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四章:御前献礼

第四百七十四章:御前献礼

        匠人……确实是方继藩所急需的。

        眼下大明急需造船,可一百多年来,大明的匠人随着禁海,已经彻底的流失,百年来的造船技术,踟蹰不前。甚至因为天下大体承平,武备也是松懈。

        这造锻造火铳、火炮,以及造船的技艺,早已生疏,引入一批新鲜血液,势在必行。

        可在这个时代,并非是说引入新鲜血液就引入新鲜血液的。

        在当前生产力和交通条件下,方继藩原以为,没有数十年的经营,根本不可能做到。

        谁料到……徐经这么狠。

        方继藩心里不由佩服徐经了,眼光还是很好的嘛!因此他扯了扯嘴角,朝徐经笑吟吟的道。

        “不错,不错,他们既然来都来了,自然也要盛情款待,别放他们走了。”

        徐经听得了方继藩的夸奖,顿时心里美滋滋的,眼角眉梢都洋溢着笑意,不容易呀,难得恩师这么夸张自己。

        他开心的抿嘴一笑:“除此之外,船队还带来了无数的各国特产,还有……种子。”

        方继藩感慨道:“很不错,很不错,果然为师没有白疼你。”

        说话之间,方继藩面带笑容,却从袖里取出一大卷的画来。

        这一卷画,想来藏在方继藩的袖里,带着甚是辛苦,方继藩将这画塞在徐经手里,深深的看了徐经一眼:“待会儿,就要去面见圣上。”

        “什么?”徐经一愣:“陛下竟……”

        “不要管这些细节。”方继藩觉得这个家伙,主次不分,而是凝重的道:“待会儿面圣时,第一个要献上的就是此物,便说,此物乃是抵达了木骨都束之后,从当地人口里得出,此乃三宝太监,在百年前,抵达木骨都束之后,留下来的宝物,因为回航匆忙,所以……没有来得及带走。”

        “这是……”徐经一脸发懵。

        一百多年前,恩师,这糊弄的过去吗?

        一百多年的古物,会这么簇新,恩师……这是不是不太讲究了?

        当然,他不敢问。

        其实他还有一个疑问。

        木骨都束留下的宝物,居然还是我大明的纸张,用羊皮会不会好一些。

        不过……徐经不敢质疑,而是毫不犹豫,将这画收起来,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很是郑重的点头:“学生明白,学生见了陛下,首先便是献上此画。”

        远处,已有浩浩荡荡的宦官、禁卫迎面而来。

        方继藩很满意,朝徐经颔首一笑,旋即便郑重的嘱咐道:“若是被识破了,不要怕,要气定神闲,就说这是太子殿下威胁利诱于你,让你做的。当然,你随机应变,最好是咬死了这确实是在木骨都束,所寻觅到的三宝太监,毕生心血留下的至宝。”

        “学生……明白。”

        “乖,为师疼你。”

        眼看着当先一人,竟是萧敬亲自前来,方继藩便拍一拍徐经,仿佛是为了掩盖什么似得。

        萧敬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方继藩和徐经道:“新建伯和徐编修真是师徒情深啊,不过……陛下已久侯多时,还是赶紧去见驾为好。”

        方继藩颔首点头。

        萧敬又打量了徐经,他对从前的徐经,有一些的印象,只是……今日再见,却令他差点不认识了。

        哪怕是铁石心肠的萧敬,也不禁为之动容,徐经出海这俩年肯定是吃尽了苦头,他长长吁了口气:“徐编修真是劳苦功高啊。”

        ………………

        弘治皇帝已经等候多时了。

        他与诸伴驾大臣闲坐了很久,方才听到外头有人报:“陛下,人来了。”

        “宣!”

        弘治皇帝不禁坐直了身体,面色肃然起来。

        片刻之后,方继藩打头,进来,此后,是徐经。

        所有人在看到徐经之后,却都愣住了。

        他们原以为,此刻该见到的是个春风得意的翰林官,就如那凯旋而归的将军一般。

        可看这徐经,却是蓬头垢面,黑不溜秋的,人也消瘦,这哪里有徐经从前的样子,整个人完全是面目全非了,许多人震撼了,面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弘治皇帝也打量着徐经,眉头微微皱起,他记忆的深处,徐经该是个皮肤白皙,举止文雅之人,可今日……

        弘治皇帝心中一荡,不由感慨:“赶紧赐坐。”

        立即有人搬了锦墩,请徐经坐下,欠着身,当先道:“陛下,臣有一物,想要献给陛下。”

