有点不放心,到了他这个年龄的人,大抵看哪个年轻人都觉得是不靠谱的。



        更何况这位太子殿下的黑历史实在太多了,他会如此想,也是情理之中!



        萧敬则是笑了起来,道:“英国公显然是和文字打的交道少,有此疑问也是情有可原,可咱家呢,平时却是时常舞文弄墨的,这样的字,一气呵成,又乃谢公的字迹,谢公的行,岂是寻常人模仿的了的吗?嘿嘿除非谢公是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才写出了这个,否则绝无可能伪造的。再者说了,以谢公之能,倘若真被人胁迫了,他随手在这奏疏里留下一些伏笔,谁看得出?”



        萧敬笃定地道:“所以这份奏疏,绝对发自于谢公的肺腑,断不会有错。”



        “”张懋的脸有点僵,他觉得自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



        一个太监,虽是说的恳切,可人家的意思听着很刺耳啊,不就是说自己是个大老粗,没啥文化,和文字打交道的时间少吗?这姓萧的一句咱时常舞文弄墨,那口吻,真如骄傲的小公鸡一般。



        不过萧敬这话倒是说得在理的,张懋只得道:“既如此,就立即发出去,好早些将这奏疏送到陛下的跟前吧,这是好事啊,有了谢公的手,看来里头是绝对安全了。”



        说到这里,张懋兴奋的搓着手,接着大叫一声:“来人。”



        外头立马有小校匆匆进来,张懋将奏疏交给这小校道:“加急送通政司,不得有误!”



        “遵命。”



        这大帐里,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每一个都觉得自己的肩头轻松了几分。



        没出事便好。



        一旦出了事,可就糟了。



        张懋眉飞色舞地道:“好啊,真好”



        牟斌一直冷眼看着一切,几乎,他如透明人一般,从未开过口。



        倒是萧敬想了想,道:“不成,人追来。”



        “什么?”张懋一愣。



        萧敬匆匆忙忙的吩咐了一句,过了一会儿,那预备要送出急报的校尉便又将奏疏送了萧敬手里!



        萧敬板着脸道:“陛下现在正急着等消息,不知有多心急如焚,他这几日定是寝食难安,而今有了谢公手,殿下肯定是放心了。咱左思右想,咱是奉旨来迎太子殿下的,而今太子殿下安然无恙,此时再留在这儿,也不合适,这奏疏,咱亲自快马加鞭,送去吧,劳烦英国公和牟指挥使在这儿多呆几日,咱家得赶紧宫去报喜。”



        “”张懋目瞪口呆的看着萧敬。



        萧敬已经懒得理会他们了,拿着奏疏,匆匆出去,扯着公鸭嗓子道:“来人啊,预备快马,预备最快的马”



        大帐里,鸦雀无声了半天。



        说实话,这么不要脸的人,张懋见过很多,死太监理应就是这样的,有好处的事,第一个冲在前,没好处的,便躲在了背后,可是似萧敬这样直白的,却是不多啊。



        “无耻。”张懋忍不住啐了一口吐沫。



        一直安安静静的牟斌,这会却是笑了。



        张懋脾气不好,便瞪着他道:“你笑啥?”



        牟斌淡淡的道:“萧公公不无耻,萧公公只是比谁都明白,谁才是他的主人,他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陛下,若是还有,那么殿下也算半个,因而在他们面前,萧公公需要伪善,需要忠厚,需要永远嬉皮笑脸,将所有的心事都藏在心底。可是”



        牟斌顿了顿,简洁有力的继续道:“可是对其他人,他便什么都不在乎了,他不在乎咱们怎么看他,不在乎别人说他的是非,他不在乎,不是因为他不善于为人处世,是因为他知道咱们如何看待他,都没有关系,他根本不必花费心思在你我的身上,营造出所谓的忠厚、老实,自然更不必谦虚了。”



        “残废了的人就是如此啊!”张懋不由感慨。



        牟斌抿着嘴,颇有认同的颔首点头,自己和萧敬不同,自己还多少得讲一些人情世故,因为自己在这世上,不是孑身一人,自己有亲朋好友,会有子孙后代,没有人会愿意给自己的家族招惹什么是非和隐形的灾祸。



        而萧敬则不同,他只需这辈子不被陛下和太子生厌就可以了。他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呢?



        萧敬可谓是快马加鞭,跑的比寻常的快马还急,几乎日夜兼程,压根就没有停留过。



        等到了两日之后,他抵达了京师,整个人仿佛瘦了一圈,一脸疲惫和虚弱。



        可即便到了这里,他也没有稍作歇息,直接宫,甚至连满是灰尘的衣物都没有换下,到了宫里,一问,方知陛下在暖!



