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三章:但愿海波平

第四百二十三章:但愿海波平

        方继藩和朱厚照先行告退。



        他们在午门之外,候了很久,然后看到我们的兵部尚书马文升出来。



        马文升锁着眉,兵部真是多事啊,前脚下西洋,后脚剿倭寇。



        倭寇不是一直都在剿吗?备倭卫这么多年,断断续续的,也在剿贼啊。



        虽然效果是差了一点,可是今日,陛下不知为何,大动肝火,上来就是一顿臭骂。



        马文升乃是弘治朝的君子,平时谁见了都是客客气气的,今日也不知触了什么霉头。



        陛下命兵部自备倭卫抽调精锐,预备剿贼,看来是想要有大动作了。



        自福建至南直隶和浙江,包括了山东一线,朝廷设的备倭卫总计十五处,理论上的员额,是总计五万人,当然,马文升自己推算,实额的人数也就三万,另外两万,只是账面上的数目而已。



        可无论如何,眼下陛下催促,显是想要尽剿倭寇,难……这是真难!



        备倭卫没有进入深海的船,只能在近海守卫,这倭寇来无影去无踪,怎么打?



        好在兵部这儿有的是精兵强将,为了下西洋,海船也造了七八艘,可这些多是辅助的马船,船不大,若是从备倭卫里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一支精锐的水师,倒也不是不可以剿。



        可他前脚出了午门,就看到朱厚照和方继藩站在这里了,二人还很默契的定定的看着他。



        等我的?



        为啥心里有些虚呢?



        “臣见过太子殿下!”马文升上前行礼道。



        朱厚照笑呵呵的看着马文升。



        方继藩这时道:“见过马公。”



        马文升看了看朱厚照,再看看方继藩,他们都在笑,笑的很开心。



        马文升的心沉到了谷底:“不知殿下在此,有何见教?”



        朱厚照道:“父皇命你剿倭?”



        “正是。”马文升汗颜道:“真是惭愧啊,老臣……”



        “正好,我们也剿倭,真巧啊。”



        马文升心里,犹如被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很耳熟啊,当初……好像兵部和西山的人,也曾一道下西洋来着。



        这……算冤家吗?



        看着脸色极难看的马文升,朱厚照毫不客气的道:“真是冤家路窄啊。”



        “哪里的话。”马文升则忙道:“殿下此言差矣,都是为陛下效力。”



        “那好啊。”朱厚照似乎等的就是这句,道:“那你借几条船给本宫。”



        “啥?”



        其他都好说,一听到船,马文升的脸便拉下来了:“没有船啊,哪里来的船?”



        方继藩一脸无辜的样子道:“还说没有,宁波市舶司那儿停了七八艘,都是新造的马船,上千料的船。”



        马文升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板着脸:“胡说,这是朝廷的船,并非本官的船,本官乃兵部尚书,这船是将来要下西洋的。”



        “借五艘,三年后还。”朱厚照懒得跟他瞎比比,伸出手。



        马文升震惊了:“臣得启奏陛下,何况备倭卫……”



        “父皇太小气。”朱厚照好不忌讳的道;“就说,这五艘给不给吧。”



        “真不是臣的船啊,不是臣可以做主啊。”马文升苦着脸道。



        “只是借。”方继藩在旁帮腔:“不借就算了,不过马公,太子殿下这个人心眼小,你想来是知道的,他睚眦必报,人品也比较差。”



        “……”



        马文升和朱厚照都是面面相觑。



        虽然朱厚照知道这是策略,可是听着,总觉得………



        “得启奏陛下。”马文升咬着牙。



        方继藩道:“要不三艘?”



        马文升义义正辞严的道:“我乃朝廷大臣,海船名为兵部所有,实则却是朝廷所有,陛下若有旨意,无论要多少,兵部也如数奉上,殿下和新建伯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朱厚照倒是真想向父皇要,可父皇小气啊,告退之前就问过了,弘治皇帝的意思却是,先将兵练出来,到时再说。



        这种事,最怕的就是到时。



        朱厚照本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看马文升跟他扯皮了这么久,便拉下脸来了:“不给是吗?”



        方继藩也是眉毛一挑,拉着朱厚照的袖子道:“那就别和他啰嗦,殿下,回去拿着账本将这笔账记下来。”



        二人拉扯着要走。



        马文升想吐血!



        这话是几个意思?记什么帐,老夫咋了?



        老夫这是为朝廷效力,是大公无私。



        喂,怎么不说清楚?



        听我解释啊。



        眼看着,人要走了,马文升忍不住了:“殿下。”



        “啥?”



        “一艘!”马文升伸出了一根手指。



        朱厚照和方继藩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光泽闪动而过!



