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二章:壮士十年归

第四百六十二章:壮士十年归

        穷……还忠心……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



        他回头,环顾这文臣武卫,这一个个人穿着锦绣衣衫,肥头大耳之状。



        真是……鲜明的对比!



        弘治皇帝道:“穷困潦倒之人,未受国恩,却为我大明效力,遭遇如此巨鲸,勇往向前,如此可怖之物,朕深知,倘使有一日退缩,则势必满盘皆输,朕很佩服他们。”



        诸臣看出了弘治皇帝的感慨。



        任何一个天子,大抵都会喜欢这样的勇士吧。



        老实巴交,本本分分,即便是穷了十八辈子,可天子有诏,也忠贞不二,即便面对最可怖的怪物,绝无退缩。



        说到底,除了像朱厚照这么二的少年人,凶残的鞑子和海上的巨鲸才能激发他的兴趣,非要手刃不可。绝大多数人,都是正常人,是平庸的人,他们会害怕,会胆怯。



        尤其是人读了书,读了书念头就不免会杂,家大业大的人,不免就舍弃不了这一身的富贵,便更难有勇气了。



        弘治皇帝抬头,看着这骨架,吁了口气才道:“方继藩,你教的好弟子。”



        方继藩喜上眉梢:“唐寅这个人,臣是一向看重的……”



        弘治皇帝打断道:“朕说的是欧阳卿家。”



        “啊……”方继藩愣了一下,看着木脸的欧阳志!欧阳志则以沉着或者说呆滞的目光看向自己,方继藩便道:“欧阳志也很不错,欧阳志这个弟子,臣也一直很看重。”



        弘治皇帝已经习惯了这个家伙胡言乱语了,所以……会自动忽略方继藩各种乱七八糟的话,他道:“自然,这唐寅一介书生,亦是浑身是胆。”



        狠狠的夸奖了一通,不吝任何溢美之词之后,弘治皇帝才道:“下旨嘉奖吧。”



        “万岁。”众臣齐声欢颂。



        弘治皇帝又道:“看来这剿倭,需放在镇国府头上,唯有这样的忠贞之士,方能担起如此大任。”



        他沉吟着:“急调蓬莱水师三艘海船,至宁波水寨,移交镇国府备倭卫,至于其他恩赏……”



        弘治皇帝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决定吧。”



        朱厚照身躯一震,激动了。



        他是镇国公啊,备倭卫是镇国府的,恩赏当然得由他这个镇国公决定。



        这等于是父皇,愿意将这抗倭之事全部交给他处理了。



        朱厚照心情澎湃地道:“儿臣遵旨。”



        弘治皇帝则是又笑吟吟地看向方继藩:“朕听说,你父亲生下来的是个女儿?”



        呃,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方继藩汗颜。



        自己平时扶老奶奶过马路,咋就没人知道呢?这等事……倒是传得快。



        方继藩勉强的挤出笑容道:“是呢。”



        “叫什么?”弘治皇帝显得和颜悦色,甚至有点闲情逸致了。



        方继藩憋了老半天,才道:“方小藩。”



        方才紧张恐怖的气氛,霎时活跃起来。



        刘健等人从这巨鲸的震撼中缓缓回过神,随即,乐了。



        “方小藩……”弘治皇帝背着手,他觉得这个笑话,够他开心一辈子,面容略显愉悦地道:“这名字好啊,方者,方圆也,小者,物之微也。藩为藩凭。方是规矩,小为谦辞,即便是微弱之光,是小女子,也要为我大明藩屏,汝父真是用心良苦啊。”



        “……”方继藩却是在心里想,大爷的,那我名字岂不是继先世余烈,为大明藩屏?



        嗯?



        这样一想,方继藩突然觉得自己的爹,或者,这名字理应是自己大父所取,无论是大父还是爹,取这个名挺鸡贼的,皇帝一知道自己叫啥,就知道这家人肯定是大大的忠诚。



        这若是放到了四百多年后,这名字大抵和方爱国有一样的效果。



        可是……方小藩……



        哎……方继藩默不作声了。



        弘治皇帝背着手,继续笑吟吟地道:“朕会下旨,命米鲁氏带着孩子入京,很快,你就可以见到自己的继母和妹子了。要高兴一些,知道了吗?”



        方继藩的面容难得的有点木讷:“……”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很开心,终于……方继藩也有沉默寡言的时候啊。



        朱厚照在旁挤眉弄眼地道:“诶呀,可以见到方小藩了吗?这太好了。”



        方继藩心里想,陛下召米鲁进京,只怕名义上有尽弃前嫌之意,不过背地里,却也是一次考察吧。



        最终,这米鲁氏能不能进入方家,却还需通过一场考较。



        如此一想,方继藩便有些头痛起来。



        一方面,他希望米鲁能成功得到朝廷的信任,如此……自己的父亲至少年纪大了,倘若他将这米鲁视为真爱,至少晚年也有至亲的人照料。



        另一方面……



        方继藩在想,要是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可呢?



