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奇袭

第五百四十一章: 奇袭

        整个飞球队已经进入了紧绷状态。

        命令已经传达。

        这些被招募来的队员,平时好吃好喝的供着,每日在西山操练,若说不紧张,是假的。

        他们开始牢记着自己的目的地,在命令下达之后,手持着舆图,不断拿着罗盘修正着位置。

        飞球一旦升空,那么就全凭各个飞球上的人员自求多福了。

        甚至……若是不小心,飞球可能直接被乱流吹的偏离航线,一旦如此,燃料耗尽,便是极可怕的后果。

        所以他们开始默默的记下一切要注意的事项。

        他们大多数,都是读书人,虽然没有功名,可勉强识文断字的能力却还是有的,沈文和杨彪对待他们都不错,他们心里也自知,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渐渐的,天黑了下来。

        夜里……无风。

        天上的星辰遍布天空,一闪一闪的发亮。

        即便星辰漫天,月色却带着几分惨然。

        紧接着,一个个气球已开始解开了缆绳,开始飘飞。

        无数的气球慢慢的腾空之后,不断的升高,开始进入预定的气层,留给地面的,不过是点点宛如星星一般的微火。

        沈傲和杨彪也都已带上了护目镜。

        杨彪虽不喜欢护目镜,可如今,他已是飞球队的千户官了,正因如此,所以他格外的注意自己的形象,为了做出表率,这护目镜却还是需要戴的。

        二人检查了藤筐里的一应军需,有粮食,有备用的燃料,如若是发生意外,不得不迫降时准备好的被褥,还有绑在藤筐边的安全带,一旦迫降,人可以轻易的坐在藤筐里,用这绳索将自己与藤筐彻底的绑死,厚实的棉被可以捂住自己全身。

        这些,统统都是一次次的升空之后,用血汗积攒下来的教训。

        当然,其中还有罗盘,有舆图,甚至还有一个作为信号的礼炮,主要的作战命令,就是通过这些礼花的焰火来确认。

        其中最多的,就是大批的玻璃瓶子,这些自玻璃作坊里的弄出来的瓶子一个个有人的手臂粗,里头灌满了液体,瓶口,则用木塞和蜡油死死的封闭,在这液体内,还清晰可见的看到许多的铁钉。

        这样的瓶子,一个飞球里,足足装载了一百多个,全部用木箱固定住,它们占据了整个藤筐几乎一大半的位置。

        杨彪和沈傲,是老搭档,自然在一个飞球之中,他们在所有飞球都腾空之后,随即,也下令解开了缆绳。

        失去了地面缆绳拉扯的飞球开始腾空。

        杨彪吹起了口哨,看着漫天的星辰,愉快的哼着曲儿:“夜里好啊。夜里要辨认地面的目标,太轻易了,鞑靼人的营地,有无数的篝火,只需寻觅到篝火的位置,便可确认方位了,反观是白日,咱们这么多飞球,不但容易暴露,这光天化日,虽说目力可以看到地面,可是……相比于夜里这般显眼,却是麻烦多了。”

        说着,他已将气球飞到了指定的气流层。

        这里的气流,自南向北吹着风。

        飞球便毫不犹豫的朝着北方快速的飘荡。

        杨彪固定了火油罐子的火力,将这气球固定在这个流层,而后坐进了藤筐,从囊中取出了牛肉干,愉快的吃了起来。

        沈傲则是站着,任狂风自身后吹乱他的长发,将他的衣襟吹乱,护目镜里,前头的同一天空之下,无数的火光在闪烁,六十个气球,一齐向北飘移。

        杨彪见沈傲沉默的站着,似乎有什么心思,不禁开口说道。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肉干?”

        “不吃。”沈傲摇头,他按着了自己腰间的长剑,回头凝望着杨彪:“老杨……”

        “啥?”杨彪见他欲言又止,不禁追问沈傲:“你想说啥?”

        “你说,咱们的奇袭,有效吗?”沈傲有些怀疑,这是第一次,发起袭击,他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说句真的,他心里有些忐忑,这可是从来没有试过的战术,因此他的内心是担忧的,更有几分不安。

        杨彪并没沈傲那种心思,而是笑呵呵的说道:“想这些做什么,俺娘说了,恩公说啥,咱们照做就成了,你们读书人就喜欢多想,想啥?没啥可想的,咱们都已升空了,照着去做便是。”

        沈傲双眸闪着亮光,不禁也是笑了:“你说的有道理,有时候,我真该学你,心里少琢磨一些事。”

        杨彪叹了口气,感叹起来:“这又不同,你是读书人嘛,读书人琢磨事是应当的,若是读书人都不琢磨事了,那才是可怕的事。可俺不同,俺就是个粗货,我这辈子,一听恩公的,二听俺娘的,其他的,皇帝老子来了,俺也不认。你晓得为什么不?”

