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四章:墙倒众人推

第四百一十四章:墙倒众人推

        刘安面色唰得一下白了,脑子已嗡嗡在响,双腿也是在打颤,整个人天旋地转的,很是难受。

        要知道,捕风捉影,可是他的专利啊,平时像他这样的人,到处弹劾,说人是非,用许多莫须有的罪名,不说栽赃陷害,却也坑死了不少人。

        可今日……自己居然被人用子虚乌有、捕风捉影的事儿,给坑了。

        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事情。

        锦衣卫彻查,锦衣卫是什么地方,自己弹劾的方继藩,某种意义而言,也暗示了太子胡闹。

        那锦衣卫的人,便是宫中爪牙,一旦给自己下了驾贴,请自己去诏狱里了解一下情况,自己还能活着出来吗?

        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到时候,还不是他们想让自己招供什么,就招供什么,想让自己勾结鞑靼,就勾结了鞑靼?

        如此一来,刘安明白自己完全没活路了。

        他整个人已是一屁股瘫倒在地,忙是开口为自己辩护:“陛下,臣无罪。”

        方才一番唇枪舌剑,已令弘治皇帝心里对刘安厌恶到了极点,无事生非,污蔑太子,简直让人可恨。

        西山书院,这么一大群人,在灾区里拼了命的救人,你却在此,造谣生事,即便是再宽厚的人,此时也无法忍受了,对刘安的种种行为,只有深深的不屑和憎恶。

        弘治皇帝双眸轻轻一转,看了萧敬一眼。

        萧敬立即领会弘治皇帝的意思,眼眸微微一眯,他朝刘安笑吟吟的道。

        “刘事中不必害怕,只是澄清而已,陛下并未说你有罪,不过既然有人弹劾于你,总要弄清楚才是,到时,若没有查实,不也正好还了刘给事的清白吗?陛下哪,终究还是信得过你的,这也是为了你好。免得有人背后说你勾结了鞑靼,令你跳进黄河水都洗不清了,这去锦衣卫走了一遭,事情弄清楚了,你得了清白,不也很好嘛?”

        萧敬是个很有水平的人。

        这一番话,和颜悦色,使人如沐春风,令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危险。

        却又暗藏杀机,寻常人听了,还以为萧敬是为了刘安好,可明眼人却都知道,温言细语背后,是毛骨悚然的开始。

        可此时,没有谁为刘安说话,每一个人都沉默了,垂着头,连目光都不敢往刘安身上去。

        讲道理,这一次……是真的没法儿求情啊。

        方继藩已乖乖的回到了班中,他眼睛瞥了谢迁一眼。

        而谢迁,压根都不看他。

        眼看着刘安被客客气气的请了出去,所有人对方继藩,开始有了新的认识。

        等到朝议散去,方继藩先是出了谨身殿,眼见谢迁孑身一人,朝着内阁方向去,方继藩忙是小跑着上前。

        在灵丘的那些日子,谢迁虽然洗着衣,可那万言书还有相关的文牍,可都是他一手准备的。

        方继藩到了谢迁跟前,笑吟吟的开口唤道:“谢公。”

        谢迁却理都不理他,与他擦身而过,嘴皮子只轻轻动了动,方继藩只听到轻轻的声音:“不要和老夫说话,也不要和老夫好似有什么了不得的关系。”

        “噢。”

        方继藩看着谢迁越来越远的背影,不禁感慨,真是一个心狠手辣,又很讲究的人啊,自己比他就差了那么一丁点。

        在心里感叹了一番方继藩便跨出步伐,可刚走不远,有宦官小跑着而来,朝他着急的说道:“新建伯,公主殿下……殿下她头又有些疼了。”

        不讲究!

        方继藩拿着谢迁,再和太康公主这么一对照,忍不住心里吐槽,看看人家谢公,再看看公主殿下。

        哎……

        不过他们本来也是俩类人,没法比较的。

        方继藩脸皮厚的很,双眸盯着宦官看,眉宇轻轻一皱,一张如玉的面容里立即写满了诧异与担忧。

        “是吗,幸好我回京了,又恰在宫里,快,赶紧去看看。”

        匆匆到了朱秀荣的香阁。

        朱秀荣显得很焦虑,事实上,她的脸色也有些不好,原本白里透红的脸,有些阴沉,一双原本明媚如春的眼眸也略显暗沉。

        她已有许多日子没好好睡过了,既担心朱厚照,又担心方继藩。

        好不容易盼到了方继藩的消息,却又得知,方继藩似乎遭人弹劾了。

        宫里的消息藏不住,一有御史在弹劾救灾的事,外头打探的宦官便觉得这可能是冲着太子殿下去的,自然飞跑着去张皇后那禀报了。

        朱秀荣听了去,心里又莫名的担心起来。

        见方继藩笑吟吟的进来,心便放下了一半,她凝眸看了方继藩一眼,才敛去心中的担忧,悠悠开口说道:“方卿家,有日子没见了。”

        方继藩朝朱秀荣颔首:“是啊,臣一直挂念着公主殿下……的身体。”

        坐下,四目相对,见朱秀荣面带几分憔悴之色,方继藩便情不自禁的关心起来。

        “殿下近来没睡好吗?”

