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四章:大功告成

第四百五十四章:大功告成

        穷了祖宗十八辈子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贪婪。



        为了对付那巨鱼,他们一个个磨刀霍霍,有人做着梦,都想着将那巨鱼宰了,换来银子。



        其实胡开山很不忍心告诉戚景通真相。



        毕竟,他知道戚景通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他对银子不甚感兴趣,他满心想着杀贼立功。



        这样的人,用财帛是不能动他的心的。



        可水兵们却是大俗人,一个个咬牙切齿,乃至于在营中的弓马练习,那箭靶子上,画着的也是一个大鱼然后喷泉的形象。



        一声号令,全员登船,补给什么的都是管够,接着唐寅升座,胡开山和戚景通分立两侧,舵舱来报:“修撰,舵舱预备完毕。”



        “修撰,铁锚已升。”



        “修撰,风帆已升。”



        “修撰,水舱预备完毕。”



        “修撰,兵库点验完毕。”



        “修撰,粮库点验完毕。”



        “修撰,全员点验,二百九十四人俱到。”



        现在,这些穷逼……,这些镇国府水师精兵们,已有了一点儿模样。



        一张张杀气腾腾的脸,双目如炬。



        戚景通有一种错觉……



        这些人……到底靠什么,永远都保持着一股子昂扬的士气。



        这种斗志,是在蓬莱水寨,乃至于其他各军中,都是看不到的,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心理,海上艰苦,风浪大,水寨的人,一听说要出海,理应一片哀嚎才是,咋看着……像是土匪出巢呢?



        唐寅取了案牍上签筒的一枚签令,摔下:“入海,向东……五十里!”



        一名百户官捡起了签令,匆匆而且,随即,号令传出,号角连连。



        威风凛凛镇国公号,徐徐驶出港湾,迈入大洋深处。



        戚景通激动的又有些想要热泪盈眶了。



        他出过很多次海,在蓬莱水寨,可没有一次,像在这里这般,能感受到那一股从上至下的热情。



        胡开山追了出来,咧嘴道:“老戚……”



        戚景通打了个冷战,身子一避。



        果然,胡开山一拳已朝他肩窝砸来。



        这一次,拳风破空,与戚景通擦身而过,戚景通还是冷汗淋淋。



        胡开山收了拳,便笑了:“诶呀,你看我这记性,又是忘了,下次一定记着,绝不动手动脚。”



        “……”



        “胡千户,今日猎大鱼?”戚景通看着胡开山。



        一说到了大鱼。



        胡开山抬头,露出了惆怅之色。



        他永远记得,大鱼带给他的耻辱。



        太狼狈了。



        这辈子,没吃过这样的亏。



        胡开山沉默的看着桅杆上猎猎的旗帜:“是啊,猎他*的。”



        戚景通道:“胡千户,似乎……”



        “别说了,到时你自会明白。”



        戚景通是无法理解胡开山。



        船向东行驶了一日,像是寻觅什么,随即,他们又开始向西巡游,提着望远镜的水手们在各处不断的观察。



        就这样枯燥的到了第三日,突然,有水手雀跃道:“巨鱼,巨鱼,东北角……在东北角。”



        他一声咧咧。



        整艘船顿时炸了。



        嗷嗷叫的穷逼,不,大明镇国府水师精锐们,个个从各舱里窜了出来。



        “示警,示警!”



        因为是在傍晚时分,天色昏暗,于是,一个冲天炮直接刺啦一声放出,发出了响动,接着,那冲天炮嗖的飞向了半空,最后绽放出璀璨的烟火。



        唐寅已匆匆和胡开山带着几个亲卫出现在了甲板。



        他拿起了望远镜,只看了看,确定了是巨鱼。



        因为太明显了。



        此等巨鱼或许是因为过于庞大,以至于在海中几乎没有天敌,所以很是风骚,肆无忌惮的在海面喷着泉水,就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它的存在一般。



        嚣张!



        胡开山眼里放光。



        那此前后被枯燥的海上漂泊而懒洋洋的水兵们,现在个个精神百倍,龙精虎猛。



        他们不怕死,怕穷!



        戚景通兴冲冲的道:“我看看,我看看是啥。”



        胡开山将望远镜给他。



        戚景通很想知道,大鱼是啥样子。



        有了捕捞大黄鱼的经验,他对捕鱼,也开始有了心得。



        于是他抬起了望远镜。



        然后,他看到了那放大倍数的镜片之后,那几乎镜片里无法完全显现的庞大身躯,还有……那自身体里喷出来的泉水……



        戚景通吓尿了。



        他沉默了很久,不说话。



        “你奶奶个嘴!”戚景通忍不住低声咒骂。



        一群疯子啊。



        那鱼,只怕不比船小多少吧。



        好好的大黄鱼,不去捞,你们来惹这东西……



        *的智障!



        唐寅大呼:“预备战斗,撤下副帆。”



        “预备弓弩!”



        “各舱预备!”