        “为什么?”对于这个家伙的大大咧咧,沈傲早已习以为常。

        杨彪舒服的将手枕着自己的头,看着夜空,格外郑重的说道:“因为别人是啥样的人,以俺的脑子,也分不清。他们会不会害俺,会不会将俺当枪使,这些,俺脑子木纳,看不明白。可这世上只有俺娘和恩公不会害俺,他们叫俺做啥,一定是为了俺好,所以……俺只听他们的话,就不会错了。”

        沈傲笑了:“不,你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杨彪低头吃着肉干:“这一次,若是失败,俺也没脸面见恩公,回去之后,老老实实去西山挖矿去;可倘若成了,俺回去,恩公说不准要见俺呢,俺让俺织一件毛衣给他捎上,俺娘说,做人要记恩,没有恩公,就没有俺们娘俩现在的日子,现在天气寒呢,恩公年轻,说不准还能再长长身子,可别冻坏了。”

        …………

        数十个飞球,已越过了大同关隘,继续向北。

        随即,杨彪站了起来,大致的方位已经到了,他直接脱下了护目镜,随即取出了望远镜,开始寻找目标。

        在他附近,一个个气球缓缓的蠕动,似乎都在不约而同,寻觅着地面的目标。

        “东北角!”另一边,沈傲兴奋的说道。

        杨彪立即向东北角看去。

        他激动起来。

        那里……隐隐约约的,可看到群山起伏之间,在那狭长的山谷里,连绵的篝火在闪烁,像是夜空的星辰连成了一片。

        “就是那里!”杨彪激动的道:“向东北。”

        他拿着罗盘,不断的加大和减少染料,寻找到向着篝火方向的气流层,终于,飞球向那个方向缓缓而去。

        数十个飞球,悄无声息的,朝着同一个目标,犹如天空中的鬼魅一般。

        杨彪脸色凝重起来,此时,他们已经开始悬停在了这峡谷的上方,在他们脚下,是连绵数里的营地,无数的帐篷连在一起,地面上,数百上千的篝火,自天空看去,宛如群星。

        “可找到了你们了,俺想死你们啦。”杨彪哈哈大笑。

        沈傲凝视着杨彪,正色问道:“动手?”

        杨彪笑了,笑得格外开心:“且慢,俺先放放水,他娘的,一紧张便憋不住尿,也不知是不是病了,得找个大夫看看。”

        他愉快的放着水。

        而在这一个个飞球之下。

        数万大军,驻扎于此。

        鞑靼人扎营,除了将营地和马圈用栅栏围起来之外,几乎是没有任何防护的。

        毕竟他们所面对的,是关隘里龟缩不出的明军,在大漠里,他们根本天敌。

        因而绝大多数人,在此时,都已呼呼大睡。

        夜里值守的鞑靼武士,也只是随便在附近打马走一走,夜里的天气,格外的刺骨,他们跺着脚,或是寻个篝火附近,直接躺着小憩片刻。

        朝鲁乃是黄金大帐中的一员,他的父亲,便是大汗账下的亲卫,他虽只有十三岁,可鞑靼人打小就在马背上长大,年纪长一些,便开始牧马,到了十岁,便已经可以拉弓了,十三岁,正是出征的年龄,用大汗的话来说,像他这样年龄的人,完全可以面对三四个明军的官兵。

        他对于这一次南征,充满了激动,不过年龄小,明日,他将不参加明日对大同的攻城之战,于是乎,便轮到他来守夜了。

        他爱看星星。

        天上有许多的星星。

        可是今日,格外的多。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夜风吹走了一片乌云。

        在自己的头顶上,突然多了许多的星星,这星星时大时小,和其他的星星相比,有些不同。

        他裹着身上的兽皮,或许是受不了这寒风的缘故,跺着脚,心里在想,这星星,距离地上好近啊,莫非是南人们的星星,都距离大地这样近吗?

        自己明日,不能参加攻城,实在是遗憾的事,父亲说,先入关的人,可以有处置城中妇孺的权利,到时,自己便可以有女人了,不只如此,南人的米很好吃,还有铁锅,有茶叶,南人的脑袋,和羊一般,顺着后颈一用力,便轻松掉下来。

        朝鲁的心里,怀着巨大的失落,可惜,自己不能率先入城,否则,自己一定要亲手砍下几个南人的脑袋下来,只有如此,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