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五章:敢作敢当方继藩

第五百五十五章:敢作敢当方继藩

        张鹤龄也宛如出征的大将军,他取代了一个总旗官,有自己独立的小舱房,只是这舱房极小,他一进去,周腊便也钻了进来,两个人几乎猫着腰,点了鲸油的油灯,在这微弱的光线之下,打开了舆图。

        张鹤龄贪婪的看着旧金山的方向。

        这是他朝思暮想之地,这些日子,他都在做梦,梦到了自己在金山上,愉快的玩耍。

        最愉快的事,在这个梦里,没有他的兄弟张延龄,这个废物,累赘!

        他眯着眼,眼里放出光。

        周腊则舔舔嘴,看着舆图。

        “我们现在还在天津海域,要到达旧金山,还有许多路要走,上一次,他们抵达木骨都束,足足花费了九个月功夫,不过他们是探索,走的慢一些,这一次,可能半年功夫就要抵达。接下来,就轻易了,沿着昆仑洲一路向南,抵达了这最南端,再绕过去,北上……”

        周腊继续道:“最精彩之处就在这里,船队需跨过这巨大的一片海之后,才可抵达这黄金洲。此次上船,我们带了三十多个心腹,总而言之,一定要让船队,抵达此处不可。”

        张鹤龄乐了:“这样的话,我们就发财了?”

        “是的,我们不但发财了,而且还可立下赫赫功劳。抵达黄金洲之后,想要深入这大洲的腹地,必须得有立足点,你看,东西我带来了!”

        说着,周腊从怀里拍出了一份圣旨,他朝张鹤龄对视一眼,两个人开怀大笑,张鹤龄道:“哪儿搞来的?”

        “太子那儿,我跑去东宫,和太子讨教一些学问,太子殿下看我前些日子对他老实,便倾囊相授了,制了好多份旨意呢,太子殿下,真是神乎其技啊,一根萝卜,小半盏茶的功夫,大印就成了,跟真的一模一样,还有所用的云纹纸张,还有笔迹,都是一模一样,不信你看看。诶呀,太子也算是手艺人啊,有时候真佩服他。”

        张鹤龄说着,从怀里取出了放大镜,这放大镜,也是西山玻璃作坊所制,他仔细的看着每一处细节,倒吸一口凉气:“神了,无论是印,是用纸,是卷轴,还有这笔迹,一点破绽都没有。”

        周腊笑嘿嘿的道:“咱们这也算是欺君罔上了。”

        张鹤龄满不在乎。

        当今皇上,是自己的姐夫,自己是他的小舅哥。

        张鹤龄是一丁点都不怕的,想当初,他被御史弹劾了数十条大罪,哪一个大罪,都够掉几个脑袋了,可又如何,本小舅哥,也就是被皇上喊去了宫里,姐夫让自己在暖阁,秉烛夜谈,苦口婆心的教诲了自己一夜,说这样是不对的呀,真的不对呀,可又如何?教训了一晚上,次日一早,拍拍屁股出宫,啥事都没有。

        张鹤龄道:“这明明是太子殿下的旨意,跟咱们没关系。”

        周腊乐了:“呀,你我想到了一处了,出了事,这旨意,是太子制的,栽在他的头上,准没错,大不了,往后见了太子殿下,绕着一点走就是了。可那时候,我们已经发了大财,谁能奈我何?”

        张鹤龄忍不住感慨万千,一拍周腊的肩:“小周啊,从前看不出,你竟是这样的人,早知如此,当初咱们争执个啥?”

        周腊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如今,这世上,我只佩服一个半人,一个是方继藩,半个便是张世叔。”

        张鹤龄乐了,小淘气,说话这么耿直,非要将我老张比做半个,我哪里比方继藩差了。当然,张鹤龄不在乎明圣上的事,无所谓,莫说是半个,就是有人说自己是*,只要给银子,这又有啥关系?

        他拿起圣旨。

        这是一份敕封的诏书。

        当然,是密诏,关键时刻才能拿出来的。

        诏书里,敕封张鹤龄为镇国府黄金洲屯田千户官,船队至美洲,一应陆上事宜,张鹤龄做主。张延龄为副千户。周腊比较谦虚,也是副千户。

        有了这道密旨,就不担心,船队绕过了昆仑洲之后,不继续西进了。且到了地方,一旦登陆黄金洲,张鹤龄也打算好了,立即以圣旨的名义,占山为王,先将地占住,至于那黄金种子,还有旧金山,还在大陆的更西之处,不过这不要紧,既然那儿有旧金山,肯定……这黄金洲,有的是金子。

        谁挡着自己发财,干死他*的。

        一想到此,张鹤龄眼睛发红,现在自己有密旨,有国舅的身份,还有数十个心腹,更有周贤侄这般有担当的家伙辅助,这黄金洲,他得改姓张了,不不不,还得姓朱,但是金子得姓张。

        “将旨意收好了。”张鹤龄笑呵呵的道:“现在且不要泄露身份,到时再说。”

        “我懂。”周腊道。

        舱外头,张延龄在看门,张延龄拼命的咳嗽,似乎是有人来了。

        张鹤龄出去,厉声道:“干啥?”

