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七章:好巧呀

第四百一十七章:好巧呀

        欧阳志这种慢半拍的性格,不但使人记忆深刻,更让人觉得人实在,还觉得这个人,是当真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是个老实人啊。



        无论多奸邪的人,都会有一个自我定位,这世上,除了某些脑子缺了根弦的社会人之外,绝大多数,都自认自己不是坏人,见着了欧阳志这样的老实忠厚的人,不但和他说话,觉得放心,有安全感,还觉得真正受了欧阳志的尊重,自以为自己良好的老实品性,竟和欧阳志一般,很是投契。



        这等同于年长者,将自己对年轻时的印象,投射到了欧阳志身上,这种感觉……很好。



        方继藩心里不由感慨起来,傻人有傻福啊。



        过了一会儿工夫,火候差不多了。



        热气直冒,唐寅烫得龇牙咧嘴的要去取蒸笼。



        方继藩见状,不由开口骂道:“用抹布去取。”



        “哦。”唐寅取了抹布,将这蒸笼取下来,蒸笼一打开。



        那木模子上,一个圆盘形的糕点便现出了原型,看着很是精致。



        朱厚照立即凑上来,面上烟雾缭绕,一股特有的蛋糕香味扑鼻而来,香而不腻,很是好闻。



        他不由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方继藩没理他,将这蛋糕自木模子里取出。



        方才放进去的时候,并不大的糕点,此时,却已膨胀起来,方继藩拿着取了匕首,将这圆形一体的蛋糕雕塑了一番,有了一些模样,方才取了奶油桶,在这蛋糕之上,抹了一层奶油,接着,便是取了一些鲜果,放在了奶油之上做点缀。



        如此一来,一个蛋糕便算是彻底的做好了,精致而又好看。



        似乎……还差一道工序。



        方继藩想了想,取了一根筷子,在上头书写几个字。



        “镇国公威武。”



        朱厚照眼前一亮,还有可以这样玩的,因此他不禁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有点意思了。”



        方继藩将这蛋糕冷却之后,方才将蛋糕放到了众人面前:“吃吧。”



        “啥?为什么吃?”朱厚照有点恼怒,这么好看的东西,怎么可以吃掉呢?而且上面还写自己的……



        “殿下。”方继藩同情的他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不吃就会坏掉。”



        朱厚照不服气:“那且等一等。”



        便取了筷子,在这镇国公威武之下,快速的写下来了几个字。



        “吾乃新建伯。”



        放下筷子,拍拍手,有一种报复式的快感:“来啊,吃了,不要客气。”



        方继藩心里骂,*的,智障!



        让人各自取了盘子,方继藩将蛋糕以圆中心切下,每人一块。



        “可以吃?”朱厚照看着托盘里的蛋糕,当方继藩的刀将镇国公威武五个字切的支离破碎的时候,他的心都化了,愤恨不平的托着蛋糕,吃便吃吧。



        方继藩给了他一个木勺,这蛋糕很是蓬松,软软的,连带着奶油一起切下,朱厚照道:“甜的糕点不好吃啊。”



        说着,一面将勺中的蛋糕塞入自己口里。



        “……”



        朱厚照沉默了。



        甜腻的感觉,不只如此,那奶油带来的油滑,格外的刺激味蕾,还有那新鲜的水果此刻也是充满在他的味蕾里。



        朱厚照呆了,尤其是第一次初尝,这种感觉,瞬间的放大了十倍。这颇为油腻的奶油,本是很容易让人生腻的,可与蛋糕混杂一起,这蛋糕松软的感觉,尤其是舒服,软绵绵的,和平时那些生硬的糕点相比,给了朱厚照一种全然不同的感觉。



        “好吃!”朱厚照不客气了,狼吞虎咽,一下子便将手里的蛋糕吃了个干净,摸了摸肚皮:“吃了这么多日子的饭团,再吃此等甜点,实是舒服啊,还有吗?给本宫再切一块。”低头一看,那蛋糕,早已被方继藩和六个门生瓜分殆尽。



        朱厚照忍不住龇牙,眼睛向方继藩几人逡巡,唐寅一看太子殿下的目光不怀好意的看来,方才还在细嚼慢咽,感受着牛奶和蛋糕所带来的香甜,顿时急了,开始狼吞虎咽,将整张脸埋入蛋糕里。



        只有欧阳志,还在盯着这蛋糕,而后,慢悠悠的取了勺子,朱厚照窜过来,扬着勺子道:“来,分本宫一般。”



        欧阳志奇怪的看着朱厚照,朱厚照已经无耻的将勺子伸进了他的盘里切走一大块,欧阳志才道:“噢。”



        “好吃啊,太好吃啊,这糕点,怎么就蓬蓬松松的呢,咬起来,真舒服,这油也好吃。”



