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一章:耀武扬威

第五百一十一章:耀武扬威

        朱秀荣一面说,一面缳首,凝视着方小藩。



        方小藩朝她咯咯笑,笑的春光灿烂:“她笑起来竟像方继藩,我瞧着,她好像很喜欢我。”



        “胡说。”张皇后有养育的经验,在旁做着女红,她抬起凤眸:“这么小的孩子,哪里看出像什么,这孩子都是有奶便是娘的,秀荣,你可别着魔了。”



        “啊……”朱秀荣也不知是不是母后已有所指。



        张皇后怕朱秀荣不信,起身,将方小藩自朱秀荣的手里抱过来,方小藩呜哇的一下,便又要哭,双腿乱蹬。



        张皇后吩咐一旁的宦官道:“方继藩送来的奶瓶,里头的奶水温了没有?取来。”



        片刻之后,张皇后将奶嘴塞入方小藩的嘴里,方小藩顿时乐了,高兴的手舞足蹈,努力的蜷着小手,想拉张皇后的衣襟,一面吸吮,停下来缓口气时,便朝张皇后笑。



        张皇后哭笑不得,她没想到有此奇效,张皇后努力回忆:“这……竟有点儿像是厚照小时候啊。”



        朱秀荣也咯咯地笑了。



        方小藩也她们都笑,仿佛是在预示着,未来的日子有了奔头,便咧嘴咯咯笑的更厉害。



        ……………………



        成群的蒙古包连绵数里。



        跟随着鞑靼人大队的,有一个铁匠,他也是蒙古人,却隶属于朵颜卫,叫哲布。



        哲布是鞑靼人们不可或缺之人,因为……他会打铁。



        在鞑靼部,能打铁的人,都属于最高端的匠人,其实哲布的打铁技艺很低,只能对铁器进行修补罢了,尤其擅长的,乃是补锅。



        这可鞑靼部自和大明断绝了贸易,铁锅就更少了,仅有的铁锅,都是祖上传下来的,说是传家宝,那都不为过,因而,免不得要修修补补。



        哲布打小的时候,便被鞑靼人俘了来,原本只是个奴隶,毕竟朵颜部投靠了大明,和鞑靼部一向有嫌隙。



        可因为鞑靼部好心匠人的收留,才使他在这里,免受别人的白眼,他跟随着游牧的队伍,逐水草而居,哪里的水草被牛羊啃得干净了,牧人们便驱赶着牛羊,将自己的帐篷和全部家当都放在车上,一路迁徙,向着草原里水草更丰美的地方而去。



        而每到一处,哲布搭好了帐子,便要将他的炉子搭起来,为人修补铁器。



        自然,他还有一重不一样的身份,就在数月之前,他已领了另一份的俸禄,锦衣卫居然帮助他找到了他的家人,他自小和家人离散,当得知自己的家人还活着,还在大宁,也即是朵颜卫的本部时,他很快,就成了一个锦衣卫的小旗官,奉命在此刺探。



        厂卫的效率很高,自然鞑靼人袭击了锦州之后,据说那远在天边的大明皇帝震怒,彻底的改变了与鞑靼部的关系,与此同时,厂卫为了讨好皇帝,缇骑四处,疯狂的开始派遣人在大漠中潜伏,就在不久之前,鞑靼人就发现了十数个这样的密探,生生将他们吊起来,绞死。



        可即便如此,这些被派往了大漠里的厂卫,却还是如沙子一般,渗透进整个草场。



        哲布就是其中之一,他依旧还做他的铁匠,却暗中观察着鞑靼人的一举一动。



        今日……很奇怪。



        哲布感受到了一丝异样。



        因为有一个鞑靼人,飞马来了营地,他气喘吁吁,疲倦到了极点,显然,这一路上,他都是风餐露宿。



        而很快,整个营地,突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来自大汗的帐里,当日,一个卫士不知犯了什么错,尸首从金帐里抬了出来,人群议论不休,在许多人的心里,大汗是个温和的人,至少,对于部众,尤其是身边最亲近的卫士,这本就是大汗的心腹,现在却突然尸首被抬着出了大帐,其中,必有蹊跷。



        再过了两日,大汗便领着一干铁卫出了大营。



        而接下来,却是一个可怕的消息。



        一队鞑靼人,风尘仆仆的用马车,运来了一个木板打制的箱子,箱子打开,一个巨大的利斧便展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而斧下,则是鞑靼部taiji(太子)



