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八章:发大财了

第四百三十八章:发大财了

        有懂行的人这么一说,大家心里凛然了。



        原来如此啊。



        唐编修,居然……如此……恐怖。



        还懂这个。



        莫非是操练之前,先向龙王爷祈祷一番吗?



        众人心里开始默念:“龙王爷保佑,保佑我们出海归来……”



        一个个人,虔诚无比。



        在他们心里,虽然军户很没有前途。



        可奇迹一般,来到此,居然能每天吃这么多,这可比自己从前,每日提着违禁的刀剑,和人去对砍,九死一生,还只能混个半饱要强。



        其实……无论是百姓还是士兵,都是很朴质的。



        尤其是在这个时代,谁给一口饭吃,他们便感恩戴德,你让他们做什么便做什么。



        只是可惜,在这个时代,想要吃一顿饱饭,实在一件再奢侈不过的事。



        如今,他们穿上了新的衣甲,他们有营房可以遮风避雨,还有吃不完的白米,甚至……还有肉。



        人生已经大圆满了,若是再添个婆娘,有个儿子,以后儿子也能到这里当兵,子子孙孙这样传承下去,这……真是神仙都不想做啊。



        唐寅觉得自己挺二的。



        他不断的敲击着,就在他觉得自己手臂酸麻的时候。



        渐渐的,海水竟是开始泛黄了。



        泛黄了。



        “龙王爷来啦……”



        有人惊恐的大叫。



        龙王爷……



        可不是吗?



        所有人都发现,船底,竟开始变黄了。



        那黄潮越来越多,舟底下,竟开始出现了撞击声。



        唐寅吓得脸都绿了。



        胡开山取出长刀,枕戈待旦:“别敲了,别敲了。”



        唐寅趴在船上,双手死死的抓着船沿,探出船头去,他……看到了……海水之下,犹如海潮一般,无数的鱼。



        对,是无数的鱼,数不胜数,一个个大黄鱼,聚在这一片的海域,有千万,甚至……上亿,无以计数。



        它们几乎是挨在一起,密集的令人头皮发麻。



        “开山,开山,你看……你看……”



        胡开山闭着眼,他是山贼啊,不是海贼,他有些害怕。



        不过,终究是做过贼的,他将铜铃眼瞪大,看着海面。



        不是龙王……是鱼,庞大的鱼群,大大小小,寻常的鱼,有一寸多长,更大者,甚至有三寸。



        呼……



        胡开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鱼,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鱼,通体为黄色,和河中的鲫鱼,没有太大的分别。



        这是大黄鱼。



        在后一世,直接被勤劳勇敢的渔民们,打捞的几乎绝迹了。



        大黄鱼的特点,就是每到这个季节,就会涌入至近海进行产卵。



        而此时,正是渔汛的最好时机。



        许多渔民,突然发现,这大黄鱼和其他的鱼不同,他们的能发出强烈的间歇性声响,同时对音响也很敏感。它的主要发音器官是鳔及其两侧的声肌。当声肌收缩时,压迫内脏使鳔共振而发声。在生殖季节鱼群终日发出“咯咯”、“呜呜”的叫声,声音之大在鱼类中少见。这种发声一般认为是鱼群用以联络的手段,在生殖时期则作为鱼群集合的信号。



        于是乎,人们开始使用敲船的方法,可以让大黄鱼们,集结起来。



        最丧心病狂的事,根据这一特点,后世的渔民,直接开始研究出针对大黄鱼的声呐,吸引鱼群聚集一起,而后用万吨渔船,将其一网打尽。



        正因为大黄鱼如此,所以在后世,大黄鱼几乎灭绝,若是谁能捕捞到野生且肥大的大黄鱼,几乎可以卖到天价。



        甚至,像这样丧尽天良,一网打尽的敲船行为,渐渐开始被禁止,为的,就是保护濒危的大黄鱼。



        而在此时,大明海禁,早已没有了打鱼这个行业,自然而然,这些野生的大黄鱼们,没有天敌,疯狂的繁衍,在这片汪洋大海里,这样的鱼,何止亿万。



        看着这船底下,一只只鱼,唐寅要哭了;“龙王爷保佑啊。”



        胡开山抖擞了精神,这哪里是龙王爷保佑,这分明是恩公保佑啊。



        恩公真是博学多才,这个……也懂?



        这时,他发现,恩公不再是靠高贵的品德,来征服人心了。



        简直就是诸葛亮转生。



        “捕鱼!”胡开山发出了大吼。



        对啊……



        捕鱼。



        鱼是啥,鱼就是肉啊。



        一只鱼,足有三四斤,肥美的,十斤也有。就在船下,层层叠叠,巴掌大的地方,就有数十只。



        这是啥,这就是肉啊。



        两只鱼,就是一只鸡,三十只,就是一头豚,八十只,就是一头牛。



        这是粮食啊。



        即便是胡开山,虽然是做贼出身,可骨子里,也有来自于大吃货的基因。



        他看着这无数的鱼,眼里放出光来。



        “捕鱼!”



