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八章:不堪一击

第五百一十八章:不堪一击

        威风凛凛镇国公号开始长途追击。



        死咬着对面的倭船,绝不撒手。



        船上的舵手、水手们在这个过程之中,是愉快的。



        这些家伙们,已对威风凛凛镇国公号的性能耳熟能详,每一个水兵,已经习惯了自己所处的岗位,他们很轻松。



        胡开山每日都在船头处瞭望,宛如一尊望夫石,望眼欲穿的,等待着什么。



        唐寅则轻松许多,他和其他人不同,作为文臣,他既是这艘船的主宰,与此同时,还是船上的记录者。



        他需记录下,自己一路的航线,需记录下船中发生的事,哪怕只是一些航船的心得,当然,作战的心得也是必不可少。



        唐寅这些日子,努力的回想着,倭寇的作战方式和作战水平,他回忆着当初与倭寇所发生的战斗经过,一幕幕的事,在他脑海中,如走马灯似得划过,好几天,他都不敢轻易的做出论断,可这些天的琢磨下来,最终,他还是接受了残酷的现实,特意在日记中写下。



        “吾纵观作战之法,寇初时,尚能士气如虹,作战奋勇,一旦遇挫,这俱为一盘散沙,望风而遁,战时毫无章法,全凭个人奋勇,勇则勇矣,却无过是三五人敌也,吾再三观之,所谓倭寇,名不符实,不堪一击!”



        下定了不堪一击的论断之后,唐寅有些懵,他也是江南人,对于倭寇的凶残,早有耳闻,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自己居然会对其,做出如此论断。



        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小看了倭寇。



        可从胡开山、戚景通的口述来看,只怕这个评语,还算是高看了。



        唐寅心里苦笑摇头,人在海上,总是会觉得是寂寞的,只是这艘船上,却没有诗情画意,有的却是一群粗鄙之人,个个在夜深人静时,打着算盘珠子,备倭卫的水兵们,算数总是极好的,他们入营时,还只是会最简单的加减,可到了后来,他们开始能熟练的打算盘珠子,用不了多久,一群佼佼者,已经开始能够轻松的进行心算,无数多大的数目,他们总能迅速的得出准确的答案。



        倘若方继藩在此,一定会认为,这备倭卫简直就是大明的高数培训班,再用不了多久,这些家伙们,怕要向微积分、代数和几何原理迈进了。



        就这么枯燥的航行了十数日。



        终于……



        每日在船头,提着望远镜幽怨的张望着倭船的胡开山突然发出了嚎叫:“岛屿,发现岛屿……准备,都他*的准备!”



        他的声音透着魔衣一样的,一下子,全船上下,沸腾起来。



        这是一个大岛……



        而戚景通对这里,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这是百尾岛。”戚景通眼睛发亮,凝视着这座熟悉的岛屿,想当初,蓬莱水寨,就是在这里,沉沙折戟,戚景通,也在这里,遭受了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而今日,他又回来了,又出现在这岛屿面前。



        他打起了精神,双眸炯炯发亮,很是郑重的下令道:“传令,船只尾随前方倭舰入港,要小心礁石,循着倭船的方向前行。”



        “向东……下主帆……”



        “东南三十方向!”



        此时,最考验的便是舵手的能力了。



        当初蓬莱水寨的舰队来此,便是因为对这里的水路不熟悉,不少舰船,直接触礁,吃了大亏。



        这一次却不同,威风凛凛镇国公号死死的咬住前方的倭船,他们左转,威风凛凛镇国公号便左转,他们右转,舰船则随之右转,舵手必须尾随在倭船之后,稍稍偏离,都可能和当初蓬莱水师一般,直接触礁。



        咬住倭船,便是这个目的。



        单知道对方的巢穴,是没有意义的。



        岛屿附近,暗礁密布,在不熟悉水文和地理的情况之下,再优良的舰船,也无法轻松穿过这片水域,抵达对面的岛屿。



        瞭望的水手,不断的报着数字,紧接着,犹如接力一般,这数字传递到舵手的耳里,舵手终于舍得吃他的萝卜了,咔擦一声,将这叼了很久,几乎已有些脱水的萝卜狼吞虎咽的吃进肚子,口里骂骂咧咧,不断的转舵,他赤身,手臂上的肱二头肌隆起,不断的修正着方向。



        唐寅很振奋,穿着一件披风,海风呼呼的吹过,一时衣袂飘飘,发出飒飒的响声。



        唐寅昂首挺胸带着船上的诸官人等,抵达了甲板,他取出了望远镜,瞭望着岛屿。



        随即……唐寅便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身旁的人开口说道:“戚千户,你说的没错,这里……果然是倭寇的巢穴。”



