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五章:征服天堂

第四百二十五章:征服天堂

        天津卫。



        一艘来自于朝鲜国的舰船已经抵达这里。



        朝鲜国王李怿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他年纪并不大,刚刚登基为王,此次愿意来此,也是因为国内刚刚动荡,新王登基,急需大明朝廷更大的支持!而现在朝鲜国内的情况,还算稳定,这才是他决定此刻亲自来入贡的原因。



        礼部的官员提前接到了音讯之后,一早就来此守候了。



        因为此次来的乃是藩王,连朝廷都始料不及,迎接的礼仪比较仓促。



        那负责迎接的迎客主事远远眺望,便见在那船上似有人下来,他笑吟吟的上前,见当先上了栈桥的人,便行礼,用一口流利的辽东口音朝鲜话道:“殿下远来,想来辛苦,还请上岸,稍事休息。”



        结果……那人一脸懵逼。



        这主事看这人的反应,也懵逼了。



        咋?



        这么正宗的朝鲜话,他竟不懂?



        本官不知接待了多少朝鲜国使臣,人家都听得懂的啊。



        于是他又道:“殿下……”



        他刚说,来人便用一口河南口音的话道:“朝鲜国王在我身后,学生是举人刘杰。”



        这一下,有点尴尬了。



        礼部主事叫吴观,吴观此时觉得自己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随后,他心里有所不满起来。



        你是举人理解,乃刘公之子,这没错,本官见了你,行个礼,也算是恰如其分。



        可是……你咋一点礼节都没有?人家朝鲜国王远来,远来是客,为何你先下船?真是失礼了啊。



        礼部负责招待藩臣,大明也号称礼仪之邦,因而在这方面,是从不肯疏忽的。



        吴观便拉下了脸,目光才落到了李怿的身上。



        这……其实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十六七岁的样子。



        这大孩子竟还有些羞怯,居然藏在刘杰的身后。



        吴观上前,又用他的辽东口音的朝鲜话重述了一遍。



        谁料,这李怿却是用河南口音的汉话道:“此番入贡,是为面见大明天子,蒙大明厚恩,得以保全宗庙和国家,上使不必多礼。”



        呼……



        吴观这才像是完成了自己使命一般。



        这朝鲜国王的汉话,挺熟练啊,可是……咋和刘公的官话,有那么点儿相似呢?



        吴观又看了刘杰一眼,却见刘杰依旧站在李怿的前头,他不禁又有点生气了。



        不应当如此啊,你是大明的举人,怎么可以在朝鲜王前头呢?这是礼数,咱们大明,是礼仪之邦啊。



        当然,这个时候,他不便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看着李怿跟在刘杰身后,亦步亦趋的!



        太难看了。



        吴观深深的拧着眉心,不忍去看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大明,行的是霸道,不是王道呢。



        ………………



        木骨都束!



        这就是传说中的木骨都束,在足足一个月的航行之后,随着洋流,当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抵达这里的时候,只剩下七成的船员们……哭了。



        这里就是木骨都束啊,在郑和下西洋的文史里,这曾是七下西洋,大明的宝船,抵达最远的地方。



        在后世,这里便是东非,是非洲东岸索马里的摩加迪沙一带。



        他们看到了许多黑色的人。



        没错,这里的人面色都是黝黑的,围着草裙,船队抵达时,黑色的人们已是一哄而散。



        “收起武器。”徐经经过长时间的暴晒,脸色已是古铜,早已没了此前的英俊潇洒,他菱角分明的脸上,薄唇轻抿,身后披着一件遮阳的斗篷,可即便如此,那天上的烈日,依旧使他浑身热汗腾腾。



        “木骨都束人久受大食人的袭击,大食人经常在此抓捕奴隶,因而见到了陌生人,他们往往恐惧,大伙都将武器收起来吧,寻个当地人,先试着跟他们沟通!我们得在此扎营,我们的船已是到了极限了,必须得好好修葺……”



        徐经顿了顿,又道:“这里偶尔会有大食人捕奴的海船来,我们在此设下埋伏,若是能截获他们的舰船和补给,这就再好不过了。”



        这三艘舰船,只剩下了两艘,补给也几乎已经告罄,另一艘船,眼看也不成了。



        唯有人间渣滓王不仕号,却依旧持久而坚挺。



        这艘舰船,现在已成了所有人的心灵寄托,人们将这艘人间渣滓王不仕当做了自己心底的图腾,它曾乘风破浪,曾迎接过惊涛骇浪,甚至有一次,船底触碰到了礁石,还有……在遭遇了小股的海盗,人间渣滓王不仕号依旧用其残破的船身,直接将对方的小船撞翻。



