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九章:送你上天

第四百九十九章:送你上天

        抵达山海关的时候,山海关守将对于这么一群人的到来,几乎……是没功夫搭理的。

        可方继藩不在乎,他寻了一个偏僻的校场,这里本是个空置的营地。

        接着,他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向沈傲等人阐述自己的计划。

        沈傲听的似懂非懂,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方继藩觉得自己亲自将他们送来山海关,已经很给面子了。

        毕竟,自己还要回家去奶娃。

        “很多事,你记牢就是,也不需去懂,你只需知道,有人会将你送上天去,不要怕,没这么容易死的,上天之前,穿的厚实一些,你们必须在拂晓时抵达预定的位置,这个时间点,正是人最疲倦的时候,你们至多只有两炷香之间,两炷香之内,倘若不能将人救出来,若是被鞑靼人拿住了,你要记住……”

        方继藩凝视着沈傲,很是慎重的道:“不要报为师的名号。”

        “……”

        接着,方继藩耐心的解释道:“那鞑靼人吃过你师伯的亏,想来鞑靼细作已经知道师公的大名了,所以报师公的名号,可能你会死得更快,还会死得比较惨。”

        “请师公放心。”沈傲沉默了片刻,接着道:“学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旦到了紧急时刻,自会给自己一个了断。”

        方继藩却是摇头道:“师公自有锦囊妙策,这个你拿着,倘若被鞑靼人拿住了,你照着这个念,你放心,保管你死不了。”

        说着,方继藩从袖里取出了一个字条,交给沈傲。

        沈傲一脸惊诧,想不到师公还有这么多办法,取了字条,打开,上头是完全看不懂的话,勉强读道:“苏乐德……嗒丧拍……师公……这是啥?”

        “你不必管,好好揣在怀里便是了,在关键时刻用。”

        沈傲心里感慨,他有些紧张,可看着师公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心里又有几分豪迈。

        而后,沈傲豪气地道:“学生一定想尽办法将人带回来的,还请师公放心。”

        “好了,出发吧。”

        营地里,一个大气球正在充气。

        这气球是用鲨鱼皮制成的。

        鲨鱼皮有弹性,在经过处理之后,十分的轻薄,密闭性极好,质地很是坚韧,寻常的武器,即便是弓箭远射,也难以穿透。

        又因为它的密闭性,后世许多游泳健将喜欢用鲨鱼皮做的泳衣,而若用它做气球,可以更好的储存气体,不使热气流失,减少热气的消耗。

        杨彪从前是流民,因为年轻,且脑子活,在西山渐渐崭露头角,当初制造热气球,其实只是用来观光所用,毕竟任何一个新鲜玩意的出现,都可以给西山农家乐带来新的热潮。

        杨彪主要负责接引游客上热气球,带他们在天上兜圈子,因而为此,他已进行了足足大半月的操练。

        对于这热气球,他已了如指掌。

        等这热气球鼓起来,渐渐开始飘起,热气球之下,是个火油罐子,火油罐子里装的都是鲸油,这精炼过的鲸油,持续燃烧性极强,完全可以供应来回十数里的来回巡航。

        当然……这一切……只是构想罢了。

        眼看着干瘪的球囊越来越鼓,已开始腾空,火油罐子熊熊燃烧,不断的冒着热气。

        再之下,则是藤筐,藤筐不小,可以容纳四五人,里头还装载着不少的火油罐子,甚至还预备了火药以及食物。

        杨彪利索的翻身进了藤筐,开始招呼沈傲上来。

        可看着这个这么个新鲜玩意儿,沈傲就差吓尿了。

        这……这是……

        他一下子明白了师公方才说的……是啥意思了。

        虽是心里有着一股子劲头,可他的脸色还是发青起来,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翻身进了藤筐。

        杨彪则是熟稔的取出了匕首,直接割开了缆绳。

        原本这缆绳拉着,气球虽是想要飞起来,却被扯住,可缆绳一断,整个气球便开始放飞自我,徐徐升腾而起。

        方继藩站在气球之下,朝藤筐里的沈傲挥手,边道:“要活着回来,师公爱你,师公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

        方继藩的话,沈傲听不甚清,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已腾空而起,半空之中,风呼呼的刮得很厉害,以至于他觉得自己的耳膜有些疼,等到他有心思往下看的时候,看到脚下的师公,只剩下了一个小点,而后看到了山川、关隘和河流越来越小,他又有吓尿的冲动了,脸色苍白起来,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因为是真的冷,很冷。

        杨彪憨厚的给了他一条毯子,道:“沈公子,莫怕,披了这毯子就不会冷了。”

        沈傲已经牙关打颤,连忙接过毯子裹身上去,蜷在篮筐里,倒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自己有些畏高啊。

        “我……我们不会掉下去吧,掉下去,会不会粉身碎骨?”

