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八章:一炮而红

第五百二十八章:一炮而红

        方继藩故意说的很大声。

        那杨管事听说少爷回来,高兴的不得了,一听到少爷嚷嚷,忙是竖起耳朵,听那少爷这么一吼,心就沉了。

        太糟践了啊。

        少爷这性子还是没变,依旧那样的败家。

        有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不过仔细想想少爷自然是不可能勤俭持家。

        少爷终究还是孩子,不懂如何持家啊。

        他心里很惆怅,摸着自己的胡须,却不敢声张,偷偷溜了。

        次日一早,方继藩骑马出门,王金元早早就候着了。

        京师里,东市最是热闹,商贩云集,往来本地外乡的客人,来回穿梭。

        哪怕是天寒地冻,也阻挡不了这热情。

        镇国府直接在十字街的正中心,建了一个高台。

        以至于一下子,原本四通八达的道路便被封锁了一般。

        东南西北四处方向,顿时堵塞了。只留了容个人的一条羊肠小道。

        车马也堵塞在了这里。

        顿时,群情激愤。

        这啥意思?官府呢,差役呢?谁家这么缺德,这样做买卖的?

        竟是把路都堵了,谁这样的蛮横霸道,跋扈。

        以往哪怕只是合法经营,都免不得受差役刁难的商户们,起先翘首盼着看热闹,有人道:“等着看吧,马上吴班头就来了,他脾气不好,光天化日,有人这也胆大妄为,吴班头非要将这台子拆了不可。”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着。

        “是呢,这么多年来,还没见过这样做买卖的,简直是猖獗,目中无人。”

        “不急,等下有他们哭的。”

        可左等右等,不见吴班头,何止是吴班头,一个差役都不曾见,便连平日里耀武扬威出没在此,向商户们讨茶水喝的锦衣校尉、东厂番子,都像死绝了一般,也是一个都不曾看到。

        “今日是咋了,这还怎么得了,就他一家做买卖,其他人不必做生意了?”

        商户们开始抱怨。

        “这是要断人财路?”

        这太缺德了,这哪是做买卖啊,这分明是绝户,是赶尽杀绝啊。

        这最重要的交通十字街口,四面八方的人都阻塞在这里,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出,瞬间功夫,人山人海,如此一来,那高台上做买卖的人,就不愁人流了。

        王金元乐呵呵的看着高台下人山人海。

        方继藩上去便给他一个耳刮子:“狗东西,你真缺德啊。”

        王金元苦笑,方继藩这一巴掌并不重,可王金元还是假装吃痛似得捂着自己腮帮子,委屈的叫屈起来。

        “少爷不是说,要一炮而红吗?您看,现在岂不是红红火火,往来市集的人,一网打尽,少爷,您看这下头,人头攒动,这一下子,便是数千上万人啊。”

        “……”

        方继藩终于知道,自己的人品是如何败坏的了。

        他龇牙:“既然都已到了这个份上,那你还留个羊肠小道做什么,都已这样缺德了,就不能再缺德一点?”

        “这……”王金元抹了一把汗,他毕竟还是良心未泯,听方继藩这么一说,他便忙道:“小人,下次一定注意。”

        看着这浩浩荡荡的人流,似乎已经有不耐烦的人开始嚣叫了:“将这高台拆了,这还是人吗?猪狗不如,让不让人过道了。”

        “俺来买鸡的,俺只是来买鸡的啊……”

        眼看着群情激愤。

        这时,顺天府的差役终于来了。

        吴班头打头,后头浩浩荡荡上百个差役,个个手持着铁尺,吴班头一脸横肉,气势汹汹,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商户和路人见了他,纷纷自觉的让出一条道路。

        众人似乎看到希望,竟是纷纷说道。

        “都别吵,都别吵,吴班头来给咱们做主啦。”

        叫骂声轻了一些。

        不过在高台之下,几个泼皮一见到吴班头来,反而腰杆直了,仿佛有了靠山,手指着台上的人大骂。

        “狗一样的东西,敢挡大爷的去路,今儿不陪个十两八两银子,你今日还想走,瞎了你们的狗眼,你也不打听,打听……嘿嘿,吴班头来了,吴班头为咱们小民……”

        吴班头走了来,脸上的横肉抖了抖,扬起手,啪的一个耳光便将这泼皮打翻在地,厉声道。

        “老子不认得你,谁说给你做主来着,你是什么东西,来人,此人贼眉鼠眼、獐头鼠目,一看便晓得是歹人,十之八九,就是朝廷通缉的钦犯,还不赶紧将他拿了,几顿板子下去,不怕他不招供。”

        路人们震惊了,个个面如土色。

        这是怎么了?

        又是什么一个情况?

