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三章:你们都是败家子

第五百一十三章:你们都是败家子

        朱厚照乐了,拉了方继藩入宫去!



        谁料刚到了午门,有个宦官从里匆匆而出道:“原来新建伯在此,快,快来,陛下在暖阁,正要召见。”



        方继藩和朱厚照对视了一眼,朱厚照咋舌道:“你去见父皇吧,本宫去见妹子了啊,咱们下回见。”



        说罢,直接一溜烟的逃了。



        方继藩摇摇头,只好乖乖的赶到暖阁,却见这里,刘健和兵部尚书马文升等人都来了。



        马文升显得心情还不错,下西洋的事,进展很顺利,他见过了徐经,与他促膝长谈,竟觉得徐经比方继藩靠谱的多!



        这下子,心里终于有了底,徐经为正使,将率船队继续下海出使,已是板上钉钉,而兵部要做的,就是从旁协助。



        最重要的是。



        三宝太监他老人家留下来的那幅天下舆图。



        这幅舆图已在弘治皇帝的授意之下,由内廷刊印,四处颁发。



        至少大家都有了奔头,知道那传说的黄金种子之国,具体在哪个位置。



        眼下,大明的船队已至木骨都束,也即昆仑洲东岸,下一步,则是要绕过整个昆仑洲,至昆仑洲之西。



        从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打探来的消息来分析,天下舆图准确率极高,几乎和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所探索的诸国没有太大的出入。



        一旦抵达了西岸之后,便要穿越一片汪洋了,到时便可抵达那个巨大的岛屿。



        下西洋的一切,都在为登陆那一处岛屿做准备。



        当然,困难是有的。



        昆仑洲那里,佛朗机人和大食人的舰船较多,许多舰船都在那一带的航路,若是没有他们的帮助,根本不可能得到补给!



        兵部制定的计划就是,想要解决补给问题,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将船队缩小至最小的规模,不过……这有些困难,因为在昆仑洲一旦遭遇佛朗机人或者是大食人的袭击,后果不堪设想,为了稳妥起见,那么就需一支足够庞大的舰队,满载而去,尽力做到补给充分,有了这庞大的舰队,在抵达某些佛朗机人的聚居点之后,其实也不必担心对方不肯提供补给,因为在徐经的计划里,佛朗机人在昆仑洲的聚居点以及港口武装并不强,至多不过百人的规模,这对他们在昆仑洲足够了。



        他们的火器比较精良,战斗力也很强。



        不过……如果有一支规模在一千五百人,装备了鸟铳的精兵随同前往的话,想来佛朗机人不会选择采取什么过激的手段。



        这对兵部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要知道,当初三宝太监下西洋,那可是维持了两三万人规模的舰队,而接下来,兵部会竭力制造一支供应数千人的船队。



        对于这点,马文升现在很烦恼。



        更准确的来说,无论是刘健、李东阳和谢迁,其实都很烦恼。



        见了方继藩来,等方继藩向皇帝行礼,马文升率先道:“新建伯,飞球……要制造起来,需靡费多少钱粮?”



        好吧,又是钱!



        果然这个世上,钱粮才是一切的核心啊。



        方继藩道:“鲸皮比较贵一些,咳咳,这一个飞球,蒙皮下来,怕要数百两银子吧,再加上其他的,大抵,一艘三百两银子就够了。”



        陛下希望制造一批飞球在各个边镇中使用。



        一艘就是三百两,这一百艘,岂不就是三万?



        这个数目,其实还是可以接受的。



        可李东阳心很疼啊,因为他知道,肯定不只百艘,他一脸慎重地道:“平时的养护几何呢?除此之外,只怕一艘飞球,至少需要三五人方可,这样算下来,也是一笔不少的开销啊。”



        方继藩想了想,他是个耿直的人,不愿意忽悠李东阳,于是道:“不只如此,其中花费最大的,反而是燃料,眼下的燃料,乃是精炼过的鲸油,在天上一个时辰,至少需两斤精炼过的鲸油,若是要维持十个时辰甚至二十个时辰,那么所需的鲸油就更多了。不过未来,或可想办法用其他油料取代鲸油。”



        方继藩的话里,对李东阳而言,就几乎形同于在伸手和李东阳说两个字,打钱。



        李东阳面无表情地道:“这样算来,靡费确实不少,九边这么大……若是飞球少了,于事无补,可若是多了,说实话,兵部这些年靡费巨大,户部是实在无米下锅了。陛下虽说可以支出一些内帑来,可要养如此多的飞球……诶……”



        他摇头。



        户部就是精打细算的,所以李东阳叫苦,无可厚非。



        马文升不敢做声,他是实在没脸再要钱粮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开销是实在太大了。



        其他各部的尚书也都在此,大家对于马文升,很有怨念。



        这朝廷的钱粮,十之八九都去了兵部,其他各部都在吃土呢,日子没法过了啊。



        “新建伯。”



        就在此时,有人站了出来,却是吏部尚书王鳌!



