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四章:太子至孝

第四百四十四章:太子至孝

        宫中的土豆泥,出奇的~щww~~lā

        这是大家比较直观的感受。

        而对弘治皇帝而言,今日的土豆泥,也确实吃的很不是滋味。

        有一搭没一搭的吃完,勉强饱了肚子。

        弘治皇帝有一种错觉……接下来,这赈灾,该谁赈谁的灾来着?

        ………

        这时有小宦官匆匆而来:“陛下,太子殿下……”

        还没说完,弘治皇帝叫人撤了盘子:“宣!”

        打起精神,弘治皇帝坐直了身体。

        朱厚照和方继藩联袂而来。

        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二人一眼:“你们方才……在一起?”

        “果然一切都逃不过陛下的眼睛啊。”方继藩闻到了一股子土豆的气息:“陛下圣明,明察秋毫,没错,臣和太子,方才确实是在一起。吾皇……”

        “……”

        傻子都能看出来好吗?

        若两人不在一起,势必是两拨宦官去喊人,总会有个先来后到,现在你们一道来,可不就是方才在一起吗?

        弘治皇帝觉得这种马屁,简直是在侮辱人的智商。

        不过……习惯了。

        深吸一口气:“你们方才在做什么?”

        朱厚照口快:“煮鱼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打了个嗝,一股土豆味。

        刘健、李东阳诸人一脸懵逼的样子。

        朱厚照道:“父皇您不知道吧,镇国府备倭卫快马送来了一条大黄鱼,啧啧,十七斤,新鲜无比,儿臣和方继藩琢磨着怎么吃了它。”

        “……”

        弘治皇帝有点想拍死温艳生了,你是知府,你不是说想送鱼吗?唐寅还是很实在的,人家捞了鱼,立即就给朱厚照和方继藩快马送了来。

        温艳生不是东西啊。

        李东阳不由道:“此物,如何送来,不怕臭了吗?”

        “不怕。”朱厚照得意洋洋:“就和冰棒一样的道理。”

        冰棒又是什么?

        大家有点儿懵。

        其实朱厚照也不太懂,反正方继藩和他说的,朱厚照道:“只要在冰窖里取点儿冰,将鱼冻了,而后这冰鱼和冰块一道儿用厚棉被捂着,快马送来,这鱼还保着鲜呢。”

        “……”弘治皇帝目光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道:“是啊,这法子管用。”

        太奢侈了吧。

        弘治皇帝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朱厚照道:“父皇,儿臣和方继藩就想着将这鱼杀了,炖成汤,给父皇送一些来尝尝,这可是正宗海中大鱼王,可不多见,是镇国府备倭卫花费了无数心思捕来的。”

        “……”

        弘治皇帝和诸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肚子有点撑。

        尤其是马文升……他吃了三盘土豆啊,不断的打着嗝,撑坏了。

        “过几个时辰再杀吧。”弘治皇帝道。

        难得……太子还是有孝心的,竟还知道将鱼送来。

        他又看了看方继藩,方继藩也还算有心,这或许是方继藩的主意。

        现在,他反而不急着先问,这数十万斤鱼怎么回事了,事实就在眼前,果然传说中的大黄鱼是存在的,那么……他倒很想知道,灾区百姓们,吃的都是什么个东西。

        不过正午吃饱了,再吃鱼,实是有些撑不下,还是留着晚上吧。

        “这可不成。”朱厚照道:“海鲜这东西,定要讲究时鲜,儿臣和新建伯,已命人将鱼解冻了,得赶紧吃,晚了就迟了啊。”

        “这……”

        弘治皇帝脸色变幻着,有道理。

        他嚅嗫着嘴道:“那就……试一试吧。”

        试一试!

        陛下有旨,当然得赶紧。

        马文升又打了个嗝,好像是岔气了一般,众人循声而来,他老脸微微一红,假装啥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制作黄鱼汤的办法很简单。

        甚至有些简单粗暴。

        至少方继藩知道,等到后世人们开始用最先进的设备,加上声呐忽悠着大黄鱼聚集而后一网打尽,以至于野生大黄鱼几乎灭绝的时候,那大黄鱼已成了珍贵稀有之物,没有人敢轻易用简单的方法烹饪它,因为……如此珍贵,价格高昂的玩意,只单纯拿去熬汤,这……不是找抽?