        于是他匆匆的赶到了暖,深吸一口气,踏入了暖里,嘶哑着声音道:“陛下,陛下”



        之所以这一副乱糟糟的样子,是早有缘故的,故意而为之。



        暖里。



        弘治皇帝与刘健、李东阳正在议事。



        弘治皇帝心里固然是焦灼万分,可越是闲着,心里越是一团乱麻,正因如此,所以急需寻点事做。



        地崩乃是天灾,弘治皇帝不得不尤为关注,他正在听刘健的奏报:“弘治十一年,四川布政使司也遭遇了地崩,地崩的规模,比之今日灵丘县要小一些,倒塌的房屋,不过千间,这可死伤却是巨大,黄册之中,减丁七千余人,据当时的奏报,地崩所死伤的百姓并不多,反而是地崩之后,山川移位,河流改道,兼之久远不及,损失才是可怕,此非人力所及,实是诶”



        弘治皇帝听着,却更是心忧了,若如此,灵丘县的死伤,岂不是更加惨重?且不说那些可怜的百姓,那太子和西山院的人



        萧敬的这一声陛下,正好打断了弘治皇帝的思绪。



        弘治皇帝抬眸,便看到了萧敬。



        他心里咯噔一下,又看着萧敬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样子,心感到更堵了,努力的压住那股担忧,问道:“你如何来了?”



        萧敬道:“陛下,这里有一份谢公的奏报,奴婢觉得事关重大,因而特意的送了来。”



        谢迁



        萧敬耍了个滑头,他故意略过了自己看过奏报的细节,免得到时候使自己身上有了污点。



        弘治皇帝脸色一变。



        谢迁,终于来奏报了。



        自己日思夜想,等的就是这份奏报啊。



        刘健和李东阳都站了起来,显然,也激动起来了。



        “念!”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敢亲自去看那奏报,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忍不住有些颤抖。



        “是。”



        萧敬起身,展开了奏报:“臣谢迁奏曰:臣奉旨入灵丘县,赈灾、缉贼为名,寻觅太子殿下为实



        弘治皇帝显得焦虑,他希望萧敬赶紧告知结果,可他心里又有些不敢听下去,生怕听到什么可怕的事。



        刘健也是绷着脸,手握成了拳头,手心都已湿了。



        空气在这一刻,仿佛都已经凝固了。



        萧敬继续道:“因顾念殿下安危,臣与诸官,会扈从数十人等,贸然入山,及至灵丘,竟不见灾象”



        “什么是不见灾象?”刘健觉得匪夷所思,地崩了啊,怎么可能没见着天灾的景象呢?



        萧敬没有理他,继续念下去:“所过之处,井然有序,无数灾民新建营地,营地中虽是缺粮,却也勉强至温饱,臣大为惶恐,终见太子殿下”



        见着太子了!



        刘健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好啊。”



        弘治皇帝脸色僵硬,许多日的精神都是紧绷,成日的挂念着那个家伙,甚至,弘治皇帝辗转难眠时,时时都在想,从前对那个小子,实在是太苛刻了,自己为何就有如此望子成龙之心呢,这个小子,打小就有些反骨,此乃天性,天性不可违背啊。



        最后,弘治皇帝开始自责起来,倘若这个小子来,自己绝不强迫他做任何事了,定要好生待他,不对他有任何的打骂,这都怪朕自己不好啊,都是朕的错,子不教、父之过也。



        可即便无数自责和羞愧的情绪涌入心头,弘治皇帝却不得不勉强撑着,因为宫里早就乱了,尤其是坤宁宫,他必须得比张皇后更加坚强。所以虽然有万分的担心和愧疚,却也只能埋在心底。



        而那句终见太子殿下



        一下子的



        这一股情绪顿时消散了个无影无踪。



        还活着



        他还活着啊。



        先是狂喜,心花怒放。



        接下来,一股不可遏制的愤怒却又莫名的涌上了心头,弘治皇帝几乎是豁然而起,咬牙切齿的道:“这个畜生,他竟还活着,如此孽子,荒唐无道,他若是来,朕不打死他,便不姓朱!”



        “”



        刘健等人心情一松,忍不住老泪模糊,可很奇怪,虽然陛下口口声声说要打死太子,作为老臣,他理应出来说道两句,比如陛下息怒啊,太子只是还年轻不懂事。



        可现在他有一种奇怪的心思,忍不住心里叫好,打得好,再不打,就上房揭瓦了。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