        王鳌脾气不太好,毕竟是吏部尚书嘛,吏部尚书被人称之为天官,地位不在内阁学士之下,因为他主掌着朝廷的功考,决定了无数官员的升降。



        王鳌就很不忿。



        这些年,其他各部都是靠边站着,年年都是户部在主计一年的岁入和岁出时,几乎都是将钱粮往兵部搬,说实话,看着心疼啊。



        王鳌乃弘治皇帝的老师,当初在詹事府,教授弘治皇帝读书,因此便连弘治皇帝,都需叫他一声王师傅。



        王鳌道:“新建伯认为,这飞球可以杀敌吗?”



        方继藩道:“我没说过可以杀敌,我的意思是,可以侦查。”



        王鳌微微一笑道:“不可以杀敌,那即是无用了,朝廷在关外设置了这么多的堡寨,又建了这么多烽火台,关塞连绵,互为呼应,何须靠飞球来示警呢?我看此物看似骇人,可实则却是无用,奇技淫巧之物而已,还是老办法管用,朝廷这些年,有许多的难处,这钱粮都取自民脂民膏,花费在这无用之物上,是糟践民财,陛下和诸公以为呢?”



        越是廷议,规矩越多,而越是这等庙堂上最高等级的会议,却往往是关起门来,能各抒己见。



        王鳌的话,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同。



        尤其是李东阳,李东阳笑吟吟的道:“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无用,而是要看这用处到底有没有那么大。新建伯的飞球,固然是好的……”



        李东阳面带微笑,他可不似王鳌这般的耿直,说话还是很晓得拐弯的:“可是呢,相比于这么多钱粮的开支,需问的是,这钱粮花费的值得吗?王公说飞球不能杀敌,是啊,不能杀敌,要来何用呢?与其如此,还不如多在关塞多配火铳和铁炮,这……才是鞑靼人来袭时的利器啊。”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有理。



        李东阳便看着马文升笑道:“负图以为呢?”



        马文升尴尬一笑,不知怎么说好,便捏着胡子:“新建伯以为呢。”



        和这些老家伙们打交道,真的很心累啊。



        动不动就是钱粮和民脂民膏,倒好像花了你一文钱,都成了千古罪人一般。



        他们都是老臣,而儒家传至今日,崇古的思维极其严重,人们普遍认为,一个新的事物出来,老祖宗们没有这东西,不照样很牛叉吗?由此可见,这玩意,就算没有,也没什么妨碍。



        至于如李东阳这些老臣,就更加如此了,他们这个群体,本身就带有天然的保守秉性。



        方继藩想了想道:“凡事总要去尝一尝,若是不敢试一试,又怎么知道结果呢?太祖皇帝在的时候,我大明横扫大漠,可百年之后,大明还是这个大明,官兵也还是这些官兵,所用的火铳、铁炮、刀枪剑戟,也是分毫不差,可为何现在却只龟缩了起来,处处受制于人呢?”



        “由此可见,眼下马政之中,最大的弊病,在于时过境迁,从前的那一套已经不堪为用了。太祖高皇帝和文皇帝时的赫赫武功,到了今时今日,反而使我们因循守旧起来。飞球用处大不大,这是值得商榷的事,可到了今日,大明必须变一变,得想办法,总结出一套新的对鞑靼人的作战方法,可要总结出来,就必须不断去尝试,否则,每日只想着这个靡费钱粮,那个靡费钱粮。可朝廷花费钱粮无数,却依旧无法消除边镇上的隐患,难道……这不是巨大的浪费吗?每年调拨去边镇的钱粮,都是天文数字啊。”



        马文升的老脸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最坏的结果出来了。



        果然如自己预想的那样,两面不讨好啊,李东阳等人认为自己挥霍钱粮。而方继藩呢,也针对了马政的问题,指出只一味的用老办法发放钱粮,也是巨大的浪费。



        反正,在双方的眼里,都是兵部的错。



        这等于是李东阳和王鳌骂兵部败家,还想拿气球来骗钱。



        而方继藩反手又给了马文升一个耳光,反驳李东阳和王鳌,这群人渣,就算不用气球,他们也是坑爹的败家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