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章:庞然巨物

第四百六十章:庞然巨物

        徐经说罢,很不为意的转过身,看向地平线:“有的人,生来富贵;有的人,生来贫贱;有的人衣衫褴褛,有的人锦衣玉食。杨千户,下海之后,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杨建不解。



        这便是读书人与寻常人的不同。



        读书人关在书斋里,或许是书呆子,可将这些书呆子放出了牢笼,他们便会学会观察世界,去理解世界。



        见识越广博,他对事务的认知就愈发的深刻。



        “大明的财富,将来会来自于大海啊。无论是贫富贵贱之人,他们下了海,那么……他们就是同样的人,他们在一条船上,同吃同睡,在下海之前,他们无论是暴徒,是良民,是官商,亦或者是老实巴交的老农,他们可能会葬身鱼腹,可也可能在回到陆地之后,富甲一方,现在,你明白了吗?大海,给予无数人的……将是机会!”



        杨建陷入了思索。



        徐经娓娓动听的道:“就如大明的公候们一样,大明九成的公候,来自于太祖高皇帝开国建业,亦或者,来自于文皇帝靖难之役;可此后,得爵者,凤毛麟角,这是为何?因为大明赏无可赏,赐无可赐。于是乎,有志者,要嘛被胥吏和庸官所束缚,要嘛,便只好委身做贼,你难道没有察觉吗?自文皇帝之后,大明的叛乱,日甚一日,你知道为何?”



        徐经昂首:“这是因为有志者,无处伸张而已。大海,其实就是给了他们一个新的建功立业的机会啊。”



        “大明有民万万,志士不知凡几,当朝廷无法使人建功立业时,便是盗贼四起的时候。”



        “我徐经,会一次次的下西洋,奉皇上之命,奉恩师的教诲,会带着许许多多有志向的人,建立万世不拔的功业,大明已禁绝了一次出海,不能再有下次了。”



        “所以,徐编修带回了这么使臣,换来了如此珍奇?”杨建不禁恍然。



        徐【31小说网    更新快】经微微一笑:“是啊,若无巨利,如何让人接受下西洋呢,朝廷命人出海,是为了寻找那传闻中的高产作物,可若是找不到呢?所以,在此之前,必须要让人认识到海洋之中,有多少财富。自然,也要借这些财富,充实国库,唯有如此,才能让朝廷,让天下人,都离不开我们。”



        他顿了顿:“这都是恩师的教诲,我的恩师,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杨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过,有一句话,他却算是很明白,那就是……那个新建伯很牛逼。



        ………………



        这些日子,贵州来的家书很勤。



        都是问方继藩最近过的好不好,在家如何。



        方继藩虽然每日都很开心,接受了无数人的恭喜,可内心,却多多少少还有些无法接受,居然瞒着儿子在外头搞女人,这个爹,不是东西啊。



        他没回信,于是乎,这书信便来的更勤了,已达到了快马加急,一日一封的地步。



        这一日清早,方继藩起来,小香香过来伺候方继藩一面穿衣,一面道:“少爷,清早,又来了一封书信。”



        “噢。”方继藩只点点头:“你拆来看看。”



        “奴婢可不敢随意拆,老爷知道,要骂的。”小香香吐吐舌,随即又委婉道:“其实老爷从前……很苦,少爷很顽皮……老爷既要操心少爷,家里也没个主事之人,家里没有主妇,全靠杨管事撑着……老爷没有人照料,他经常半夜在后院里舞剑。”



        “噢。”



        小香香道:“何况,似老爷这样的人,三妻四妾,也不算什么。在咱们大明,除了皇上,哪个不是家里养着几个侍妾,外头还有呢。”



        “噢。”方继藩张开双臂,任小香香为自己捋袖。



        小香香的芊芊玉手,捋了袖子,一面小心翼翼的道:“这些话,奴婢不该说,其实……从前府里也经常有媒人来,可老爷都拒绝了,他说少爷不懂事,又小,娶了新妇……难免……所以……老爷都将她们赶了出去,后来……上门的就越来越少了。”



        “你想说啥?”方继藩已用腰带束了腰,整个人显得修长起来。



        小香香忙摇头:“没……没什么。”



        “去将书信取来。”方继藩坐下。



        小香香取了书信,方继藩已心软了,还是要回一封书信去才好,也免得老爹担心。



        小香香一面给方继藩斟茶,方继藩则靠在椅上,不紧不慢的看着。



        他下意识的一面拿着书信,一面要端起茶水呷一口,小香香忙道:“少爷专心着看,奴婢喂你。”



        “噢。”方继藩点头。



        小香香轻轻取了茶盏小心的放在方继藩嘴边,方继藩轻呷了一口,突的扑哧一口,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信全部打湿了。



        小香香也淋的一身都是。



        小香香匆匆取了帕子,擦拭方继藩身上的茶水,一面道:“少爷,这……怎么了?”