        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



        必须得捕鱼啊。



        这是粮……是粮啊……



        一个个渔网,自宝船上丢了下来。



        水兵们,本就是江浙人,那儿水网密布,湖泊众多,打小,就有打鱼的经历,只不过,从前是在湖泊中打鱼,而如今,却在这汪洋大海里打鱼。



        这完全是不同的概念,这里鱼的密度,是湖泊里鱼密度的千百倍。



        一网下去,诶哟哟……一群人在舟上气喘吁吁,拉不上来,船身都要倾斜了,好不容易,连拉带扯,数十只大鱼上来。



        所有人都疯了。



        数十艘小舟,不断的下网,这时代的网,技术很低,所以即便是不断的下网,对于这密集的鱼群,也不过是取走了汪洋中的水滴而已。



        很快,大量的渔网便被扯断了。



        可即便如此,一筐筐的鱼,直接往宝船上拉扯上去。



        【31小说网    31xs.org】



        水兵们觉得自己要疯了。



        像一群进入了宝山中的强盗,明知这里的财富,应有尽有,可依旧还是贪婪的索取,乃至于,寻常的一尺长的鱼,直接丢回了海里,他们要大鱼,大鱼带劲啊。



        宝船上,自小舟上钓上来的鱼已是堆砌如山。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疯了,绝对是疯了,数万尾鱼啊,不……可能不只数万,甚至上十万。



        可这堆积如山的鱼,和那船下数之不尽的鱼群,依旧不值一提。



        他们贪婪的看着船下的鱼群,想死。



        吃可惜,几乎所有的渔网,统统被扯破了。



        而三四个时辰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已精疲力尽。



        唐寅乃是南直隶人,他对鱼有很深的感情,打小就爱吃他们。



        而此时,他也不得不立即当机立断了:“登上大舰,返航,立即返航。”



        在这个时代,即便不是在海禁期间,渔民,也是困苦的。



        渔产量太低了。



        出一次海,数十个哪怕是数百人,一艘大船,来回就是两天,而打鱼的时间呢,却受制于时间限制,因为时间一久,之前打捞上来的鱼就会臭掉,想要防臭,倒是可以想办法,将盐将这些鱼腌起来,只是可惜,在这时代,盐本就比鱼还贵一些,哪里去找这么多盐?



        因而,即便出海,打鱼的周期,决不可超过太多天,还得计算好来回的时间,而汪洋之上,其实鱼群的密度是极低的,一只鱼在汪洋中,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这一路来,需要吃喝,打捞的时间,又是短暂,数十上百个劳力,还需耽误大量的工时。



        运气好的时候,能打捞回万斤鱼来,若是碰到了大鱼,在渔汛期间,也会有一些收成。



        可一个不好,就是巨亏。



        因而,没有人愿意用大船去深海处大鱼。至多,也就在海边下网而已,只可惜,海边的鱼其实也并不多,大多时候,所谓的渔民,只能勉强一家人的生计而已,想要多产,几乎没有可能。



        这就好像,一个人有十亩地一般,量产力低的情况之下,也只能勉强一家人的温饱,这大鱼,即是如此。



        而这一趟,却是相当于,同样是十亩地,粮产量却是在同样的时间里,翻了百倍千倍,亩产万斤,此时,收益就可以变得极为不菲起来。



        唐寅湿淋淋的,打了数个时辰的鱼,不断的撒网、收网,他实是累的够呛。



        其他的水兵,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的都是气喘吁吁。



        “返航!”



        必须尽快返航,否则,这些打捞上来的鱼,在失去水的情况之下,会很快死亡,而死亡之后,便会腐烂。



        这艘被命名为‘威风凛凛镇国公’号的宝船,随即开始转舵、起锚,朝着海岸而去。



        短短的三天来回时间,近十万尾鱼,足足五十万斤,在一日之后,抵达了宁波港。



        这处天然的深水海湾里,在那陆地上,却是赤地千里,连续的干旱,已经让绝大多数人,吃光用尽了存粮,可怕的饥饿,已经开始降临了。



        宁波知府温艳生早就急的跺脚,户部让自己找备倭卫要粮,这不要开玩笑吗?备倭卫自己都没有粮啊。



        于是他紧急的上奏,请求朝廷立即拨发赈灾的粮食,虽然他已知道,这一切已经迟了,作为父母官,宁波府一府四县,数十万百姓,一旦陷入了人相食的惨剧,那么,他的乌纱帽,也已戴到头了。



        造孽啊这是……



        温艳生欲哭无泪,他只得到处走访城中的富户,请他们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