        其实,他们的目标也只是一艘,有一艘就好,万事开头难嘛,所谓的五艘,不过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而已,套路。



        朱厚照乐了:“好,一艘。”



        “借的,要还啊!”马文升不忘嘱咐道:“殿下要言而有信。”



        “好的,本宫……”



        方继藩道:“太子殿下的人品,您还信不过吗?就算信不过太子殿下,难道还信不过我方继藩?”



        “……”这不说还好,一说,马文升就更没底了,心慌啊。



        其实借船也无不可,跟陛下打个报告就是了。



        可问题就在于,兵部的船都得下西洋啊,当初为了下西洋,要造船,兵部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和户部讨价还价,才将钱粮争取到手的!户部那儿都疯了,天天嗷嗷叫着民脂民膏,看到兵部的人就想抽,现在朝廷的支出已经捉襟见肘,这个时候,自己哪里还敢大方?



        就这么一艘船,不知从多少军民百姓口里搜刮而来呢。



        马文升心里叹息,何况现在兵部也要剿倭寇,船本来就很紧张啊,才七艘船,你们就拿走了一艘,这让兵部咋办?



        目的已经达到,朱厚照和方继藩自也不管马文升怎么个感受了,兴高采烈的告辞而去。



        只是这一路,朱厚照其实也没什么底气:“给唐寅一艘船,他就能灭倭?”



        “不怕,还可带上胡开山,胡开山这个家伙,我要养不起了,臣拿碗吃饭,你道他拿什么?他拿脸盆,是臣洗脸用的那种脸盆啊。留在京里,实在太糟蹋了,就让他和小唐一道去,物尽其用吧。”



        朱厚照一听胡开山,就不免有点儿不服气:“酒囊饭袋。”



        “可是,靠他们成吗?”



        “接下来,是募兵,这兵员也想好了,就招募三百人,一条船上,勉强足够……”



        “才三百?”朱厚照挑眉道:“镇国府这样寒酸?”



        方继藩略显几分尴尬,便道:“兵贵精不贵多啊,就算兵多,可咱们有这么多船马吗?养兵是要钱的,殿下,你这镇国府,陛下才拨了那么点儿钱粮,够什么用?”



        朱厚照没有多想便道:“我们可以自己掏银子啊。”



        方继藩则是鄙视的看着朱厚照:“你来掏。”



        “本宫……本宫没多少银子。”朱厚照一脸羞愧。



        没银子你还瞎比比?狗*的,我方继藩的钱也想骗?



        方继藩道:“这兵,臣想好了,咱们的兵从义乌县和永康县招募。”



        “为啥是那里,浙江人,他们……没有北人勇武吧。”



        方继藩摇头道:“北人不擅舟船,而南方水路密布,人们出行都需船,几乎一村一里都有池塘和湖泊,他们打小便在江河湖泊里游水,虽然海上的情况和江河上的不同,可至少他们都懂水性。”



        “这两个县,山多,靠几亩田地,是养不起自己的。因而县里的壮丁,大多无视朝廷的规矩,私自开矿,借此谋生,而又因为这两县向来势同水火,所以为了开矿的纠纷,往往会大规模的械斗,他们拼命起来,是不要命的,每年不死个几十人,都不罢休。”



        “下海作战,要求的就是勇气,矿工们要力气有力气,要水性有水性,从祖宗十八代开始,每年都有小规模的战斗经验,祖宗十八代们,口耳相传了无数战斗的经验,将他们招募来,不愁没有精兵啊。再者说了,北人高大,高大在船上,没什么用,太占用空间了,殿下听说过吗?个头矮小的人,聪明。”



        “是吗?”朱厚照却是乐了,拿着手在自己头顶上和方继藩比划,得意的道:“本宫比你矮一些。”



        “……”



        方继藩道:“严肃一点,我们在谈国家大事。”



        “好,一切依你便是。”



        此次,镇国府算是有事干了。



        皇帝亲自有了许诺,准镇国府招募水师设一备倭卫,每年拨发钱粮也都以卫的标准。



        少是少了点,不过这相当于三千人的钱粮啊。



        当然,想要练精兵,单靠这所谓三千人的钱粮是不够的,那么只好缩小一些规模了。



        先招募三百人看看。



        朱厚照得意非凡地道“练好了,就可以让唐寅出海作战了。”



        方继藩却是正色道:“殿下,不成,想要彻底剿灭倭寇,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殿下可曾想过吗?为何……倭寇肆虐,屡禁不绝?”



        “……”朱厚照沉默了。



        方继藩道:“因为利益啊,只要私人下海,依旧利润可观,倭寇就永远不会绝禁,剿不胜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