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六章:多才多艺方继藩

第四百一十六章:多才多艺方继藩

        方继藩对这吴江的印象是此人在历史上,曾和倭寇有所勾结,不过,这还是他调任到了浙江提刑使司的事。

        不过,所谓的勾结倭寇,也不准确。

        说穿了,所谓的倭寇,不过是一群东南的世家大族们,为了牟取海洋贸易的巨大利润,而官商勾结罢了。

        现在这吴江竟是在青州府的任上。

        那么……

        虽然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吴江是个好官,可方继藩却不屑于顾。

        他轻轻合上奏疏,抿了抿唇,便开口说道:“陛下,一个人官声如此好,可为何,却还在任地方官呢?”

        “什么”弘治皇帝睁大眼眸,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方继藩知道弘治皇帝的困惑,因此他认真的解释起来。

        “臣以为这个吴江大有问题,而且知道他有问题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可是上至吏部,下至地方的布政使司,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吴江是个廉吏,是个能吏。按理来说,这样有大才干的人,且已任官多年,在地方上,资历充足,那么,为何没有人提拔他?”

        弘治皇帝听言不禁觉得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却没立即肯定方继藩的说法,而是皱着眉头:“你继续说下去。”

        方继藩自然知道这么一条理由,无法说服弘治皇帝,因此他郑重的说道。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许多人得到了吴江的好处,又或者是官官相护,总之,没有人愿意说吴江的坏话,甚至是吏部都是如此。可虽说每一个人提起此人,是因为利益的关系,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可谁都清楚,和这个人关系太深,一旦这个人东窗事发,到时,可是要担负责任的。”

        方继藩暗暗观察了下弘治皇帝的脸色,见其面容里并没有什么怒意,他才又继续说下去。

        “因此,他在一直都在地方,从这个县调到这个县,从这个府,调任至这个府……否则,以此人的资历和官声,早就入朝了,这个吴江,请陛下彻查,将他的底细,摸个底朝天,臣深信,到时陛下一定有意外的收获。”

        “……”弘治皇帝沉默了,面容里满是愕然之色。

        他无法想象,一个从上到下,都在夸奖的人,居然是个巨奸,这一点,是弘治皇帝无法接受的。

        弘治皇帝看了一眼朱厚照,又看看方继藩,才淡淡开口道:“朕已命厂卫彻查了,但愿,结果不是你们所说的这样。”

        他随即看了一眼朱厚照,只凭一份奏疏,你就可以知道奏疏背后的隐情?

        这似乎不大可能吧。

        弘治皇帝眉宇挑了挑,下一刻却不露声色。

        “嗯,方才说到哪儿了,对,镇国府,镇国府,营建起来吧,太子既然想做点事,那就做点事,不过……”弘治皇帝目中带着深意:“镇国府建了起来,太子就必须按时去那儿点卯当值,否则,朕立即裁撤。”

        还以为陛下是希望太子能真正独当一面呢,原来竟还有用一个镇国府来困住太子的心思,若是太子和寻常的官员一般,也需每日按时当值点卯,他就算想跑,还能跑到哪儿去?

        朱厚照道:“儿臣遵旨。”

        自宫里出来,朱厚照吁了口气,看了方继藩一眼,兴奋的开口说道:“你也看出那个吴江有问题。”

        方继藩重重点头。

        “有很大的问题,想不到太子殿下也看出来了?”

        朱厚照乐呵呵的笑着,面容里洋溢着得意之色:“本宫是什么人,哼哼。”

        方继藩想了想,并没有继续吴江这个话题,而是笑着道:“对了,太子殿下,臣这几日,只怕去不得西山。”

        “为啥?”

        方继藩隐隐已经可以看到,一条鱼儿开始上钩了。

        看着一脸兴奋而又激动的朱厚照,方继藩道:“臣在研究做一样好吃的。”

        “牛肉?”

        方继藩摇摇头。

        “和杀豚菜一般?”朱厚照追问道。

        方继藩又摇头。

        想到方继藩又要做好吃的,朱厚照喜滋滋的。

        “那得让本宫去瞧瞧啊,去你的府上,这敢情好,说定了啊,本宫明日清早就来,这第一口,得让本宫吃,不然本宫这就去和父皇说,是你绑了本宫去灵丘的。”

        威胁我!

        我方继藩会怕你的威胁?哼!好吧,你赢了!

        方继藩不是个特别有原则的人,或者说,他的底线还是有那么点儿弹性的,只要不触及到自己根本的底线,很多时候,尤其是在朱厚照面前,方继藩也只是耸耸肩。

        次日一早,方继藩便开始做美食了。

        方家的厨房里,许多厨子和帮厨都被赶了出去。

        王守仁无语的看着自己恩师,他们也都回了京,不过翰林院里,让他们休息两日,再去当值。

        于是乎,他们看着恩师摩拳擦掌的样子,顿时有一种错觉感。

        自己的恩师,到底是干啥的?