        “不知何故,可能是脑疾……”

        说着朱秀荣俏丽的面容不禁漾起一抹红意,下意识的将脸往方继藩看不见的一面缩去。

        额……

        脑疾就是骗人的,这一点别人不知道,方继藩却是再知道不过了,可这事儿不能戳破,方继藩以后还得靠着脑疾混饭吃呢,说实话,脑疾这碗饭,很香!

        朱秀荣见方继藩并没追问,咬了咬红唇,便默契的伸出手。

        方继藩则搭在她的脉搏上。

        朱秀荣一面凝视着他,一面柔声的问道:“听说……有人弹劾你。”

        “习惯了。”方继藩微微一笑,满不在乎的样子。

        朱秀荣不禁皱眉,很是不平的问说道。

        “他们这样污蔑你,你也不生气?”

        生气啊,当然生气,刘安虽然被请去诏狱喝茶了,可出了宫,我方继藩还打算找块砖偷偷去砸刘安家的门呢。

        方继藩心里这么想,面上却是朝朱秀荣摇头:“这不算什么,毕竟,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懂我的心思,所以,让他们随口污蔑去吧。”

        朱秀荣顿时觉得方继藩可怜,很让她疼惜。

        明明一个这样的正人君子,竟还受如此多的不白之冤,真是可怜,她忙是看向方继藩,一双明媚如春的眸子里满是心疼之意。

        “我就懂你的意思。”

        “什么?”方继藩握着脉搏的手微微一颤,心也不禁乱跳了起来,公主这是对自己表白嘛?

        可是好像又没了下文,他不禁凝视着她。

        面对方继藩审视的目光,朱秀荣的俏脸红得像一个苹果,她知道自己的话令人遐想,下意识的垂了垂头,抿了抿唇,她立即为自己化解尴尬。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一个顶天立地,光明磊落,且还心胸广阔的人。”

        方继藩心里想,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殿下谬赞,臣担当不起,其实臣还是有很多小缺点的,比如我……我……”想了想,好像还真没什么缺点,于是嚅嗫了老半天,竟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了。”

        朱秀荣竟是噗嗤一笑:“我哥说你懒。”

        “胡说!”方继藩想要辩驳,百姓心里有杆秤啊,我方继藩也得有个小账本,嗯,这件事我记下了。

        俩人这么一来二去的聊着,方才的尴尬不禁一扫而空了。

        朱秀荣颔首点头:“是呢,本宫才不信他的话,他说的话,没几句是真的。”

        “公主明白就好了。”方继藩如释重负。

        朱秀荣想起什么:“你在灵丘县救灾,想来很辛苦吧。”

        方继藩感慨道:“救人要紧,当时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其实……”方继藩想起了什么:“说起来,这一趟回来,我觉得我受了不少伤,当然,这都是皮外伤,满身都是,只是可惜,不能给殿下看。”

        “呀。”朱秀荣紧张起来,一脸认真的说道:“要不要请御医看看?”

        方继藩绷着脸,一脸严肃的开口:“你忘了我也是大夫?同行是冤家,我自己看就得了,若是请别的大夫来看病,岂不说明我医术不高明?”

        朱秀荣觉得有道理,忙是点头说道:“是我的不对,我不该这样说。”

        方继藩很满意,公主殿下和自己很契合啊,简直就是完美无间,丝丝合缝,尤其是这性格,形成了互补。

        脉把完了,方继藩今日不急着走,便吩咐那刘嬷嬷道:“去取笔墨来,我开一个方子。”

        刘嬷嬷谄媚的朝方继藩笑笑,应声去了。

        朱秀荣凝视着方继藩,诧异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大碍,不过,吃点药,以防万一。”方继藩坐着,打量了会儿香阁。

        朱秀荣凝望着方继藩如玉的面容,嘴角轻轻一抿,嗫嚅着道:“其实,后日,便是我的诞日。”

        生日……

        方继藩眼前一亮:“若如此,殿下一定很开心吧。”

        朱秀荣想了想:“还好吧,只是宫里礼数多……”

        她想说什么。

        方继藩道:“殿下想要礼物吗?”

        “什么?”朱秀荣看着方继藩,虽然不太明白,可那有神的目光里满是期许。

        方继藩道:“礼物啊,就好像祝寿一样。”

        朱秀荣缳首:“祝寿呀……我不该有这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