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一章:营救成功

第五百零一章:营救成功

        “啥,啥,在哪里,让俺看看。”

        杨彪整个人激动起来。

        兴冲冲的举起了望远镜。

        果然,他看到了。

        地面上两个疲惫不堪的人。

        宛如是被猫洗耍的老鼠。

        “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十一个……”

        这附近,有十一个巡守的鞑靼人。

        他们似乎对于冲上去收拾那两个树下的人一丁点兴趣都没有。

        只骑着马,漫无目的来回走动。

        此时正是黎明。

        无论是昨夜睡下的人,还是对于夜巡之人而言,这时候都是人身体最为疲倦的时候。

        杨彪深吸一口气,朝着沈傲大:“沈公子,准备好了吗?”

        “预备好了!”

        杨彪颔首点头:“记着啊,要嘛将人救走,要嘛你我便死在这里,咱们能在一起救人,也算是有缘,等回去之后,请你喝酒。”

        沈傲想了想,点头。

        杨彪开始徐徐的将火油罐子的阀门关小。

        紧接着,气球开始徐徐的下降。

        待到了差不多的高度,只有十几米的时候,杨彪匆匆的又提高了阀门,气球又开始飞起,缓缓的,气球在风轮的转动之下,朝那大树而去,眼看着,气球便要自那里的半空飘过。

        说时迟,那时快,杨彪毫不犹豫的,自藤筐里丢出了一个铁锚。

        这铁锚系着缆绳,缆绳足足有数十丈长,哐当一声,铁锚落地,在气球的飘动之下,铁锚在地上被拖行,这铁锚上,有着锋利的倒勾,被拖行之后,不可避免的,倒勾便开始刨着泥土,越刨越深,突然,整个气球震了震,原来却是那铁锚似是勾住了地下的某个岩石,生生的…卡在了岩石之下。

        杨彪开始转动与铁锚相连的绞盘,紧接着,气球开始徐徐的下降。

        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二十丈……五丈……三丈……一丈。

        就在这气球下降到了一丈的时候……

        杨彪又取出一柄斧头,露出了凶相,压低声音道:“时候到了,他娘的,将人扶上来。”

        一翻身,便从藤筐里跳了下去。

        沈傲激动的心要跳到嗓子眼里,也不敢犹豫,径直跳下了藤筐。

        这里距离那树下,还有一些距离。

        二人落地,没命一般的狂奔,将飘着的气球抛在身后。

        一个鞑靼人脑子有点发懵。

        他好像……看到天上下来了一个球。

        好大的球啊。

        那巨大的球,缓缓的下降,而后,停下。

        这鞑靼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他觉得好像自己可能是太困了,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等他将眼睛擦亮,就看到气球下,居然钻出了两个人,接着,没命的朝树下狂奔。

        这鞑靼人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从天而降的人……

        是神吗?

        呀,是神啊……

        大清早的,尤其天色还灰蒙蒙的时候,一个久居在大漠中,也没啥文化的人突然看到这么一幕,除了觉得自己吓尿了,便有一种说不清的惶恐。

        那两个人,已到了树下,接着,开始各自搀扶着人,又开始往气球方向狂奔。

        这鞑靼人才意识到了什么。

        怎么感觉……像是有汉人来救人。

        他瞳孔收缩,猛地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

        这真的是救人啊,天神下凡救人了?

        “来人,来人……”

        他开始高呼。

        不管这么多,不能将人救走。

        他开始抽出刀,勒马朝气球方向疾驰。

        沈傲气喘吁吁,背着周腊,周腊觉得自己脑袋晕乎乎的。

        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最重要的是,他很饿,饿极了,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看到有人背着自己,是……是个汉人……他一下子,狂喜,有……有人来救自己了,这……这不是做梦吧。

        周腊毫不犹豫,掐了一下沈傲的后脖子上的肉。

        沈傲疼的嗷嗷一声。

        诶呀,居然还知道痛,看来……不是做梦。

        周腊狂喜。

        而此时,越来越多的鞑靼人察觉到了这里的异样,他们从四面八方,飞驰而来。、

        鞑靼人心里是懵逼的。

        好端端的,天上怎么会掉下来这个。

        这是什么?