        “他大爷!”方继藩骂骂咧咧:“欺人太甚,这是欺人太甚!我叫方继藩,这孩子居然取名叫方小藩,这啥意思,啥意思来着?不会取名不会乱取,可以问我呀,叫什么方小藩,这到底什么意思?”



        小香香笑嘻嘻的道:“想来,这又是一个少爷,是小少爷呢。”



        方继藩叹了口气:“是个妹子!”



        “呀,那就是小姐了,方小藩,这名儿一听……有些怪,可细细咀嚼着,也觉得挺好听,呀,不是府上还有一个朱小荣,一个小荣,一个小藩。”



        方继藩的气,历来是来的快,去的也快的。



        他觉得这个爹纯属在侮辱人智商,这要是传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死。



        他吁了口气,看着忙不迭给自己擦拭衣衫的小香香,道:“你擦擦自己吧,你浑身都淋透了。”



        “噢。”



        方继藩背着手,在寝卧里来回踱步,一面道:“不成,贵州那等地方,太过偏僻,瘴气也重,那不是个养孩子的地方,等孩子脱了不可描述之物,该将她接来京里养着,这里什么都有,才能养成大家闺秀,丢在贵州,十有八九会成一个野丫头。”



        “少爷,什么是不可描述之物啊。”



        “啊……”方继藩愣了一下。



        他陡然想到,自己上辈子三观奇正,脱离低级趣味的性子,竟是不知觉的,带到了这里:“奶!”



        本来脱奶便脱奶,方继藩一口说了,倒也没什么,可方继藩非要加一个不可描述,反而令小香香俏脸红了,忙是低垂着头,她觉得自己36d的胸脯竟有些颤颤,怯怯道:“少爷,你好坏。”



        方继藩懵逼:“再坏坏的过我爹?”



        还是很生气啊。



        好在这时邓健本是兴冲冲要进来,一听小香香说好坏二字,便驻足了,乖乖的在外头探头探脑,见好像没事发生,才心急火燎道:“少爷,快去看啊,快去看啊,鲸鱼……鲸鱼的骨头,送进京来了,好吓人,吓死人了。”



        “送来了?”方继藩很怀念顺丰,因为他发现这个时代的快递,即便是动用了大明最快捷的交通工具,利用了无数的特权,这快递的速度,也是慢的惊人。



        方继藩道:“别急,我要镇定。”



        到了这个时候,他反而不急了。



        急啥?



        处变不惊!



        他道:“去取笔墨来,我要修书。”



        笔墨纸砚奉上。



        白纸铺开。



        方继藩开始苦思冥想的回家书。



        方小藩这个名字可以不可以改改,偷懒也不能偷到了这个地步啊。还有,得告诉老爹自己每日吃饭都吃的很香,没啥大毛病。



        还说什么呢?



        还是让人将小藩接到京师来吧,诶,毕竟这里什么都有。



        修完了书,将书信交给邓健。



        而在外头,朱厚照已兴冲冲的打马来了:“老方,老方……入宫,入宫了,咱们去宫里看鲸鱼。”



        方继藩从中门出来,见朱厚照一脸美滋滋的样子:“赶紧,不少大臣都去看了。”



        方继藩没有迟疑,让人牵了马,与朱厚照骑着马朝紫禁城而去。



        紫禁城里,早已是另外一番的场面。



        那一个个巨大的大骨,在无数宦官和亲军校尉和力士们的搬抬之下,搁在了地上。



        也只有紫禁城,有足够的空间,对这鲸鱼的鱼骨进行展示。



        一头椎骨,足足二十米长,数十上百人气喘吁吁的扛着,许多人已是累的气喘吁吁,等他们小心翼翼的将其放置于地时,人几乎已经累趴下去了。



        鲸鱼是哺乳动物,并非是人们所认知的鱼类,可怕的是它的颌骨,这颌骨上下之间,足以容得下一辆卡车。



        当然,这个时代并没有卡车。



        但是……还是足以让所有人发挥各自的想象。



        还有那一根根巨大的肋骨,触目惊心。



        这可忙坏了宫里的宦官和禁卫,单单是搬动此物,都是一项大工程。



        不过……宫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的,却是人。



        弘治皇帝已赶来,同时赶来的,还有不少在宫中当值的大臣。



        看着这庞然大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



        第四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