        张延龄可怜巴巴的看着张鹤龄:“哥,我饿了。”

        张鹤龄气的七窍生烟:“饿饿饿,饿个屁,咱们是去办大事的,办大事的人,知道不?办事的人,饿个十天八天,身上挨几刀,算个什么,活该你受一辈子穷。”

        张延龄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

        方继藩在船队出发后的第二日,便被匆匆的诏入宫中去了。

        这次去的是仁寿宫。

        方继藩哪里敢怠慢,等到了仁寿宫,便见太皇太后和张皇后都在此。

        两个妇人,身边是弘治皇帝,弘治皇帝显得很焦灼的样子。

        而朱厚照则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显然,此前遭了不少罪。

        方继藩正待要行礼。

        弘治皇帝却是冷着脸,摆摆手,示意方继藩先不要说话。此后,冷冷的瞪着朱厚照:“你又伪造圣旨,这是第几次了?竟还敕封你的几个叔舅,你……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你说,是不是你和他们蓄谋已久,想将他们送出海的。”

        “不是。”朱厚照委屈巴巴的道:“儿臣没有啊,那周腊来,说很敬仰儿臣,想见识一下手艺,儿臣心里想,毕竟都是亲戚一场,他既佩服儿臣,儿臣就给他瞧瞧,问他伪造什么,他说了,儿臣便照着做了……”

        弘治皇帝气的脸色铁青。

        他冷笑:“好啊,到了现在,你还不说实话。这三人,一下子不知所踪,听他们府上的人还说,可能出海去了。朕就觉得不对,谁给他们三人,这么大的胆子,朕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让禁卫一去你那东宫,一搜,便什么都搜出来了,若是没搜出那草稿,你会乖乖承认?”

        弘治皇帝说着,狠狠将一份圣旨的草稿摔在地上。

        方继藩趁弘治皇帝不注意,将这草稿捡起来,却是皇帝敕封三人为镇国府黄金洲屯田千户所千户的诏书。

        方继藩忍不住咋舌,有点懵……

        弘治皇帝又厉声道:“到了现在,你竟还说他们三人哄骗了你,你真是越发的胆大妄为了,不但胆大,事后,还想将这一切,推到他们的头上,你…畜牲啊,你可知道,他们这一走,就追不回来了,你的曾祖母,你的母后,迟早要给你气死…”

        朱厚照似乎也看出了问题的严重。

        今日,便连曾祖母和母后,都没帮自己说话了,二人都气的不轻。

        他忙道:“真是被周腊糊弄了,父皇明鉴啊,儿臣再怎样,也不至于让他们出海去,儿臣也没有想到啊。”

        “还说没有?”弘治皇帝四处去寻鞭子,已气的七窍生烟。

        难道……

        方继藩瞬间明白了什么,连忙道:“陛下,臣斗胆……交代了吧。其实这三人,是臣诓骗他们出海的,他们有意出海,臣非但没有阻止,反而暗中怂恿了他们,谁曾想,他们竟拉了殿下下水,陛下明察秋毫……这千错万错,都在臣的错。”

        方继藩决定老实认罪。

        这是大事,这么大一个黑锅,无端端的被太子背了,方继藩于心不忍,毕竟,方继藩是个有道德的人。

        朱厚照一听,愕然。

        老方……真仗义啊。

        弘治皇帝却是勃然大怒:“方继藩……”

        方继藩打了个哆嗦,想到各种最坏的可能。

        弘治皇帝怒斥道:“到了如今,你还想给太子背这个黑锅,这个干系,你背的动吗?你可知道,这是何其严重的事,你们两个,蛇鼠一窝,都不是东西。”

        啊……

        方继藩一愣。

        又成了自己要给太子背黑锅了?

        没有啊,明明就是我方继藩啊,我方继藩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个诚实的人哪。

        弘治皇帝虽是恼恨方继藩‘欺君罔上’,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给朱厚照戴罪。却是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

        方继藩这个家伙,还是很不错的,他和太子,真的是手足情深啊,这样的罪他也敢站出来。

        反观朱厚照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到了现在还躲躲闪闪,死不承认。

        人家方继藩再怎么胡闹,也晓得轻重,还晓得什么叫义气,你呢,你是太子,做了事不敢认吗?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