        呼啦啦,整个舰船里的水兵们,一个个激动莫名的开始进入各自的岗位。



        上一次,总结到了许多的经验,虽然吃了大亏,可这一次,他们心里有了第二底了。



        预定在船舷的巨弩已经预备。



        这巨弩比从前更大,从火柴棒,升级成了两根火柴棒。



        为了将这加强版火柴棒射出,匠人们花费了许多功夫。



        这巨弩,没有四人,都无法操纵。



        看着所有人精神奕奕的各自做好了准备,甚至还有人预备好了长杆,有人开始撤下副帆,船开始转舵,朝向那涌泉的方向,那下头加固了的船底,犹如裁刀,切开了水浪,银色的浪花,拍打在船身上,胡开山已取了一根一张多长的钢矛,这钢矛极长,锋利无比,因为通体钢铁,甚是沉重。



        可胡开山却不以为然,双手死死的擎矛,死死的凝视着远处。



        “无关人等,撤回船舱!”



        戚景通没有走,唐寅却是乖乖回他的船舱了,他觉得自己除了吟诗助兴之外,实在没有其他才能,还是不碍事的好。



        “弓弩就位!”



        胡开山赤红着眼,道:“再靠近一些,都机灵一点,机灵一点。”



        大船继续靠近。



        那巨鱼已越来越清晰。



        戚景通心里发寒,他突然觉得此前对镇国府备倭卫的一切幻想都被现实无情的打破了。



        这群混账……真是一群疯子啊。



        胡开山磨着牙。



        一切就绪。



        那庞然大物,相距几乎不过数十丈。



        而根据大家对这庞然大物习性的了解。



        巨鱼对于任何即将到来的风险,似乎都没有警惕。



        大船越来越近,几架弓弩瞄准它,几乎没有任何的压力,毕竟体型过于巨大。



        “射!”



        胡开山发出了大吼。



        刹那之间,数枚弩箭射出,朝着巨雨而去。



        这弩箭不但粗壮了不少,箭头,是三叉戟的造型,两侧有专门的倒勾,而其后,则是长索,长索与船上连接起来,随着弩箭一齐没入巨鱼的身体。



        “稳住!”



        在射出之后,帆布同时撤下,舵手死死的掌住舵,其余人全数扶住船舷。



        两根钢铁般的弩箭,没入巨鱼的身体。



        巨鱼开始在海中翻滚,这一次,似乎受创不轻,血水在海中涌出来,巨鱼不断的挣扎,卷起惊涛骇浪,威风凛凛镇国公号犹如巨浪中的小舟,在海中摇曳。



        可是那弩箭的倒勾,显然已死死的卡住了它的骨肉,它越挣扎,那剧烈的疼痛,却是更甚,巨鱼没头苍蝇一般,开始游弋,在弩箭的末端,与传递连接的缆绳,则几乎是拖拽着威风凛凛镇国公号随着巨鱼前行。



        威风凛凛镇国公号不断的来回晃动,船上的人死死的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大浪漫过了甲板,扑面而来,而此时,舵手必须随时调整船的方向,否则,船被巨鱼拖拽的情况之下,一个不好,船身就极有可能倾覆。



        每一个人,比之第一次猎杀巨鱼时,都冷静了不少。



        所有人必须各司其职,尤其是在这一刻,稍有任何疏忽,都可能前功尽弃。



        “巨鱼朝我们来了。“



        果然……不断受创,又无法逃脱,浑身是血的巨鱼似乎疯了一般,翻滚着,朝大船而来。



        “转舵,转舵!”



        其实不需下令,舵手便已疯狂的开始转向了。



        而此时,轰隆一声,船上的所有人都颤了颤,似乎巨鱼撞到了船底。



        所有人闷哼一声,可这力量,显然在巨鱼已遭受重创之后,并没有他们原先所预料的那般猛烈。



        愤怒的胡开山,居然在此时,狠狠的朝船下甩出了钢矛。



        那钢矛顺势,直没巨鱼。



        巨鱼开始发出了哀鸣,依旧还是不甘的在海中翻滚着,无数的血水,涌出来,船底已彻底的染为了红色。



        浓重的血腥,令人几乎想要呕吐。



        船上的水手们,在船身稍稍稳定之后,纷纷投出了枪矛。



        每一个人,都是热血沸腾,眼里发红,没有人畏惧,没有人胆怯。



        在他们的家乡,胆怯或者躲在别人身后的人,是生生世世都被人瞧不起的,勇敢的人,才能获得人们的尊敬。



        而在水寨里,这样的传统继承了下来。



        无数的枪矛投出,而舵手却已趁此机会,在这千钧一发之间,调转了船头,顺着巨鱼产生的巨浪,徐徐的后退,避免了与巨鱼的短兵交接。



        可那两根与射入巨鱼身体里的弩箭的绳索,依旧在巨鱼和威风凛凛镇国公号之间彼此相连。



        巨鱼与船之间每一次的的晃动,都持续的,给巨鱼造成不可逆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