        来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满肚子都是疑问。

        灰蒙蒙的天,还有着黎明时的疲惫,使他们没有来得及反应,再加上这从天而来的怪球,也使他们懵了很久。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即便是没命的朝着气球疾驰,却还是迟了一步,四个人,已经沿着藤筐里拉下来的绳梯,翻进了藤筐里。

        这四人拼命的喘着粗气。

        而此时,却已有一个鞑靼人飞马而来。

        杨彪高吼:“快,斩断缆绳。”

        沈傲再无犹豫,拔剑,将那连着铁锚的缆绳狠狠的斩断。

        失去了缆绳的束缚,气球又开始腾空而起,徐徐的升腾起来。

        周腊想着自己要逃出生天了,心里狂喜到了极点,可一看自己开始飞天……忙是一轱辘爬起来:“诶呀,这怎么了,怎么飞了,诶呀,我害怕呀……”

        沈傲没理他,却是大呼一声:“别冒头,躲进藤筐里。”

        却是在此时,气球之下的鞑靼人居然开始弯弓搭箭,却见一枚羽箭,自藤筐擦身而过,周腊更是吓得脸色惨然,忙是缩回取。

        那羽箭却是射中了气球。

        生生的插入了鲸皮的气球上。

        杨彪抬头看了看,乐了:“不妨事,不妨事,这球是用气带动的,多一个气孔,没什么大妨碍,咱们走了,赶紧走。”

        周腊惊魂未定,却见脚下的人又不断的变小,最后变成了一个个黑点,距离那些鞑靼人远了,他才长长的松了口气,突然想起什么:“你们是……”

        这些人太神奇了,像仙人一般。

        不过又不对,明明方才掐这个人的肉,他还嗷嗷叫了一下,神人也怕疼吗?

        周腊的智商还是不错的,已经初具了逻辑推理的能力。

        沈傲正色道:“我乃沈傲,奉恩师之命特来营救小侯爷,恩师行姓,尊讳继藩。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咱们回去之后,再细说吧。”

        周腊一愣:“方……方继藩?哪一个方继藩?”

        沈傲像见怪物一样看着周腊,恩师你都不认识?

        周腊惊讶的道:“哪个成日游手好闲,吃饱了没事做,不干人事的方继藩?”

        周家人可对方继藩没有好印象,在他们心里,方继藩可是和张家人是一伙的。

        杨彪一听怒了。

        他手里还提着小斧头,气咻咻的扬着斧头在周腊面前厉声道:“俺家恩公,仁义无双,心怀百姓疾苦,是一等一的有德之人,你说什么,什么叫游手好闲,什么是不干人事,你再说一句试试看,管你什么侯爷,俺诨号彪子,信不信这就剁了你丢你下去。”

        周腊吓得脸都绿了,他只是随口说一说而已,忙道:“别介意,新建伯……他,他是个好人,我知道……要不,他怎么会营救我呢,这……这……他也是我的救命恩公哪,没有他,我便死一千次死一万次。我感激还来不及……”生怕杨彪不信的样子,周腊振振有词道:“方继藩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是个有良心的人,真的……不骗你。”

        杨彪脸色这才缓过来。

        自知手里的斧头,吓坏了杨彪,这斧头现在似乎也没什么用了,便直接丢出了藤筐,觉得尿急,又迎风撒了泡尿出藤筐,从布袋子里取出了肉干:“好了,饿不饿,这里有肉干,这是牛肉的。”

        周腊已是饿了,一把抢过了肉干,便开始大快朵颐,嗯……味道不错,除了有一股子腥臊味之外,当然,人饿极了,自然愿意忽视某些细节。

        杨彪开始拿着罗盘,又开始辨别起方向起来。

        ……………………

        地下。

        无数的鞑靼人骑马聚在了树下。

        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原本这对于鞑靼人而言,是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

        可谁料,居然……好像自己反而被人戏耍了。

        数十个负责巡夜的鞑靼人此时并列跪着,不断的求饶。

        而站在他们面前的,乃是小王子的长子额哲。

        额哲一脸愤怒,像是暴怒的狮子。

        好端端的,怎么就不翼而飞呢?

        这样的天罗地网,居然轻易的让人跑了。

        他作为父汗的长子,一直都希望能够在父汗面前显一显自己的本事。

        所以有牧人发现了形迹可疑之人之后,就在附近巡视的额哲,立即带着人,匆匆的赶来此,当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他欣喜若狂,认为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可谁晓得……手里的王牌,就这样没了。

        额哲愤怒的,就像一头雄狮,他狠狠一脚,踹断了一个巡夜人的肋骨,接着怒气冲冲的道:“天上会下来一个飞球,飞球里还会掉下两个人,两个人会带走我们的猎物,然后飞球又飞了,哈哈哈哈……”

        他发狂大笑,觉得这些人,在侮辱自己的智商,自己……可是自诩为黄金家族的后人,乃是成吉思汗的子孙,是父汗的骨肉,是草原上的智者,可是这些该死的家伙,居然用如此可笑的理由,前来诓骗自己,他听着这些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解释,却仿佛看到这哭告背后的嘲讽,赤裸裸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