        朱厚照兴冲冲的,手舞足蹈,一张面容里满是期待:“再做一个,再做一个,以后就吃这个,天天吃。”



        方继藩从容一笑:“不成,我将其取名为诞日糕,只有过诞日才吃,今日先试一试,我记得,下月就是伯虎的诞日了吧,伯虎啊,下月为师亲自做给你吃。”



        唐寅身躯一震。



        他满口还涂满了奶油,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睛……红了。



        他有一个妻子,对他并不好。



        糟糕到什么程度呢,妻子远在南直隶,偶尔也会通一些书信,只是可惜,自己的诞日,即将到来,可自己的妻子,从未在书信里提起过。



        历史上,唐寅的第一个妻子,确实很糟糕,他因为牵涉到了科举弊案,而永不叙用之后,这妻子便立即回了娘家,从此再不愿和唐寅有任何的瓜葛。



        现在,虽然唐寅已成了进士,他的发妻,对他态度好了一些,可也不过是流于表面罢了,哪里会关心唐寅这个。



        唐寅的诞日即将到了,他不好意思和几个师兄弟说。



        恩师之所以知道,想来是因为,当初自己拜入恩师门下时,会专门递贴,这帖子里,写明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所以……恩师将自己的生辰铭记于心了吧。



        想到自己的妻子,尚且对诞日只字不提,想来已是忘了,而自己的恩师,竟是记得清清楚楚。



        这蛋糕,显然也是恩师为了自己的生辰而提前制作的,一股莫名的暖意,瞬间温暖了唐寅的心。



        遏制不住的泪水,如江水一般泛滥而下。



        噗通一下,唐寅拜倒在地。



        捶着胸。



        “恩师……”虽然奶油还残在自己的唇上,此刻他整个人看上去很没形象,可唐寅已不在乎了,此刻,压抑在内心里的情感,顿时喷发出来。



        “恩师大恩,弟子万世不敢忘,弟子万万想不到,恩师竟还记得弟子的生辰,为了弟子,亲自下厨,制作糕点,恩师啊……弟子……没齿难忘!”



        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大哭。



        方继藩有点懵。



        嗯?



        记得他的生日很……奇怪吗?



        唐寅啊,你叫伯虎啊,你之所以叫唐寅字伯虎,是因为你是寅年寅月寅日所生,而寅年恰好是虎年,可不就字伯虎吗?在后世,莫说是历史书,便是无数的历史趣闻小段子里比比皆是,傻瓜都知道你的生辰呀。



        难道……有啥不对?



        可方继藩哪里知道,唐寅是孤独的。



        他早年丧父,没了父亲,家道中落,虽是娶妻,可妻子对待他并不好,甚至对他形同莫路。只有拜入了恩师门下,和几个师兄一起,侍奉恩师,他才找到了些许的温暖,可这还不够,毕竟师兄弟们都是粗汉子,王守仁的心思只有他的大道,欧阳志几人,总比人慢一拍。



        一个与自己契合的徐经,已下了海,至今没有音讯。



        这种孤独寂寞,有时令多愁善感的唐寅有些对影自怜,可是……



        他这时才知道,原来这个世上,恩师如此惦记着自己,这蛋糕,这奶油,还有恩师亲自下厨,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恩师为自己精心准备,泪水,如断线珠子一般一滴滴的落下,唐寅揪着自己的心口,激动万分的说道。



        “我……我……世无恩师,学生诚如猪狗一般浑噩度日……”



        方继藩告诉自己,不要理这个傻叉,这样的人,无可救药的。



        可唐伯虎如此,其他几个门生,也都眼睛红了。



        师生关系,犹如父子,父子尚且还有不够交心,而师生却是后天主动的选择,欧阳志纵然反应慢一些,竟也眼眶里噙泪,这两年的朝夕相处,日益觉得恩师的伟大,真是……感激涕零啊。



        “好了。唐寅,你起来吧。”



        “……”



        朱厚照至始至终都是懵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其实方继藩也不太明白。



        不过这不妨碍,方继藩继续低头啃着蛋糕。



        味道……比后世的差远了。



        不过比之这个时代的糕点,尤其是鲜酵母的出现,确实给当下的大明,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口味。



        很久没吃过了,居然出奇的好吃。



        “慢着。”朱厚照想起了什么,连忙追问道:“老方,你是说,这蛋糕,是诞日时,给人吃的?”



        方继藩笑吟吟道:“诞日糕,当然是诞日时吃的,添个好彩头嘛。”



        朱厚照眼睛一亮:“诶呀,你不说诞日,本宫竟是忘了,我妹子,过两日便是诞日了啊。”



        “是吗?”方继藩一脸疑惑的样子,面上带着无比的震惊:“那……就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