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八章:猛虎出笼

第四百八十八章:猛虎出笼

        水兵们嗷嗷的开始集结。

        很多时候,戚景通完全无法理解这些家伙们,为啥永远都龙精虎猛……他们……真的一点都不怕死吗?

        然而,他永远无法理解,一群人上赶着要去打倭寇。

        诚如,许多人无法理解戚景通,为何总想着建功立业一样。

        乌压压的三百水兵,即可出发,朝着铜锣声开赴。

        胡开山对黄大明是有怨念的,因为黄大明这些巡守的庄户,铜锣声敲个没完,好不容易倭寇来了,烧高香都来不及,敲一下就得了,非要敲个没完,倘若倭寇吓跑了咋办?谁来负责?

        倭寇的大船停在海外,放下了登陆的小船,数十艘舰船载着一船船的倭寇开始登岸。

        这些衣衫褴褛之人,个个晒得黝黑,或是倭人打扮,也偶有几个吕宋人,甚至还有一些流浪于东海洋面为同族所不能容的佛朗机人。

        这些人,是各种肤色的集合体,因为利益而黏合在了一起。

        他们纵横汪洋,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见过,早就看淡了生死,此时……在登陆舟上,他们磨刀霍霍,眼里掠过了贪婪。

        为首之人,乃是浪人武士中野二郎。

        中野二郎脾气比较暴躁,此前乃是武士,此后因为家主失势,因而出海流浪,纠集了一批倭人,又被海外某些大商家所豢养,因而实力越来越大,如今他已是这东南沿岸最大伙的倭寇头目之一。

        他头部正中剃得光溜溜的,两侧的头发,则挽在光溜溜的头顶上,形成一个发髻。腰间配着一长一短两柄武士刀,与他同船的,都是追随他的真倭。

        倭寇有真倭、假倭之分,有些亡命之徒出了海,为了隐匿自己原来的身份,又或者是害怕自己在海外劫掠,被内陆查知,而泄露了自己身份,使自己的家人遭殃,因而便改头换面。

        何况倭人一般以好勇斗狠著称,杀人如麻,变换一个倭人的身份,更容易在海外立足。

        此次中野二郎,所带来的真倭极多,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袭击台州,而后造成明军驰援台州府,接着他们出海,转头便袭击宁波府。

        宁波府水寨里,据说有数不尽的金银和财货。

        最重要的是,大明的朝廷居然开始大肆剿倭,不给他们一丁点颜色看看,如何威慑四海?

        此次行动,就是要告诉大明朝廷,在这汪洋大海,谁才是真正的主宰者。

        远处……铜锣阵阵,尤其的刺耳。

        让中野二郎很是烦躁,身后的诸武士,亦是个个额上青筋暴起,显露出了极大的不耐烦。

        谁也不曾想到,宁波府防范如此密不透风,竟有专门的人警讯。

        难道……行踪已经暴露了?

        中野二郎压低声音,用倭语道:“岸上一定有明军设伏……”

        众武士没有露怯,反而激动了起来。

        他们划桨划得更加卖力了。

        他们最喜欢明军了。

        每次交战,只要他们奋不顾身冲上前去,对方往往会直接丢盔弃甲,不战而逃,接着就是一路的追杀,痛快。

        对于明军,他们几乎是心存鄙夷的。

        他们无法想象,堂堂大明的正规军,竟如纸糊一般。

        “我想女人。”船尾,一个粗壮的倭寇突然道。

        “哈哈……”众人皆是大笑。

        岸上,不就有女人,还有无数的财富,在等着他们吗?只要他们肯去取,漫山遍野都是。

        在这岸上杀戮一番,一切的欲望便可得到满足。

        “看!”

        有人眼尖,看到了岸上人头攒动。

        果然……是明军。

        无数的登陆舟上的人,目光锐利如剑,纷纷激动起来。

        他们没有退缩,反而个个觉得血液沸腾了。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曾追着台州府的明军杀了三十里,这种痛快,令人甚是想念。

        中野二郎按着腰间的刀柄道:“今日,三百斩!”