        它诚如每一个下海的人一样,孤苦无依,却依旧用难以想象的坚韧,坚持下来,坚持到了最后。



        虽然海上的疫病和可怕的风浪,以及未知的危险,已让整个船队减员了三成,可现在登上了陆地,所有人……都感触得哭了。



        滔滔大哭。



        船员们亲吻着龟裂的土地,有人直接躺下,在地上翻滚起来,即便这土地滚烫至极,可那含泪的人,依旧如孩子一般裂开嘴,大笑。



        只是这笑,和哭泣没有分别。



        这里的每一个人,徐经都已可以叫出名字,每一个舵手,每一个水手,每一个水兵……



        他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抵达了这里,我们与此国的国王进行联络之后,修葺了船只,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徐经回头看了一眼杨建。



        回去……



        回到故土去……



        杨建回头,看着那碧波汪洋,汪洋的海平线,没有尽头,此来历经了足足一年多,此去……又需要多久呢?



        他甚至已经没有勇气去想象,回程的路上将会经历何等的艰辛,想着想着,他的眼眶红了。



        “嗯!回去!”



        即使有再多的困阻,还是必须要回去啊。



        无论如何也要回去。



        不求封赏,不求封荫妻子,他什么都不求了,只想回家,回家见一见自己的老母亲,抱一抱自己的妻儿。



        除此之外,其他的,在此时就变得没有那么有意义了。



        杨建哽咽道:“徐翰林……”



        徐经朝他摇了摇头,因为他看到,自己最亲爱的朋友,在海洋里结下了深厚友谊的王细作已深一脚浅一脚的过来了。



        这一次航行,除了依靠徐经自己对海洋的了解之外,王细作也给了不少的帮助。



        徐经用最纯正的葡萄牙语朝王细作道:“噢,我最亲爱的朋友……”



        王细作则用最纯正的凤阳官话道:“徐编修,我们终于到了大陆的中点!”



        说着,二人热情的抱在了一起,相互亲吻对方的脸颊。



        这种超越了国界甚至州界的友谊,却在这片旧的大陆,彼此连接了起来。



        接下来,王细作就开始和徐经谋划起来。



        要回去,就必须得有大海船,经过这里的海船,只有一种,那便是大食人的舰船!



        王细作称其为奥斯曼帝国,他们经常来此捕奴,据闻该国喜欢黑色的人,他们会挑选了强壮的黑色人,而后对其阉割,再充塞大食人的后宫。



        黑色的太监?



        “这也是我听同伴们说起的,每当这个时候,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船队就会经过这一带,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可以在这附近袭击他们,而后夺船。”



        徐经认真的聆听,而后带着几分担忧地道:“我们的人手够吗?”



        “不够!”王细作说得斩钉截铁,接着又道:“对方的人数起码会有三五百人,而且定是精锐,他们的战斗力,可比你们强。”



        王细作湛蓝的眼睛里,掠过了一丝嘲讽。



        这是实话,明军很久没有强敌了,战争对大明而言,太过遥远,即便是对付鞑靼人,那也可以借助着高大的城墙据守。



        可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却不一样,那里几乎每一年都是烽烟四起,永不停歇的战争,从未消亡过。



        而事实上,在此时,欧洲人和奥斯曼人还在不断的相互攻伐,奥斯曼帝国依旧对整个欧洲世界,保持着锐意的进攻姿态,不断的扩张。



        徐经愣了一下。



        王细作建议道:“我们不妨可以联合此处的木骨都束,只要得到了他们的帮助,训练他们,或许会有机会,这里的木骨都束人都饱受奥斯曼人的欺压,或许会愿意和我们合作。”



        徐经皱着眉道:“你和奥斯曼人有仇?”



        “……”王细作只是看着徐经,不吭声。



        徐经却捕捉到了王细作目中的恨意,他笑了:“可以试一试,输了就是死,可是没有船只,估计也是死,可我绝对不能死……”徐经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一定要回去,所以我决不能输。”



        “是啊,没有人想死,也没有人认输。”王细作感慨。



        徐经瞥了他一眼,却是淡淡的回眸看着海岸,迎着海风,看着海鸥在天上盘旋,他淡淡的喃喃道:“恩师,我会回来的,我曾说过,我徐经一定不辱使命,一定不会教您失望,现在……我已至天涯,也定会回到恩师的身边。”



        他咬着下唇,目中……隐隐有泪水似要夺眶而出。



        这个曾遇到了风浪和疾病且还活下来的汉子,想……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