        戚景通按着腰间的刀柄,显得有些紧张,格外认真的回答道:“人数岛上的人数,在千人上下。”



        “我看还不只。”唐寅轻轻摇头,将自己心里估计的数目说出来:“只怕,不下三千人,不过,只怕也少不了有许多女眷,还有不少这些倭寇虏来的百姓,能作战的,理应在一千五百人上下。”



        唐寅嘴角微微勾着,眼眸里掠过几许光芒。



        “传令下去,所有水兵,预备登岛战斗,贼人就在眼前,他们盘踞于此,袭我大明各处海防,今日,倭贼就在眼前,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水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勉强发出了欢呼。



        胡开山却是兴奋的嗷嗷叫道:“发财就在今日,人人都赏,战死者,抚恤从优,赐银白两,都跟着老子来,临阵退缩者,杀无赦!”



        “杀!”



        一下子,水兵就恨不得一蹦三尺高,个个激动的热泪盈眶,纷纷拔出了武器。



        ………………



        前头的倭船,徐徐的进入了岛屿的港湾。



        虽然他们明知道,后头的明军紧追不舍,也知道这些明军的厉害,因而在一开始,他们虽是在海上亡命,却很快识破了明军的意图。



        这些明军,根本就无心追击他们,将他们一网打尽,而是,他们有更深的图谋和企图,希望自己带着明军,进入百尾岛。



        所以他们一开始,对于引领着明军入岛,内心是拒绝的。



        可是……船上的补给越来越少,要嘛,他们在这海上彻底的失去补给,饿死、渴死,要嘛……就是将这明军的舰船引至百尾岛,寄望于,岛上的倭寇和他们一起,与明军决战。



        他们一个个疲惫不堪,个个像浑身已散架了一般,完全到了只有躯壳,没有灵魂,没有思想的地步了。



        【31小说网    31xs.org】        某种程度而言,他们自觉地自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们故意在海上兜着圈子,多兜一刻,便可消耗尾随其后的明军一些体力。



        可终于,倭船上的人,自己都已撑不住了。



        他们抵达了港湾,停泊。



        而在岛上,无数的人便涌了出来。



        他们兴高采烈,像过年一般。



        袭击宁波府的舰船出海了这么久,至今没有音讯,许多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可现在,他们回来了,他们一定满载而归。



        无数的人拥挤着,等有人下船,这浑身疲倦的人发出了一声大吼:“明军来了,有明军。”



        所有盘踞于此的倭寇,都愣住了。



        有……明军。



        那些明军,竟还敢来。



        当初那一支明军水师,吃的苦头还不够多吗?



        现在还敢来,简直是疯了。



        片刻之后,无数的倭寇头目,涌至岛上一处庄子上。



        这庄子,竟是仿造了内陆的江南庭院,在这孤岛里,和其他破旧不堪的棚屋相比,这座宅子,有些鹤立鸡群。



        很快,一个头戴纶巾,穿着儒衫的汉子便凝重的听着一群倭人的奏报。



        此人叫张烨,还是个有功名的读书人,常年在海中走私商货,说穿了,他就是一个私商,更是这东海之中,无数倭寇都闻之色变的巨寇,在在这百尾岛,招揽了上千倭寇,既进行走私,同时,也会劫持过往的其他私船,人们称其为白面修罗,而他的肤色,确实和寻常的倭寇不同,肤色如玉脂一般,他背着手,皱眉,用一口纯属的倭语道。



        “明军竟是胆大如此?沿岸的诸备倭卫,不是历来都不堪一击?竟还有明军敢下海来此……那中野二郎,素来武艺高强,勇不可当……”



        他显得很意外。



        在海上这么多年,可谓是纵横东海,其他的倭寇,见了他这白面修罗,个个避之如蛇蝎,至于明军,那就更不必提了,在他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



        “张桑,张桑……”一个倭人在此时,气喘吁吁的冲进来:“明军登岸,明军登岸。”



        “多少人?”



        “三百余!”



        张烨笑了,一张脸都笑得抽了起来,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旋即他目光变得恐怖,嘴角微微上扬着。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们竟敢闯进来,来的正好,今日,正好将这些明军杀光殆尽,教人知道老夫的厉害,集结所有人马……动手。”



        声音里透着冷冷的嘲讽之意。



        堂中的倭寇们,个个磨刀霍霍,在他们看来,似乎对付三百来个官兵,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