        他的眼里,杀气腾腾。

        船中的人俱都心下一凛,佩服的看向中野二郎。

        据说中野自下海,便以杀戮为生,曾创造百人斩,用他的倭刀砍下一个个头颅,而今他斩杀的数目,已至二百三十三人,要完成三百斩,就意味着登陆之后,他需砍死近七十人不可。

        ………………

        水兵们已至,却没有靠近沙滩。

        反而是胡开山啪的一下将黄大明手里的铜锣打飞,不爽地道:“诶呀,我这暴脾气,你再敲,敲个屁呀,要是吓走了倭寇,你负得起责任?滚一边去。”

        黄大明和几个庄户,个个吓得魂不附体,连忙溜了。

        而此时,一个个舟船已顺着潮汐冲上了沙滩,无数的倭人开始集结。

        胡开山的目光闪动着激动的光芒,手提着长矛道:“先后退三百步,他们现在还靠船太近,可别让人跑了。”

        水兵们嗷嗷叫着,一个个热血沸腾,犹如刘瑾见着了鸡腿。

        戚景通不得不继续苦口婆心的道:“不要激动,大家不要激动,”

        水兵开始后退。

        登陆上了沙滩的倭人们,本在戒备,可一看明军开始后撤,竟也不觉得意外,甚至有人露出了鄙夷的笑。

        明军历来如此,一看不妙,便要溃散,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倭寇们三五成群集结起来,乌压压的,竟有四百多人,众人愉快的备上了干粮,开始向内陆进发。

        很快……等他们登上了滩头,在这杂草丛生的阔地里,便又看到了这伙明军。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狭路相逢,于是双方开始打量起对方。

        双方的心情……都是激动的。

        嗷嗷叫的水兵们,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所有肌肉都在跳跃,脑子里嗡嗡的响,莫名的,有一种想杀人的感觉。

        祖宗十八代都是这么过来的啊,嗜血的基因,自然也就延续下来,他们每日大吃大喝,每日操练,每日捕鲸,连鲸鱼那样的巨大怪物都是吊打,自然无所畏惧了。

        倭寇们也很激动。

        明军,还是活的。

        居然还没有走。

        原本还以为需花些功夫,追杀个数十里,才能将他们斩尽杀绝,可现在……送上了门来了,这可省下不少事,怎能不让人愉快?

        中野二郎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心里亦是开心极了。

        不过他看到了一身链甲的胡开山,倒是令他的眼眸闪过了一点点不一样的光辉,这家伙,太过高大,倒是令人生出一点忌惮。

        还好,中野二郎也不太在意,对他而言,只要是明军,就好办。

        倭寇们龇牙咧嘴,跃跃欲试。

        他们作战,也没有什么阵容可言,毕竟对手太弱鸡了,再加上,他们本就是利益黏合起来的团伙,时而散如散沙,时而聚在一起劫掠,所以……不需配合,一股脑的冲上前去,自然是摧枯拉朽!

        胡开山觉得自己的心儿都要跳出来,也是开心得不得了,手中的钢矛死死的握紧,心情澎湃!

        彼此双方,都露出了要过年的样子.

        然后,双方开始试探,倭寇们开始发出怒吼。

        戚景通紧张的按着刀,不做声,他是害怕的,害怕水兵们受到了挑衅,便嗷嗷叫的全然不顾平日的操练,直接激动的冲上去。

        跟其他人的感受不一样,倭寇的厉害给戚景通的心底留下了阴影。

        所以,他显得很谨慎。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等他们来,只管等他们来,列好阵,看看你们的左右……”

        中野二郎终于忍不住了。

        从前他们是追着数倍的明军追杀,而今日,自己的人数明显比对面的明军要多。

        在他的印象之中,明军……不堪一击!

        他握紧了刀,舔舔嘴,终于,怒了,面目狰狞:“呃呃呃……”的怒吼之后,一马当先,率先发起了冲刺。

        没有什么花招,也不需通报高姓大名,他们就是一伙贼,就是来打劫的。

        中野二郎一冲,身后的真倭便个个疯了似的,红着眼睛,犹如下山猛虎,纷纷举刀,朝着水兵营发起了冲刺。

        之后,便是各种真假难辨的倭寇。

        四百余人,所发出来的冲刺,威势十足,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

        而此时,胡开山发出了大吼:“*的,跟老子来!”

        他手持钢矛,居然也毫不犹豫,犹如一头蛮牛,径直朝对面冲杀而去。

        戚景通内心是绝望的。

        真的好不容易啊,好不容易压住了水兵们激动的情绪,让他们冷静了一些些。

        可是胡千户……

        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也不能客气了。

        戚景通飞快的拔刀,高呼:“建功立业,就在今日!”

        水兵们自动忽略了建功立业这四个字,可就在今日这四个字,他们算是听进去了,发财的机会……来了。

        四百多人,四千多两银子,纯利!

        犹如猛虎成笼,水兵们发起了冲锋。

        倭寇发起了冲锋,对胡开山而言,内心喜悦得犹如飘上云端,正好送上了门,大爷我也冲。

        倭寇们一看到水兵们迎面杀来,激动得不得了,连喊杀声,都夹杂着喜悦,省功夫啊!

        世上再没有如此抱着如此愉悦的心情,且个个激动的哇哇叫,兴奋的眼睛发红的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