        “儿臣这就命人将鱼送御膳房。”朱厚照兴冲冲道。

        ………………

        在宫中的御膳房里,方继藩捋着袖子,决定亲自动手。

        无论如何,一个能长成十七斤的鱼,这已是黄鱼中的某篮球运动员,或是当今大明朝的胡开山。

        对于此等恐怖如斯的强者,方继藩一向懂得对他们表现出应有的尊重。

        于是,在这砧板上,方继藩的眼前,便是这足足有三尺半长的大鱼。

        鱼已死了。

        死于脱水或者是冰冻都是未知。

        方继藩看着它,心里在想,或许当那船敲起来的那一瞬间,它感受到了某种召唤,若它有思维的话,内心一定是喜悦的,毕竟……这又到了交*繁殖的季节,它愉快的到达了地点,迎接它的,却是惊天的大网。此时,它的内心,一定委屈和悲愤到了极点,这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钓鱼执法啊……某男点了一个失足妇女,结果等来的是一个警察叔叔?

        想到此,方继藩的口水,便流了出来,每一个食材的背后,都有一个可歌可泣,且带着凄婉的爱情故事,而这些故事,也使食材本身,变得有滋味起来。虽然在这个方继藩脑补的故事里,只有男主角,当然,细节是可以忽略的。

        方继藩提刀,手有点抖,想了想:“殿下,你来吧,我有病,还晕血。”

        君子远庖厨,是有道理的啊。

        朱厚照鄙视他。

        接过了刀,朱厚照轻松的开始揭掉鱼王的头皮,接着,熟练的开始刮了鱼鳞,开膛破肚。

        清洗之后,直接命人取了大锅,下头命宦官烧火,水沸腾了,这鱼也不必切成一块一块,直接放入锅中,瞬间,大鱼滋啦一声,开始冒着白烟。

        朱厚照道:“本宫饿了,正午滴水未进,就等着吃它,现在看它下了锅,就更觉得饿了。”

        方继藩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太子殿下,待会儿得送点汤给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去,也让他们尝尝这海鲜的滋味。”

        朱厚照一拍脑门,哎:“本宫竟险些忘了,老方提醒的好,做儿子的,本就该孝敬母亲。”

        “还有妹子。”方继藩补了一句。

        朱厚照没来由的,觉得心里警惕起来:“你说啥?”

        “哎呀,快放葱花,放一点葱花。”

        朱厚照手忙脚乱,忙是撒了一些葱花,又撒了几勺盐。

        其他的作料,一概不放。

        朱厚照喘过气来的时候,已经忘了那一茬事,却道:“不放点其他的掩盖其腥气?”

        方继藩摇头:“不必,不必,这样才鲜。”

        口水又不争气的想要流出来。

        慢慢煮熟的鱼中某体育明星已开始香气四溢起来。

        扑鼻的香气,令朱厚照也滚了滚喉咙。

        取了勺子:“本宫试试看,盐是不是放少了。”

        臭不要脸!

        方继藩心里想。

        朱厚照拿勺子在锅里搅了搅,取了一些汤,扑哧扑哧的吹了气。

        接着轻轻抿着汤勺沿。

        方继藩直勾勾的看着朱厚照。

        一旁的角落里,刘瑾低垂着头,几乎不敢抬头,听到太子殿下吸允汤的声音,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

        浓郁的鱼汤入口,虽只放了一丁点盐,可随即,一股鱼香混杂着那带着微咸却又好似混杂着奇怪的甘甜的滋味入喉。一下子,朱厚照的舌头搅动,接着,长出了一口气,勺子放下。

        “殿下,如何?”

        “真香啊!”朱厚照眼睛都红了:“本宫可以做大厨了,这鱼汤,太好吃了!”

        方继藩道:“我尝尝,我尝尝。”

        朱厚照不肯:“赶紧,送父皇那儿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方继藩想拍死他,却不忘提醒:“送一些去给娘娘,殿下,别忘了孝心。”

        ………………

        太子殿下和方继藩去了很久,也没有回来。

        暖阁里的君臣们,已经了却了一桩心事。

        他们现在似乎很想讨论,这宁波的灾,是不是还要赈济的问题,是否将运河上的粮船,给召唤回来。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方继藩和朱厚照才去而复返。

        两人喜笑颜开。

        弘治皇帝本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刘健等人闲扯,毕竟……自己实在没心情谈什么正经事。

        等二人一回来,弘治皇帝才打起精神:“如何?”

        “父皇,儿臣亲自下厨,给父皇将鱼汤做好了。”朱厚照兴冲冲的道。

        “……”

        太子亲自下厨。

        有人似乎对此,觉得太子殿下有点儿不务正业啊。

        太子是啥,能做厨子吗?

        可当宦官抬着一个大锅进来的时候,伴随着那鱼汤的扑鼻香气,一切的念头都已经幻灭。

        太子咋就不能下厨呢?下厨不也是给陛下做鱼羹吗?

        太子殿下……至孝啊。

        这一锅汤太大了。

        以至于寻常的餐具都盛不下。

        只好将这大灶上的锅给抬了来。

        而那一只曾经也曾叱咤风云的大黄鱼,却完好无损的躺在热腾腾的锅里,看着……就很好吃。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不管了,先试试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