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一章:坏人心术杨廷和

第五百五十一章:坏人心术杨廷和

        杨廷和埋着头。

        改名换姓,这可比伤及身体发肤还要严重。

        祖宗不要了吗?

        他是清流,说穿了,现在没有任何权利,靠的就是这张脸,在这朝中混着的。

        改了姓,从此之后,就真的是一辈子抬不起头啊。

        所以,他必须得怂,只低着头,不吭声,想要蒙混过关。

        朱厚照道:“和师傅,你说是不是,人活在世上,当以信义为本,你就是这样教授本宫的,你这是误人子弟,这才是真正的坏人心术,是不是从今往后,本宫也要效仿你一般,全无信义可言,天天说谎骗人?”

        “………”杨廷和有点憋不住,想要反驳,可想了想,还得忍啊。

        不忍也不成!

        朱厚照便又道:“那么从此之后,本宫若是扯谎骗人,言而无信,这便都是你教的,责任都在你的身上。”

        杨廷和的脸色变了。

        翰林们也脸色骤变。

        虽然太子殿下有点不要脸。

        可是,杨詹事也确实有点儿言而无信啊,这人无信不立,何况,作为太子师傅,给太子殿下做了一个坏榜样,从此之后,这太子成日胡说八道,可不就都可以栽到你杨廷和头上?

        要知道,太子乃是储君,是将来的皇上,这皇上,能没有信用吗?

        众人看向杨廷和。

        杨廷和感觉自己被人架起来,而后有一个叫温艳生的人将他剥干净了开膛破肚,随即小心翼翼的用炭火烘烤,再撒上了盐巴,刷了麻油,撒上了胡椒和茱萸……

        杨廷和咬着牙关,心里说,忍得今日,方为人上人。

        他只能隐忍。

        弘治皇帝终究有恻隐之心,叹道:“太子不可莽撞,方才,不过是戏言,你竟当真了吗?”

        他随即淡淡道:“今日飞球营袭杀鞑靼,这是汗马功劳,立即传檄天下吧,方才朕的旨意,也一并命待诏房,立即修撰颁发,不得有误。”

        …………

        朱厚照很不甘心。

        当初教授自己的师傅,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他气咻咻的出了崇文殿,朝方继藩发牢骚:“父皇真是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啊。净是做胳膊肘往外拐的事。”

        “……”方继藩沉默了很久,才捋顺了关系:“太子殿下,好像说反了,现在是太子殿下吃陛下的。”

        朱厚照跺脚:“少来咬文嚼字,这口气,本宫咽不下。”

        方继藩乐了:“这还不容易?杨詹事言而无信,是够缺德的,他是清流,清流最害怕的是什么?”

        朱厚照想了想:“他女儿被人抓走,被人糟蹋?”

        方继藩汗颜:“殿下,你的思想不健康。臣的意思是,他最怕的,就是自己名声有损,一旦没了名声,从此之后,他便臭不可闻了。”

        朱厚照托着下巴:“有些道理。”

        方继藩便道:“既如此,臣就有办法了。”

        “啥办法?”

        方继藩智珠在握的模样,一言不发。

        现在是百废待举啊。

        镇国府的权利开始扩大了。

        陛下让镇国府自行任命属官。

        这……几乎形同于让镇国府成为一个独立于朝廷之外的小朝廷。

        当然,只是五品以下的低级官员而已,而且十之八九,还是得和吏部报备,倘若朝廷有意见,怕也无法任命。

        可眼下,却已占据了主动权了。

        接下来,会有许多事,可以放开手脚去做。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朱厚照:“殿下,有好事,这镇国府……”

        “镇国府怎么了?”朱厚照奇怪的看着方继藩。

        “官啊,乌纱帽啊。”方继藩道。

        朱厚照奇怪的看着方继藩:“五品以下而已,一群芝麻绿豆的小官。”

        方继藩摇头:“殿下,这就不对了。殿下认为,理学有道理呢,还是新学有道理?”

        朱厚照想了想:“本宫喜欢新学。”

        “可是为何,新学有道理,虽也吸引了不少读书人,可比起理学,却还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呢?”

        朱厚照想了想:“因为科举需考理学啊。”

        “就是这个道理啊。”方继藩正色道:“所以想让咱们西山书院更加兴旺发达,其一,是得让人知道,即便是在西山书院,学的乃是新学,可照旧,这八股文作的比别人好,照旧西山书院有志于科举之人,可以金榜题名。其二嘛,就是得给人一点盼头,五品以下,虽是小官,在殿下眼里,不值一提,可对于无数读书人而言,莫说是五品一下,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一个八品的县丞,一个九品的教谕,这都是可望不可即的。”

        “现在镇国府架子也不小了,是该得有一套总揽各处工坊、飞球营、备倭卫的机构才是,如此一来,就必须得有文武官,可怎么选官呢?当然是从书院中来选,如此一来,太子殿下想想看,会有多少人,肯来书院学习?”