        那泼皮躺在地上,被打蒙圈了,一听还要捉拿自己,大叫:“娘舅,娘舅啊……”

        吴班头面无表情,什么娘舅,你是我亲儿子,老子都不认你!

        如狼似虎的差役冲上去,一把将泼皮五花大绑,而吴班头却已上了高台。

        这高台前头是展示用的,三面开放,后头则是用帘布遮了,吴班头掀开帘子进去,便是啪嗒一下,一个教科书式的标准跪拜一气呵成。

        “小人不知定远侯大驾光临,未能远迎,小人该死,方才有宵小,竟敢在此惹是生非,小的已经将其拿住,定要从重法办,不知侯爷,还有什么吩咐?”

        他说罢,便埋着头,压根不敢抬眼看,整个人都战战兢兢的,似乎是吓尿了。

        便见一双靴子,在他面前,靴子的主人道:“起来吧,何必这么客气,我方继藩,是一个极好说话的人,今日来此,是急民所急,给咱们京师上下的军民百姓,送宝贝来了,你带着人,就在这附近,维持一下即可。”

        “小的遵命,侯爷放心,谁敢来砸场子,便是和小的有杀父之仇,小的和他不共戴天。”

        方继藩心里在乐,后世的人都说明朝做买卖要应对无数麻烦,所以资本主义萌芽虽在明末诞生,可发展并不迅猛。

        可你大爷,我方继藩咋觉得做买卖,好容易啊,既不怕有人找麻烦,要展示点东西,便如乔*斯开发布会一样,瞬间就能聚集数千上万的客流,人人排队翘首以盼,官府自觉维护次序,也不见什么牛鬼蛇神,这做买卖,都差点要有做官的感觉了,爽。

        吴班头出去,外头依旧还是一团糟,人们叫骂和喧闹,吴班头冷笑,朝差役使了个眼色,这差役取出铜锣,接着便哐当哐当的的敲打起来。

        铛……铛……铛……

        铜锣一响,台下渐渐的安静了一些。

        吴班头大吼:“老子脾气不好,都他娘的给老子安静了,谁想吃官司,挨板子,便再叫一声试一试。今日咱们定远侯,格外的开恩,来行善了,你们还叫个啥,都叫个啥?再叫一句试试看,信不信老子抽死你?现在开始,所有人住嘴,都在原地,待会儿定远侯出来,大家不要欢呼,不要欢呼,都笑起来,笑起来知道不知道?”

        “……”

        定远侯……

        定远侯很多人还有点不太熟知。

        可人群之中,有人窃窃私语:“新建伯,是那个新建伯,现在加官进爵了,成定远侯了。”

        一下子,所有人凛然了。

        台下,变得出奇的安静,没人敢在吭一声。

        或许是他们会痛的良心有了新的发现,或许是因为方继藩的名声,总之,无论是什么缘故。

        每一个人,都老老实实的站着,不敢声张,哪怕尿急的人,也不敢随意乱动弹。

        乌压压的人,沉默着,显得有些可怕。

        却在此时,已有人气喘吁吁,分别跑去了北镇抚司和东厂。

        ………………

        “什么意思?”牟斌豁然而起,看着下头的校尉,眼眸里满是不解和震惊。

        京里出了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是逃不过北镇抚司的眼线的。

        何况,东市人流最密集处,居然还聚了那么多的人,北镇抚司怎么能坐视不理。

        现在锦衣卫的缇骑已撤下,布置的统统是暗探。

        牟斌摸着下巴,眼眸眯着,锦衣卫指挥使,需要眼光思路、耳听八方,最重要的是,他需得有玲珑之心,因为京里有形形色色的人,都是需他有所顾虑的。

        “方继藩那个小子,到底在瞎搞什么?”牟斌随即显得有些焦虑,整个人也是烦躁起来。

        不出事还好,出了事,是他锦衣卫指挥使问罪,天子脚下啊,可不是闹着玩的。

        “卑下人等,还在查,只是这么多人……卑下害怕出点什么事……”

        牟斌深吸一口气,摸着头痛的额头:“再探,记着,得打探清楚了,不可有任何的纰漏,还有……西山、方家附近,总之,一切可以寻到蛛丝马迹的地方,都要打探的清清楚楚。”

        牟斌猛地用手指节拍了拍案牍,发出磕磕的碰撞声:“谨记着,只负责探听即可,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出了一丁点的纰漏,取你们的脑袋。”

        “卑下明白。”那校尉领命便匆匆而去。

        牟斌铁青着脸,却又坐下了,他满脸的狐疑,眼眸深深的眯了起来,很是不解的思虑着。

        这……到底什么情况?

        他怎么有点懵啊,看不懂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