        杨彪是个很忠厚的人,他想了想,一面手里拿着罗盘,开始辨别方向,一面道:“有可能。”

        “……”沈傲想哭,总算还保持着思考能力,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道:“可是……可是我们就这样随意在空中飘荡?”

        “这可不是。”

        呼呼的风中,杨彪气定神闲,一面看着罗盘,一面拿着舆图道:“在这空中,有不同的气流层,每一个气流层刮得风向不一样,所以我们要到达指定的位置很是简单,只需先找准方位,然后到达这个风向的气流层就可以,就比如现在,嗯……我们的方位就错了,应当再升高一些。

        说罢,他开始去折腾火油罐子的阀门。

        火油罐子的火焰猛地蹿高,沈傲惊的大叫一声,觉得自己的身子不断的在攀高。

        杨彪轻车熟路的看着罗盘,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杨彪才松口气道:“没错了,这一次方位对了,恩公真是了不起,他说的果然一点都没错,果然不同气流之间,风向是不同的,很好,现在……俺看看……”举着望远镜,杨彪在狂风中探出脑袋,开始向下张望:“下头是燕山,嗯,不错……第一次在这样的高处看这样的景色,真是很可怕啊。”

        “啥?”蜷缩在藤筐里的沈傲激动起来:“你第一次……第一次飞这么高?”

        “对呀!”杨彪很老实的道:“俺学习了半个多月,除了上过气球两次,且这两次飞的都很低……”

        沈傲哭丧着脸道:“你心真大啊。”

        杨彪却是笑着道:“俺叫杨彪,大家都叫我彪子。”

        “……”

        杨彪振振有词的道:“若俺不是彪子,恩公会将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你知道不知道……”杨彪骄傲的道:“恩公说了,西山上下,他最看重的便是俺,俺可是恩公最看重的人。”

        说到这里,他挠了挠头,努力的回想着恩公的原话:“对,恩公说的是,俺是他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就是心头肉的意思。俺在西山,蒙恩公收留,日子过的好着呢,俺媳妇肚里已有了娃娃,所以俺是不怕死的,俺愿意为恩公而死,就算是死,那也叫含笑九泉,俺的妻子,恩公会照料,俺的儿子能读书,将来也和沈公子一样,要做相公。”

        呃,这话……听着很耳熟。

        沈傲战战兢兢的,扶着篮筐起来,见下头的海川已渐渐不见了,剩下了荒芜的草场,他冷得厉害,身上的毯子飞快的飘起,口里道:“待会儿,怎么下去?”

        “别怕,恩公已经教俺下去的方法了。”

        沈傲噢了一声,有一种无力感,双腿还是有些软,像踩在棉花上:“我们,应当是第一个上天的人吧。”

        杨彪道:“俺不想这些的,饿不饿,我这儿有肉干,猪肉的。”

        “……”

        …………

        方继藩等到那已消失不见的气球飞走了许久后,才回到了营地,在此等候。

        来回数十里,想来很快就可以得到消息乐,最多也就是明日……明日理应就会有消息来。

        只是能不能救人,方继藩其实有点拿不准。

        不过这不打紧,事在人为,有办法比没办法要强。

        人生就是如此,总是充斥了无数的惊喜和意外。

        方继藩一念及此,不禁感慨万千。

        ……………………

        而在皇宫里,萧敬急匆匆的从司礼监朝着仁寿宫的方向去,他手里捏着东厂紧急送来的字条,脚步匆匆。

        出事了。

        不,理论上而言,还没有出事。

        只是……可能出事了。

        他快步至仁寿宫,寝殿里,弘治皇帝和儿女们在此衣不解带的守候。

        太皇太后虽是醒了,可气色依旧差得吓人,口不能言,弘治皇帝亲手喂了一碗鱼粥,可御医们对此,依旧不太乐观。

        这是心病啊,这样大年龄的人,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打击,继续这样下去……十之八九……

        “陛下。”萧敬上前。

        弘治皇帝脸色苍白,一宿未睡,身子孱弱无比,他疲倦的抬眼看着萧敬。

        萧敬道:“陛下,西山那儿有东厂急奏。”

        弘治皇帝对此不以为意,西山那有什么事值得奏的,就算有奏,现在这个节骨眼,自己实在没心思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