        “书院里选?”朱厚照若有所思。

        “不只要从书院中选,而且还要经过考试,且不只是考四书五经,而是需考各方面的专才。”

        “这个啊……”朱厚照摸了摸自己额头,觉得头痛:“这事你来办吧,本宫想到这些,便觉得头痛。”

        方继藩微笑:“臣先拿出一个章程来。”

        …………

        大捷的消息,传播的很快,几乎每一个人,第一时间听到了这捷报之后,便都觉得不可思议。

        起初人们还不信。

        可到了后来,又传出消息,大同那儿,将押着无数牛马至西山,凭西山发落。而同时送来的,还会有首级……

        人们信了。

        无数人感慨,发出惊叹。

        更有无数人在打听,这飞球营到底是什么名堂。

        可就在此时,即将抵达京师的飞球营上下人等,却接到了一份来自镇国府的指令,他们将立即起飞,最后,在西山降落。

        这意味着,他们将穿越整个京师。

        跑来传递太子殿下手令的宦官是刘瑾。

        刘瑾和杨彪是老熟人。

        一见到杨彪,刘瑾笑嘻嘻的朝杨彪舔了舔唇,流哈喇子的样子。

        杨彪乐了,取出肉干来:“刘公公,吃。”

        肉干入口,刘瑾拼命咀嚼。

        对,就是这个味。

        上一次尝到了杨彪的肉干之后,刘瑾自己去找了一些来吃,可怎么找,都找不到杨彪给自己的那种感觉。

        现在……那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恭喜镇北侯,恭喜新安伯,嘿嘿……两位可是大功臣哪。”

        一说这个新安伯,杨彪便感慨万千。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居然封了爵,皇帝老子,还是很大方的,当然,最重要的是恩公,恩公待自己真是没话说啊。

        他眼里闪着泪花,连连点头。

        沈傲沉默着,站在一旁,封侯……这是多少人向往的事,可对自己而言,这也太过轻易了。

        他恍然意识到,为何师公命自己出击了,果然众徒孙之中,师公果然是最器重的是自己啊,否则……怎么这白白的大功劳,让自己去拣。

        他吸了吸鼻涕,可还是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

        得了命令之后,他们开始给气球刷漆。

        随即,一个个气球开始充气,五十多个气球开始腾空而起,解下了缆绳,气球开始升空。

        他们故意没有飞的太高,而是在天空两百步之内飘荡,徐徐的,顺着呼号的北风,向着京师的位置移动。

        杨彪依旧和沈傲站在一个藤筐里,两个家世天差地别之人,而今已成了患难与共的伙伴。

        “沈公子,你咋哭了?”

        杨彪关心的看着沈傲。

        沈傲揉了揉眼:“没有,想来是风吹了眼睛吧。”

        “你可别诳俺,俺虽是愣子,却也晓得,你眼睛不畏风的。”

        沈傲吸了口气:“说了没有事……”顿了顿,又道:“想念父亲和师公了。”

        “俺也是。”杨彪一巴掌,拍在了沈傲的肩头,感慨起来:“俺就是这么个粗人啊,人家都说俺是个废物,可怎么就立大功了呢,俺琢磨过,没有恩公的栽培,俺算个啥?诶,这人情,真的欠的太大了,这辈子都还不上,下辈子怕还是还不上。”

        他挠挠头,为此感到烦恼。

        …………

        气球飘过了京师。

        一下子,京师沸腾了。

        万人空巷。

        大明以北京为都,便有天子守国门之意,却因为这京师距离大漠太近,因而对于许多人而言,当初的瓦剌,今日的鞑靼给予他们的威胁,宛如梦寐一般。

        今次一场大捷,无数人都想见识见识何为飞球队。

        看当他们看到,一个个巨大的飞球,在低空开始掠过了天宁寺的塔尖,那黑压压的巨大黑影,缓缓又沉默的飘荡而来。

        这巨大的黑影,遮云蔽日,徐徐的自他们头顶划过,许多人惊讶又满怀着期待的看着上空,无数的孩子想要追逐着气球奔跑,甚至有许多的人朝天上的气球带着敬畏的招手。

        只是……当那巨大的气球越来越近。

        他们发现,为首的那个黑色气球上,刷着红漆,上头写着:“坏人心术和廷杨号”。

        坏人心术很好理解,可是和廷杨是谁?

        ………………

        第二十个盟主在‘望红台’同学的帮助下诞生,感谢‘望红台’同学,他和许多可爱的读者一眼,都是老虎的衣食父母,来世许身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