        弘治皇帝抖擞精神,这个人,在见到朕之后,没有抱怨,也没有开口便说自己在海上,有多辛劳,第一件想到的事,便是有东西献上。

        弘治皇帝忍不住看了一眼一旁的欧阳志,再看看徐经,突然发现,这两个人,竟开始难分高下起来。

        这都是忠臣啊。

        “卿家所献何物?”弘治皇帝道。

        徐经取出来了画,将这画慢慢的展开,方才太仓促,已经来不及细看,这画里到底是什么了。

        因而徐经自己心里,也好奇无比。

        等慢慢将画展开,而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接着,一个个线条,展现在人们面前。

        是一幅舆图,舆图之上,还写着大字:“天下万国图。”

        天下万国……

        这是一幅世界地图。

        方继藩凭着记忆,采取的是投影法绘制了这一张地图。

        这里头的山川以及陆地、海洋,方继藩不敢做到百分百的精准,而幸好,他是文科生,既了解历史,对地理,也多有些了解。

        这里头,不但绘制了世界上的五大洲后,便连大致的国家以及国界,也勾勒了出来。

        方继藩一直希望大明对于这个世界,有个较为直观的认知,至少,这个世界什么样子,能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这才是方继藩炮制这幅地图的初衷。

        可若是自己将这幅舆图直接拿出来,就算别人相信自己,怕也难引起人的关注。

        而今,下西洋已经迫在眉睫,而说到下西洋,三宝太监郑和,自然是这下西洋的祖师爷。

        当今的人,都崇古,都认为老祖宗们的东西,是最好的。

        既然如此,便只好……

        徐经细看之下发现是舆图,心里很诧异恩师是怎么弄来的,不过这个时候不是思考这些事的时候。

        他很是认真的开口道:“陛下,此乃臣在木骨都束时,从当地土人口中所知,百年前,三宝太监曾在木骨都束留下了一件遗物,此物,乃三宝太监至宝……”

        徐经看了一眼这簇新的舆图,心里感慨,恩师就是恩师啊,两年了,毛糙的性子也没有改,他继续道:“当然,原本这天下万国舆图,是绘制在羊皮上,只可惜,那羊皮破损的厉害,到了臣手里时,已是残破不堪了,臣照着那羊皮图,将其原原本本的重新绘制下来。”

        “此物,乃三宝太监花费了毕生心血所制,原本是想要进献朝廷,可在木骨都束时,却因为生了一场大病,竟是将其遗落……而今,物归原主,陛下……臣将它,完璧归赵!”

        所有人震撼了,很是吃惊的看着徐经手里的舆图。

        三宝太监,竟还在万里之外,留下了遗物。

        虽然有些离奇,可这满朝君臣,连这大海百里之外,都没去过,这玩意到底是不是三宝太监的遗物,那也只有天知道。

        何况,从动机而言,徐经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弘治皇帝不禁动容,眼眸里不由泛起了泪光。

        三宝太监……

        时至今日,他方知那三宝太监的艰辛,尤其是见到徐经之后,心里更为震撼,他红着眼,激动的开口:“取来,朕看看。”

        萧敬心中一凛。

        无论怎么说,三宝太监既是下西洋的祖师爷,也是宦官们的祖师爷啊,当初三宝太监风光得意的时候,萧敬怕还没出生呢,萧敬显得敬畏,弓着身,小心翼翼的取了舆图,接着,捧到了御前。

        舆图展开,五大洲顿时出现在了弘治皇帝面前。

        弘治皇帝凝视着里头的每一根线条,他看到了大明的位置,看到了北京城,根据他的记忆,至少大明的疆域,是八九不离十的,接着,沿着西洋,他看到了安南,看到了吕宋,看到了暹罗,看到了爪哇、苏门答腊、锡兰、木骨都束……

        “这天地,竟广阔至此。”

        大明幅员之光,足以让弘治皇帝为之称耀,可当这幅舆图在弘治皇帝面前,弘治皇帝方知,大明不过是屈居于一隅之地而已。

        更神奇的是,这里,天下诸国,竟都标出了特产,自东,自西,自南、自北,这一个个国家,一目了然。

        在这舆图之下,竟还题有一行字。

        这一行字,上书着那一句熟悉的话:“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一旦他国之君夺得南洋,华夏危矣。我国船队战无不胜,可用之扩大经商,制伏异域,使其不敢觊觎南洋也。”

        三宝太监当初的苦心,早已被人所遗忘,而如今,等到这满朝上下意识到了海洋的重要时,再看三宝太监在百年之前所说的话,弘治皇帝……眼睛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