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章:平天下

第五百二十章:平天下

        戚景通唯一庆幸的,就是平时的操练没有落下。



        因为长年累月的操练,这三才阵,早已融汇进了这些掉进钱眼里的水兵们骨子里。



        人都会有下意识的反应的,正因如此,所以水兵们虽然激动,嗷嗷叫的冲锋向前,却还总会和操练时队列中的同伴们共同进退,相互照应,彼此之间,不自觉的相互照应。



        戚景通突然恍然大悟。



        从前看兵书,各种所谓的阵法,只是流于形式,很多人只以为这只是花架子,因为确实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即便是开战前保持好了阵型,可一旦打了起来,便彼此失去了联系,各自为战了。



        原来操练的真正本意,其实就是将战法的各种战术动作融入进士兵们的骨子里,让他们下意识的,与身边的人进行配合,就如条件反射一般,其实跟本不需去刻意为之的摆兵布阵,一声号令,他们自然而然,也就知道怎么做了。



        看着这三五成群的人,形成了一个个战斗小组,表面上,是胡乱冲杀,嗷嗷叫的追着倭寇便是乱杀,可实际上呢,这不正就是小三才阵的精髓吗?



        击溃了正面的倭寇,随即便开始清理负隅顽抗的敌人,并且限期,让所有的倭寇立即在沙滩上集结,否则,格杀勿论。



        这里的岛屿,所以专门有人,控制了港湾的所有舰船,没有了船,剩余的倭寇即便是想要逃窜,没有了船,除非是想去喂王八。



        唐寅生怕这些水兵们杀的兴起,这岛上,定有不少被倭寇所俘虏的良家,忙是下令:“解救良民一人者,赏钱加倍。”



        一下子……



        整个岛屿变得格外的平静起来。



        每一个水兵,都如秋毫无犯的仁义之师,杀戮很快停止,所有的岛上的人,并不伤及性命,而是对其进行甄别。



        水兵们恨不得每一个活着的人,都不是倭寇,而是被倭寇俘来的良家子弟,手里虽是提着刀,可目光却温柔了很多。



        倭寇们个个战战兢兢,见方才还嗷嗷叫到处杀戮的水兵们突然不杀人了,而是像牛羊一般,将他们驱逐至沙滩。



        沙滩上,唐寅一脸疲倦,却还是打起精神,他需对所有人进行一次甄别。



        倘若是倭寇,就地格杀。



        若是良民,则暂时看押起来。



        片刻功夫,胡开山却是拎着一个白面书生来,这书生道:“饶命……饶命啊……学生……”



        此人,正是凶名在外的张烨。



        张烨哭了,这不只他好号称掌握了水的海盗王受到了侮辱,主要是胡开山嘴巴太臭,熏得他要死。



        完了,完了,想我一世凶名,今日……



        张烨悲从心来。



        他如鹌鹑一般,被胡开山摔在了地上,此时张烨全无半分头目的样子,随即便开始滔滔大哭:“饶命,学生……”



        “你叫张烨是吗?”唐寅笑吟吟的看着他:“久仰大名。”



        张烨身躯一震,自知自己是无法伪装了,目中露出了凶狠:“成王败寇,事到如今,已没什么可说的,来吧,将我千刀万剐便是。”



        “你还真说对了。”唐寅没有对他,有丝毫的客气:“今日,还真想借你这身躯一用,今日,本官不但要捣毁这百尾岛,更是要将你千刀万剐,剥了你的皮囊,留在这百尾岛上,警醒后人。本官要告诉这海外的所有人,无论他们良善与否,与我大明为敌,袭扰我东南边境的人,绝不会有下场,来人……架起来,将他活剐了。”



        张烨一愣,身子打了个哆嗦,千刀万剐……这是想死,而不可得啊,他吓的浑身颤颤作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大限将至。



        却在此时,戚景通匆忙的领着一个水兵,到了唐寅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发现了一处藏匿钱粮的地方,唐侍学,其中,金银,无以数计。”



        唐寅心念一动,颔首点头。



        ………………



        数日之后,满载而归的舰队开始离港,去时,唐寅只有一艘舰船,可回来的时候,却是满载而归,舰船足足四艘,有大有小。



        港湾里,无数人翘首以盼,不少的士绅和商贩,都要哭了。



        一听说备倭卫回港,无数人热泪盈眶,乌压压的人们,聚集在港湾里,朝舰船挥舞。



        回来了。



        备倭卫回来了。



        真是不容易啊,再不回来,大家可都要饿死了,多少人,都指着备倭卫讨生活,不说那大黄鱼,单凭蜡烛和鲸鱼皮的订单,就已排到了明年开春,价格一涨再涨,现在所有人手头都缺货,没有原料,这买卖就做不成,自己去捕捞?