        后果……可能会有些糟糕。我爹可能要做牛郎,啊,不,不是后世意义的牛郎,而是牛郎织女的牛郎……



        不过此时,方继藩也只能老实地朝弘治皇帝颔首点点头:“臣知道了。”



        弘治皇帝好心情地微笑道:“好好做你的事吧,方家一门忠良,朕会有恩典的。”



        “噢,臣谢恩。”方继藩突然不想和人说话了,感觉心口阵阵痛。



        弘治皇帝又抬头,看着那巨大的骨架,感慨道:“真是难以想象啊……但是有一点是可以想象的,备倭卫的将士,是忠勇到了何等地步!”



        ………………



        “预备!”一声大吼!



        碧波万里,一处喷泉被发现。



        于是嗷嗷叫的水兵们熟练的转着舵,撤下了船帆,无数人的手上提着钢叉,预备好了弩箭,一个个眼睛赤红,目光锐利如剑。



        胡开山喊得嗓子都冒了烟:“莫激动,莫激动……靠近了再说,靠近了再说,他娘的,安分一些,别瞎嚷嚷!”



        胡开山手持着巨矛,来回走动。



        一切,既有惊险,却又都是按部就班。



        整艘船,一遇敌情,瞬间化身成为了一个战斗巨兽。



        巨兽由一个个穷疯了的水兵组成。



        这已是他们猎到的第四头巨鲸了。



        一头就是十几两银子啊,这相当于是半亩地的价格,即便水兵们不会算数,也知道江南的地值钱!这一月下来,轻轻松松两亩地,一年二三十亩,这种好事,到哪儿找去啊。



        想当年,他们的父祖们,可是为了一口灌溉的水田,或者是为了争一个光秃秃的矿山,操起刀片来砍人和被砍的,死了绝不寻仇,杀了人,也绝不瞎比比,械斗完了,一拍两散,等待下一次的矛盾爆发。



        现在他们进化了,已经脱离了小农的意识,他们眼界开阔了,他们的目标不再是义乌人或是永康人,而是鲸!



        弩箭终于射出。



        与此同时,无数钢贸如箭雨一般投射而出。



        紧接着,全员死死的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迎接暴风巨浪。



        每到这个时候,戚景通都想高歌,镇国府备倭卫,天天都在实战啊,这高昂的士气,和永远都没有退缩的精神,还有这船上三百人几乎没有缝隙的紧密协作,渐渐养成的临危沉稳。还有平时大口吃肉,顿顿都跟过年似的,却挥汗如雨的操练,无一不让他看到了希望。



        这才是百战强兵,比之蓬莱水寨里的花架子,不知强了几千几百倍。和这些嗷嗷叫的人相比,蓬莱水寨的军户,才像一群面有菜色的乞丐。



        这边每一个人,都是紧绷的肌肉,古铜的肌肤;而军户呢,脱掉上衣,就是一根根肋骨了。



        要力气没力气,要军纪没军纪,要操练没操练,临战就慌,遇到了敌人,武官喊得最多的,就是上啊、杀啊,悬赏多少多少金啊。



        可在这里,胡开山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嗷嗷叫的大吼,不要激动,不要莽撞,镇定,镇定!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比较得戚景通想哭。



        只见那巨鲸带着巨大的声势在海中扑腾着,而此时,舵手已有了经验,他会尽力的通过细微的转舵,靠着当前的风向和风力,以及浪潮的力量,去调整船舵,尽力的避开巨鲸在临死之前,对威风凛凛镇国公号的伤害。



        舵手口里叼着一根已经没有多少肉的鸡腿。



        这是他的特权。



        在船上,只有他才有鸡腿吃。



        所以,虽然肉已啃得差不多了,这骨架子还要随时保留着,时不时拿出来舔一舔,骨架子是荣耀的象征,彰显了舵手与寻常穷逼们的不同。



        他轻松地转舵,口里骂骂咧咧的,用的是永康方言,这也是他身份的象征,水寨里,一般人必须要求说官话的,可舵手比较重要,他就敢说方言,还说得很开心,可以无视规则,不为其他的,因为这艘船,掌握在他的手里。



        经过一阵巨浪翻腾,巨鲸终于停止了扑腾,海面也渐渐的又归于了平静。



        嗷嗷叫的喊杀还有骂娘的声音,也终于渐渐的停止了。



        十几两银子到手,有恋家的水兵从裤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簿子,拿着炭笔,郑重其事的在簿子里的两个‘正’字里,又多添了一个笔画。



        半亩地……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