        当初蒙古人南侵之后,便也效仿汉人,将大汗的儿子们,称之为太子,而鞑靼人延续了这个传统。



        只不过,鞑靼人没这么多规矩,他们往往称大儿子为‘大太极’,二儿子为‘二太极’,只要是儿子,人人都是taiji。



        此时,大太子已死了,尸首早已凉凉,关外寒冷,所以尸首并没有腐烂。



        可是……那利斧却是插在脑袋上甚深,大太子额哲的扈从们,在不确保他的脑袋离开脖子的情况之下,无论如何,也拔不出,这一斧,实在太狠了,彻底的卡在了颅骨上,若再深入一些,这脑袋便要劈为两半。



        大汗看着斧头,身子在颤抖。



        接着,大汗泪如泉涌,一把将黏着斧头的儿子抱住,嗷嗷大叫。



        越来越多的族人围拢上去,哲布也是其中之一,他显得很惊诧,大太子额哲乃大汗最心爱的儿子,且号称勇士,在部族之中,有很高的声望,他几乎形同于鞑靼部未来的继承人,其他的兄弟,根本无法动摇他的地位。



        可是……



        他死了。



        死相有些惨。



        说实话,哲布的心里,竟都产生了同情,脑袋上至死,还有一柄斧头,这是多么可怕啊。



        大汗经历了丧子之痛,疯狂的咆哮和嚎哭着,接着他放下了那个斧头下的儿子,一把抓住了一个扈从,拼命的摇着他:“谁,是谁?”



        “天上……有一个飞球……”



        话说一半,这人便被一巴掌打翻了在地。



        大汗正在暴怒之中,这个时候,你说天上有个飞球?



        “说!”大汗如咆哮的雄狮。



        “天上……天上……”



        大汗暴怒,拔出了腰刀,直接一刀斩下,这口里说天上的人,顿时血冒如注,哀嚎之后,很快便倒在血泊之中。



        所有人都凛然。



        大汗冷冷的盯着下一个扈从:“你来说!”



        “有几个汉人,从天上丢下了一个斧头,而后,大太子……便……”



        天上掉下来了一个斧头。



        若是别的时候,有人说这个鬼话,是没有人相信的,这简直就是侮辱人智商的回答。



        可是……当大汗已经砍死了第一个胡说八道的家伙,可第二个人,依旧如此,他们都是大太子身边,最心腹的铁卫,那么……



        无数人议论纷纷,许多人恐惧起来。



        天上竟会掉下斧头来,这是上天要惩罚咱们鞑靼部吗?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不免带着几分惶恐。



        就在所有人窃窃私语的时候。



        才听那人道:“是几个汉人,降下一个飞球,那飞球落下,救走了大太子要围困的两个汉人,此后,他们便飞上了天,大太子……他……他……他生气了,可那些该死的家伙们,他们居然从天上,丢下了一个利斧,就这么不偏不倚的,砸中了大太子……”



        “……”



        安静,所有人都很安静。



        似乎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的用自己浅薄的见识,来细细咀嚼着这番话,然后他们发现,还是无法理解。



        不过,至少他们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杀人者,乃是几个汉人,不只如此,还有就是,大太子的运气,不是很好,有些糟。



        大汗扑哧扑哧的喘气,阴冷的目光扫了那人一眼:“他们是谁?”



        “我们并不知道,不过……不过……”



        这人居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其中一个汉人,留下了一张字条。”



        字条……



        他们居然……还敢留字条。



        大汗冷笑。



        他接过了字条。



        里头,是一个个的汉字。



        好在大汗是以大元的继承者自居,既然是继承者,那么……他们自认为,自己也是汉人的奴隶主,打小,他倒是学习过一些汉话。



        他按着这读音,开始一字一句道:“苏乐德……”



        当大汗念出了苏乐德这个发音时候,所有人都愤怒了。



        无数部族的鞑靼人,个个按着腰间的刀柄,眼睛通红。



        这话是‘乞降’,是愿意向对方臣服的意思。



        这些汉人,杀了大太子,居然……还要让我们成吉思汗的子孙,如狗一般,向他们乞降。



        欺人太甚!



        这句话,不啻是对鞑靼人最大的羞辱,许多人脸色激动的通红,恨不得立即,冲至大明的关塞去,和他们大战一场。



        “搭桑拍发撒爱的发胡噜……”



        “……”



        风中,有肃杀的意味。



        这一句长句,就更加的令所有人心跳加速了。



        大致的意思是,我是大明翰林学士之子,是新建伯的学生,我很有作用……



        当然,这个很有作用,也可以翻译为,我很厉害。



        念到这里,大汗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这是耀武扬威,是在说,杀人的就是他,羞辱鞑靼勇士们的还是他,这个人,不但杀人,还要挟鞑靼的勇士乞降,甚至……还告诉他们,他有一个很厉害的父亲,和一个很厉害的爹。



        即便是鞑靼人和大明反目成仇时,那大明朝廷,也不曾如此侮辱鞑靼人啊,可是那什么新建伯,还有他的学生,他们……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