        这不存在的。



        一方面,捕捞不是走私,这捕捞船需要时刻出入内陆,而走私船一年到头,也不过出入一次,朝廷不许私人出海,出去了,是要杀头的,风险太大。



        另一方面,这大黄鱼的捕捞之法,乃不传之秘,你想捕就捕?



        至于鲸鱼……这就有些尴尬了,说实话,就算朝廷让你去捕,整个宁波府,怕也没几个人,有这样的胆子啊。



        而今,这无数人的身家性命,全部维系在了备倭卫上头。



        尤其是前几日,蓬莱水寨调了三艘船来,如此一来,这备倭卫,便有了四艘船,这使无数人看到了希望,有了多余的船,备倭卫便可防倭和捕鱼两不误了啊。在未来,越来越多的船,将会兴建起来,这些舰船,都将会给备倭卫使用,有了这些,将可以捕更多的鱼,宁波上下,所有的士绅和百姓,都可以受益。



        许多士绅,已经没心思去种地了。



        种地的利益太少,能挣几个银子?可做着鲸鱼和大黄鱼的买卖,获利是种粮食的十倍二十倍,等于是躺着将银子挣了。



        如此一来,原本就因为大量鱼作为食物,导致粮价暴跌,再加上红薯和土豆即将推广,粮价又跌了不少,相应的,土地的价格,也在不断下跌,不少士绅,已经开始卖出家中不算肥沃的土地了,虽还需留一些土地在手,有备无患,不过眼下,贱卖土地,已成了风潮。



        唐寅下船的时候,便被知府温艳生带着本地的士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热热闹闹的纷纷见礼。



        当得知备倭卫竟袭了倭寇的巢穴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起初,许多人还以为只是冒功,毕竟人在海外,你说诛了多少贼,不就多少吗?



        可当无数的人头,一箱箱的卸下,还有千余营救回来的百姓下船,这些下船的百姓,一个个衣衫褴褛,无神的眼睛,四处张望,当确定他们抵达的乃是陆地时,俱都哽咽了。



        一时之间,港湾里哭声一片。



        温艳生等人沉默了。



        这种感受,他们是可以理解的。



        甚至……温艳生感受到了一丝羞耻,多少地方官吏,平时作威作福,可等倭寇来时,四处掳掠,却无所作为,任那无数良家百姓,被倭寇虏了去,施以暴虐,这些被营救妇孺,既是幸运,也是不幸,幸运的是,他们终究又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不幸的却是……一言难尽。



        温艳生摇头,只是唉声叹息。



        唐寅却是正色道:“家师成日教诲学生,读书人要知行合一,治国平天下,需先有同理之心,今日……这些被营救的妇孺……若我等是她们,只怕……连活下去的勇气都不会有吧。他们是我大明的百姓,而今遭遇倭寇凌辱,本就是我等的失职,如今,既是返乡,理当妥善安排为好。”



        温艳生不断点头:“是,是……本官真是汗颜。”说着,感慨万千:“同理之心,不错,莫说是读书人,只要但凡是人,都当有同理之心才是,她们……是别人的母亲和姐妹,我等,当以姐妹和自家妻女相待。唐侍学,打算如何安排?”



        唐寅回头,看了那无数上了码头,惊慌又无助,且又抽泣和痛哭的人,摇了摇头:“立即请温知府至江南各府县,通知她们的家属吧,她们……的亲眷,倘若还愿意好好相待,就由官府提供路资,请他们来将人领走,走时,给一些遣散的资费。只是……”



        他沉默了一下,似下定了决心:“只是……而今乡间多有恶俗,姐妹和自己妻子被贼寇虏了去,若觉得受了耻辱,不肯来领人的,那也不强求,港湾这里,得想办法,先给她们栖身之所,也请温知府牵头,得给她们一个生计,不至使她们颠沛流离,遭人白眼。”



        唐寅说到此处,读书人的多愁善感便涌上了心头:“过去的事,都会过去,有人无法接受,可我等若是尚有良心的人,却万万不可有这样的心思,留下来的,从今开始,便是我唐寅的姐妹,本官,奉旨平倭,平的,又何止是倭寇呢,也需抚平这被倭寇戕害的良善百姓,不将她们的伤痛抚平了,那么……平倭,又有什么意义?”



        温艳生咀嚼着唐寅的话,打起了精神,深深朝唐寅作揖:“不错,平倭的本意,就是护民,收容和救助她们,并没有脱离平倭的本意,唐侍学,你直说了吧,需要老夫做什么,老夫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