        唐寅捋着袖子,要帮忙。

        欧阳志就指望不上了,宛如智障一般,烹饪是精细活,对火候的要求很高,这家伙若是慢上一拍,这厨房着火了怎么办?

        朱厚照美滋滋的在一旁看着忙得不亦乐乎的方继藩,不禁开口问道:“本宫该做什么?”

        “吃。”方继藩道。

        “噢。”朱厚照颔首点头。

        食材早已准备好了,鸡蛋,牛的不可描述挤出物,水果、蜂蜜、油、面粉等等。

        接着,方继藩开始鼓捣,将鸡蛋打碎,搅拌,接着放入牛的不可描述挤出物,蜂蜜、油、面粉,将这些统统搅拌均匀,瞬间,这像极了某种不可描述液体便足足有了一锅。

        当然,其中最紧要的,是上鲜酵母。

        此时还是明朝,却没有馒头,只有蒸饼。

        蒸饼和馒头之间,其实是没有太多的分别的,都是拿揉好面,放到蒸笼里去蒸煮罢了,可馒头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鲜酵母的出现。

        这鲜酵母的制作方法很简单,不过是用红薯发酵罢了,培养出了酵母,有了这东西,添加进了面粉之中,便可使这混合了鸡蛋、蜂蜜,牛的不可描述挤出物在蒸煮的过程中膨胀起来,造成蓬松感。

        这鲜酵母,乃是方继藩特意培养的,有了此物,这糕点的基础也就有了。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将鲜酵母放进去,他还预备再多培养多一些,用在西山的农家乐里,这可是大杀器啊。

        一切准备妥当,将面粉混合物放入一个圆形的木模具里,放入蒸笼,让唐寅生火。

        “这啥,鸡蛋蒸饼,为啥要放蜜?本宫不喜欢吃甜的呀。”朱厚照皱眉说道。

        方继藩看了他一眼,很是不耐的说道:“谁说给自己吃了?”

        朱厚照气的半死,很是不服气的问道:“那给谁吃?”

        “我自己。”方继藩笑吟吟的道。

        另一边,方继藩提出一个冰木桶,显然,这是冰窖里弄出来的,打开,一股香甜的气息四溢出来。

        “这啥?”

        “不可说。”方继藩很想告诉他,这是奶油,可确实不可描述,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奶油的制作方式很是简单,不过是牛奶储藏,加柠檬和黄油而已。

        当然,需要费一些功夫。

        这西山是一块宝地,应有尽有,这都是方继藩自己的地盘,随着如何折腾。

        这一桶奶油是冰窖里取得,还带着寒气。

        大抵忙活完了。

        身后,王守仁等人一个个看着恩师,都是无言。

        方继藩一面取了抹布搓着手,一面道:“现在知道,为师在教你们什么吗?”

        “治大国如烹小鲜?”王守仁想了想道。

        方继藩摇头:“不对。”

        唐寅摇头晃脑:“知行合一,民以食为天,不知烹饪,如何治民?”

        “也不对。”

        朱厚照龇牙笑道:“做饭。”

        “对了。”方继藩欣赏的看着朱厚照,对欧阳志等人道:“为师是个耿直的人,哪里有这么多道理教授给你们,烹饪就是烹饪,为师会因为这烹饪,就故作高深吗?不会!为师不是那样的人,为师最讨厌的,便是那些矫揉造作的人,这样的人,最是讨厌,你们记着了,以后对待你们自己的门生,也要如为师这般的坦诚,何也?唯诚可以破天下之伪,唯实可以破天下之虚,我等做人,诚信为本,万万不可学某些人,惺惺作态。”

        王守仁等人心中一凛。

        又是生动的一课啊。

        众人纷纷行礼:“弟子受教。”

        只有欧阳志,沉默了片刻:“恩师教诲,学生终不敢忘。”

        方继藩看了欧阳志一眼,终于知道,为啥有人如此欣赏他了,那些老干部们随口说一句话,有点小聪明的年轻人,便个个争先恐后的连声说是。

        老干部啥世面没见过,此等争先恐后的年轻人,应的再快,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反而觉得这些人不假思索,过于阿谀,讨厌。

        反是欧阳志,反应比人慢一拍,人家说完了,他才说,如此,便给了人深刻的印象;且他一看,就是将人家的话细嚼了片刻的,这反而给人一种此人很实在的感觉,最后不卑不亢一句弟子受教,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